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一十五章 虚无

作者:龙猫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倘若,将两人所处的空间,看作是一张平面的白纸。

    那么空间旋涡是什么?

    将白纸揉成团。

    无声无形的风暴降临,伴随着林奕的掐诀,这片星域已成凌乱碎片,看天不是天,看地不像地。

    欺血督凝望自己手中的长枪。

    化成三截。

    每一截的长度、粗细,甚至就连位置都发生了变化,枪头更是扭曲得诡异。

    “我倒是小瞧你了。”

    欺血督面容痛苦,喷涌出大量鲜血。

    他的身体,也被旋涡的冲击给席卷到,正在狰狞的扭曲着,被空间的旋涡吞噬着……

    “回溯。”

    咳血下,欺血督捂着手帕轻声自语。

    霎间,一切都在倒流。

    除了林奕。

    欺血督身上的严重伤势,以可见的速度,在回溯间极快恢复着,他又成了那个几个呼吸之前,毫发无损的那个他。

    “不死?”

    林奕剑眉微皱,感到无比棘手。

    若是三番五次被这家伙用回溯避免掉伤势,那还怎么打,只要对方体内的真气足够,灵气充沛,就永远不会担心自己会死!

    除非……一击必杀!

    但这可能吗?

    林奕不知,他在思索,他在寻找合适的道路。

    “真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呢,我收回先前的偏见与轻视。”

    欺血督言语中透露着些许狂热与兴奋。

    他双目赤红,将手中的长枪一拍,猛地抬头狞笑道:“时间沙漏!”

    猩红长枪,被他拍散!

    枪身化为粉末,枪头化为容纳器皿,以沙漏为状,呈上粉末,唰唰流逝!

    “诅咒术!?”

    林奕灵魂为之一颤。

    这绝非平凡的术法,当欺血督施展开来的那一瞬间,林奕便感到灵魂的一角丢失,被什么存在的东西给啃去占领了一般。

    “你是第三个逼我出手这招的人,你……很不错!”

    欺血督负手而立,略微点点头。

    他很自信,

    自信到,这一招一旦施展出来,无人可逃脱,也无人可免去其杀伤力。

    “沙沙”

    沙漏里的尘埃,正迅速往下倾斜。

    毋庸置疑,当沙漏全权倾倒时,必然会引起某种难以接受的灾难。

    当即,林奕出剑斩去!

    “没用的。”

    欺血督摇头说道:“斩断了沙漏又如何,只会加快沙子的流逝,待到沙皆逝,便是你之死期。”

    不管他说的对与否,林奕义无反顾斩去!

    猩红沙漏,分成两半。

    其中的尘埃沙,哗啦啦散布于星河之中,好似满天星,欺血督露出了个笑容。

    至此,他掌控所有时间。

    “未来闪现。”

    欺血督急速掐诀,骤然盯向林奕与其对视,嘴角微微一扯,“抓到你了。”

    嗡嗡

    林奕两耳颤鸣,没能听清对方在说些什么。

    他下意识抬剑,

    可是,他诡异的察觉到自己……竟然无法举起剑来,不对,应该是说自己没有那个力气再拿剑了!

    林奕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那是何等苍老的一双瘦骨,不但青春与活力流逝殆尽,就连生命力都遭到了侵蚀!

    “衰老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怎么跟我斗?”

    面对不堪入目的林奕,欺血督似于心不忍,可心头的攻势却未曾退散丝毫。

    杀!杀!杀!

    此刻,他以手臂为长枪,洞袭林奕之头颅!

    时间沙漏,可掌控一人之时间走向,欺血督想让他加速衰老,就能衰老成若干年后的模样,可以说,无论变成哪个年龄段,哪个时间段的林奕,都是由欺血督来掌控的!

