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章 番外集合

作者:猫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产后二三事

    一个星期之后,杨希出院了, 但他并没有因为出院而彻底解放。

    即便他是个男人, 但毕竟生了孩子,还是剖腹产, 家里人都坚持把月子做好,做满42天,这让原本以为生完孩子就可以解放的杨希, 再次陷入惆怅之中,每天都是汤汤水水,辣的不能吃,酸的不能吃,杨希觉得自己的嘴巴已经淡出鸟来了, 然后头也不能洗,才一个星期,杨希觉得自己的头臭烘烘的,枕巾才换了一天就脏了, 后来杨希叫何彦霆给他剃了一个光头,然后他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就用热毛巾给自己擦擦头, 这才得到缓解。

    当然, 晚上睡觉的时候才是最难熬的, 大家都以为请了两个保姆,杨希和何彦霆就不需要这么辛苦的照顾两个孩子,而晚上孩子吃奶的时候, 也不用每隔两个小时就要醒一次,但这些都是浮云。

    杨希起初给孩子起了小怪物的外号,到现在,他把小怪物的外号改成了小恶魔。

    明明有保姆伺候着,白天倒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可到了晚上,两个小恶魔就开始作妖了,他们吃奶的时候不要保姆喂,而要杨希和何彦霆喂,如果一直看不到两个爸爸,他们估计可以把天花板哭塌下来。

    最后,为了晚上更好照顾这两个小恶魔,何彦霆干脆跟杨希分房睡,由何彦霆来照顾这两个小恶魔,这样一来就可以让杨希好好休息了。

    说实话,要不是看在这两个小恶魔越长越好看的份上,杨希真想撒手不管了。

    但话又说回来了,一开始杨希笃定他和何彦霆的孩子会一直难看下去,只是没想到,几天之后,宝宝是越来越可爱了,因为喂养得好,脸蛋儿肉乎乎的,笑起来还有小酒窝,怎么看怎么可爱,越看越招人喜欢,唯一不可爱的地方就是,这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能哭。

    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希腹部的伤口开始结痂了,那么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因为伤口的愈合导致伤口部位发痒,杨希总会用手去挠伤口,白天的时候还好以下,下手知道轻重,可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会时不时地把伤口挠出血,好几次早上醒来的时候,他都会看到杨希睡衣上的血迹。

    “都叫你忍着你就是不听,你看又出血了,你这样伤口就更难愈合了。”何彦霆一边教育杨希,一边为杨希处理伤口。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就很痒啊。”杨希看着何彦霆的发旋,偷偷露出一个笑容,“要不你晚上陪着我睡,然后抓着我的手,这样我就不会挠痒了。”

    何彦霆将棉签放在床头柜上,又把杨希的衣服放下来,“我看我还是把你的手绑起来好了,跟你睡的话,阳炀和沐雪也得跟着一起来,他们晚上会影响你休息的。”

    “影响就影响呗,这有什么,大不了我白天多睡一下,倒是你,晚上又要照顾宝宝,白天还要早起上班,你比我更累,晚上我来照顾这两个小的也没事儿。”杨希看着何彦霆的眼睛,因为睡眠不足的关系,何彦霆的眼睛早已布满了血丝。

    “而且我听说,睡眠不足会对那方面有影响,你不怕万一自己那方面不行了,我就去外面找别的男人啊?”说完,杨希故意将视线转移到何彦霆的某个部位。

    何彦霆的眉毛轻轻地挑了两下,如果不是考虑到杨希的身体还没恢复,他真想让杨希知道他到底行不行,只可惜在杨希身体没彻底恢复之前,他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这么长时间都忍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何彦霆轻笑了一声,“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杨希到底有没有机会去找别人,在后来何彦霆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了当初自己说的话,杨希是真没有这个机会。

    “不行了,你不要再来了。”杨希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何彦霆明明才禁欲半年,为什么会比禁欲五年还那什么,而且这半年杨希也喂了何彦霆吃了不少清粥小菜,所以不应该是这样的。

    何彦霆看着自己的战果,会心一笑,“还出去找别人么?”

