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章 情永结

作者:染痴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就被后山传来的凄厉的哭叫声吵起来了,前几日倒也有,却不似今日这般强烈入耳,扰得人根本不能入眠,今日,正是四月十二,二十多年前大火焚烧之日。

    六人在天未完全亮时就已动身来到了镇子后的禁地,后山今日的雾极其浓烈,五米之外已经看不清人,而且空中还散发着一股烧焦东西的味道。

    众人一下警惕起来。

    蓝曦臣:“大家都小心点。”说罢,左手已经牵住了金光瑶的手,把他紧紧拉在自己的身边。

    奇怪的是,越靠近那个地方,雾竟然越来越稀薄,但空气中那烧焦的味道却越来越浓,待一行人走进里面的时候,眼前的雾也全部都消散了,而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为吃惊。

    遍地的尸骨,白骨累累,有的两具白骨紧紧的靠在一起,双手还紧握着,一具白骨的头靠在另一具白骨的肩膀上;还有的事一大一小两具,大的将小的紧紧护在怀里;有的是直接趴在地上或是仰面躺在地上,嘴大张着,至死都没有合住,以至于多年之后的骨头也保持着这样的动作。

    他们看见这样一片惨状,百感交集。

    有一具白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靠在离村口最近的一房子旁边,面朝着村口的方向,嘴微微张着,右手伸出指向村口,这具白骨的骨龄并不大,死时也就是十四五的年纪,正是花样年华。

    金光瑶朝着那具白骨走过去,一道突兀又刺耳的声音传来。

    “滚!!!”

    金光瑶没有停下脚步,脚下的步伐越发的快,从乾坤袋里迅速掏出一个火折子,走到白骨的旁边,火折子的火苗燃起,直指着那具白骨。

    “你若是再叫,我立马点了你的尸骨,灰飞烟灭的感觉你想尝一尝?”

    迷雾中那个凄厉的女声似是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

    “你当我怕吗?!”

    “是,你不怕,灰飞烟灭后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哥哥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

    “左茉,你哥哥已经死了。”

    “不!!!他没死,你撒谎!”

    凄厉的声音似是针锥一样直往脑袋里钻,刺激的金光瑶脑瓜子嗡嗡的,直泛恶心,抓火折子的手一抖,火折子歪斜,火苗一下烫在了白骨的头上,随即就是一声更加凄厉痛苦的叫喊声。

    “啊!”

    这一声吓得金光瑶把火折子又紧紧抓住远离了那具白骨。

    “哎哎哎,咱咱有话好好说。”

    “你、你”女鬼似乎被痛的说不出来。

    灵魂上的伤害比肉体上要痛苦百分。

    金光瑶给四个小辈使眼色,让他们快一点。四人意会,立马分工将当时的情景演绎在她的面前。

    一句句一幕幕,映入她的眼帘,下一刻,她似乎站在了当时的情景里,亲眼见到了他们将他们的活着的希望掐断,见到哥哥被打成重伤扔在破屋中任他自生自灭的样子,睁裂的双眼充斥着鲜血,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不要,不要”

    “啊!!!你们这群人都该死!”

    周围的雾突然浓了起来,躺在地上的白骨竟然嘎吱嘎吱的动了起来,摇摇晃晃得就要站起来。

    金光瑶见状,手中的火折子一下子戳在白骨上,左茉尖叫一声,刚刚摇摇晃晃站起来的白骨“咚”的一声,稀里哗啦的倒地,瞬间都散了架。

    “茉儿,我在这儿。”

    一个薄凉的怀抱,却那么熟悉。左茉愣怔住了。

    “哥,哥哥”

    “是我。”

    “你、你终于回来了。”

    “傻孩子,我一直都在,只不过你被执念蒙住了神志,看不见我,听不到我,我没有办法与你解释。”

    “原来,你真的已经”

    “怪我,是我困了你这么多年。”

