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21 大结局 二

作者:安知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安知晓小说网www.anzhixiao.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海蓝看向不悔,正巧不悔看来,轻轻一笑,海蓝难受,再不想此事,不悔若死了,冥王定然疯狂,且即便她魂魄齐全,也不定是里亚的对手。

    里亚疯狂大笑,已然沉浸在即将胜利的快感中,目空一切。

    月之女神等人看着这样的里亚,突然觉得很陌生,很陌生,仿佛从不曾认识过他,几位主神对他素来忠心耿耿,心中也不免生出疑窦,这一场战争真的值得吗

    百里伏尸,生灵涂炭,又终究成全了谁

    气氛,瞬间紧绷。

    天地昏暗,狂风呼啸,每个人心中都如同大石压着,沉闷发堵,特别是魔界诸位,忐忑不安,目光纷纷期许地看向君无恨和海蓝。

    那是一种无条件的信任。

    “君无恨,海蓝,我教你们一种法术,你们立刻修炼,只要你们心意相通,这力量绝对超出你们的想象,说不定能抵得住里亚的攻击。”店长沉声说道。

    海蓝和君无恨诧异,临时学法术,能有用吗而且里亚会给他们时间学吗

    店长沉声道:“你放心,我和伏天会挡住这一阵子,能不能成功,就看你们了。”

    君无恨和海蓝相视一眼,两人同时点头,情况危及,却顾不上什么,只要能敌得过里亚,临时抱佛脚就临时抱佛脚,说不定当真有效。

    这一种法术叫神魔合体,只有一神一魔,心意相通之人能够修炼成功,前世不悔的爹娘曾修炼过这种法术,试图抵抗神界的逼迫,但到了最紧要关头,不悔的母亲却因心念神界诸人,走火入魔,最后害了他们,从此消失在天地间。

    店长实话告知,并不隐瞒,这种法术修炼极其危险,特别是他们要在短时间内修炼,更是难上加难,稍有不慎就会魂飞魄散。

    若是他们肯赌一赌,他就教他们,若是不肯,那便算了。

    墨轩和阿宝等人纷纷阻止,怕出了状况,里亚没杀死,他们就先死了,海蓝和君无恨相视一眼,握紧了彼此的手,深爱,责任,信仰都融入到一种默契中。

    他们的爱,走了一千多年,坚定不移,影响了诸多人的命运,如今到了最紧要关头,若是他们能够拯救他们所在乎的人,为何不赌一赌呢

    他们深爱,彼此心意相通,能够打败里亚。

    守护他们的家园,守护他们所在乎的人。

    “我们学。”君无恨沉声道,他毫无畏惧地看着店长,“只要有一线希望能救我的兄弟们,能够让三界重新恢复和平,我愿意一试,哪怕是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试一试。”

    “是,我和无恨是夫妻,他的想法,便是我的想法,这一切虽不完全和我们有关系,但我们终究加深了里亚的执念,因我们而起,就由我们结束,就算是失败了,我也无怨无悔,最起码,我尽了最大的能力来保护我所想保护的人。”海蓝和君无恨夫妻一心,坚定无悔。

    众人都被他们的坚持所感动,情况危及,店长又重伤,无人是里亚的对手,唯独看君无恨和海蓝,他们都有一颗维护和平,保护家人的心。

    让魔界众人感动得无以复加,再也没有发出反对之声。

    店长见他们心意坚决,点了点头。里亚岂会给他们时间,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就想着快点结束这一场战事,他一同三界,到时候谁也阻拦不了他。

    “君无恨,受死吧。”里亚说着,金光大盛,已攻击过来,阿宝立刻迎战,不悔紧张地抓住审判者手,“伏天,求你,帮帮忙,好吗”

