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7章 全文完

作者:明月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过完春节之后,张秀苒破天荒地向学校请了一次假回到了江城,回到了江城的省医院。

    沈存中躺在病床上已经奄奄一息,张秀苒走进去的时候,他浑浊的眼睛一亮,因为疼痛而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低声深情地唤道:“苒苒。”

    张秀苒看了眼病房内的刘晓娥以及她的女儿沈真,又看了看沈存中,这才面无表情地走到病床边。

    沈存中强扯出一丝笑容,不眨眼地看着张秀苒道:“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张秀苒没反驳,她本就不在乎沈存中的死活。

    “来来呢?”沈存中又问,“她怎么不来看我?”

    沈真在旁边“嘁”了一声,她这死鬼老爹临死还惦记着他那大女儿呢,可是人家不忠不孝,甩都不甩他。

    刘晓娥笑着道:“来来肯定忙呢,她是大设计师嘛。”

    沈存中眼巴巴地看着张秀苒,想让她给沈来打个电话,他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唯一的心意就是弥补一些遗憾。这些天刘晓娥和沈真没少在他耳边说沈来的坏话,从他病后沈来就没来看望过他,电话总是打不通。

    张秀苒看着沈存中,如果不是因为沈来,她今日根本不会出现在这个病房里。

    “来来,她没了。”张秀苒轻声道。

    沈存中一惊,胸口开始剧烈起伏,他想过很多答案,以为沈来是恨他、怨他所以不来,却从没想过会是这个答案。“没了?你什么意思?”

    张秀苒的眼泪掉了下来,只是提一提沈来,她就无法扼制泪意。

    沈存中的眼泪也滚了出来,“她,她是怎么走的?”

    “跟你一样的病。”张秀苒凄凄地笑道:“她生前没享过你一天的福,却遗传了你的基因。”

    沈存中的眼泪顺着皮肤上的沟壑流下,“怎么会?怎么会?为什么她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也不告诉我?”

    张秀苒道:“我也没想到她对你一个字都没提。”沈存中之于沈来,似乎比陌生人也好不了多少。她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通通都不想跟他有关。

    沈存中哭道:“原来,来来真的是怨我的,她从来就没有原谅过我。”

    周既走到门口时,沈存中正哭着说这句话。他是要死了,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得到幸福,所以他不仅叫来了张秀苒,也希望张秀苒把沈来带来,而他也叫来了周既,希望年轻人不要再重复他们上一代人的痛苦,可是沈存中万万没料到的是,沈来没了。

    沈存中哭,张秀苒则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原谅你?我也没想到原来她一直记在心里。”

    张秀苒没说谎,她以为沈来走之前是去看过沈存中的,却没想到只言片语沈来都没留给过他这个爸爸。曾经张秀苒也以为沈来原谅了沈存中,否则怎么会跟沈存中有往来,如今才晓得沈来一直介意着。

    沈来小时候也期盼过爸爸的,也听她小姨骂骂咧咧地说起过她爸沈存中。

    因为沈来念的小学就在张秀苒任教的学校里,离家不远,所以张秀苒忙的时候就让她自己回家。

    沈来很懂事,并没让张秀苒操过心。然而一年级的时候当老师问父亲节她们回家要对父亲说什么的时候,沈来任性了一次。

    她包里有江城通公交卡,也知道沈真在哪里念幼儿园,她一个人上了公交车,在三幼门口下车默默地等着。

    她看着沈存中开车到三幼门口,把沈真接出去,在她脸上香了一口,把她抱进他的小车。

    沈来默默地转过身,双手拉了拉肩上的书包带子,把脚边一颗小石子儿踢得远远的,又重新坐进了公交车,晃悠着两条小短腿看着窗外。旁边的人都在议论,哪家的大人啊,心也忒大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居然放她一个人坐公交车放学回家。

    沈来低着头上楼时,正好看到前面张秀苒吃力地提着一大包菜。她蹦蹦跳跳地追上去,“妈妈。”她想帮张秀苒提东西。

    张秀苒空出一只手摸了摸沈来的脸,“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在操场上玩了一会儿。”沈来道。

    张秀苒进门开始做菜,为了照顾沈来的营养,一顿晚饭至少得花一个半小时,再加上洗碗、扫地什么的,晚上她就得熬夜写论文,当时张秀苒正在攻读博士。

    沈来冲着张秀苒炒菜的背影道:“妈妈,别那么麻烦了,你这样做菜所有营养都流逝了,我们老师说了,白水煮菜是最健康的,而且我也喜欢吃,甜甜的带着菜香。”