    血泪止不住的流下,滴在左羽的胳膊上,滚烫直击他的心灵。

    “我们不闹了,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左茉抽泣着,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把头埋在左羽的的怀抱里,使劲的点了点头。

    周围的浓雾渐渐消散,看清了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左茉依旧保持着十四五岁的模样,小脸还没有长开,也十分清丽,泪眼涟涟的样子,却不觉得可怖,反而更多的是心疼。

    左羽带着左茉走了,被困在这里的众多阴灵一下子全涌了出来,作势就要往外冲 ,幸亏蓝曦臣有先见之明,在外面布置了结界,阴灵出不去。

    蓝曦臣执箫,蓝思追执琴,二人共同演奏了一曲安魂,洗涤了阴灵身上的怨气,放他们归去。

    遍地的森森白骨霎时间化成了粉末,风一扬,飘散在这天地之间。

    夜晚,带着一身的疲惫的众人回去好好休息了一晚。等金光瑶和蓝曦臣回到房间后,就两个人皆是愣了一瞬。

    无悔醒了,坐在床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就看着他们,呆萌呆萌的。

    金光瑶看着无悔有些不太对劲,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无悔?”

    无悔眨了眨眼睛,似是不太明白,停滞了一下,用稚诺的声音问道:

    “你在叫我吗?”

    ???!

    金光瑶心里感觉不好,快步走到他面前,顿了下来。

    “无悔,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无悔摇了摇头,说:“没有不舒服,恩很舒服。”

    金光瑶给他把了把脉,很正常,但是看无悔这个样子好像是什么也不记得了。蓝曦臣轻声问:

    “你知道他是谁吗?还记得以前的吗?”

    无悔闻声抬头看了看蓝曦臣又低头看了看金光瑶,随后摇了摇头。

    这孩子失忆了!

    金光瑶转念一想,失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爹娘身死,一手将他养大的小姨又是背后的推手,现在还小不懂得,长大之后总是要明白了,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总是不好的,既然金红怜将他托付给了他,那就照顾到底,更何况,他也算是半个金家人。

    “既然不记得了,那我告诉你好不好。”

    无悔乖巧得点了点头。

    “你,叫无悔,是金家的人,修仙界四大家族之一的金家,你”

    无悔突然打断他,问道:

    “你是我爹爹吗?”

    恩?!!

    小无悔睁大了眼睛,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期待,似乎还有些紧张,原本该说不是的两个字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金光瑶踌躇了半天说:

    “是,我是你爹爹,你叫无悔,你娘在夜猎的时候,为了救别人牺牲了自己,你娘可是个豪杰呢。”

    听到肯定的回答后,小无悔的眼睛瞬间放亮了几倍,满是激动与兴奋。

    “呵呵呵,我有爹爹,我叫无悔,我是金家人。”

    金光瑶慈爱的看着小无悔,忍不住的去摸了摸他的头。

    “对,全对。”

    笑过之后,小无悔抬起头看见蓝曦臣,很好奇,问:

    “爹爹,那他是谁啊?”

    金光瑶回头瞥了一眼蓝曦臣,语塞了。

    “他”

    蓝曦臣笑着说:“我是你爹爹的道侣,也是你爹爹。”

    小无悔不懂了。

    “道侣是什么?”

    蓝曦臣耐心的解释道:“道侣就是心爱之人,一生愿意与之相伴的人,永远不分开的那种。”

    无悔半懂不懂的,忽然笑开颜:“那我以后也会有道侣吗?”

    “会有的,长大之后就有了。”

    小无悔高兴的跳下床,金光瑶也站起了身,小无悔站到金光瑶与蓝曦臣的中间,小小的一只,左手握起金光瑶的手,右手握起蓝曦臣的手,笑得很开心。

    小无悔抬起头看着二人,面向金光瑶甜甜的叫了一声:“爹爹!”又转过头对着蓝曦臣喊了一声:“父亲!”