    冥王目光下沉,审判者轻叹一声,手中也出现一支权杖,飞身迎敌,他和阿宝配合,挡住里亚的脚步,墨轩领着诸位魔王防备着蠢蠢欲动的主神。

    金日和问天、晴天相视一眼,是该考虑帮衬的时候了。

    再不能袖手旁观。

    店长领着君无恨和海蓝跃上更高出,把这一套神魔双修的咒语细细地念给君无恨和海蓝听,“你们修炼的时候,一定要心静,领略和感受神魔最原始的力量,意识要随时和对方沟通,心无杂念,切记,切记。”

    “我们知道了。”君无恨和海蓝沉声应道,他们一定会牢记店长的话,店长目光复杂地看着他们,手一拂,一道紫色火球把他们围绕住。

    下面仰头看的众人心中惊奇,看不见海蓝和君无恨的身影。

    店长已经飘身回到踏月身边。

    阿宝和审判者一起抵挡里亚,一人开启神魔之瞳,释放出自己最强大的力量,一人挥动手中的法杖,也释放自己的最强大的力量,挡住里亚的攻击。

    这二人,都是天地间数一数二的高手,里亚再厉害,也不能一举消灭了他们。

    三人在半空中打得天昏地暗。

    里亚试图释放力量攻击最上空的紫色火球,他知道,君无恨和海蓝就在里面,一定是修炼,天地间开始有一股很强烈的魔法波动。

    他深知,一定要破坏他们的修炼,否则他们一旦练成,后果不堪设想。

    他每次释放力量攻击火球,阿宝冒死挡住。

    金日和晴天开始游说主神们,不要再挑起三界战事了,这是里亚的野心和作祟,他们谁都不希望引发三界之战。

    问天很清楚,主神们对里亚的忠心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服的。

    他看了看三人激烈的战况,沉声道:“各位主神们,不如我们观战如何,别在增加杀戮了,我们就来看这一场战事就好。里亚如此厉害,别人要伤他也不容易。就看这一场决战吧,若是里亚赢了君无恨和海蓝,神界也赢了魔界,再无人能阻拦,如何”

    问天没说,可若里亚输了呢

    主神们面面相觑,最终点了点头,同意观战,但也提出一个要求,魔界众人也要停下观战,墨轩一想,点头答应了。

    他们不出站,着实太好了。

    于是神兵和魔军也分开了,不再死战。

    阿宝和审判者拼死阻拦里亚的进攻,不让他靠近君无恨和海蓝。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阿宝和审判者开始露出疲态,里亚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踏月挥动无双之杖,参与了战事,不悔喊不住她,心中大急。

    踏月的无双之杖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她一加入战争就帮阿宝和审判者恢复力量,短时间内让他们消耗的力量又恢复到满盈状态。

    阿宝和审判者的疲软消失不见,再一次强盛起来。

    店长担忧地看着踏月,深怕她出一点问题,冥王也察觉到踏月的特殊力量,指尖凝出一道白色光芒,射向踏月,不悔大喊她的名字,着急地抓住冥王的手。

    冥王目光一凝,侧头看着不悔,她目光担忧地看着战况,紧张得发抖,却无意识地抓住了他,冥王心中喜悦,轻喊了一声,“不悔”

    不悔回过神来,一愣,慌忙要摔开他的手,冥王却死死抓住,不想放开。

    里亚对踏月的攻击越来越密集,阻止踏月帮阿宝和和审判者恢复,她躲避得很狼狈,不悔看得心惊胆战,慌忙握着冥王的手,“求求你救她好不好”

    冥王银色的眸子充满了激动,不悔和他说话了,她总算和他说话了。

    “那女孩是谁”冥王沉声问,眸中有着不解,为什么她叫不悔为娘。

    不悔一怔,被他问得痴了,一时不知道该和冥王说什么,踏月是谁是谁小白,她是你杀死的女儿,是我和你的女儿。

    她能这么和他说吗

    可是里亚对踏月的攻击越来越激烈,她不能再坐视不理。

    她幽幽的眸看着他,充满了乞求,冥王沉默地看着她,一时没了言语,不悔很着急,她把心一横,“她是我们的女儿,你曾经亲手杀死的女儿,叫踏月,你救救她好不好她要再出事,我会活下去,小白,救救我们的女儿。”

