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9章 婚礼【正文完】

作者:香芋奶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楼岩川跟时谨恋情的公开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也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当然,前者的所有人是指所有不知道他们恋情的人,而后者的所有人则是指像秦秘书这种知道内情的人。

    恋情公开之后,楼岩川也不再将事情藏着掖着了,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在面对媒体的采访中承认他们的恋情。

    而金先生也从现在开始不再是时谨的经纪人,金先生的工作重心将全部转到了新人身上。

    时谨安心地待在别墅养身体,顺便教导性情逐渐向楼岩川靠拢的小葵花。

    小葵花本身就不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小女孩,而当她跟私底下更加寡言少语的楼岩川待在一起超过一个月之后,时谨发现小葵花更加不爱说话了。

    时谨坐在床上,看着正在低头搭积木的小葵花,心情很是复杂。

    小葵花搭到一半的时候,抬起头,瞥了一眼时谨的方向,见时谨还原地不动的坐在床上看着自己,顿时就更加开心,欢欢喜喜的继续搭积木。

    可能是因为陪伴的时间久了的原因,小葵花现在也很黏着时谨,比之前黏着楼岩川的样子还要厉害。

    屋外,楼岩川将房门打开,示意时谨走出来。

    时谨穿上拖鞋走出来,而已经赶到的补习老师跟时谨简单的打过招呼后,就径直的朝着屋内走进来。

    楼岩川将三份设计稿放在时谨的面前,后者一脸不解的将设计稿拿起来,看了看,发现居然是婚礼现场设计搞。

    时谨咽了咽口水,“你这些东西,不会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意思吧。”

    楼岩川理所当然的点头,不过等他回过味来,发现时谨话里的不自信,蹙眉道:“你不是结婚?”

    时谨这才想起前两天自己在看到网上的评论后,跟楼岩川随口说的一个要结婚的念头,顿时就觉得很头疼,他当时虽然真的抱有一种想跟楼岩川结婚的念头,但那也只是一刹那间的想法,现在他并不想结婚好吗。

    “你确定要在大过年结婚吗。“时谨趴在栏杄,看着一楼客厅管家正在不停地指挥着佣人打扫来打扫去的热闹景象,他以前在家里过年的时候也要大扫除,但都是自己动手,自己还从来没有在过年的时候看着别人动手。

    楼岩川对于时谨两三天就变一变的想法已经免疫了,“场地我已经订好了,日期也选好了,喜帖的样板在书房,我待会拿给你,选好就可以确定了。

    时谨从兜里掏出两颗花生,掰开之后往嘴巴送,“好。“现在他的时间很多,而且恋情也曝光了,既然要结婚也可以,只是办个婚宴很简单,但要是扯证就没这么简单了。

    你要扯证吗?

    时谨抬头,看向楼岩川。

    楼岩川|将时谨拿在手上的花生壳接过来,随手攥着,“华国现在还不支持办理同性婚证,如果你要办证的话,我们只能移民。

    时谨闻言就松口气:“移民太麻烦。”

    楼岩川也是这样认为的,他带着时谨走到书房,两人一起挑选喜帖的样板,最终确定了一款简单对方的喜帖样式。

    时谨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楼岩川以前摆在书房的沙发并不是这种软软的布艺沙发,而是硬邦邦的木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换了新家之后,楼岩川居然也将以前喜欢用的沙发款式换了。

    “奶奶今天要从新西南回来,今晚我们去机场接她吧,顺便在外面吃放,我想吃火锅了。”时谨现在已经最初吃啥吐啥的怀孕反应了,胃口大开。

    楼岩川瞥一眼时谨,拒绝道,“你现在不适合吃火锅。“时谨“……”

    一个月后

    因为曝光同性恋情而占据了大半个月的时谨楼岩川再次妥妥的占据了微博热搜榜单第一。

    而这次,是他们的婚礼。

    时谨穿着白色西装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整理皮带,好半天之后,时谨看向坐在一边往嘴里塞饭的楼岩川,说:“我现在是不是胖了,这衣服我穿着怎么这么累。”

    因为时谨现在身体的特殊性,所以在婚宴开始之前楼岩川就已经打过招呼了,待会时谨的酒杯中并不会含一滴酒精,但作为婚宴的另外一位婚宴主角,楼岩川不可能真的一杯酒也不喝。

    楼岩川随看也没有看时谨,“你最近吃饱就睡,胖是正常的。”

    时谨不信邪,但经过挣扎之后,他还是放弃道,“我一直以为我是吃不胖的体质。”