    杨希气喘吁吁地摇摇头,“应付你一个人就够呛,我怎么还敢去找别人。”除非他真的不要命了,都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可是杨希觉得,如果还继续下去的话,何彦霆这头牛没累死,他这块地就先耕坏了。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何彦霆便不再折腾杨希了,然后开始善后,先是换了干净的床上用品,再将杨希抱到浴室仔细清理一番,而后又为杨希涂抹消肿的药,因为这是禁欲后开荤的第一餐,再加上要像某人证明自己到底行不行,所以在保证时长的前提,他和杨希玩了不少花样。

    因为两人折腾得太晚的缘故,导致杨希睡到第二天中午一点钟才醒来,而且还不是自己醒来的,而是被两个小恶魔给吵醒的,一个扯着他的头发,一个用手挠他的脸,再后来,杨希依稀感觉自己的脸湿乎乎的,睁开眼睛才发现,大的那只恶魔的口水冽到他脸上了,杨希马上露出一个恶心的表情。

    刚想起床把这只大恶魔给暴走,可是刚动一下身体,杨希就觉得他的身体仿佛被什么碾压了一样,浑身酸疼,特别是他的腿只要动一下,某个叫菊花的部位就隐隐作痛,而且感觉里面有什么东西,总之除了痛之外,就是涨。

    这就是纵欲过度的后遗症。

    杨希龇着牙慢慢起来,然后扶着酸痛的老腰,轻骂了一声,“那个不懂节制的魂淡。”

    “呀呀!”

    杨希回头,看到大恶魔躺在床上对自己笑了,嘴里发出咿咿呀呀只有她自己听得懂的话,然后口水又从嘴巴里流了出来。

    杨希忍不住了,又走到床边,伸手捏着大恶魔的脸,“我在说你大爸爸,你怎么就这么高兴呢,你是不是跟小爸爸一样,觉得你的大爸爸是个混蛋呢。”

    刚说完这话,杨希最爱的闺女儿便扯着他的头发,有点疼。

    “杨沐雪,我可是最爱你的,你怎么站在你大爸爸那边欺负我。”杨希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头发从杨沐雪小朋友的手里夺回来,然后亲了一下闺女肉乎乎的小脸蛋。

    “咿呀~”

    “阳炀是不是也要小爸爸亲亲。”说完,杨希一视同仁的亲了阳炀小朋友一下。

    虽说杨希平日里口口声声地说喜欢闺女儿多一些,但是从他的言行举止就可以看出,他对两个孩子的爱是不分上下的。

    五月一过,海市迎来了真正的夏天,

    杨希将去年的夏装翻了出来,但是发现一件都穿不进去了。

    杨希拿着衣服裤子站在镜子面前,他现在就穿着一条内裤,自从生完孩子之后,他很少照镜子,而且为了舒适,他一直穿的是孕期的衣服。

    杨希将一堆夏天的衣服扔在床上,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并没有因为生完孩子而瘦下去的脸和肉乎乎的肚子以及那两条大象腿。

    “啊啊啊啊~”杨希在镜子抓着头发来回踱步。

    “怎么了?”何彦霆听到杨希的叫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放下手里的工作,马上进来看个究竟,结果出了看到杨希抓狂的模样,就是床上那堆衣服。

    这时,何彦霆才注意到杨希现在只穿着一条内裤,他咽了咽口水,要不是碍于家里还有两个保姆以及杨母在,何彦霆这会儿就想将杨希扑倒,然后把杨希这样那样的。

    看着何彦霆进来,杨希拉耸着一张脸,欲哭无泪得看着何彦霆,然后用手捏了捏肚子上的赘肉,“去年的衣服都穿不下了,我要减肥。”

    “你不胖,这样就挺好,不需要减肥。”

    “我肥不肥不是你说的算,是这些衣服裤子说的算,我不管,明天我就去办一张健身卡。”

    “……”

    于是,杨希开启了自己的减肥之旅。

    2:小恶魔成长记

    杨希特别羡慕那些可以在网上秀娃的人。

    在两个小恶魔半岁的时候,李云川的媳妇儿也生了个儿子,然后李云川便各种在朋友圈里晒孩子,杨希再看看自己的朋友圈,什么都没有。

    其实杨希每天都有帮孩子拍照录视频,但是却不能像其他父亲那样晒娃,不然等别人问起孩子哪儿来的,他总不可能说自己生的吧。

    除了不能晒娃,还有一点杨希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家的崽子,就是不能帮他们举办一个热闹的满月宴,所以两个小恶魔满月的时候,只请了两边的父母以及小恶魔的叔叔和姑姑。

