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大结局

作者:姑苏剪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妙音仙境, 妙音宫。

    “这么重要的事你们竟然敢瞒着我?”萧琅一出关就大发雷霆。

    “禀老祖,天魔宗的变故来的突然,弟子怕影响您闭关,所以”

    “行了,结果怎么样了?”

    “根据探查的弟子汇报,天魔宗大部分地域已经被抽去生机变成废土,凌绝壁三人踪迹全无, 不知道是闭关了,还是……兵解了。”

    一听战局竟然这么严重,萧琅心里开始不安。

    “小谙呢?凌洛谙怎么样了?”

    “凌洛谙不知为何竟然毫发无损, 只是现在天魔宗混乱不堪,凌洛谙只怕处境并不好”

    后面的内容萧琅已经没有耐心听了,他的身躯化作一缕遁光消失直奔天魔宗。

    没有了凌绝壁坐镇的修罗界如今真够乱的,萧琅一路走来就看到不少修士为了争夺修炼资源大打出手, 这些资源原本都是天魔宗的,只是如今天魔宗内部已经是一盘散沙, 自然没人来管这些东西。

    等到萧琅走到天魔宗宗门外才知道之前那场大战到底有多激烈,千里黄沙,生机绝灭,断壁残垣, 大殿顷颓,往日气势磅礴的天魔宗宫殿如今只剩下一片废墟。

    天魔宗的弟子虽然没有什么损伤,但没有了大乘修士,合体修士也死绝了, 如今的天魔宗不要说修罗界第一了,能保持在前三十就不错了。

    虽然已经不复往日荣光,天魔宗庞大的弟子基数却摆在那里,按理说应该有人出面收拾残局,可萧琅一路上山来,竟然一个人也没看到,萧琅心里不知为何有了不好的预感。

    直到了半山腰,萧琅才隐约听到了人声,都是从山顶传来的,原来天魔宗的弟子都聚集在了山顶,如果洛谙还留在天魔宗想必也在那里,萧琅不再耽搁,直接飞身往山顶去了。

    行到近处,萧琅果然在人群中感受到了洛谙的气息,只是等他抬眼看去,看见洛谙现在的模样,眼底立刻噌的冒出了怒火。

    只见洛谙双手双脚被铁链所缚,禁锢在高台上,头发披散,嘴角沾着血,一群天魔宗的弟子围在高台下不住的叫嚷着着。

    “此人乃是正阳宗余孽,又祸乱人心,害死宗主,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

    洛谙本身不过金丹修为,没有了凌绝壁的护佑,天魔宗里能杀死他的大有人在。

    等这些弟子发现凌绝壁竟然消失了之后,就把所有怒火宣泄到了洛谙头上,于是有了萧琅看见的这一幕,如果他晚来片刻,洛谙也许真的就死在这些人手里了。

    又生气又后怕,萧琅直接出手了。

    洛谙只感觉到一缕清风扑面而来,四肢上的锁链就断开了,他从高台上跌落下来,径直落入一个带着花草香味的怀抱。

    洛谙抬起头,望见一张余怒未消的俊朗面容,这面容似曾相识,正是许久不见的萧琅。

    “抱歉,我来晚了。”

    萧琅一边说着歉意的话,一边毫不留情的将天魔宗的弟子灭个干净,仙魔本就不两立,如今这些弟子还惹恼了他,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可惜天魔宗万年基业,竟然短短几天毁于一旦,和正阳宗一样成为往日云烟。

    解决了欺辱洛谙的人,萧琅不再耽搁,带着洛谙直接回了妙音仙境。

    妙音仙境和一般的宗门不同,宗门内所有殿宇都是建在空中的,这是妙音的开派祖师借助阵法的能力将一座仙岛搬到空中形成的。只要进了妙音仙境,入眼之处皆是云烟缭绕,一副祥瑞景象,所以才被称为仙境。

    路上萧琅已经为洛谙疗了伤,洛谙现在恢复了元气也就有精神欣赏这修真界难得的美景,但他并没有停留太久,他毕竟是魔修,这仙修的地盘始终让他不自在。

    等到到了萧琅的洞府,洛谙立刻给萧琅鞠了一躬。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萧琅没有应答,洛谙等了片刻,疑惑的抬起头来才发现萧琅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你竟然叫我前辈,你变了……”