    “空间屏障。”

    岂不料,林奕竟还尚有几分力气。

    他凄凄惨惨抬手,将自身前方立场化,阻拦绝大多数攻势。

    欺血督攻势并不强,

    他强在时间法则的参悟程度,而非攻防,如果没有时间法则,那么他就与寻常逍遥境修士相差无几,根本不可能达到半仙地步。

    “龟缩在里头,倒是像模像样。”

    欺血督微微惊诧,旋即又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

    他又当空抓取。

    “以故。”

    骤然,伴随欺血督抓取那漫天星尘埃的融合,林奕再度大变模样。

    面容也好,身形也罢,正快速扭曲。

    从老年,回溯成中年,再从中年到壮年、青年、幼年……

    “好一个沙漏。”

    林奕莫约七八岁大小的童子。

    他稚嫩开口,道出了内心的所有疑虑,他总算明白,为何自己会反复变化年龄了,而这都是因为沙漏的作用,由欺血督随心所欲!

    “以故!!”

    欺血督歇斯底里。

    再转眼,林奕已是婴儿模样,漂浮于星河之中,吸允手指,迷糊睁不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欺血督攥紧右手,冷笑自语道:“终究,还是我胜了,没有人可以打败时间,谁都不行!”

    说罢,他横扫出一指。

    宕!

    未曾料到,即便是化成了婴儿时期的林奕,身前的空间屏障依旧存在,迟迟未被欺血督击破。

    “事到如今,便赐予你一个痛快吧。”

    欺血督这般仁慈道。

    话音落下,满天尘埃星芒点点,汇聚成猩红,长枪雏形神似在,由见当年意气风发!

    这一枪,他势必要冲破屏障!

    如今林奕已失去挣扎,毫无防备,正是幼婴咿呀时,一旦破开空间屏障,谁都能轻易杀死他!

    这便是时间的可怕之处!

    当你伤他,他回溯之,当他欲当杀你,便掌控你之。

    欺血督挑便半仙无敌手,仙君之下第一人,凭借的便是对于时间法则的参悟程度,比起欺之一脉的老仙君年轻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破碎吧,空间。”

    满是冷笑,夹杂不屑。

    喀嚓……喀嚓……

    宛如镜面划痕,一道缝隙接另一道,守护于幼婴身前的无形屏障,在长枪的剧烈冲击下,荡然无存!

    徒留人畜无害的幼婴,待人宰杀。

    “可惜了。”

    欺血督摇摇头,喃喃自语道:“生不逢时,倘若你不与我处于同一时代,或许……你可以当上第一人,但很遗憾。”

    说罢,他随意一挥手。

    即便是如此朴实无华的一击,渡劫期修士都得葬身,更何况是幼婴时期的林奕。

    可是……

    这一击落在林奕身上,不痛不痒,无关紧要。

    如同水滴汇入川流,泛不起一丝涟漪。

    “不可能!!!”

    刹那间,欺血督如遭雷击,道心受损,神情大变!

    “哇!”

    幼婴林奕吓得啼哭不止,温顺如余热绵羊,充满对这个世间的敬畏与好奇。

    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没受到半分伤害。

    欺血督踉踉跄跄后退数步,喉咙微舔,猛地喷涌出大口鲜血,手中的长枪摇摇欲坠,险些破损。

    “看破……”

    幽幽之声,点亮苍穹。

    骤然,伴随这二字道出,偌大星域改头换面,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损坏的星球,接踵而起。

    凌乱破碎的空间裂缝,挨个修复,这片星域又回到了最初时的模样。

    再看那幼婴,

    已重回青年巅峰时期,神情平静,面容无奇。

    “我早说过,应该去上古战场的。”林奕淡淡说道。

    “该死!!”

    欺血督骇然至极,脸色十分难看,不可思议道:“莫非从一开始,你便开拓了这片空间?!”

    林奕摇摇头,说道:“准确来说,这片空间从来都没存在过。”

    闻言,欺血督猛地抬头,再度环顾四周。

    那些星球,那些生灵,那些栩栩如生的星系,皆是不复存在,徒留……虚无。

    彻头彻尾的虚无。

    除去自身,以及对方两人外,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

    “我……我竟然一直待在你的空间里与你战斗!!”

    欺血督嘴唇干裂,恍惚间,诞生了一种他从未心生过的情绪。

    这种情绪名为,

    惶恐不安。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