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部分

作者:大刀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地方法院侧门走出,刚巧看见几名律师及法官,在空旷处吞云吐雾。

    陆洐之一身深蓝色西装、灰色条纹领带,昂藏身影在人里格外显眼,他听闻招呼声转过头,发现乔可南。「噢,乔律师。」

    陆洐之早戒烟了,仅是陪几个前辈聊些事,了解一些司法动向及交流想法,他朝那些人做了告辞手势,向乔可南走去。「官司结束了?之后有事?」

    乔可南掏出手机确认行事历。「我看看……没了,不过还有些资料没整理。」

    陆洐之:「刚好,陪我吃顿饭吧。你开车来?」

    乔可南点头。

    「那就坐你的车,我那边再请助理开回去。」

    他口气一副理所当然,乔可南不禁笑了。「您也不怕麻烦人家。」

    陆洐之嗤一声。「我若不麻烦她,她就要担心了!」

    乔可南无可奈何,两人相偕离去,中间分明隔了距离,却又有种难以言喻的亲昵……后头两个女生走出法院,司法官那位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陆律师好像专门等乔律师出来……」法院附近停车位难找,一般怕延误开庭,都是搭计程车,陆律师一向如此,是要助理开哪儿的车回哪儿?「这两人是不是……有奸情啊?」

    一旁替自家律师送文件的丁丁道:「两师徒感情好,何况陆律师早有了仙女一般貌美的公主老婆,你想多了。」

    「嗳,也是噢!」

    有卦不能讲就好像有屁不能放,好痛苦啊~~丁丁叹。

    事实上,宇文事务所从上到下全知他俩一对,听见的时候大伙儿自是震惊不小,这两人明显没打算瞒,尤其陆律师手上戒指从不拿下,不知几时开始,就连乔可南也一样。有回她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问起:「你俩戒指……款式好像是一样的?」

    乔可南笑了笑。「是一对的。」

    一对,不是一样,表示非巧合。他答得坦然,倒令丁丁震愣得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拾掇半天只能道:「……挺配的啊。」也不知说的是戒指,还是人。

    乔可南:「谢了。」

    八卦八卦我牵挂,这事便在事务所流传来啊流传去,不过法界保守,宇文内部倒也一致不拿此事宣扬,自己人聊聊即可。不要说是他们怕了陆律师,而是小乔人缘太好,离开宇文至今,逢年过节依旧不忘问候,事务所受过他好处帮助的人,更是不少。

    「唉,小乔跟了老陆,铁定委屈得不能再委屈,老陆那性格,做上司都够呛,何况做老公?」有回他们闲磕牙,不知哪人这般道,引发一串公认:「是啊是啊,说得没错!」

    尤其乔可南在人前总一副忍让样子,前阵子陆律师抢了他的案,亦没吭半句,私底下肯定弱得不得了。

    活脱脱一对渣攻及圣母受,可怜哟!

    唯独丁丁有些不同看法。按她对乔可南性子了解,他随和归随和,却绝对不是柔弱无原则,表面上好脾气,固执的时候连宇文律师的帐都能不买,何况乔可南对金钱名利没有深刻追求,无欲则刚,做的虽是小律师,腰板反而更直,若说他会乖乖给陆律师提鞋……丁丁半点儿不信。

    丁丁越想越觉自己猜测靠谱,有回偷偷在聚会上问乔可南:「我直觉陆律师有『气管炎』。」

    乔可南闻言一愣,随后笑笑,将食指抵在唇前,做了个「嘘」的手势。「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哈,果然如此。

    见两人身影走远,丁丁深深领悟:这才是真正的驭夫术啊!人前给足了面子,人后掏足了里子,看陆律师那副享受样子……显然皆大欢喜。

    至于抢案子……那是人家夫夫间的事,而且她敢肯定,陆律师绝对没因这事好过。

    据说那阵子陆律师气场忒黑,Lisa难得地哀怨了几句。丁丁想着,突然同情起人前高大的陆律师来……

    窄小的车厢内,两个男人正贴一起,辗转亲吻。

    嘴唇黏连,唾水传递声不时回荡,乔可南被摁在驾驶座前,双唇承接男人霸道倾压,热舌缠黏。

    好在车窗贴了感热贴纸,外头有人经过,看不见里头。

    原先仅是单纯接吻,可陆洐之明显越吻越来劲,舔舐起乔可南口腔里的敏感处。手也下滑,扯开襟口,拉下领带,抚弄里面大片光滑诱人的男子肌肤,乔可南一阵战栗,乳首遭受揪扯时他发出「啊……」地浅叹,语调略显高昂甜腻,万分撩人。