    “……前辈,当初是晚辈有眼不识泰山,慢待了前辈唔”

    洛谙后面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萧琅按住洛谙的头开始加深这个吻,洛谙愣了一下,手撑在萧琅的胸膛上试图把人推开。

    “前辈唔前萧琅,你先放开我。”

    萧琅果然放开洛谙,用指腹抹去洛谙嘴角的水迹,低着头满目深情的看着他。

    “我很想你……”

    “……”

    “当初我自身难保,只能一走了之,我很抱歉。”

    “……”

    洛谙沉默了片刻,叹了一口气。

    “我从未怪过你,你能来救我我就很高兴了,如今整个修真界已经没了我的容身之地,你的恩情我怕是无法报了。”

    萧琅牵起洛谙的手,轻轻将人抱进怀里。

    “我何须你报恩,事到如今,我的心意你也明白了,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护你一辈子。”

    “……”

    “凌绝壁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往后你就是妙音仙境的主人。”

    洛谙默然,如果他不是洛谙,跟萧琅在一起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

    洛谙没想到他一年之内能结两次婚,而且一个是魔修大佬,一个是仙修大佬,旁人若是有他这般好运,该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他却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

    仙修的亲典和魔修的大同小异,萧琅以前没有道侣,他不需要如同凌绝壁一般遭受天罚,所以这婚典进行的其乐融融,宾主尽兴。

    洛谙全程不发一语站在萧琅旁边,不像是来成亲的,倒像是来走过场的,妙音仙境的弟子虽然有些不满他的作态,但碍于萧琅护着他,也没人敢说什么,更没人敢逼着他行大礼,即便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

    走完一套流程就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了,萧琅看洛谙无精打采的样子就知道他不喜欢这类场合,直接让人送洛谙下去休息了,自己则留下来和几位掌事人商量修仙界的大事。

    洛谙一个人坐在新房里,百无聊赖,看到几案上有白纸,索性起身画画,他画的不是别人,正是萧琅女装的模样,当初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随手救下的一名青楼女子竟然是妙音仙境的老祖。

    ……

    不止修罗界,整个修真界现在都乱成一锅粥,萧琅作为目前仅存的大乘修士需要出面主持大局,等他把事务处理完回到寝宫已经是月上柳梢了。

    寝宫的月光石幽幽的亮着,萧琅推开门,发现洛谙正站在几案前聚精会神的写着什么,萧琅走近一看,发现他竟然在描绘一个女子,本来都打算吃醋了,定睛一看这女子竟然是自己,萧琅有些哭笑不得。

    “你喜欢我这个样子?不如我幻成这个模样?”

    萧琅从背后搂住洛谙的腰,头搁在洛谙的肩膀上调笑了一声。

    “只是不知道我幻成这种模样后,小谙还有没有兴致?”这个兴致是什么兴致不言而喻……

    女装大佬啊……洛谙脑子里浮现了一下萧琅穿女装调戏他的样子,恶寒了一下。

    “既然我在面前,就不要看画了,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我都满足你。”

    萧琅吻了吻洛谙的唇角,一把抱起洛谙往床榻走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还是不要浪费的好。”

    “……”

    萧琅把洛谙放在了床上,低头注视着洛谙的眼睛,红帐一缕缕落下,身躯一点点靠近,两人气息交融,殿里充满香甜的气息。

    就在萧琅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拥抱日思夜想的爱人之时,一把匕首悄无声息的刺入了萧琅的腹部,匕首上携带的古怪能量一瞬间涌向萧琅全身,封住了萧琅的修为。

    “你”

    萧琅瞪大眼,难以置信的低下头看向洛谙手中握着的匕首,匕首上还滴着血,那鲜红的颜色刺痛了他的眼。

    “为什么?”

