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部分

作者:狐小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望着熟悉的城市一点点变小,一点点模糊,心中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一行眼泪,顺着她的面颊缓缓流下。虽然她极力忍受着,但终于忍不住轻声啜泣了起来。

    “澈儿,想哭的话,就靠在我的肩膀上哭吧。”安德烈难过的望着她:“我知道,真是委屈你了。”

    “安德烈,我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冷澈放声大哭:“我不想离开他!无论我怎样欺骗自己,但我还是喜欢他!我真的好难过!为什么命运总与我们开玩笑?”

    “澈儿,我知道你难过,我知道。”安德烈紧紧的拥着她。

    “不,你不知道!你知道我难过的话,你为什么不劝我留下?你明知道我离不了他!”冷澈毫无理智的冲安德烈怒吼。

    “留下看他们结婚吗?”安德烈长叹:“理智点吧,澈儿。该是你的,总是你的。不该是的……。强求也没用。你总是情绪这样激动,对孩子也不好。”

    “对……。”冷澈捂着腹部,泪水又止不住的流淌:“我总要为孩子打算……唉……。虽然这个孩子,注定没有父亲……。”

    “谁说的?”安德烈紧握冷澈的手:“孩子的父亲是我!”

    “安德烈,你这又是何必?”冷澈难过的望着他:“为了我这样的人,值得吗?”

    “当然值得。澈儿,你不知道你有多么的纯洁,多么的可爱。你就像最美丽的英伦玫瑰,娇艳而坚强。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做我的妻子--我一定会等到你愿意的那天。”

    安德烈说着,在冷澈额头轻轻一吻,然后帮她盖上毛毯,与她相视而笑。而司徒宸,正落寞的在机场踱步,痛苦的捂住了头。

    澈儿,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你还是从我身边离开?你真的忍心吗?不,是我逼你离开的,我又有什么权力责怪你?是我,轻信了那个女人的话,是我不相信你,是我被妒忌迷住了心窍,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阿宸,你回来了?”

    阿诺眼见司徒宸回家,忙为他脱去外套,学着冷澈之前的样子,为他泡上一壶雨前龙井。司徒宸默默的注视着自己面前的茶壶,没有说话。阿诺虽说习惯了司徒宸的沉默,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今天有些反常。

    “阿宸……”阿诺觉得今天的空气实在是太寒冷了:“你今天工作累不累?怎么回来那么晚?佣人们给你准备好了饭菜,我一会儿让他们热给你吃。要不要给你放水洗澡?”

    司徒宸没有理会,还是望着茶壶,没有言语。阿诺见状,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差错,只得赔笑:“今天婚纱店的人来了,我选了婚纱的样子,你要不要看一下?”

    “不必了。”司徒宸终于开口:“小堇和小葵在哪里?”

    “他们?啊……司机已经去接他们了……”

    “什么?”司徒宸一掌重重拍在桌子上:“都那么晚了,怎么才派司机去接?你这个家,到底是怎么当的?”

    “阿宸,你不要生气啊。”阿诺急忙解释:“是我去买了些首饰,才会一时忘记……”

    “算了。”司徒宸摆摆手,微笑着捂着她的腹部:“有司机在,他们不会有事的。对了,我们的孩子会动了吗?”

    “会了!他今天还踢了我!你要不要摸摸?”

    阿诺说着,把司徒宸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一脸母爱,神情也是罕见的温柔。司徒宸见状,心中一凉,唇角也都是讥讽的微笑:“据我所知,要胎动的话,孩子至少有了三个月的生命,不是吗?看来,这个孩子真是天赋异禀,学什么都比其他孩子快些。”

    听到司徒宸讥讽的话语,阿诺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住了。她很想笑,但是脸色苍白的就像一张纸一样:“阿宸,你又在开玩笑了。我有些不舒服,就先上楼休息了。”

    “别走。”司徒宸紧紧的抓住阿诺的手腕:“你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是我说的话让你不开心吗?”

    “没有!我怎么会不开心?”

    “这样的话,就陪我聊聊吧。”司徒宸微笑着望着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从未好好的谈过心,是吗?”

