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部分

作者:大刀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在一起啊!!!!!(最可怕的其实是作者的执著吧……)

    这对是我很向往的互宠关系,相互用爱牵制对方,我萌得很开心,写肉很快乐,尤其在我最近如同僧人一般清心寡欲(?????)的生活里,大概会不时拿他们出来肉一肉,毕竟我手边能不管前因後果(写过了XD)能直接肉的,就只有他们,大家忍一忍吧……

    番外之〈过新年〉上

    农历新年快到了。

    自从陆洐之和乔可南两人在一起,每一年都是在育幼院里,陪小孩子们吃喝、守岁、讲一千八百万次的年兽故事、初一发红包──这样的循环。

    迄今已迈入第三个年头,说实话,陆洐之颇怀念两人关系还不明确时,有一年他们便是从除夕「干活」到初一,届十二点,窗外鞭炮声霹哩啪啦响,跟屋内霹霹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合而为一,分不清的节奏使身下人感官迷乱,格外痴狂……

    美好情景,一向叫人流连忘返,陆洐之忖了忖,决定今年过年啥也不干,就在家里干老婆。

    过年前三天,乔可南接到育幼院院长打来的电话。

    先是基本问好,恭喜发财之类的吉祥话,然後切入重点,表示今年有些计画收养的父母,会来一起过年,和孩子们相处一下,太多大人在旁边,可能会显束手束脚,不自然。

    乔可南想想也是,何况他跟陆洐之的身分、关系,皆很敏感,说是律师,叫人紧张;说是伴,可能会给外人不好联想,影响到孩子。当然也不是不能掰别的,但何苦?

    乔可南虽不主动出柜,但也不撒谎,有人若认出他俩关系,他不避讳,直接承认。

    这一点,陆洐之亦然。

    所以法界其实已有些人,藉由他们手里对戒,看出了端倪。

    乔可南挂了电话,向陆洐之解释,不料他听了前因後果,表情竟有一点儿……满意?

    他俩是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父母不是死光,就是不知所踪,亲戚没再往来。尽管年少时孤苦伶仃,年长却换来无事一身轻,最少乔可南想像活着的父母跟陆洐之对峙的场面就……

    不过,倘若父母亲还活着,他是不会去念法当律师的。

    老爸自小在他耳边念法条,他听得怕,去卖面也好,总归不碰法。

    那麽他跟陆洐之,这辈子肯定无交集,了不起陆洐之来吃个面,就这样。

    世事百态,轮回百转,冥冥注定,错失一个点,轨迹就不再相同。

    所以对於失去的,乔可南从来不怨。

    上天总会用另一种形式,补完你。

    今年没处去,乔可南只好问男人:「那我们要干麽?」

    陆洐之:「干活。」

    乔可南一愣,早知这人是个工作狂,但连新年都不放过?

    还不及赞叹,又听他道:「干你。」

    乔可南:「……」

    他怎忘了他男人满脑子秽泥,却生养不出半朵白莲?「你就不能提供平常一点的过年方式吗?」

    「平常?」陆洐之挑挑眉又拧拧眉,搁下手里报刊,沉思许久,才平平道:「我没过过年。」

    乔可南:「蛤?」

    陆洐之:「小时在育幼院,过年会多一颗蛋、一块肉、一件外衣,没别的了。」

    乔可南怔了怔。「鞭炮呢?拜年呢?红包呢?」

    陆洐之:「院长跟老师会带我们到周近邻居家拜年,大家一块儿说恭喜新年好,至於红包……全是他们拿的,我一个也没摸过。」

    陆洐之口调平静,一般他提及小时那些灰暗记忆时,模样大抵如此。他把自己跟事件里的人分割得很清楚,何况时间久远,什麽样愤慨不甘的感情,早被磨蚀得差不多了。

    爱啊恨的,皆是需要花费精力的。

    他只把自己的力气,花在值得的对象事物上。

    陆洐之招手,令乔可南过来。

    後者乖如小犬,走到他跟前,陆洐之嫌不够,很大爷地拍了拍自个儿大腿,抬下巴。乔可南真是……好气又好笑地坐了上去。

    好歹是一七八的男人,体重不轻,他不敢实坐,但虚坐就制造了不少「空隙」出来。陆洐之大手一绕,霸住他後臀底部,捏着肉瓣揉啊揉,长指甚至伸到前头,往上一挑,逗弄情人下裤里柔软的性器。