    杨希想着,等孩子长大一点之后,才对外公布他们,就说是他和何彦霆领养的,虽然他也知道这样做也很对不起这两个小家伙,明明亲生父亲就陪在身边,却只能对外说是领养的。

    两个小恶魔在八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学会爬行了,这本来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杨希看到小家伙在地上爬的时候,惊喜万分,连忙将视频拍下来发到家族群里。

    远在外地参加学术研讨的何彦钧发来一条微信,“杨希,你家儿子爬行的样子,怎么跟别家的不一样?”

    杨希看着视频,觉得很正常啊,“哪里不一样,你没瞧见阳炀爬得多快么,长大以后肯定是个长跑冠军。”

    “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往前爬,但你家儿子是倒着爬,这就算了,你看看你闺女,爬的时候膝盖离地,你确定一样?”

    “这说明我生的儿子与众不同,他们长大之后一定比别家的孩子更有出息,@何彦霆你来说两句。”

    “杨希说得对。”何彦霆很快就发来消息。

    何彦钧:“……”

    何彦钧:“杨希说什么你都说对,你有没有自己的主见啊?”

    “@杨希咱们别理这个单身狗,他什么都不懂。”

    单身狗何彦钧:“别忘了你们现在住的可是我的房子。”

    何彦霆:“哪又如何?”

    何母:“@何彦钧你看你侄子都多大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

    何彦钧:“我开会去了。”

    这场生与死的较量,杨希何彦霆夫夫完胜。

    杨希放下手机,走到自己儿子和闺女身边,各亲了一下两个孩子,但这两个孩子处于萌芽期,“我的小宝贝们,你们怎么这么可爱,爸爸爱死你们了。”

    “咿咿呀呀,啊哒~”俩小家伙大概是知道他们的小爸爸在夸他们,便手舞足蹈起来,开心得不得了。

    然而过了下一秒,处于萌芽期的两个小朋友,很快就抓住他们小爸爸的手臂,低头就是咬,疼得杨希嘶了一声,连忙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臂从小朋友的嘴里解救出来,上面除了口水之外,还多了几个可爱的牙印。

    看着这些牙印,杨希也不生气,反而笑着捏着两个小朋友的脸,“你们要是牙齿痒的话,等晚上你们大爸爸回来,就去咬你们大爸爸的,大爸爸皮糙肉厚不怕疼,可小爸爸就不一样了,小爸爸斯皮嫩肉不好咬。”杨希可不管这两个宝宝听不听得懂他说的话,总之先发号施令再说。

    在他说完这些之后,两个宝宝又咿咿呀呀了一通。

    “杨先生,宝宝吃奶的时间到了。”保姆拿着两个奶瓶走了进来。

    因为杨希一直没有出去工作,所以后来何彦霆就辞退了一个保姆,毕竟有杨希在家,由他和保姆一起照顾两个孩子还是忙得过来的。

    杨希接过那个粉色的奶瓶,这是杨沐雪小朋友的,但是杨阳炀小盆友看到杨希手里的奶瓶时,连忙爬过来,伸手过去想要抢杨希手里的奶瓶。

    杨希将奶瓶举高,并不想让阳炀小盆友得逞,也不管小盆友能不能听得懂他说的话,连忙道:“这是妹妹的,你不能抢。”

    这小家伙似乎真听懂了他小爸爸的话,杨希话才刚说完,嘴巴一瘪,然后金豆豆就落下来了,紧接着哇的一声开始嚎啕大哭,而一旁的杨沐雪小盆友,则幸灾乐祸的拍手,然后爬到她小爸爸的怀里,也学着刚刚哥哥的样子讨奶喝。

    保姆在一旁看着笑出声来,“杨先生,这两个孩子跟您很亲呢。”

    闻言,杨希得意地扬起下巴,案子说道:那当然,毕竟是从他肚子里剖出来的,不跟我亲跟谁亲?

