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景上添画-118,画画宝贝,我会尽全力,做到最好!

作者:歌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安知晓小说网www.anzhixiao.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想,他到了停车场的时候,电梯门一开,外面忽然冲进来几个人影,等到他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冲进来的人,都是记者。

    乔景莲自己就是经营着娱乐公司,面对记者,他早就已经无所谓,而苏画画,以前自己就是一个娱记,对于这种场面,有着很灵敏的“嗅觉”,看着那些人的镜头,对准了自己,她就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乔景莲的动作还是很快的,这些记者冲进来,将他们堵在电梯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苏画画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记者都是专业的,拿着镜头啪嗒啪嗒的闪光灯,格外的刺眼,在这些人开口之前,乔景莲和苏画画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估计就是冲着他们两个人来的。

    可等到第一个记者张嘴的时候,苏画画的脸色就变了。

    记者:“苏画画小姐,听说你是苏家的女儿,20几年前,你被苏家的人送给了别人,现在你在医院,是因为你的养父养母吗”

    “”

    苏画画虽然一直都很不屑自己是姓苏的人,也一直都无力改变自己的出身,更是想要让自己可以堂堂正正的喊一声养父养母,为爸妈。可是她没有想到,用这样的方式公开这样一层不能示人的关系。

    尤其还是这种时候,她的养父刚刚过世,这些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冲过来,心狠手辣的撕开她的伤口,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

    她知道所谓的记者,是不会和你讲什么道德不道德的,在记者的眼中,只有“价值”这两个字,不知道是谁爆的料,这些人摆明了就是有针对性的过来的。

    更何况,苏家一直都把这件事情做的密不透风的,哪怕是有些知,但是也不会随便就爆出来,哪怕苏文在某些方面的势力不在,但还有一个苏俊霖,加上一个苏君衍,谁敢轻易打苏家的主意

    她这么多年来,再怎么样都好,过的日子都是平平静静的,就是有了那么一层保护障。

    “苏画画小姐,不看一下镜头吗这件事情是你的大哥亲自爆的料,应该错不了了吧”

    “苏画画小姐,就是想请问你一下,对于你自己的身世,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听说现在你的养父已经去世了,是你亲手签的放弃治疗的协议是吗”

    “苏画画小姐,请问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

    “苏画画小姐,麻烦你看一下镜头,苏画画小姐,请问你是不是很讨厌苏家的人苏画画小姐”

    画画在听到那个人说到“大哥亲自爆料”的时候,脸色就更难看了,乔景莲始终都牵着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心一片冰凉,他锋锐的眉宇紧紧的蹙起来,本来就没有多少耐性的人,这些人这么肆无忌惮的戳着苏画画的伤处,他哪还安耐得住

    男人抬起头来,黑色的瞳仁,眼底寒光乍现,冷冷的扫向众人,几个原本还虎视眈眈的记者,被乔景莲身上的戾气一震,就像是一个个气球被人扎了一针一样,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乔景莲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妥帖的披在了苏画画发冷的身上,一手护着她的肩膀,一手捏着她的两只手,柔软的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转到刚才提问的那几个记者脸上的时候,再度变得狠戾。

    他懒得和这些人周.旋什么,眉目微动,冷声道:“你们觉得,现在这样堵着我们,把这个新闻稿做出来,明天就能发知道我乔景莲最拿手的是什么不知道的,可以回去查一查,要是写了我不喜欢的东西出来,我很好奇,你们的杂志社,有哪一家,还可以安然无恙的度过这个月或者哪个下笔的记者,可以在c市继续混下去”

    乔景莲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每一个字却都带着一份凌厉的压迫力,等他说完,人群之中自动让开了一条道,他打横抱起了苏画画,就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身后的人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对着两个人的背影,噼里啪啦的拍照,可是拍了之后,却还是想着刚刚他说的那些话。

    为首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拿着相机翻了一下刚刚拍的几张照片,摇了摇头,对边上的另一个人说:“真的放不出来么”

    “怕什么她说他的,我们做我们的,我们拿了钱就可以了,至于能不能放出来,那就不是我们的事了,回去把照片整理一下,走。”