    这句话若是在平时,只会让阿诺感激涕零。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望着屋外幽暗的月色,望着司徒宸俊美却惨白的脸,只想逃。司徒宸身上散发出的冷淡的气息让她不自觉的把身体往沙发的深处躲藏,心虚却娇俏的笑了:“有什么好说的呢?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这句话该我问你吧。你看你,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怎么会有心事?”阿诺的眼珠骨溜溜的转:“可能是怀孕了,又要准备婚礼,身子有些吃不消吧。”

    “身体不好的话,就多吃些补品,也不要随便乱逛了。”

    “当然。”

    阿诺微笑着望着司徒宸,享受着他难得的温柔,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不安愈演愈烈。

    [ 置 顶 返回目录 ]

    惩治阿诺

    (本章字数:2058 更新时间:2010-1-27 21:49:00)

    “阿宸……”阿诺犹豫的开口:“你要吃饭吗?”

    “现在不用。阿诺,你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你要讲故事给我听?”阿诺笑了:“真是稀奇。”

    “这个故事,也是我无意间得知的。从前,有个男子,深爱他的妻子。可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并让那女人怀孕。为了对孩子负责,他忍痛放弃了妻子,但他的心,从来没有那个女人的存在。可是,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他知道了一个秘密--他想负责的那个女人,原来有着同居、堕胎的辉煌历史,甚至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是他的,只为了来讹他。你说,那个男人该怎么对这个欺骗了他的女人?”

    司徒宸说完,笑盈盈的望着阿诺,眉眼间却满是压制住的愤怒。阿诺早就听呆了,不可置信的望着司徒宸,尴尬的笑了:“这个故事……。很有意思。”

    “当然!阿诺,如果你是那个男人,你会怎么做?”

    “我想,那个女人也一定有她的苦衷吧。”阿诺的额头都有汗水流下,而她现在只想逃。

    司徒宸,他究竟知道了什么,为什么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究竟是因为他知道了真相,还只是在试探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阿诺呆呆的想着,神情飞速变化,身上忽冷忽热,真不知如何是好。就在她紧张的快昏厥过去的时候,司徒宸轻轻抬起她白皙的脸庞:“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对你那么容忍吗?你的面容,和澈儿真是有几分相似。可我没有想到的是,澈儿有一颗干净、剔透的心,而你的心是黑的。想不想听一段很奇怪的对话?”

    司徒宸说着,打开了录音。阿诺听着自己与阿明的对话就在耳边响起,不由得面如死灰,哀求又狂躁的望着司徒宸:“阿宸,这些都是别人诬赖我的!你不要相信啊!”

    “是吗?那你以前辉煌的历史呢?”

    司徒宸的微笑,在慢慢的扩大。阿诺望着他,觉得浑身的力气被抽干般的,无力的倒下。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满脸泪水:“是,我错了!我不该痴心妄想!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

    “喜欢我就要欺骗我,让我伤害我最心爱的女人,对吗?”司徒宸一把揪起她的头发:“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对待你这个背叛了我的女人?”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不管怎么样,请不要伤害我的孩子!虽然他不是你的,但他也是个无辜的生命……。当我发现我怀了阿明的孩子后,就想把他打掉;可是,没过几天,我就和你发生了一夜情缘……。是我傻,我妄想借着这个孩子来拴住你,妄想你爱我……。你知不知道,当你透过我的脸,望着那个人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苦?虽然知道自己是替身,虽然知道你一辈子都不会喜欢我,但我的心中还是保留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先生,我爱你啊!当你天神般出现在我面前,把我从混混手中解救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我的世界,一直是灰暗的,身边的男子也都是肮脏而猥琐。只有你,美丽的就像神祇,强大的让所有女人都爱慕你、信赖你。不管怎么样,能呆在你身边,能喊你的名字,已经是我最大的荣幸了。先生……请随便处罚我吧--只是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你说这话,究竟有什么目的?”司徒宸还是微笑:“想以你的‘母子情深’来感动我吗?”

    “不,不是的!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把孩子当作我的筹码……但是日子久了,我习惯了有孩子的生活,习惯了与孩子说话,等待着他的出生。先生,请您不要伤害他!他就是我的命啊……。”

    阿诺哀求的望着司徒宸,眼中却满是清明。司徒宸在那一瞬间,又想起了冷澈,心一疼,终于长叹:“我和澈儿……也不能全怪你。是我太自负,太自私,才会让澈儿一次次的离开我,一次次的失望。走吧,阿诺。和你那个阿明结婚,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吧。”

    “阿明?不行!他是个赌鬼,酒醉后就打我,我怎么能和他在一起?他配不上我!”阿诺习惯性的反对。

    “可他是孩子的父亲。”

    “先生,您行行好,不要这样对我,行吗?我们好歹有过一夜情缘……。”

    “那好,我让你选择。一条路是和阿明结婚,你的孩子会安然无恙;还有一条路是,我现在就安排你去堕胎,拿掉你肚子里那个让我蒙羞的孽种。你选哪个?”