    “李阿姨,你把那个奶瓶也给我吧。”杨希也舍不得放儿子一直在那里哭,记得上次儿子哭的时间太长,最后发烧了,这让他自责了好久,杨希担心这种事情会再次发生。

    拿过蓝色的奶瓶,杨希一手抱着一个娃儿,然后将奶嘴送进兄妹俩的嘴里,得到了小爸爸的关爱,阳炀小盆友也不哭了,就是脸上挂着眼泪,挺招人疼的。

    元旦节来临之际,杨希拟定了一份出游计划,俩小家伙也快九个月了,但是没有出过一次远门,主要是杨希也有一年多没出去玩过了,之前他是计划国庆去玩的,但国庆节的时候小盆友生病了,出游计划不得不取消,现在好不容易何彦霆有假期,虽然只有三天,但是杨希早就安耐不住想要出去玩的心。

    考虑到只有三天的时间,杨希找了附近一个比较好玩的地方,那里依山傍水,有个私人山庄,里面种了一大片梅花,现在正值梅花开放开放的季节,去赏梅的人不少,杨希在看到宣传图片的时候,内心就蠢蠢欲动了。

    梅花伴着白雪,让杨希联想到了《甄传》里,甄刚入宫时,夜里在倚梅园祈祷的画面。

    只是那个私人山庄会限制客流量,每天只招待五十个人,一开始杨希没预约上,后来何彦霆动用了自己的关系,才有了这次出游赏梅的机会。

    俩小家伙大概是第一次出远门的缘故,跟着杨希坐在车子后排咿咿呀呀地兴奋的叫着,兄妹俩你呀一句我咿一句,说着只有他们听得懂的鸟语。

    不过俩小盆友并没有嗨多久,便睡着了。

    “何彦霆,我们似乎很久没出去玩过了。”孩子睡着之后,杨希才找到机会跟何彦霆好好聊天。

    “以后只要有时间,我就陪你和孩子一起出去,自从他们出生到现在,你一直在家照顾他们,辛苦你了。”记得杨希刚生完孩子的时候,何彦霆很担心杨希会有产后抑郁症,因为他在网上看到很多类似的事情,很多宝妈在生完孩子之后,因为被家人忽略,得不到家里人的重视而产生抑郁,即便照顾好了,也因为半夜起来给孩子喂奶,以及身份的变化,或多或少的有些抑郁。

    好在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杨希一如既往地该吃吃该睡睡,虽然有时候会看着熟睡的孩子莫名其妙地流眼泪,但下一秒之后,又变成没心没肺的样子,把好不容易睡着的孩子给吵醒。

    “其实也不是很辛苦,大多时候都是李阿姨在照顾这两个小家伙。”说白了,杨希就是在家里陪着俩小家伙玩,等到了休息时间,李阿姨就带着两个孩子休息,他也有机会做自己的事情,或者是陪着孩子一起休息。

    其实一开始,杨希是打算身体恢复之后就去找工作,但后来发现自己胖了,需要减肥,工作的事情就耽搁了,等他减肥成功之后,看着孩子越来越可爱,一想到工作了之后,一天会有八个小时不能见到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所以牙一咬,心一狠,杨希就决定等这俩小家伙上幼儿园的时候再去找工作。

    对于杨希的决定,何彦霆没有任何意见,毕竟他的工作,要养活他们一家四口绰绰有余,就算杨希一辈子不工作,对他们的生活质量也没有任何影响。

    到了山庄之后,夫夫俩一人抱着孩子,一人拿着行李往预定的客房走去。

    一到客房,杨希就帮兄妹俩换上新衣服,然后一人抱着一个孩子来到梅园,将宝宝放雪地里拍照。

    许是兄妹俩太可爱的缘故,惹得其他游客忍不住去跟两个孩子拍照,还一个劲儿的夸两个孩子可爱,作为孩子亲生父亲的杨希,脸上沾了不少光。

    他生的孩子,能不可爱么!

    杨希心里在想这句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当时孩子刚出生时,他给孩子奇丑无比的平价。

    “这两个宝宝真的好可爱哦,亲爱的,以后我们也要生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

    “我记得当初可是你说要做丁克的。”

    “那是当初,难道你不想要个孩子?”