    这种情况下,个人的恩恩怨怨显得微不足道,不悔心中纵然有再多的恨,再多的怨,此时也顾不上了,每个人都在为这一场决战努力,她怎么能还揪着个人的小恩,小恨不放。

    “你说什么”那一声熟悉的小白,也比不上踏月的事让冥王心魂震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不悔豁出去了,紧张地抓着他的手臂,“你先别问,你帮帮忙好不好小白,等这一场决战过去后,我再和你详细的说。”

    冥王看着她含泪的眸,骤然飞身而起,带着冥王权杖,加入了战争。

    踏月和审判者一愣,审判者回眸看了不悔一眼,不悔含泪的眸让他明白了一切,冥王二话不说,朝里亚释放了灵魂解放。

    阿宝和审判者也不约而同地释放自己最强的技能,三股强大的力量一同袭击里亚,却被他的灵魂解放抵挡住,巨大的力量滚成一个球体,疯狂爆炸,差点震飞了踏月。

    神魔诸人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好厉害。

    整个黑暗天空似都要爆炸似的。

    “慕白,你竟帮他们,你不想要复活你的不悔了”里亚一身金色的盔甲,冷峻如天神,声音却带着刻骨的讥诮。

    审判者和阿宝明白,里亚定然和冥王有了交易,冥王最重要的就是不悔,只要不悔活着,他一切都无所谓,所以一开始才会帮里亚对付君无恨。

    踏月又帮阿宝和审判者恢复力量,一道柔和的白光也落在冥王身上,帮他也恢复。这一场战事,这是她仅能做的。

    月之女神错愕不已,“那女孩是谁,为什么拥有这么强大的恢复能力”

    这种能力竟比她月神还要强大。

    金日和问天都不知道踏月来历。

    冥王似听不到里亚的问话,目光沉沉地看着踏月,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你真是我和不悔的女儿”

    踏月妖娆一笑,“爹,你没发现我和你很像吗”

    那一声爹,叫软了冥王冷硬的心。

    仿佛他有生以来,所有的荣誉加起来都没有踏月这一声爹来的多。他以为他杀了自己的女儿,千百年来,心痛愧疚,自责怨恨,时而都不敢面对不悔的眸。

    如今,乍听女儿没死,已然长大,亭亭玉立,又如此懂事,优秀,他心中充满了感恩,慈爱,更有骄傲,他当爹了,这是不悔赐给他的宝贝。

    那一刻,他得到了宽恕。

    里亚冷哼一声,“慕白,没想到你和不悔的还活着,哈哈,你就尽情享受这几个时辰的天伦之乐吧,既然你选择和我作对,我就让你们一家全部消失。”

    “狂妄”阿宝冷酷一哼,几人再一次展开了大战。

    店长带着不悔站在紫色的火球面前,不悔的星移因为限制不能释放力量,但还是能吸收力量的,她能最好的保护君无恨和海蓝。

    “不悔,如果”

    “哥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悔打断店长的话,唇角扬起一抹微笑,“不悔侥幸活了这么多年,已经足够了。本来我万念俱灰,不想再活下去,如今有了踏月,我心中又有了期盼,我很想和女儿多一点相处的时间,多疼爱她一些日子。但我知道,哥哥比我更爱她,更疼她,这样我就放心了,唯独遗憾的是”

    她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神色悲伤,“这个孩子还没出生就要随着我一起走,若是他能活下来,该多好,是一名男孩呢。”

    “不悔,或许,君无恨和海蓝能够修炼后,能够打败里亚。”

    “嗯,如果不能,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从一开始决定来,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哥哥,你不要担心我,至少我很幸福,这两世,我没白活。”不悔轻轻地道,店长心如刀绞。

    霓裳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看这一场混战,心中奇怪,为什么主神们都停下来,没有再作战君无恨和海蓝又去了哪儿