    陆洐之低低笑了一声,正待进一步动作,身下青年总算反应过来:「不……不行。」

    「嗯?为什么?」陆洐之咬他耳朵。

    为什么……乔可南大叹一口气,扯住男人领带,终于忍不住翻白眼。「你要不要看看你前后左右?你他妈做得下去我随你!」

    左边一台TV〇S、右边一台X天、前面一台东〇、民X、泣台……法院周近,采访车阻碍交通,四处乱停,除了大爱,能来的全来了。乔可南:「在这我可硬不起来。」

    陆洐之叹口气。确实,他再没底线,也不想在一堆采访车环伺底下做。

    他抽开身躯,老实坐回副驾驶座,他原先是真打算只接吻不做其他,可相隔一月没空碰触的恋人肌肤太温暖动人,他遏止不住。陆洐之扯松了领带,喘过气后随口问:「又发生什么事?」

    乔可南边整理仪容边答:「好像有个杀人犯的案子,审七年了,今天不知更几审。」

    「是吗?」陆洐之不是很关心,法院里何事不常见?只是提到七年……他哼一声。「愚蠢。」

    他和身边这人在一起,刚巧七年。流逝的分分秒秒都嫌短暂不够过,有人却因犯下案子活生生白费,蠢得可以。

    春花秋月、夏荷冬雨,一年四季各种各样不同景致,他必定和身边这人携手共看,绝不错过。

    「是啊,真蠢。」他敲了陆洐之肩膀两下,令他转过身来,乔可南替男人系领带。「所以你也检点些,别老想着妨碍风化,勃起的时候多想想SNG车,你可以不用坐牢……立马就痿了我告诉你。」

    陆洐之点点点,难得竟有无法反驳时候。

    乔可南系好领带问:「去哪吃?先说好今天轮你决定,别赖给我。」人生最烦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两人干脆说定轮流来,隔日烦一次总比成天烦的好。

    陆洐之想了想。「去老孙那间吧。」老孙是位法官,退休以后偕老婆隐居山里,开了一间餐厅。

    乔可南睨他。「很贵!」

    陆洐之:「说好今日我决定……开车吧,夫人。」他嘴角微扬,显示很满意这称呼。

    乔可南噎了噎,夫人什么的……真是。他们不爱叫唤彼此名姓,奇异的称呼却一个接一个。

    他哭笑不得,发动车子,分明老夫老夫七年了,却依然会为某些小事不好意思。

    乔可南抚了抚泛红耳根,踩油门上路。

    老孙的妻子是个花店店员,老孙在任时,常审理一些惨无人道的刑事案件,每逢定谳,他都会去花店买花供奉被害人,这一来二去便结识了孙夫人。两人成婚当天,老孙被鼓吹献唱一首〈花房姑娘〉,唱得极为深情动听,传为佳谈。

    如今夫妻共同执业,餐厅开在台北近郊的山上,外观是一幢欧式建筑,里头卖的却是川菜。院子里按太太喜好,种了许多花朵,每个时节皆有不同花种盛放,美不胜收。

    早春季节,粉色花朵随风摇曳,两个男人看不出花种,乔可南问老板娘:「这是什么花?」

    孙夫人答:「波斯菊的一种,是老孙他朋友的团队配种研发的,分我们一些种种,花期很短,不到三周,刚巧被你们遇见开得最好的时候,这时间比较没客人,你们吃饱了可以去逛逛。」

    院子很大,四目皆望俱是花,两个男人平素对此并无研究,但美景无人不爱。吃饱喝足,他们行走赏花,乔可南脱了西装外套,就连陆洐之也难得地扯了领带,闲散起来。

    他颔下喉结十分突出,肩板宽阔,胸肌厚实,乔可南看着,心央一热,不自觉凑上前去。一阵风动,花瓣飞舞,落在男人发顶之上,乔可南好笑,抬手拈起,陆洐之趁隙揽过恋人的腰,两具男人身躯一下子紧贴一处,十分亲密。

    周旁没人,乔可南随他去。

    男人手上银戒在和暖日光下,光芒漂亮,原先乔可南并不热衷这般身外之物,然而见陆洐之日日配戴,几无摘下,久而久之,两个人仿佛真借此联系在了一起,心烦的时候,摸摸自己的那份戒指,便会奇异地平复下来。

    于是就连前阵子两人闹得最翻时,乔可南都没把对戒摘下过。

    「天气真好。」窝在陆洐之怀里,他懒洋洋说了这句。

    「嗯。」

    情侣发展到后来,无非就是一句「天气真好」、「下雨了,别忘带伞」、「天气冷,加件衣服」……简单的一句,却是不简单的一路。

    陆洐之很享受,揽紧了人,在对方额际轻落一吻,忽然冒出一句:「结婚吧。」

    旧话重提,乔可南疑惑。「不是跟你讲,我们早就结婚了?」

    「实质的。」不要说那只是一张纸约无所谓,他们念法的,打官司凭据的往往就是一张薄纸,上面一串条约,由双方共同签署姓名,证明意念的同步,他承认还是很在意,尤其历经前回事件,更加在意。

    结与不结,乔可南都无所谓,在国外结婚,带回台湾并无实质效益,政府不承认,有屁用?