    “我当然是尊重你的意见。”

    一对情侣旁若无人的讨论着生育下一代的问题。

    在梅园拍完照之后,杨希和何彦霆又带着俩小家伙去了别的地方,这个山庄很大,若每个地方都要仔细看的话,一天是看不完的,而这三天,除了要花半天的路程,其他时间都呆在山庄里。

    而兄妹俩并不像李云川的儿子那样怕生,来到陌生的环境对什么东西都好奇,这也省去了不少麻烦,只要孩子不哭,对杨希和何彦霆来说就是件好事,只是可惜了这两个小家伙还不会走路,不然给孩子站着拍照就更完美了。

    所以杨希决定,等明年小朋友会走路了,再来一次。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小盆友要上幼儿园的年纪。

    3:恶魔读书记

    杨希在家里照顾了兄妹俩三年,他是舍不得小盆友去幼儿园的,所以在上幼儿园的前一天晚上,杨希整夜都睡不安稳,就连何彦霆的求欢,都被他无情地拒绝了。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睡不着的杨希将何彦霆给摇醒。

    “怎么还不睡?”何彦霆哑着嗓子问道。

    “一想到明天两只恶魔要去幼儿园了,我就睡不着,你说他们会不会被其他小朋友欺负啊,如果被欺负了,他们会不会还手?要是他们被打伤了怎么办?还有抢玩具抢不过被人怎么办?要不干脆把他们留在家里,我们再请个老师一对二教他们怎么样?”杨希再为儿子女儿的幼儿园生活担忧。

    “你忘了,前两天是谁把对面楼的孩子打哭的,是咱们儿子,要知道那孩子比咱们儿子还大一岁多,还有上个月,咱们闺女抢了对门闺女玩具还将人打哭的事情你不记得了?我看他们上幼儿园之后,不是他们被欺负,而是他们联合起来欺负别人。”

    “……”

    杨希看着何彦霆久久不语,许久之后才开口道:“可是天外有天。”

    “咱们儿子和女儿是天外天的天,别人欺负不了他们,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你见过他们哪次打架是打输的?”一次都没有,好在别的家长没说什么,不然这俩孩子就是真的没朋友了。

    不过在何彦霆看来,几个小孩子在一起相处,总会产生一些小摩擦,小打小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大人也没必要参与进来,因为在孩子打闹过后,很快就把之前的不愉快抛在脑后了,然后又玩到了一块儿,而如果家长在这个时候参与进来,那么性质就变了,再也不是孩子之间单纯的小打小闹。

    而且何彦霆很了解自己的孩子,若不是别人先招惹他们的话,他们也不会主动去动手打别的孩子。特别是杨阳炀,他会在看到妹妹被人欺负的时候,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会去帮妹妹“教训”那个人,而对面楼那个比他们大的孩子,就是因为这样才被打趴的。

    说来也好玩,当时何彦霆正好在场,他看到闺女儿被别家孩子抢了玩具的时候,闺女想要抢回自己的玩具,但那个孩子并不打算还给闺女,还推了他闺女一把,坐在一旁玩沙子的阳炀就看不下去了,连忙拿起放在旁边的铲子去打那个孩子的头,但因为不够高,只打到那孩子的肩膀,完了之后那孩子哭了坐在地上,杨阳炀就拽着对方的衣服说什么叫你欺负我妹妹,看我不打你。然后又开始动手“教训”对方了。

    后来那孩子哭着去找自己的妈妈,只见那妈妈笑骂自家儿子没出息,自己先抢了妹妹的玩具,连弟弟都打不过,打不过就哭,丢不丢人。

    然后那妈妈就叫自己的儿子跟他家的女儿道歉,之后三个小盆友像无事发生一样,又玩到一块儿去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何彦霆特地把这事儿跟杨希说了,杨希心情大好,晚上恩准俩小的跟他们一起睡,不过也只有一个晚上。

    杨希看着何彦霆丝毫不紧张的样子,便怀疑自己的担忧是不是多余的,可是想到陪了他们三年,没有一天分开过,而明天小盆友就去幼儿园了,他一个人在家估计会很无聊。

    “早点睡吧,你不是说明天要送他们去幼儿园么?再不睡的话,我怕你明天起不来。”

    闻言,杨希才点头,重新躺在床上。

    可是,杨希还是睡不着,他把手伸到何彦霆身上,四处点火,“咱们做一次吧,你把我做累了估计我就睡着了。”

    杨希话才刚说完,何彦霆就翻身欺压而上。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是奏效的,不过杨希完美的错过了小朋友去幼儿园的第一天,为此杨希跟何彦霆冷战了很久,何彦霆觉得自己很无辜,可是却拿杨希一点办法都没有。