    紫色的火球内,宛若地狱。

    君无恨和海蓝仿佛被大火烘烤似的,身体热得受不了,念动咒语后,两人眉心都浮现出一朵异火,海蓝是心莲火,君无恨是白月火。

    海蓝眉心的异火形状像极了莲花,而君无恨眉心的异火却像极了白月花。

    他们相对而坐,闭着眼睛,根据店长所教给他们的咒语,修炼法术,海蓝和君无恨心如杂念,全心全意地修炼法术。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若不能成功,一切都会消失。

    背水一战,孤注一掷,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有这样的信念,君无恨和海蓝心无旁骛,忽略了紫火圈外的大战,一心一意修炼。

    然而,这个修炼,很难,说是心意相通最重要,他们却感觉受到了阻碍,君无恨和海蓝都念着外面的情况非比寻常,他们分秒必争。

    可事实上,他们却卡住了,只觉得身体要爆裂开了,很是痛苦

    莫非她和君无恨尚达不到心意相通的地步海蓝暗忖着,转而又骂自己痴傻,她都在想着什么呢,既然怀疑他们的心意。

    可随着时间的流失,他们的确无法冲破障碍,海蓝不免得着急。

    “定下心来。”君无恨沉声道,“慢慢来,不要着急。”

    “怎么能不急呢,若是他们出个万一,我们再出去,那又有什么用”海蓝轻声说道。

    君无恨声音坚决,“越是慌乱,着急,越是练不成。”

    “无恨,我们会成功的,是不是”不知为何,海蓝心中略有不安。

    “对,一定会成功的。”君无恨沉声道,他不允许失败。

    海蓝轻轻一笑,微微睁开眼睛,女子墨发舞动,眉间跳跃着一朵莲花,美得惊心动魄,她笑问:“无恨,若是万一,这一次我们又失败了,还能有机会转世,还有下一辈子,我们还会相遇吗”

    “我们不会失败。”君无恨也睁开眼睛,目光坚定,宽阔的肩膀仿佛撑着整个天地,令人心安。

    “我说如果。”海蓝执着地问,她深知,这是她的第十世了,若是死了,她就魂飞魄散了,可君无恨不一样,他还能转世。

    他和她是不同的。

    她真很怕,若是死了,留他一人孤孤单单,那可怎么办她一定心疼死了。

    “如果失败了,我们一起转世,我去找你。”君无恨也是一笑,他伸手,抚上她的脸,难得温柔,“为什么问这么傻的问题”

    她握着他的手,紧贴在脸上,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傻。

    “我怕不能再相遇,我已经没有下一辈子了。”

    “我还有,我把我的分给你,所以你一定还有。”

    “真的吗”

    “嗯,真的,君无恨不会骗海蓝。”

    “可万一我找不到你,怎么办”海蓝很苦恼,也很无奈,“我要不记得你,又该怎么办你看我转世在叶家,我就不记得你了。”

    “我会记得你,我会去找你。”君无恨掷地有声,说得无比坚决,“海蓝,生生世世,你都要陪着我,不准轻言生死,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不,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也不要放弃。”

    “好”她含泪而应。

    有他这句话,够了,真的足够了。

    “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海蓝突然问,戏谑地挑眉,淘气地凝着她,仿佛是一名误入人间的精灵,他的专属精灵。

    “没有”君无恨脸色平静得如一潭死水,呼吸都停止了,他不敢相信,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她问这句话,心中更也多了几分悲壮。

    “我爱你”海蓝说得一点都不扭捏,大大方方,脸上带着温软的笑,若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君无恨很想扑过去,把她狠狠地压倒。