    苏画画上了车之后,情绪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她伸手摁了摁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疼,脸色也不是很好,乔景莲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轻轻的抚着苏画画的手背,感觉到她的手掌很凉,他柔声安抚,“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苏画画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自从认识了乔景莲之后,自己最困难落魄的时候,他似乎都是在自己的身边,不管他平常如何的“贱”,但是一想到这些,她的心,还是会忍不住柔软下来。

    她摇了摇头,“我没事,不担心,只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

    乔景莲挑起眉头,“哦画画,你倒是比我想的要聪明很多,怎么有什么想说的”

    苏画画斜睨了开车的男人一眼,没好气,“你把我当傻瓜吗最基本的分析能力我会没有吗刚刚那个记者说什么,我大哥爆料,这种话一听就是有问题的。苏君衍这人是个怎么样的人,我心里一清二楚,他根本就没有必要爆出这样的事来,何况他也不会伤害我。”

    还是在这种时候,所以那些人自以为聪明的说什么苏君衍爆料的,摆明了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愚蠢做法,这事,绝对和苏君衍无关,可他们的一句话,也提醒了苏画画,一个简单的记者,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挖新闻,就绝对不会愚蠢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刚刚那人,可能不是真的记者。

    那么这件事情,极有可能就是有人指使的。

    可是目的是什么

    让苏画画和苏君衍有分歧闹意见这简直太小儿科了,也根本就说不通。

    苏画画咬着唇,兀自摇头,乔景莲见她神神叨叨的,扯了扯嘴角,趁着红灯的时候,他停下车子,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怎么了,我的小神探,现在是想到了什么”

    “你也觉得这事情不简单吧”苏画画也不和乔景莲墨迹,开门见山,“我怀疑刚刚为首提问的那两人不是什么记者,而且这种事情,真要是苏君衍爆料的,他们还过来堵我做什么直接把报道一出不就好了摆明了就是为了故意来说那句话的,可是我觉得,他们要是目的只是为了让我和苏君衍翻脸,又显得好薄弱,不可能成立”

    乔景莲似笑非笑的看着苏画画,听着她的分析,头头是道的,倒真是没有白做那么多年的娱记,逻辑性还是很强的,而且说实话,她一脸认真又温顺的样子,真是太可爱。

    乔景莲忍不住,伸手抱着她,在她的唇角轻轻的吻了吻,温柔的说:“小怪兽突然变得又聪明又冷静,我有些不太习惯。宝贝儿,躲我身后就好,有什么事,不是还有哥哥吗”

    苏画画看他一脸霸道的温柔,嘴里说的话,就带着点痞痞的味道,她心里升出一丝甜蜜,却还是捏成了拳头,落在了他的胸口,哼了一声,“我的哥哥不是苏君衍吗你干嘛还认我的哥哥准备和我乱.lun”

    乔景莲多喜欢这种话题的人啊,顺杆而下,“要我真是你的哥哥,那就算是乱lun我也来啊,我的画画宝贝儿这么吸引人,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在话下,何况只是背负一个乱lun的名义。”

    苏画画忍着想要笑出来的冲动,继续和他贫嘴,“少来你不怕世人唾弃么我还怕呢”

    “我不怕,你和我在一起,也上马都不用怕。”

    “喂,没有那么严重吧,瞧你说的一本正经的,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我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哎,见不得人的事,我们好几天没有做了啊,晚上是不是满足我一下啊”

    乔景莲就像是一个常年吃荤的人,忍着好几天不吃肉,这会儿已经闻到了肉香,简直就是垂涎欲滴,抓着苏画画的小手就往自己的身上乱摸,一脸贱相,“感觉到了吗哥哥我浑身血液都在沸腾,晚上我们或许可以玩一玩角色扮演,你就扮我的妹妹,我来扮哥哥,然后我们”

    “乔阿莲你要脸吗”

    “要脸做什么,要你就行了。”

    红灯跳转绿灯的最后10秒,乔景莲忽然俯身过去,柔情的吻,落在了苏画画的额头上,他一改刚刚那没正经的样子,低声说:“画画,我希望你一直都是开开心心的,记住我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有我在你的身边,我都会帮你摆平。你是我的女人,我也许不能放下豪言,让你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因为我过去劣迹斑斑,或许以后还会有很多时候,会让你伤心难过,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在你身边的一天,我会尽全力,做到最好,让你无忧无虑。”