    刚去幼儿园的那几天无事发生,但一个星期之后,小盆友的本性暴露,杨希去面试的路上,就接到了班主任打来的电话,说是杨阳炀在幼儿园里把其他小盆友给打了,然后上课的时候带着妹妹跑到教室外面去玩,叫了好几个老师才把他们抓住,杨阳炀好不容易不跑了,却拉着旁边的小盆友说话,妹妹也不是省油的灯,在老师讲故事的时候,她在下面唱歌,老师不讲了,她就不唱了,老师一开口,她就开始向大家展示自己的嗓音,然后其他小盆友也开始效仿起来。

    当然,这还不算,杨希去新公司报道的第一天,他又接到了班主任打来的电话,说是杨沐雪小盆友把大班的小姐姐给打伤了,额头磕破了一块皮,而因为何彦霆出外地出差了,这事他不得不自己去处理。

    到了幼儿园,对方的家长不依不饶地对杨希破口大骂。

    “你是怎么教你孩子的,小小年纪就这么凶,所谓三岁看老,我看你女儿长大以后就是做烂女的份,你看你女儿把我女儿打成什么样了,都出血了,现在你马上带着我女儿去医院拍照,要是我女儿破相了或者是受了什么重伤,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看你仪表堂堂的,连自己的女儿都教不好,真是……”

    “不是这样哒,是小姐姐先推妹妹哒。”

    “你小孩子懂什么,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杨阳炀被这位家长吼哭了,连忙躲在杨希身后。

    杨希相信自己的儿子没有撒谎,见女人誓不罢休的样子,他也不打算忍了,连忙道:“我相信我儿子没有撒谎,你女儿受伤了,我可以陪你医药费,但是你女儿推了我女儿一下,我想我女儿也要做个全身检查,咱们现在就带着孩子去医院,我帮你女儿出检查费,但你也要为我女儿出检查费。”

    “凭什么,你女儿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么?他是你儿子,你作为他爸爸,当然是他说什么你都相信啊,这种事情换谁都一样吧。”

    杨希觉得自己跟这个女人没法沟通,连忙转头看着自己孩子的班主任,问道:“黄老师,当时您在场么?是否看到当时的情况?”

    黄老师摇摇头:“当时我在教室里帮其他小朋友拿水杯,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位家长的女儿躺在地上了。”

    杨希点点头,然后环顾了四周,发现操场外面有几个监控,连忙指着道:“这不是有监控么?去监控室把监控调出来看看,如果真是我女儿先动的手,那我无话可说,我会承担你女儿所有的医药费,但是如果是你女儿先动的手,那么请你向我的两个孩子道歉。”

    “我凭什么道歉。”这位家长趾高气昂地说道,而后就拿出手机给自己的老公打电话,“你女儿和老婆都被人欺负了,在幼儿园里,你还不赶快过来。”

    “就凭你刚刚对我女儿和儿子出言不逊。”杨希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两个孩子的眼睛通红,若不是受了委屈,他们也不会露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那什么,我现在就去看看视频,蒋老师,你能帮我看一下么?”蒋老师是大班的班主任。

    没多久,事情弄清楚了,就如杨阳炀说的那样,是大班的那个小朋友先动手推杨沐雪小朋友的,但那位小朋友的母亲就着自己女儿额头出血的事情对着杨希不依不饶。

    又过了一会儿,对方的父亲匆匆赶到了幼儿园,进来就大声呵斥谁欺负他老婆孩子了。

    杨希也跟他们杠上了,连忙打电话给小盆友的叔叔。

    何彦钧哪里能忍受自己可爱的侄子侄女被人欺负,接到电话之后,便带着几个朋友一起去幼儿园,这个阵仗着实吓坏了老师,然后直接报了警。

    几天之后,杨希听说那个大班的小朋友转到另一个幼儿园了,原因不详。

    在读幼儿园的这段时间,杨家兄妹俩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幼儿园里当起了小霸王,虽说两个孩子调皮了些,但是却比其他小朋友机灵,这让老师们又爱又恨,又凭借着自己可爱的外表,讨得幼儿园所有老师的一片芳心。

    在小朋友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语文课多了一个内容,就是写作文。

    国庆放假的时候,老师布置的作文题是《我的妈妈》,这可苦了两个只有两个爸爸而没有妈妈的孩子。

    杨希看着作文题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给出了一个主意,说道:“要不你们以大姑为原型来写这个作文?”

