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作者:老鼠吱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接着时间潦草飞走半月,颜秋生在众人眼中从“深情好男友”成了“任劳任怨带孝子”,照顾着郑慎犹如照顾着半个老爹,他本来就细心且为他人考虑,做起这些事也很得心应手。只是他沉寂这么久,有些人脉无可避免的就断了,颜秋生这回一点也不着急了,天下攘攘皆为利来,他已经得到很多了。

    就这么着一个社会闲散人员,一个半死不活植物人,毫无任何心理负担的在病房里混吃等死,宛若墙角两株怡然自得开花的植物。

    “好了,到光合作用时间了。”颜秋生将病床推到窗边一些,让阳光照在洁白被褥上。

    郑慎睫毛颤了颤,颜秋生已经波澜不惊了,没有开始时的激动,《狼来了》的故事听几次后任谁也不会上当。他将人摆好位置,扭头瞧见很罕见的有了访客。

    张思韦提着果篮冲他扬了扬手。

    话唠一来,那是问都不用问,自己全将来龙去脉讲得一清二楚,“我出差来这开会的,刚下飞机颠簸的我差点吐了,哎这台机器国内就引进三台,啧啧啧让我仔细看看……怎么样,他好点了吗?”

    要说还是医者仁心,关注的永远病人,颜秋生忽略掉他看自己的炙热眼神,“还好,就是老样子。”

    “哦,你们发小吧?你真是仗义的人,不是我说,在医院待久了,什么人没见过,父母子女、朋友恋人,关键时刻才能看出点人心,”如果说一开始张思韦冲着他的脸,想拐骗回来做自己的专属私人教练,那么现在就是更添好感,“我佩服你。现在他在这晒太阳,要不要一起下去喝杯咖啡?”

    “不了,万一聊过了头,晒伤了就不好了。”

    张思韦刚刚还在感动兄弟情,如今十分后知后觉的感到一丝不对,但他迅速把植物人排除出有力的竞争者队伍中,继续套近乎:“也对,那我们就在这聊聊吧,最近身体哪里不舒服?”嘴一秃噜拿出问诊的调调了。

    “……”颜秋生打哈哈,“你要推销你们院的体检套餐了吗?”

    “哈哈哈,你来给你内部员工价,半年一次的体检还是很有必要的。”

    张思韦聊着终于忍不下去了,他决定给自己一个痛快,“你们……?”

    “嗯。”

    张思韦垂头丧气,可对手现在这么弱,他不一定没有机会,使劲挖墙脚,“可他这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就算醒来,身体底子肯定也不行了。跟着我,吃香喝辣,有我一口外卖就有你一双筷子!”

    颜秋生笑眯眯,许久没有智障来逗乐了。

    “你是不是觉得愧疚?没事,真的,人都要往前走……”小张医生绝口不提他刚刚看到的人心了。

    颜秋生玩够了思索怎么拒绝,张思韦还眼巴巴的看着他,完全不像个临危不惧的外科大夫。

    “唔”

    病房里响起个含糊的声音。

    颜秋生霍然睁大眼睛,急忙跑到病床旁。可人像陷入混沌中一般,眼皮颤动几下,又没了动静。颜秋生按了铃,张思韦觉得他也太倒霉了,就说两句话这人就要醒了!

    “颜先生,那那那我先去找同事了……我说得事都还算数,我真的喜欢你!你可以在微信上找我!”

    “咳……”

    郑慎忍着头晕目眩想挣起身,却感受到千百次的无法着力感,拉着他直堕甜困的黑暗。要不是一直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念念叨叨,他早就想睡死过去了。

    这回他急火攻心,又气又急,有人要撬他的人!

    颜秋生和张思韦都呆住了,匆匆赶来的护士也发觉了情况有变,张思韦被这医学上堪称奇迹的一幕震惊,郑慎硬生生被醋醒,喉咙干得不行,用眼神指挥护士立刻把这乘人之危小人丢到楼下去。

    无奈他的威慑力大不如前,护士安抚弯腰问,“您知道您是谁吗?这是在哪里?”

    郑慎头疼极了,那点儿藏不住的少爷脾气冒上来,两眼一闭要人哄。他睡着时颜秋生说心里话还挺流畅,现在又忐忑上了,心里快速拉上一条喜事连连的横幅“他醒来啦!”

    颜秋生凑过去,“我在这里,渴不渴?记得我吗?”

    “咳……嘶,”他发出太久没说话喉咙刺痛的沙沙声,“当、当然,记得。”

    郑慎侧眼扫了眼竞争对手,十分心机的说,“疼,要抱。”

    这时颜秋生哪有心情考虑旁人,连忙伸出胳膊轻轻环住,郑慎满意得不行,将脑袋搭在肩膀上甩给张思韦一个“给我立刻滚”的眼神。

    “医生马上过来,不疼,马上就好了。”

    说曹操曹操到,很快全身检查了一番,躺了这么久后遗症还是挺多的,万幸脑子清醒,不过腿的情况很差,恢复到日常走路也需复健两三年,小王子永不能骑马了。

    检查完后病房里清净下来,郑慎埋进颜秋生怀里,眯着眼睛:“秋秋……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什么了?”

    “梦到、你喜欢我,说爱我,要和我在一起,还说了好多好多,我拼命记在脑袋里,你特别主动,都不像你了……可是我没有力气,看不到你在哪里。”郑慎惴惴不安,那个梦比他能想象出的最好的梦都要好。

    他的记忆没有混沌,只是思考还有些慢,从边边角落回想伤心事时更慢,好半天低声说,“对不起……”

    “那不是梦。”颜秋生和盘托出了大实话。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