    这种不愠不火的摸法,虽不致起反应,但仍有舒悦感,乔可南哼了一声,一手攀着男人肩膀,双腿微开,另一只手则撑在身後,更方便对方抚弄他的下身。

    陆洐之见状一笑:「宝贝……」

    「嗯……」乳头被隔着睡衣布捻住,乔可南当即低吟,声音诱人。

    陆洐之却只揉了一下,便环住他腰,探进乔可南裤里,擦过他敏感臀缝,低低道:「除夕那天,穿个红色的丁字裤给老公看,嗯?」

    乔可南:「……」

    陆洐之:「人家放鞭炮吓年兽,我们就靠打炮,吓走它。」

    乔可南望天心想,大概这世上已经没人可以告诉他,此刻应该露出什麽样的表情才好了。

    ◎ ◎ ◎

    陆洐之脑袋生不出莲花也不是一天两天,丁字裤就丁字裤,还红色的咧!乔可南原想上网买,结果邻近过年,一大票新年内衣,个个颜色、花样,都很逆天,他边搜索边想:我是攻君肯定痿啊!

    吓得不轻,只得找这方面达人求助,安掬乐一听,当即道:「过年嘛,当然得喜气洋洋,我这儿刚好有条裤子,前头绣了两只凤,大唧……不是,大吉大利。况且今年是鸡年,双凤底下藏唧唧,多有意境?相信我,

    你,值得拥有。」

    「谢了。」乔可南果断火速,掐了电话。

    好吧,丁字裤问题先搁一边,现在最大问题是年夜饭。自己做──坦白讲,陆洐之现今手艺比他好,他很清楚,自己做的东西,只到垫胃程度,上不了台面。

    叫年菜……两个男人面对一桌子吉祥菜,倒也别扭,何况陆洐之追求干活到初一,他这小受自然能不吃就不吃,若不捅出黄金来……好吧,其实也挺富贵(?)的。

    总归要吃得简单,又有年味,思来想去,包饺子最实际。

    饺子这东西,杆皮、捏形,最要技术,但馅料基本搞得清糖盐比重,便不会难吃到哪去,前者乔可南直接去菜市场买生皮,後者召唤娘亲安掬乐,问配方。

    菊花一听,乐了。「刚好,我爸妈今年出国过年,我就不去堂哥家了,在你家过!」

    乔可南不介意,叫人家帮忙,还不给顿年夜饭吃,传出去要天打雷劈的。

    除夕当日,菊花喜孜孜地来了,新的一年从给陆洐之添堵开始,多美丽?

    家里多了个华丽丽闪亮亮不能捏碎打破的电灯泡,陆洐之当然不爽,他故意刺戳这朵碍眼花痛处:「你家那小鬼呢?」

    安掬乐不以为意。「回他家啊!」

    陆洐之哼。「不叫他陪你?」

    安掬乐哈。「行啊,你肯让你老婆当我辩护律师,我就去找他过。」

    对这哼哈二将,乔可南滴汗,一旁缄默,专心致志捏饺子。

    忽然,他提议:「不然我们各自包个东西进去,看谁吃到谁的?」

    另外两人想了想,无异议。

    於是捏啊捏、捏啊捏、捏啊捏……

    三排饺子,乔可南最认真,却捏得最不像样;陆洐之一排齐整,个个饱满,精神奕奕;安掬乐最屌,捏出一排仙界来的饺子,通通荷叶边,还搞蕾丝花样,乔可南只瞧一眼,便哼哼往锅子里扔,才不承认羡慕嫉妒恨!