    两个小朋友很有默契地摇摇头,“不行,姑姑是姑姑,妈妈是妈妈,不一样哒。”

    “那怎么办?”就算这两个孩子是从他肚子里出来的,但他也是个带把的,没办法当他们的妈妈啊。

    “哎,看来这个作业我们是没办法完成了。”杨阳炀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叹气。

    杨沐雪小朋友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小爸爸,“小爸爸,要不你就扮演我和哥哥的妈妈吧,反正我们是你生的。”

    杨希一脸迥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当晚,杨希偷偷摸摸的在某宝下单,买了假发和女装,他觉得自己要疯了。

    几天之后,杨希带着假发坐在两个孩子面前,但是那女装他实在没有勇气穿。

    只是两个小盆友看到杨希的装扮,失望地摇摇头,杨阳炀拿着作文本转身,“妹妹,我们还是打电话给姑姑吧,小爸爸这样是不行的,我写不出一个字。”

    杨沐雪认同地点点头。

    两个孩子的反应,让杨希忍了好久才没发作。

    到了晚上,出差回来的何彦霆从柜子里翻出了假发和女装,然后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他不知道杨希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癖好?只是想到杨希穿女装戴假发的样子,他就一阵恶寒。

    杨希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着何彦霆手里拿着的东西,他整个人石化在原地,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那什么,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何彦霆将手里的东西扔进垃圾篓里,然后走到杨希面前,“自己脱光了在床上等我。”留下这句话之后,何彦霆就往浴室走去。

    当然,杨希被何彦霆这样又那样,末了才说道:“我不喜欢女人,你也不要穿女装,不然我怕我硬不起来。”

    杨希推开何彦霆,扶着老腰慢慢地往浴室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转身对何彦霆说道:“是你儿子女儿的作文题《我的妈妈》,不然你以为我会买这种东西?”而且刚刚你这么勇猛,才不信你会硬不起来。

    后面那句话,杨希没说出来。

    何彦霆愣了一会儿,好吧,原来是他误会杨希了。

    于是,何彦霆从床上站起来,笑着对杨希说道:“我帮你洗澡。”

    “别,你别过来,我怕。”

    最后嘭的一声,杨希把门关上了。

    而那两个早就熟睡的小朋友,并不知道他们的小爸爸为了他们,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4:初遇

    杨希因为营养没跟上,所以身体发育要比其他人更晚一些。

    初中的时候,大多数男同学都经历了他们第一次梦遗,男同学们私下讨论的问题大多都是做梦的食火梦到了哪个女生,毕竟这会儿他们已经进入了青春期,对于喜欢一个人也懵懵懂懂了。

    但是杨希对这种懵懂的青春期并没有太大感觉,他没有梦遗,梦中也没有梦到哪个女生,因为生物课的时候,老师也有说过每个人发育的年龄不一样,有些人会比较早,而有些人会晚一些。

    直到上了高中,杨希才迎来自己的第一次梦遗,只是做梦的对象是他们班的班长,这可吓坏了杨希,在此之前,杨希也进入了迟来的青春期,但是他发现自己对女生没什么感觉,反而会把更多注意力集中在身边优秀的男生身上,这让杨希很困扰。

    后来,杨希在网上查阅了一些资料,才知道同性恋这个词,但是他知道这种感情还不被国人认可,所以他把自己畸形的感情埋藏在心里。

    杨希对自己的班长有些好感,因为他知道班长在跟隔壁班班花交往的时候,心里有些苦涩,特别是看他们成双入对的时候,那段时间杨希的成绩也是一落千丈,为此老师找他母亲谈了很多次。

    好在最后杨希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又开始埋头苦读,在他看来,只有努力读书考个好大学,他才会有出路。

    最后还真如他所愿,杨希考到了985大学,在那里,他遇到了自己一生的挚爱。

    杨希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何彦霆的时候,那会儿他们新生入学需要军训一个月,当时杨希跟班里的同学在树荫下休息,而何彦霆则一个人在太阳底下踢着正步,后来他才知道,那是教官拎他出来做示范的。