    然若陆洐之真心很想……他就会给他。

    「好啊。」

    陆洐之一愣。

    见他一副错愕,乔可南好笑。「不是自己提的嘛。」说罢,他亲了亲对方,这回换他开口道:「我们结婚吧。」

    他握住陆洐之的手,男人紧紧回握,无言里,仿佛在宣示一种坚定。

    这是他们交往的第七年,人家讲七年之痒,他们的心确实痒了,痒得叫嚣着想和眼前的人,更加亲密地在一起……

    一辈子。

    从此好合,不离不散。

    春游| 完

    揪竟~俩夫夫发生了什么事?春娇与志明……不是,可南与洐之之间,又产生了怎样的爱恨纠葛?无情的命运即将拍打两人!敬请期待二〇一四年应该会出版的《走错路》Ⅱ,让我们看下去~~

    网络版番外

    ☆、夫夫一百问 上

    制作人:大家交换一下名片,三、二、一……开始!

    1.请问两位的名字?

    乔可南(以下简称乔):乔可南。

    陆洐之(以下简称陆):陆洐之。

    主持(以下简称主):有腻称吗?

    乔:朋友叫我Joke,乡民叫我小乔。

    陆(冷哼一声):没有。

    主:……真的吗?

    乔(代答):陆BOSS、陆魔头、魔术师、百人斩、坑、马达、哈根达司……哦,乡民叫他陆雷诺、陆叮当、陆GG,菊花黑偶尔叫他乔伯母。

    陆:……

    2.年龄是?

    乔:三十。(正文完结时)

    陆:三十八。

    主:挺三八啊。

    陆(青筋):信不信我告你?

    3.性别是?

    乔:男。

    陆(冷眼):这难道看不出来?

    乔(叹口气):你最近老像个大妈似的,我有时还真怀疑。

    陆:……!!(心碎了)

    4.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乔:好相处?

    陆:冷静自持。

    5.对方的性格?

    陆(先答):很可爱,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佛祖的奇迹,#@$%*……(略)

    主(汗):妻奴模式全开啊……

    乔:阴沉、别扭、自虐,以为天下人都欠他的,混蛋。

    陆:宝贝……(快哭了)

    6.两个人是什麽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乔:我二十三岁时,宇文事务所,那时在介绍新进人员。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乔:很帅、很跩,气场很……大,看起来不好相处。呃……眼神怪怪的。

    陆(乾脆):想干他。

    乔 & 主:……

    8.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陆:很包容,对人很好,却有自己的原则,不轻易动摇。不扭捏、不矫情。他全身上下每一处,我都喜欢。

    乔:其实……我不知道耶。

    陆:!!!!!

    乔(摸摸鼻子):啊就菊花黑说的,看到坑不跳,浑身都不对劲……

    陆:……

    主(看向制作人):……RE稿时没讲这次主题是虐攻啊?

    9.讨厌对方哪一点?

    陆:没有。

    乔:哦~作者你确定篇幅够吗?

    陆:……(哀莫大於心死)

    乔:大体来说,总爱自顾自决定一些事,蹲在墙角耍别扭,不和人商量这点,很讨厌。

    陆:宝贝……

    乔(瞥他一眼):不想被我讨厌就改掉。

    10.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麽?

    陆:……(还在打击中,不想答了)

    乔:很好。

    陆:……!!

    11.怎麽称呼对方?

    陆:宝贝。

    乔:陆洐之。

    陆:不是还有一个吗?

    乔(别开脸):……那不是现在喊得出来的。

    12.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陆(即答):老公。

    乔:一般就好……

    13.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觉得对方是?

    乔:豹。

    陆:……狗?那种毛短短的,金黄金黄的,表情很忠实的,日本那种……

    主:柴犬?

    陆:对!!!!!

    乔:……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会送什麽呢?

    陆:最好的。最近考虑送他车。

    乔:他什麽都有了,所以……自己吧。

    15.那麽自己想要什麽礼物呢?

    乔:我也什麽都有了……(其实是不敢讲,怕讲了隔天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陆:他。

    主:那看来Joke挑的礼确实合你胃口啊。

    陆:嗯哼。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麽?一般是什麽事情?

    陆:……跟别人太好,像是那朵什麽喇叭花。(不爽)

    主:人家叫菊花!

    乔:前头好像答过了?他改邪归正了,现在对我很好,还真挑不出毛病来。

    陆:(安慰)

    17.你有什麽样的嗜好?

    乔:打电动、看电视、看漫画……(阿宅)

    陆:打官司(当然要赢)、做爱。

    主(汗):您真直接了当……

    18.对方的嗜好为何?

    陆:打电动、看电视。

    乔:……做爱。

    主(擦汗):你也很直接了当啊……

    19.请问你的毛病是什麽?

    乔:咬笔?

    陆:每天都想压倒他。像是桌子、阳台、茶几……

    主:那算毛病吗?

    乔(坚定):算。

    20.您做的什麽事(包括毛病)会让对方不快?

    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