    洛谙随手将匕首丢在地上,站起身理了理因为和萧琅温存有些凌乱的衣衫,脸上的表情平静的可怕。

    “你必须死。”

    话落洛谙的手中浮现出妖月剑,与此同时,他的修为也恢复到了合体大圆满。

    面对这样的洛谙,萧琅如何不知自己被骗了,洛谙根本就不需要人救,他从头到尾都在利用自己,现在他没了利用价值,洛谙就要除掉他了。

    萧琅又悲又哀,但更多的是愤怒。

    萧琅这一辈子只被一个人背叛过,就是这一次背叛让他从鬼门关走上一遭,他最讨厌背叛,本以为洛谙是不同的,值得他信任的,现在洛谙却辜负了他的感情,萧琅很愤怒。

    “你以为你这样就杀的了我吗?”

    萧琅立起身,抹了一把腹部的血,笑意盈盈的看着洛谙,洛谙不为所动。

    “我已经封住了你大部分修为,即便你是大乘修士,今日也注定要死。”

    “那你就试试,若是杀不了我,来日我必然要你后悔。”

    话音落,两人周身灵力涌动,铿锵一声,洛谙的妖月剑和萧琅的青笛碰撞在了一起,爆炸开的劲风摧毁了妙音仙境精心布置的新房。

    宗门里的长老察觉到异常,立刻准备过来查看,却在动身之际被一群黑衣人缠住了,这些黑衣人服饰古怪,用的招式更是闻所未闻,他们有的合体修为,有的炼虚修为,正好将宗门内的顶尖战斗力全部拖住了。

    萧琅和洛谙交手了几十招,发现这时候了还没有长老赶来,就知道洛谙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洛谙果然早就对他怀有杀心,可笑他竟然没发现。

    因为修为被封住,萧琅一时失手被洛谙的妖月剑刺进了肩膀,他摔倒出去,吐出了一大口血。

    洛谙的能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虽然没有进阶大乘却有半步大乘的战斗力,耽搁下去,他今天没准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萧琅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体内的融魂环立刻现身吸收了精血,随即环上透露出一股强大的波动,洛谙为了抵挡这波动不得不退后,萧琅就是趁着这机会遁出了宗门。

    如果今天让他跑了,后患无穷,而且那融魂环也是洛谙必须拿到手的东西,发现萧琅逃走之后,洛谙立刻追了上去。

    两人你追我逃到了修罗界,洛谙虽然有和大乘修士一战的能力,但他毕竟进阶失败了,在萧琅不要命的输出之下,又有融魂环的辅助,他竟然有了猎物脱手之相。

    “系统,给我开个传送阵。”

    【主人,传送阵消耗的能量……】

    “萧琅不是,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可能功亏一篑。”

    【是】

    ……

    萧琅为了甩开洛谙几次调整方向,没想到竟然到了天魔宗的废墟。天魔宗的后面是一条深渊,听说下面是上古战场之一,这里原本是天魔宗的禁地,有长老专门看管,一般人不允许踏足。

    大战之后,天魔宗的灵脉被毁了,原本顶级的修炼之地成了废地,到后来,天魔宗的弟子也死的差不多了,这里即便没人看守也没人来了。

    萧琅没想到自己随便选的方向竟然到了这里,难道是冥冥之中预示着什么?

    此时夜色已晚,一轮月光于稀薄云层中浮现,照着深不见底的深渊,仿佛里面连光线也能吞噬。

    萧琅在深渊外停下遁光,这连续的血遁对他消耗很大,即便他是大乘修士也吃不消,眼下他需要快速恢复部分灵力,然后找个地方蛰伏起来,等他修为恢复再找洛谙算账。

    萧琅休息片刻之后就准备离去,恰在此时,惊变突生,深渊边缘不知何时攀爬出无数黑色藤蔓,将这方天地编织成一张网,因为光线太暗,萧琅竟然没发现,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逃不出去了。

    困住猎物之后,藤蔓开始肆无忌惮的涌来,等到藤蔓缠绕上萧琅的护体光罩,他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黑色藤蔓,而是一缕缕黑色的雾气,这雾气碰触到光罩后就开始吸收起光罩上的灵力,如同有生命一般。

    这样的攻击方式……是他!