    当时杨希还好奇,明明何彦霆的正步踢得这么好,为什么还要被教官揪出来惩罚。

    虽然何彦霆被太阳晒得皮肤黝黑,但还是遮掩不住他帅气的脸庞,杨希已经挪不开眼了,若不是何彦霆也看到了他,杨希真不打算挪开视线。

    后来杨希通过各种渠道,才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何彦霆的消息。

    想起自己高中的时候措施了机会,这次杨希打算为自己争取一下,哪怕对方是个钢铁直男,做不成情侣大不了就做敌人。

    本着这样的心态,杨希就开始拟定各种计划,但这些都是偷偷进行的。

    他打听到了何彦霆报的社团,然后自己也填了申请表,结果发现那个同学给的信息是错的,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杨希觉得自己属狐狸的,有九条命,这才失去第一条,他还有八条呢。

    后来杨希又打听到何彦霆平时没有事做的时候,就喜欢呆在图书馆里,为此,他去图书馆做兼职,借着图书管理员的身份,他如愿地跟何彦霆说了第一句话。

    “同学,你要借的书系统显示已经没了。”虽然只是在普通不过的交流,但杨希紧张得要死。

    结果对方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又转身去了图书馆找书。

    晚上图书馆关门的时候,杨希在整理那些学生归还的书,将书籍归类放好。

    只是他没想到,何彦霆居然还在里面,而偌大的图书馆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杨希看着正在认真看书的何彦霆,他站在原地挪不开脚步了。

    这里距离军训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何彦霆的皮肤已经养白了,这使得何彦霆的颜值又高了几分。

    许久之后,杨希才慢慢地走到何彦霆面前,小声地开口道:“同学,图书馆已经关门了,你……”

    这时,何彦霆合上书,抬起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杨希看。

    大概是被看出自己暗恋对方,杨希有些心虚地将视线转移到一旁,而他掌心则冒了不少细汗,每次他紧张的时候,掌心总会出汗,弄得手粘粘的,很不舒服。

    “我听他们说,你一直在打听我的消息。”

    这话,让杨希猛然抬头,然后矢口否认,“我没有。”

    “你喜欢我。”

    被对方猜出了自己的心思,杨希紧绷着身体,大气都不敢喘,“那什么,图书馆已经关门了,这位同学,如果你唔……”

    杨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被暗恋的对象主动亲吻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他感觉自己好像踩在云端上,整个人开始飘飘然了。

    “这就是我的答案。”

    杨希傻傻地站在原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何彦霆只要没有事情,都会在图书馆陪杨希到最后,两人因为之前那个吻,正式交往了,只是因为何彦霆过于优秀,杨希对这唾手可得的感情患得患失。

    后来放暑假,何彦霆回了老家,收假回来之后,何彦霆带了一身伤,为了方便照顾自己的男朋友,杨希申请外宿,把行李搬到何彦霆所租的公寓里,杨希以为何彦霆放假跟人打了一架,也就很多年他才知道,何彦霆是跟家里出柜了,而身上的伤痕,是被何父打出来的。

    说是杨希照顾何彦霆,但实际上则是何彦霆照顾杨希,因为杨希第一次进厨房的时候,查点没把厨房拆了。

    等何彦霆身上的伤口彻底好了之后,为了庆祝何彦霆康复,两人去超市买了火锅料和各种菜,还买了啤酒,结果因为杨希不胜酒力一杯就倒,这个庆祝还没开始就正式宣布结束。

    也就是这个晚上,两人把彼此的第一次交给了对方。

    大学一年级的第二个学期,杨希申请外宿,彻底搬到何彦霆租的公寓来住了,两人开始了没羞没臊的大学同居生活,一直到杨希大学毕业出来工作。

    时光荏苒,一转眼过了二十年,杨希和何彦霆从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三十七八的青年大叔。

    公寓的露台上,杨希躺在安乐椅上轻轻摇晃着椅子,感受着夏日的夜风,何彦霆则坐在一旁剥着坚果。

    如果仔细看的话,便可以发现,杨希的肚子微微隆起。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这篇文就算正式完结了,感谢各位小婊贝这么长时间的陪伴,接下来,猫猫开始存稿新坑,感兴趣的话可以先收藏,待存够一定章节便会开文。若感兴趣的话,咱们下篇文见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