    楼岩川面不改色的将汤泡饭囫囵吞下去,随手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说:“大家都在外面,现在我先出去“时谨乖乖地放下碗筷,站起来,跟着楼岩川|的身边,说:“我跟你一起出去。“楼岩川脚步一顿,点点头,主动牵着时谨的手走出去。

    可能是因为婚礼的原因,所以楼岩川很难得的脱下了黑色西装,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穿上了白色西装。

    楼岩川其实长得也很帅,只是他的帅气更加偏向硬汉风格,再加上肤色天色偏黑,所以当他穿上白色西装之后,无功无过。

    但时谨天生就是吃镜头这碗饭的,所以即便他这段时间长胖了不少,可当他穿着白色西装,整整齐齐的出现在镜头前,众人依旧能感受到他的好看。

    是的,时谨的长相是偏向好看。

    穿着白色西装,长相俊美的时谨站在婚宴的舞台中央就像是一位白马王子一般好看。

    当熟悉的音乐响起时,楼岩川牵着时谨出现在红毯的一端,而穿着白色小礼裙的小葵花则板着笑脸,走在两位父亲的身后,手上还提着一个小花篮。

    充当男花童的小男生则是由柏予的小儿子,小糖果。

    从出现到现在,一共只在大众的视线前出现过两次的小糖果长得很像宋时凛,只是他比面无表情的宋时凛更加爱笑。

    楼母用手绢擦着眼角的水光,推了推站在一边的宋母,“这次谢谢你啊。”

    宋母微笑着摇头,表示没什么。

    楼岩川跟宋时凛并不熟,柏予跟时谨的私人关系也只能算是点头之交,但楼母跟宋母的关系好,所以当楼家找不到男花童的时候,宋母很热情的推荐了自己的小孙子。

    穿着小西装的小西瓜就像是一位小大人一样站在柏予的身边,一眨不眨的看着小糖果,生怕弟弟出现意外,将婚礼搞砸。

    现场一片热闹。

    柏予双手抱在胸前,他用手肘捅了捅站在一边的宋时凛,说:“我还以为今天的婚礼会很热闹呢”

    宋时凛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小糖果的方向,可能是因为年纪比较小的原因,所以小糖果在走完了红毯之后,就抱着自己的花篮,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

    穿过长长的红毯,时谨很主动的伸出手,等着楼岩川帮自己戴上戒指。

    男性的戒指其实很简单,玩不出什么特殊的花样,如果真要说他们的婚戒有什么特殊花样的话,那也只能说楼岩川定制的这对男性戒指中刻有他跟时谨的名字缩写。

    楼岩川垂眸,虽然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但时谨却能清楚地感受到楼岩川还算愉悦的心情。

    等楼岩川帮自己戴上戒指之后,时谨接过另一只戒指,帮楼岩川戴上。

    戴上戒指,还没来得及将手缩回来,时谨的手就被楼岩川握住。

    面前一黑,时谨的嘴唇被人轻轻地碰了一下,并没有深入,只是很淡的一个吻,不包含任何情欲,但却能感受到对方深深的情意。

    时谨心头一暖。

    【结婚了?华国什么时候同意两个男人结婚了?】

    【刚刚公开恋情就直接结婚,不过应该没扯证吧,华国可不允许这样的恋情扯证,但是办个婚宴应该是可以的,很期时谨的婚姻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公开呢?】

    【现在的人脑子都是有病吗,时谨的另外一伴可是楼氏总裁,人家不缺钱又不缺热度,怎么可能会公开自己的婚礼现场。】

    【据知情人士透露,他们没扯证,只是办个婚礼而已,但是据说现场很赞,很浪漫,只是很可惜的是没人公开婚礼现场,真的好好奇两个男人的婚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萌上这对了,就算是男人也没有关系啊,时谨那副长相看起来也不像是能保护女生的,倒是像是被人保护的。】

    从被迫曝光恋情到举办婚宴,时谨的粉丝后援团可谓是经历了一番大换血,虽然还有很多粉丝没有脱粉,但多少还是有些人膈应时谨跟楼岩川的爱情,可因为后援团新加入的粉丝大部分又都是腐男腐女,所以后援团现在也算是稳定下来,不再因为时谨的恋情而闹得不可开交。

    楼岩川拿着话筒,一本正经的向时奶奶保证。

    时奶奶穿着大红色的裙子,脸上化了淡妆,但此刻却泪眼汪汪的看着两位小辈,因为情绪波动太厉害,所以妆容也花了不少。

    时谨的视线放到楼岩川的手上,这双手从婚礼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松开过,看起来有点娘,毕竟自己又不是小女生,不需要被人一直小心的呵护可是

    谁又不想被人一直就这样,喜欢着,爱着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