    “”

    这个男人

    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这么煽情的来几句

    尤其是前一秒还在和自己无下限的贫嘴,等逗得自己有些放松的时候,他突然来一套深情款款,是谁说他不会谈恋爱的她看他,已经是成为一个世纪高手了

    “你,以前经常对别的女人说这样的话是不是”苏画画洗了洗鼻子,哽着嗓子问了一句。

    乔景莲失笑,“我说我过去劣迹斑斑,你就真的以为,我甜言蜜语的需要去哄着别人”他正经不过3分钟,马上又恢复了那傲娇又贱贱的样子,“除了你,其他的女人都是需要来哄我的好吗苏画画,你别那么不知好歹,你看你真是捡到宝,本少爷这样的极品,现在是对你死心塌地的,你说你多幸福。”

    幸福

    大概是真的有幸福的滋味儿。

    苏画画坐在副驾驶位上,想着自己这些天来的遭遇,看着男人开车的时候,那只手始终都是牢牢的牵着自己,掌心的温暖,可以驱散她身上所有的冷意。

    她觉得心安、踏实,是从未有过的,在自己迷茫的时候,他能够在自己的身边,在自己难过的时候,他可以想着法子,用他自己的方式来让自己轻松开心一些。

    这个,就是幸福吧

    有他在她的身边,她才可以更肆无忌惮的过着她想要过的日子。

    苏画画眼神温柔的看着乔景莲的手,然后伸出自己的五指,和他十指紧扣。

    苏君衍这几天一直都是下班回到苏家。

    这两天出乎意料的,苏文经常在家,曲婉每天都是笑脸迎人的,苏君衍知道,自己的母亲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盼着的,大概也就是这样。

    她为了自己的幸福想要争取,无可厚非,但是她却是把自己想要的建立在了打碎自己幸福的基础上,如果说人性都是自私的话,那么曲婉这样的做法,凭什么让苏君衍去认同

    “君衍回来了”

    曲婉一见到儿子,就笑吟吟的迎上去,苏君衍没有在客厅见到慕晨初,问:“晨晨呢”

    “在楼上呢。”

    曲婉自从上次厨房的事情之后,就知道,自己做的那些手段,不温不火的,还不能够很好的打击到慕晨初,所以她已经改变了策略,马上就说:“今天让她好好休息,那天上瑜伽课真是妈的失误,她这身体也是比较柔弱的,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苏君衍看了曲婉一眼,没什么太多的情绪,只点点头,就要上楼。

    曲婉一把拉住了儿子,看了一眼沙发上坐着的苏文,说:“等一下,君衍啊,晚上家里要来客人,一会儿你早点下来,让晨晨也打扮一下,是你爸的朋友。”

    苏君衍问:“是谁”

    “陈世博,你还记得么小时候他也老喜欢带着他女儿过来,前段时间他女儿刚从国外回来,这不,说是要带着过来看看你,你应该还记得他的女儿吧叫陈琳的,小时候就喜欢黏着你,君衍哥哥的叫着。”

    苏君衍倒真是没有太多的印象,不过心的女人,在他身边来来去去那么多,十几年前他才几岁而已,有个小女孩儿跟在他的身后,他哪还会记着

    不过陈世博,他倒是知道那号人物。

    说起来,也是在证卷会里,举足轻重的人了,这个时候还这儿明目张胆的带着女儿来苏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还会不知道么

    苏君衍视线若无私有的扫过苏文,点点头,“行,那我先上去看看晨晨。”

    曲婉见他归心似箭,可那个心,都是在慕晨初的身上,自然是非常的不甘心,不过她脸上丝毫不表现出来,“去吧,一会儿早点下来。”

    苏君衍匆匆跑上楼,曲婉就走进了客厅,苏文放下手中的茶杯,哼了一声,“你最好可以一次性搞定这件事,我不想夜长梦多,每天还得对着慕晨初做戏,你不累”

    “累,不过这戏又不是让你做,你担心什么”

    曲婉满不在乎的说:“女人最介意的是什么,我心里很清楚,你放心吧,我有数。倒是你,说话要算话,这事尘埃落定之后,我的要求,你都得做到。”

    “等你真的帮我办到了,再来说这些话,我现在,不是也在配合你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 m.anzhixiao.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等你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