    萧琅突然面色大变,竟然不顾境界跌落,疯狂的输出精血给融魂环,想要从这黑雾中挣脱出去。

    但这招式他已经用过一次,黑雾早有防备,趁着他逼出精血之时,黑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时突破护体光罩,一分为二,一部分包裹住精血,一部分包裹住融魂环,就这么硬生生切断了这上古神物和萧琅的联系。

    失去了保命的手段,已经身受重伤的萧琅立刻被黑雾包围,体内的灵力和鲜血被黑雾疯狂的夺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逃不过去了,萧琅索性兵解了,这样的话还能保住投胎的机会。

    失去了魂魄的肉身分解的更快,很快就随风消散了,吸收了一具大乘修士躯体的黑雾收回了遮挡天地的黑网,但它并没有立刻退回深渊,而是龟缩在深渊边缘,像是等待着什么人。

    洛谙早在萧琅准备离去之时就借助系统开的传送阵到了此处,他本来准备动手的,没想到有人比他先动手了,于是叫他看见了先前诡异的一幕。

    虽然修为被封了大部分,但萧琅毕竟是大乘修士,一个大乘修士都抵挡不了的东西,自然也能威胁到他,所以洛谙才迟迟没有现身。

    原本萧琅手里的融魂环是洛谙必得之物,所以当初才会让凌绝壁放走萧琅,如今这融魂环却落在了黑雾手里,洛谙自问没有能力拿到东西后还能全身而退,只能作罢。

    因为谨慎,洛谙停留的地方距离深渊非常远,萧琅出事后,他就退的更远了,如今他想走,自然不会惊动任何人。

    但就在洛谙准备悄无声息退走之时,一动不动的黑雾突然如同闪电一般出现在洛谙的背后,缠住洛谙的腰一下把人往深渊拽去,原来它早就知道暗处有人,而它的攻击范围也不止深渊边缘而已。

    洛谙面色大变,立刻取出妖月剑抵挡,那黑雾却根本不惧他妖月剑上的煞气,将剑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与此同时,洛谙的四肢也被黑雾禁锢住,一旦他想调动灵力,那黑雾就会勒紧一分,打断他的灵力输出。

    “你到底是谁?”

    黑雾不言语,拽着他往深渊里下坠。

    “我已经用锁魂灯将你封印在这深渊里,你怎么能逃出来?”

    “……”

    “你的身体已经毁灭了,你现在只是一个孤魂野鬼,你以为我会惧你?”

    “……”

    沉默,洛谙的四周只有沉默,如果凌绝壁真的还有本事抓住他,以他们两之间算到天亮也算不清的仇,绝对不会这么沉默的,洛谙开始不确定起来。

    不知道下坠了多久,洛谙的眼前只剩下黑暗,修士不借助眼睛也能看见东西,但他现在就是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他的身体被禁锢着,如同祭品一般被缚住手脚绑在祭台上,等待未知的命运。

    不知过了多久,洛谙的耳边开始出现了的声音,如同蛇游走的声音,又如同昆虫行进的声音,这声音一点点接近,朝着他来了……

    随后有什么东西蹭在了洛谙的脸颊上,像是早晨冰凉的雾气一般。

    难道是先前古怪的黑雾?

    洛谙内心充满了危机感,但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这雾气在洛谙的脸颊上停留了片刻,渐渐流动到洛谙的衣襟上,洛谙身上还穿着和萧琅成亲的衣裳,火红的颜色,精致的绣纹,与这深渊格格不入。

    洛谙感觉到身边的东西停顿了片刻,随后缠绕在手腕上的绳索一般的黑雾开始滑动,顺着手腕涌入他的衣袖,贴着他的皮肤,游走在他的身体上,如同一只微凉的手掌在抚摸。

    洛谙身体一僵,突然有种自己正在被猥-亵的荒唐想法,随后脚腕上的东西的行为更是坚定了他的想法。

    “你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的洛谙已经没空去想什么徐徐图之,他的身体正在被一个不明物体威胁着,这叫他怎么不生气。

    依旧没有人回答,这黑雾钻进他的衣衫,甚至游走到了一些不可言说的地方,洛谙身上的喜袍被一件件脱下,他的眼前一片黑暗,如同被人用布条蒙住了一般,只能感觉到有冰凉的雾气贴着自己,并且正在对自己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终于,当那东西游走到洛谙身后的时候,洛谙一下爆发了。

    “凌绝壁,你这个混蛋,我早该让你魂飞魄散!”