    安掬乐哇哇叫:「你不欣赏一下我的艺术杰作?!」

    要你炫耀!「你有种拉出来的大便也给我拉蕾丝!」

    安掬乐点点点,腹诽闺女好粗俗啊一定是嫁错人害的嘤嘤嘤嘤。

    饺子煮好,咕嘟咕嘟,一颗颗肥满地浮上水面。这回包了两种馅,一般的高丽菜猪肉及少部分的水煮蛋玉米猪肉,後者搭配安掬乐表示奇异,但实际味道倒不赖,可惜只吃了两个,剩下全被陆魔头占去。

    安掬乐抡袖子要抢,乔可南:「别跟他抢蛋,你会完蛋……」

    说完,他咬一口饺子。「呸呸呸呸呸!」

    乔可南忙把嘴里东西吐出,一个纸团被保鲜膜包住,藏在馅里,他原先以为是菊花搞的鬼,但一打开瞧完内容,遂往陆洐之那儿盯过去,後者面无表情,吃饺子喝汤,很淡定。

    菊花:「是什麽是什麽?」

    乔可南脸红,将纸条捏紧,这混蛋就有自信这玩意儿会被他抽到?

    必须有!陆洐之早在饺子上做了记号,原先不小心捞到菊花盘子里,当下表示「我拿过去」,在餐桌上使了一计狸猫换太子。不过菊花捞到也没差,若能刺激得他早早闪人回家,各找各老公,也是再圆满不过了。

    纸条上写:「穿裸体围裙,骑在你男人身上,叫老公。」

    乔可南无语,裸体围裙、丁字裤……他人生的挑战,貌似越来越多了呐。

    安掬乐吃到圆币,差点呛死。乔可南给他倒水:「怎喜事都能被你弄成这样?」

    安掬乐哀嚎:「你他妈看过水饺里包五十元硬币的吗!!!!!」

    乔可南乾笑。「我这不是怕一元太小,不小心吞了?」

    安掬乐捡回一命,馀惊犹存。「就算真吞了,一元硬币拉出来就没事,五十元……你想逼死谁啊。」

    继续吃、继续吃、继续吃……

    这会换陆洐之咬到。「……」

    乔可南瞪睛一瞧,怒然拍桌,骂菊花:「你他妈看过水饺里包跳蛋的吗?谁才逼死谁!!!!!」

    安掬乐:「放心,那没用过,全新未拆,保证卫生!」

    乔可南无言,到底什麽人大过年的会带着一颗全新未拆的跳蛋出门?

    甚至,包到饺子里……

    新年能做的大抵就是吃喝赌,左邻右舍打牌杠胡声响此起彼落,乔可南不会打,他讨厌跟赌有关的一切行为,包含买股票基金,因为他输不起,会挂心,计较很久,他这辈子最大的赌,就是赌当年能从陆洐之手里全身而退,选择跟他纠缠在一起。

    他没赢,也没输。

    陆洐之只有陪宇文律师之类的长辈才打,他平素靠脑吃饭,非不得已,不想耗脑,安掬乐一个人很手痒,想教乔可南打,乔可南索性拿了牌,在地上铺成一片,温柔道:「我们来玩翻对子吧。」

