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一十章 绳索

作者:龙猫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临危不惧。

    并非是说林奕不忌惮此地,只能说……他完全没有任何恐慌的情绪诞生。

    说来也奇怪

    一间荒废了多年的破烂小竹屋,竟没有任何荒凉的现象,就连这小屋内,不说一尘不染,但至少也是干净体面,至于林奕想象中的那些蛛网和厚重灰尘之余,更是打着灯笼都见不着。

    “倒有些出乎意料。”

    林奕不慌不乱,因为他明白,自己越是慌张,就越容易出乱子。

    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思考,才是人最强大的地方所在。

    当然,

    这也只是徒增一些许机会罢了,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任何诡计与智慧都是徒劳的,更何况是面对一尊真正的仙君之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还不是什么骆驼,是一尊曾经叱咤星河的无上仙君!

    “回来了就好啊……”

    那道老婆婆的沙哑声,再度响起,很轻,也十分和蔼,林奕不但没有汗毛倒竖,反而是倍感亲切。

    仿佛……

    自己果真回到了家一般。

    这是一个极为古怪的现象,荒山野岭中,一方废弃的小竹屋,分明没人,却时刻有这等声音不断响彻,换做常人恐怕不由一阵头皮发麻,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林奕却是淡然自若。

    不。

    不是他太过镇静,林奕甚至都可以保证:换做任何一个人来此地,都不会害怕。

    因为,这道声音是那么的亲切,欣慰。

    “好生奇怪,莫非这就是仙的话语之力?”

    林奕暂时还不能确信,这道声音的来源,究竟是否与那婆娑仙君有关,内心暗自猜测,“根据那帮家伙所言,婆娑仙君乃是女自身,或许这道声音背后的人,正是仙君本尊,但也不一定,也有可能是仙君之家人,不过说起来,这地方……当做墓地?怪哉,怪哉!”

    墓地,说白了就是埋葬一个人的地方。

    无论是多么华丽,多么具有威严的墓地,奢侈也好,平庸也罢,唯一的核心作用便是用来葬尸骨的。

    离不开棺材。

    林奕思路十分清晰,一针见血,不由开始左顾右盼起来。

    很普通的屋子。

    两张桌椅,一幅壁画,墙壁上有木钉,用来悬挂一些东西,有蓑衣,有斗笠,更是有一把弓!

    其中,那把近乎保存完好,未曾腐烂一分一毫的杨木弓,吸引了林奕的眼球。

    他的视线,打那以后再也无法挪开了。

    林奕顿了顿,朝着悬挂杨木弓的方向走去,近后,他才真正看清楚了这把杨木弓的真面貌。

    “奇怪,这等弓……做工粗糙的很啊……”

    带着疑惑,林奕没有犹豫,伸出一只手,抓向了这把杨木弓。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嗯?怎么回事!?”

    林奕惊讶的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加大力气,都拿不动这把弓,仿佛这把弓纯天然就是挂在这墙壁上的,休想让人取下来!

    不止是如此。

    杨木弓也好,其他物品也罢,但凡是这间木屋里的任何东西,林奕都尝试了一个遍,结果都是如此一致。

    拿不动!

    别说杨木弓了,哪怕是木桌上的一根针线,林奕都尝试过,不动如山。

    “仙君之墓,任何物不可动,不容打搅安眠?”

    沉吟少顷,林奕如此判断。

    如若不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了,这是唯一的解释,人死后,求的就是一个安宁,虽然林奕不知道仙是不是如此,但……

    有一个道理,是恒古不变的。

    没有谁从诞生初,就是仙。

    所谓的仙,曾经也是人。

    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放在仙身上,林奕觉得应该也有那么几分适用。

    “所以,棺材到此藏在了哪?”

    既然这些仙所使用过的物品,都拿不走,林奕便将心思打量在了尸骨身上。

    不敬?

    这是最大的笑话,死都死了,还谈什么尊敬与不尊敬的?

    思考了片刻后,林奕决定去其他屋子里看看,这一方小竹屋的构造,并不复杂,甚至可以称得上简单朴素,只有一间厅,两件卧,一间厨,以及前院和后院。

    前院自然排斥开外。

    “去卧室看看。”

    林奕想了想,便做出了决定,要说墓地中何处藏有好东西的概率偏大,林奕不懂。

    但他觉得,既然这婆娑仙君,将墓地安在了此竹屋中,卧室是最有可能的!

    低下头,林奕越过门槛。

    想象中,卧室床榻上,并没有尸骨躺着,整个屋子里煞是干净整洁,除了简陋的床,就只有一个夜壶了。

    “这也不能拿?”

    林奕尝试了一下去端夜壶,结果却发现连这玩意都拿不动,不由一阵无言。

    无奈之下,林奕只好去往其他房。

    另外一间卧室,大致上也是如此,只不过,多了一些东西……

    这间稍大一些的卧室里,多了一张木桌,以及一个陈旧的木箱,桌上空空如也,木箱倒是能够打开,不过里头藏有的东西,却是让林奕陷入了困惑当中。

    “这是什么?”

    林奕拿起一根细小的绳索,这绳索十分简陋,是由藤蔓与细柳枝编织而成,倒也有些结实。

    更古怪的是……

    其他东西都拿不起来,唯独这根简陋绳索,却是轻如鸿毛,轻易拿起。

    打量了一会后,不知所云,林奕又将其放下了。

    徒然,

    此时此刻,脑海中迟迟未曾回应过的童音,猛地炸膛,如同炮轰乱炸般将林奕骂了个狗血淋头:“白痴,这是婆娑那老娘们生前最大的依仗之一,你这个蠢货竟然不识货!!”

    “什么?”

    林奕惊愕不已,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简陋的一条原始绳索,怎么就成了……婆娑仙君最大的依仗之一了?

    而且……

    如果林奕没有听错的话,自己脑海中的这小人,称呼的是……婆娑那老娘们?

    “你知道?”

    林奕这话,一语双关,也不知他是问这小人是认识婆娑,还是认识这根古怪的绳索。

    岂不料,小人一语惊人:“蠢货,拿走这玩意,屋外头院子里的那些家伙,不可能再对你动手!”

    听闻,林奕顿时来了兴趣,“此话怎讲?”

    他最担心的,莫过于自己该如何出去。

    想都不用想,那些家伙肯定不会轻易离开,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至于酒酒那边,林奕倒不是特别担心,毕竟在他们那些人的眼中,酒酒只是自己的一个兽宠罢了,不起眼的很,更何况,介于那位刀修前辈,他们必然不可能将事情做得太绝。

    眼下,林奕只需担心自己。

    “为何有了这个,他们便不会对我动手了?”林奕倍感疑惑。

    难不成,这玩意还是免死金牌不成?

    “不是不想对你下手,而是……对你下不了手!”

    脑海中的小人冷哼道:“有了它在,半仙之下,无人能奈你何!”

    林奕还是不懂。

    但他明白的一点是:自己脑海中的小人,绝不会欺骗自己,虽然还不知他究竟是什么来历,又有着怎样的目地,但从过去的经历来看,似乎他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

    而且……

    林奕有个极其大胆的猜测。

    倘若自己身亡,那么自己脑海中的这小人,会不会也跟着一同陪葬?

    极有可能!

    无论如何,这小人都是类似于一种寄生虫存在的,出于某种原因寄生在自己体内,那就等于是和自己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同共进退。

    “它……到底是什么?”

    林奕眼眸中神色迷茫,抚摸着这根简陋的绳索,感受着上方源源不断传来的岁月古老气息。

    童音,只道出了三个字

    “捆仙绳!”

    林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