    会对他做这种事的,除了凌绝壁洛谙不作他想,洛谙没想到即便在凌绝壁身上用了那么多手段,还是让他搞出了事情。

    好在这黑雾并没有跟他来一场人鬼情未了的意思,在洛谙身上游走了一圈就推开了,洛谙的喜服还有那枚象征萧琅道侣身份的玉佩自然也被带走了。

    洛谙先前是借助系统的能力才能以双修道侣的身份对萧琅下杀手,但他身份上已经是萧琅的道侣,这是受天地认可的,如今黑雾拿走了这枚玉佩,然后毫不犹豫的毁掉了它。

    如今凌绝壁的存在已经超出五行外,不在轮回中,即便是做了这等逆天的事,依旧没有天道降下雷霆惩罚,解除了洛谙和萧琅的道侣身份,黑雾开始退回深渊深处,而洛谙则被送了出去。

    等到洛谙脚踩在实地上,他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凌绝壁就这么放过他了?

    洛谙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果然是凌绝壁被封印那一天穿的那一件,因为已经破损了不少,只能勉强蔽体,而在这件衣服下面,洛谙什么都没穿,都被凌绝壁脱了。

    洛谙气急,等他拨开衣襟看到身上那一块块的,仿佛与人云雨之后的痕迹,更是气的要死,但是等他看到手指上戴着的融魂环之时,神情立刻变得古怪起来。

    凌绝壁竟然知道他要这个东西?

    洛谙的表情阴晴不定了好一阵,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化作遁光消失在了深渊。

    洛谙离开之后,寂静的仿佛什么都不存在深渊低下突然出现了一团白光,在白光的映照下,锁魂灯和离魂珠的样子显现出来,而在这两件神物的外面缭绕一团黑雾,这黑雾时而变化形体,像是有生命一般,在黑雾下方,是一件已经被撕碎的喜服。

    仙儿的魂光脱离黑雾之后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看着还在跟一件衣服置气的凌绝壁,觉得有点同情。

    “他把你害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就这样放过他了?”

    “……”

    “果然是痴情种子,既然如此,你就自己待在这深渊底下吧,待他个亿万年,我反正是不陪你了。”

    仙儿的魂光离开深渊飞向堕魔谷,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他已经恢复了不少,也是时候去了结一下他跟修罗的恩怨了,不过在看过凌绝壁和洛谙之间的事后,他突然觉得他们两那根本不算事,他实在太小肚鸡肠了。

    ……

    数月之后,洛谙的闭关之处突然涌现了厚重的云层,随后就是数不尽数的雷霆落下,这天劫持续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洛谙自雷池中现身,仗着融魂环遮蔽天机的能力瞒过一方天道,成功进阶大乘。

    现在洛谙是修真界唯一的大乘修士,整个天地再也没有人能威胁到他,他召集了所有修真界的高阶修士,不管是仙修还是魔修必须归属第五空间,否则全部格杀勿论。

    横亘在仙修魔修上万年的隔阂消失,现在他们统一的敌人就是洛谙这群外来者,两方势力爆发战争,战争持续了数年,以第五空间的胜利结束。

    这方天地最后被归于第五空间的子世界之一,洛谙成了这里的主宰者,自然无数的修真资源都通过洛谙的手被送进了第五空间。

    而在修真界发生天翻地覆的时候,天魔宗的旧址却安静的像世外桃源一般,洛家主禁止任何人踏足这篇地域,尤其是后方的深渊更是被洛谙从修真界割裂了出去。

    凌绝壁被困在深渊底一年复一年,外界的事他起初还知道只言片语,后面就一点也不知道了,但他无所谓了,以他目前的状态,即便知道也什么都做不了。

    ……

    千年之后,第五空间发生惊变,洛谙被迫撤出修真界,此后生死不明。

    凌绝壁修炼万载,抛弃肉身,以魂入道,后挣脱锁魂灯的禁锢,为了寻找洛谙前往混沌界,入主魂界之主。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