    其实,说不说这句话,已不重要,他们走到今天,不一定要靠这一句话来表达他们的感情,可她说一声,他却觉得如此的满足。

    当年她追着阿宝来魔界,他一见钟情,匆匆一瞥,他已成为她的俘虏,没有这句话,他依然也是她的俘虏。

    紫火球外出现了一种奇观。

    白莲花和白月花组成了两道雪白的绸缎,仿佛紫火球在神界和魔界之间架起了两道桥梁,莲花和白月花纷纷注入了紫火球体中。

    君无恨和海蓝分外诧异,他们两人同时感觉到两股强大的力量在缓缓地注入到他们身体内,两人不知为何,却赶紧收敛心神,吸收这种力量。

    君无恨吸收白月花带来的力量,海蓝吸收白莲花带来的力量。

    底下的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这是莲花神殿中的莲花吧,而这白月花,是魔界唯一的花。不悔惊讶地问着这一幕,太快了。

    真的,太快了。

    店长也错愕不已,他们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神魔双修第一次有人能够修炼得这么快,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竟然能吸收神魔两界的力量,且是他们的本命火带给他们的力量,简直是匪夷所思。

    神魔双修最要紧的就是心意相通,只要心意相通,修炼就容易多了。

    这是一套属于情侣的法术,神魔情侣心中总是有太多的顾忌,即便双方在一起,心中有一些难断的结,店长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够这么快的修炼成这套法术。

    “哥哥,成功了,成功了是不是”

    “是”店长也是欣喜不已。

    墨轩等人虽不知道为何,但心中也隐约知道,这是君无恨和海蓝的力量,他们已快成功了,魔界有救了。

    里亚唇角抿起一抹冷笑,这几人打得难解难分,有意拖着里亚,让君无恨和海蓝修炼,然而,过多的消耗已让踏月筋疲力尽。

    她主要是帮他们恢复力量,这会消耗她本身的力量,其实就好把她的力量转移给他们,消耗多了,踏月有些吃不消了。

    冥王担心她,让她回不悔身边,踏月看看形势,点了点头,回到不悔身边,冥王冷笑,退开百米,不再和他们纠缠,众人也乐得没有和他缠斗,若是里亚能够打消作战的念头更好。

    他突然升起一声金色的防护罩,众人看不清他在干什么,店长隐约觉得他唇角的笑意有些古怪,冥王和审判者、阿宝却是全神戒备,准备迎接他最致命的攻击。

    然而,很久,他却没有发起攻击。

    紫火球内,君无恨正在吸收力量,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海蓝喊救命的声音,他心神一乱,睁开眼睛看海蓝,她正吸收力量,君无恨暗斥自己多心。

    海蓝正在吸收力量,她不会出事。

    可才闭上眼睛吸收力量,又听到海蓝的声音,还有里亚的声音,里亚那含着的沙哑声音,“海蓝,不要拒绝我,不要拒绝我”

    “里亚,放开,不要让我恨你,啊放开,你放开。”

    “不放,我绝对不放。”

    接着,他听到海蓝惨叫一声,男人低低的喘息在他耳畔响起,还有拍打的声音,更是如此清晰,君无恨瞳眸蓦然睁大

    紧接着,脑海里出现让他心如刀割的画面,在那座庄严的创世神殿中,他最爱的人如残破的娃娃般,被里亚紧扣在床上,四肢都被扣住,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那男人在她身上起伏,脸色因而狰狞。

    海蓝目光空洞,眼角含泪,好似一个木头人,只是轻轻地喃呢着他的名字。

    “无恨,我疼好痛”

    “你在哪儿快来救海蓝”

    君无恨心疼得几乎要碎了,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为什么海蓝从来没和他提过,她看起来好痛苦,眼角的眼泪一滴滴地落,浑身是喊,唇角还有着淡淡的血迹。

    他心绪翻滚如潮,气急攻心,一股抑制不住的狂怒排山倒海而来,激烈得要撕碎他心疼的心,君无恨再受不住刺激,鲜血溅落在对面海蓝,那白色的衣裙上

    昨天七夕,没更新,真对不住啊,抱歉,抱歉哦。

    手机用户请浏览 m.anzhixiao.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等你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