    “啊,你喜欢吃白水煮菜?”张秀苒吃惊地问。

    “对啊,妈妈,就做白水煮菜吧。”沈来撒娇道。为了证明她真的喜欢吃,那天晚上她整整吃了一碗白菜。

    念叨起往事,张秀苒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以为她真的喜欢吃白水煮菜,所以我也就乐得简单。可是有一天,她自己放学回家,我恰好走在她后面,看见她路过小区的卤肉摊子时,她就傻站在那儿,看着人家的玻璃柜吞口水……”

    张秀苒控制不住自己的哽咽,歇了片刻才重新捡回了自己的声音,“那天我回去的时候,给她买了半斤卤牛肉。她问我怎么突然想起买卤肉的,我说那是你给的赡养费,你不知道,她吃的时候眼睛有多亮,笑得有多开心。”张秀苒捂着脸哭道。

    沈存中费力地伸出手想去抚摸张秀苒的头顶,却怎么也抬不到那个高度。

    张秀苒转头看向沈存中,“存中,我现在好后悔,当年如果我能为了来来原谅你,她小时候就不会吃那么多苦,她就不会那么渴望父亲,长大后可能就不会爱上周既……”

    那么沈来以后一切的劫难,或者就不会发生。

    张秀苒是真的真的后悔。

    沈来对周既的爱,如情人,也如父女,他无条件的宠着她、哄着她,完全弥补了沈来生命中缺乏的那最重要的一环。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沈来的反击会那么激烈的原因。

    周既没有推门进去,他就站在门外,听着张秀苒回忆小时候的沈来,他也是今天才听过这些故事,因为沈来很少提她小时候,她展现在人前的样子,就好似一个小公主,尽管没有沈存中,可张秀苒却也是尽着最大的努力在宠着她。

    周既也是今天才知道,为什么张秀苒和沈来会数十年如一日的吃白水煮菜的起因。

    周既红着眼眶,无力地靠着墙,想起张秀苒转告给他的沈来那句话。他一直在躲避,总想着那句话是因为张秀苒恨他才说的,可现在想来,那的确是沈来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她原谅了他,当初那个孩子又算什么?

    也是在这一刻周既才真正的理解了沈来为什么会那么决绝地打掉那个孩子。

    那就是她呀,一个小沈来。因为经历过,所以沈来才再也不想同样的命运重复在她的孩子身上。

    病房内的人还在继续说话。“存中,我也是后来偶然才发现的,在来来上初中之前,每一年父亲节前的那个周五,她都会去沈真的学校门口看你接她。”

    沈存中无比的震惊,那些年,他从没留意到学校的门口还站着他另一个女儿。

    张秀苒说完这些话后,轻轻站起身,俯视着沈存中,“可是来来没原谅过你,我也不会原谅你。你害死了你的女儿,沈存中。”

    张秀苒知道沈存中要死了,也知道将死之人心里在想什么,以为死亡就能为他博得救赎么?

    没有的,张秀苒来送沈存中这一程,就是想告诉他,到死他也得不到原谅。

    沈来没原谅过沈存中,又怎么可能原谅周既呢?

    周既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泪流满面,张秀苒走出门,也是泪流满面。

    病房里,刘晓娥和沈真一个急切地喊着“存中”,一个慌忙的喊着“医生”,沈存中则像一个溺在水中的人,大口大口地想呼吸,却怎么也得不到那口氧。

    刘晓娥发了疯似地冲出病房,“张秀苒,你凭什么、凭什么……你害死了存中!”

    张秀苒回首大力地抽了刘晓娥一巴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眼里满是戾气地看着刘晓娥,“刘晓娥,沈存中他是该死。”

    周既就站在走廊上,看着他素来优雅、从容的前岳母再伸手打了刘晓娥一个耳光,“这是为沈来打的。”

    即使在当年捉到沈存中和刘晓娥现场的时候,张秀苒也没动手打过人。可这一刻她多希望当年她不是那么好面子啊,哪怕是为了沈来啊……

    刘晓娥当然想打回来,疯了似地扑上来,被周既一把抓住了手腕。

    走廊上乱糟糟的,医生来了,宣布了沈存中死亡的时间。

    周既落后张秀苒半步,跟着她一起走出了医院。

    张秀苒回头看了眼周既,“有烟吗?”

    周既愣了愣,递出了一支烟,为张秀苒点燃。

    张秀苒的手指很长,很细,沈来的美很大程度上是继承了她妈妈的美。烟点在张秀苒的指尖,透过袅袅的烟雾,江城的雾霾好像也就没那么灰暗了。

    张秀苒没再理会周既,就站在医院的拐角处,静静地抽着烟。她不太会抽烟,被呛了一口,咳嗽两声又继续起来。

    周既靠在医院的墙边,也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和张秀苒一起抬头眺望着远方。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