    阿诺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虽然微笑,却让人彻骨冰冷的男子,鼻子一酸,猛烈的磕头,直到额头都流出血来。司徒宸不为所动,就是冷冷的望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到底该怎么办?原以为我那番话会让热爱孩子的阿宸动心心软,谁想到他给我这样的难题!不,我才不会嫁给阿明那个混蛋!我要做贵太太,要做人上人,他哪里配的上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阿诺紧紧的咬着嘴唇,精神几近崩溃。而她此刻终于知道,她那些小心机,在这个男人面前,都无所遁形。

    “考虑好了吗。伟大的母亲?我的澈儿,会为了周围的人牺牲自己,不知道你会不会?”

    “先生,你为什么要逼我?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一个!”

    “你也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只有澈儿一个,是吗?快做选择吧--趁孩子们没有回来之前。”

    [ 置 顶 返回目录 ]

    覆水难收

    (本章字数:2064 更新时间:2010-1-27 21:49:00)

    “阿宸,你何苦这样逼我?”阿诺哀伤的望着他:“难道你非要我做什么选择吗?事到如今,我只想黯然离开,难道连这个都不行?”

    “当然。既然你那么有母爱,为了孩子牺牲自己的婚姻,又算什么呢?”

    司徒宸说着,微笑着望着阿诺,眼神中却满是冰冷。阿诺望着他黑的见不到底的眼眸,终于狠下心来:“司徒宸,你太残忍了!我不会嫁给那个混混的!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我是你的女人,你让我怎么向他们交代?司徒宸,你也是有社会地位的人,难道你要让所有的人知道你戴了绿帽子?我告诉你,婚礼继续!除非你杀了我,不然的话,我会把这件事向媒体披露的!到时候,你知道他们要怎么写吗?你的名誉、地位都没了!”

    罢了,拼了!反正两条路都是绝路,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司徒宸,你不是把我往绝路上推吗?我也不是好惹的!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

    “你以为我会受你威胁吗?”司徒宸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你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我只是与你谈条件--当然,你是不怕我这样的小角色,但你就不怕你的孩子们因此而恨上你?如果他们知道了你为我这样的女人抛弃了他们的母亲,你在他们心中还有什么地位?你就不怕他们从此……。”

    “怎么,拿我的孩子们来威胁我吗?”司徒宸厉声问道。

    “不敢,当然不敢。你要捏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你心爱的澈儿已经被你抛弃了,难道你以为她还会回头吗?和我结婚吧!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孩子,我把他打掉,然后再生就好。可是,我是真的爱你的啊!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阿诺说完,尝试着靠近司徒宸,拉起他宽厚的手掌,放在胸口。司徒宸浑身一震,正要说什么,门铃响了。

    小堇、小葵一脸冰霜的回了家,看都不看司徒宸一眼。司徒宸的心从来没有那么内疚过,而阿诺抢先说:“你们想知道你们的妈妈去哪里了,为什么要离开你爸爸吗?”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狐狸精!”小堇怒视阿诺。

    “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毕竟我可是你未来的母亲!你可别忘了,所有的社会名流都知道了这场婚礼,无端取消的话,一定会让大家瞎猜的吧。到时候,可怎么办才好呢?对了,你父亲的公司刚经历了危机,再经历一场丑闻的话又会怎么样?”

    小堇纵使聪明绝顶,但听了阿诺的话,还是有些似懂非懂。司徒宸心知阿诺的话都是说给他听的,不由得冷笑一声:“你倒是想的周全!”

    “我既然是你的人,自然要为你考虑。”阿诺柔声说着,轻轻摸着小葵的脑袋:“小葵,等爸爸和妈妈结婚的时候,你做妈妈的伴娘好吗?”

    阿诺的手很冷。小葵没有想到会和阿诺这样亲密接触,吓白了脸,眼泪也“唰”的一下就流出。司徒宸心中心疼,口中却说:“小堇、小葵,该睡觉了。”

    “我恨你!我恨你!”

    小葵突然大吼一声,满脸泪水的跑上楼,不看自己的父亲一眼。很快,小堇也上了楼,也是一脸的仇恨。司徒宸呆呆的望着与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的孩子们,轻轻一叹,然后冷冷的说:“满意了?非要我众叛亲离,你才高兴,对吗?”

    “当然不是!阿宸,我爱你!我知道你会因此而厌恶我,但我是真的爱你!给我个婚姻,好吗?我可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