    这一声叫到了两个人的心头里去了,心顿时间就被软化了,二人相视一眼,满满的都是幸福,小无悔的银铃般的笑声环绕在二人的身边,这一瞬间,两个人的世间都满了,也更加充实了。

    金光瑶将无悔带回了金家,教他功法,教他识字读书,蓝曦臣有时也会将无悔带去蓝家,让他同蓝家的其他的子弟一同学习,无悔自小聪颖,学东西极快,让两人很是欣慰。两人经常在一起,而无悔又比较黏着金光瑶,所以有时会碰见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这天,小无悔就气势冲冲的找蓝曦臣算账了。

    几年过去,小无悔的身姿逐渐挺拔起来,剑眉星目,隐隐约约可以看得出俊美的样子。

    小无悔提着练剑用的木剑,满脸怒气,连门都不敲,直接闯入了蓝曦臣的书房,一道凌厉的劲风直冲蓝曦臣的面部而去,蓝曦臣不为所动,抬起两根手指,轻而易举的夹住前来的剑意,颇有些无奈。

    “无悔,你又闹什么?”

    无悔气的呼吸都不流畅了,想刺却无法移动木剑一分,更加恼怒了,吼道:

    “父亲,每次爹爹陪我来姑苏,你就欺负他,我都看见爹爹身上有好多的淤青了,脖子上都有,还泛着血殷呢,爹爹想着都遮不住,父亲你老是欺负他!我不许你欺负爹爹,道侣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欺负的!”

    听闻,蓝曦臣有些不好意思,岔开话题说:“你这句话倒是说的没错,谁教你的。”

    无悔想了一下:“是魏叔叔告诉我的不许转移话题,我在和你谈、正、事!”

    无悔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到处找不到无悔的金光瑶寻到了蓝曦臣这里。

    “二哥,你看见无悔了吗?我到处找都找不”一迈进门,就看父子两个对峙的画面,一人气势汹汹,一人无可奈何,不禁有些好笑。

    “无悔,你干什么?”

    “爹爹,事情我都知道,我不会再让父亲欺负你了!”

    “什么?”金光瑶一脸的茫然,蓝曦臣无奈的看着他,示意他脖子上的印痕,金光瑶立马反应过来,脸微微发烫,走过去,一把拽起无悔,把他的剑给卸了。

    “什么欺负不欺负的,你拿着剑指着你父亲,你想干什么?弑父吗?还是想让我孤独终老啊?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可是父亲他”无悔一脸的委屈。

    “可是什么可是,家规背熟了吗?静心咒会了吗?琴艺练得怎么样了?还有你的剑术,就你这点本事,还想偷袭你父亲?”

    “我”

    “我什么我,还不快去练剑?回兰陵的时候要是没有突破第三层,就给去藏书阁呆着,一个月!”

    无悔被金光瑶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育,把自己要来干什么都忘了,满脑子都是剑法,口诀,咒语,宫律

    待无悔低垂着小脑袋走了之后,金光瑶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埋怨的看着始作俑者。

    “我都叫你收敛一点了,你看,让无悔瞧见了,我怎么说。”

    蓝曦臣自知理亏,起身走到金光瑶的身边,从后揽住他的腰,贴在他的耳边说:“知道了,我会小心一点的,尽量不让无悔瞧见还不行吗?”

    金光瑶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这句话都说了多少年了,哪一次真的实现了,,二哥,我自认为我说谎是很多的了,结果你就这一句话,骗了我多少年啊,你唔~~~”

    “你话太多了”

    “我唔~~~~”

    唇齿的交融,久吻过后,金光瑶意识都有些迷离,蓝曦臣横抱起金光瑶向内室走去。

    久别之后的相遇,就像干涸的大地遇到了淋漓的大雨,一发不可收拾。

    晨曦的光,遥散与天际,密不可分。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撒花~~~

    谢谢梦洛的地雷,谢谢一直以来支持的朋友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