    安掬乐:「……」

    玩了几下就觉得很智障,安掬乐问:「有没别的?」

    乔可南:「我买了炮……」

    陆洐之在旁一听,职业病出来。「放炮犯法。」

    乔可南自己也念法,怎会不知。「所以我买了仙女棒。」

    安掬乐:「……」

    陆洐之:「……」

    想像一下三个大男人在年夜里,围着仙女棒哈哈哈哈来追我啊~的情景,怎麽都娘。安掬乐鸡皮疙瘩落一地,抖抖起身:「好吧,我去我堂哥家了。」

    陆洐之迅速开口:「走好。」

    乔可南迅速起身:「我送你到楼下。」

    安掬乐:「……」妈的要不要赶人赶得这麽感人?到底是等了多久啊,老子快声泪俱下了。

    横竖当了半天灯泡,也闪得够了,他跟乔可南走到楼下,後者忽然自口袋掏出两个红包,安掬乐一愣:「喂,不是真把我当娘了吧?」

    「噗。」乔可南摸摸鼻子道:「给你家……那位的。」虽说没见过面,但於情於理,好像该意思意思包一下。

    安掬乐接来一瞧,两份各自包了崭新的六张一百,国父笑容十分亲切和蔼,堪比肯德基爷爷。

    「这数字不错。」不太大,拿了叫人不负担。

    乔可南叹口气。「陆洐之差点包六万。」

    六万?!安掬乐眼瞪大。「他疯啦?」

    乔可南哭笑不得。「他说那是他包给岳丈的呃……」

    「安家费?」

    乔可南:「精神损失费。」

    擦!「叫他下次包个六十万来。」

    乔可南哈哈笑,抱住他。「菊花,新年快乐。」

    安掬乐愣了愣,随即回抱过去,一笑。「你也是,新年快乐。」

    愿我们年年快乐。

    番外之〈过新年〉下

    安掬乐走了,乔可南回屋里,看见自己的男人站在阳台,手里点了根仙女棒晃啊晃,大抵觉得很……新鲜。

    乔可南笑看这幕,陆洐之没童年,偶尔他会盯着育幼院里小孩子的玩具,露出新奇目光,他的世界过去全由一条条的法条组成,霸道冷硬、非权即利,自己爱他什麽?爱他那副装模作样,酷帅狂霸拽?不,他爱他冷硬底下偶尔流露的那分软弱,彷佛很缺人疼,那会令乔可南错觉:他很需要自己。

    当然,现在不是错觉了。

    乔可南动静很轻,陆洐之没注意到他回来,仙女棒燃尽同时,「啪」地一声,全屋的灯都熄灭。陆洐之一愣,以为停电,可身後万家灯火,依旧熠熠,就连电视机里头肤浅的笑声,亦未停歇。

    「亲爱的?」他试探性喊了一声,听见一阵窸窸簌簌,待眼睛适应黑暗,一具明莹得彷佛在夜里都能发光的肉体,站他面前,几乎晃了人眼。

    对方双手缠绕,环住他脖子,亲了上来。「哥,不是想干活到过年?剩三十分钟了。」

    此话一出,陆洐之立即把人抱住,进屋里来,顺道把阳台门牢牢关紧。尽管他很追求阳台上的性爱,但绝不是这个天气。

    身下人皮肤摸着有点儿凉,细细疙瘩浮在上头,陆洐之打开暖气,上下一摸,才发现情人不知何时脱光了衣物,他沿着青年滑润的背脊一路触摸下去,两团翘肉并无布料隔挡,只多了一条细细的弹性绳。

    陆洐之拉起那绳,手一放,「啪」地一声,乔可南吃痛低叫。

    陆洐之眸光深了,俯在乔可南耳边。「真给哥穿了丁字裤?」

    乔可南:「你说要看的……」

    陆洐之低笑,亲他额头,自己的恋人在这方面配合度一向高得惊人,可做完又会在那儿自我辗转,羞耻到骨子里,这种反差,最令他爱不释手。

    他揪住乔可南耳垂,揉了揉。「红色的?」

    乔可南不答,陆洐之想开灯,可後者不依。「别看比较好。」

    陆洐之:「?」

    乔可南:「你肯定痿。」

    「……」到底是怎样花色?陆洐之好奇了。

    他摁下灯,好奇的结果……

    「噗。」红色丁字裤上,绣有华丽的金色凤鸟,裹住鼓起,特别雄赳赳、气昂昂,陆洐之平日再不苟言笑,看见这幕,亦很难无动於衷。

    乔可南自己也觉既好笑又丢脸,因为挑不出来别的,过年前又怕送货赶不上,只得硬着头皮跟菊花要了这件。

    陆洐之笑完了,亲他。「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