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

作者:凤天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东京汴梁,八宝金殿。

    仁宗皇帝端坐龙椅之上,台下文臣武将分列左右,开封府的老少英雄也都得令上朝,今日正是举过欢庆的日子,襄阳叛乱被平,众位英雄班师回朝。

    钦差大人颜查散上前施礼,对仁宗皇帝简要说明了这一行襄阳所发生的事情,直听得仁宗皇帝频频点头。

    在颜查散说完之后,仁宗皇帝就也说道:“朕实在没有想到皇叔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现在人既然已经抓到了,那就交由三法司,查明真相,秉公处理。”

    台下众人叩首喊道:“万岁英明。”

    这个时候八贤王赵德芳也说道:“圣上,现在既然赵珏被抓了,那也理当按功行赏才是。”

    仁宗皇帝这才点了点头,叫来司礼太监,为自己起草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开封府众位英雄好汉平叛襄阳叛乱功不可没,着即日起:

    枢密院掌院颜查散一路之上功不可没,着升为中书侍郎,另其辅佐包大人执掌开封府。

    锦毛鼠白玉堂战死冲霄楼,着升为二品御前带刀护卫,令谥号虎贲大将军。

    南侠御猫展昭展雄飞相助襄阳叛乱功不可没,着升为二品御前带刀护卫,令赐称号龙翔大将军。

    白眉大侠山西雁徐良虽为后生,但是此役劳苦功高,着破格提升为三品御前叨叨护卫,年俸500贯。

    翻江鼠蒋平此行协助颜查散立下大功,着升为二品御前带刀护卫。

    宋辉斩敌将三手真人刘道通,生擒贼首襄阳王赵珏,功不可没,着升为三品御前带刀护卫。

    ”

    整整三侠五义几十号人,不管是大五义还是小五义,都也被封了赏赐,功劳大的被封了带刀的护卫,功劳稍微小点的则是官升两级。

    当所有赏赐都封赏完了,众人这才叩首:“谢万岁。”

    而且更让宋辉没有想的到的便是,仁宗皇帝不但给自己加官进爵还说自己没有一个响亮的称号,为自己赐号为“中封侠”,取中原开封之意,与南侠北侠丁氏双侠等齐名。

    这个称号虽然不是特别霸气,但是也还算贴切,宋辉自然是叩首谢恩,然后仁宗皇帝笑了笑,转头对颜查散问道:“朕听说此行亦有不少江湖侠客帮助了诸位爱卿,可以此事?”

    颜查散回答道:“不敢隐瞒圣上,此行也多亏了这些个江湖下了出手相助,如若不然,微臣也不会如此轻易完成生命所托。”

    仁宗皇帝点了点头,又询问了其中都有谁,仁宗皇帝一缕按功封赏。

    这些人本来就是江湖之人,他们既然不远为官,那仁宗皇帝也不能拖着他们非要当官,如此经过八贤王赵德芳的提议,仁宗皇帝这才决定:封紫髯伯北侠欧阳春为“保宋大将军”,黑妖狐智化则被封为“佑送大将军”,丁兆兰丁兆惠兄弟二人则为封为“茉花双侠”。

    除了这三位侠客爷外,其他的类似于铁面金刚沙龙等人也都论功行赏,众人无不欢呼雀跃,除此之外,而且所有人不管官品大小,都一律令赏金一千两。

    如此仁宗封赏完毕,这才心满意足,群臣山呼海啸,“三呼万岁”也便退出了八宝金殿。

    而至于在襄阳城内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徐良和宋辉等人被被仁宗皇帝准了百日假期,这百日内不管是去走亲访友,还是回乡探亲,都也自己做主。

    白眉大侠徐良现在衣锦还乡自然是先回山西老家和家中老夫分享这等喜讯。

    而至于宋辉则是带着杨兰回到了陈州。

    陈州,是宋辉这一世的起点,再次来到陈州依然是物是人非,宋辉叹了口气,当地府尹得知宋辉回来以后,也早就夹道相迎。

    宋辉和杨兰也是随便客套了几日之后,二人就也重新来到了曾经晏子陀和罗松二人隐居的茅草屋。

    现在晏子陀也留在了京城,又有仁宗皇帝所叫去的御医看病,宋玉娘自然是留在京城照看晏子陀,这一次来,宋辉也是受了宋玉娘和晏子陀所托,为罗松和谢玉娘上一炷香,罗松和谢玉娘之死,也是晏子陀永远的一块心病。

    现在已经有好多年不曾回到这里,茅草屋早也已经坍塌了不少,屋内更是蛛网遍地,家具座椅散落一旁,甚至于在师父罗松曾经所住的茅草屋的地板上还残留着不少暗红的血迹,宋辉皱了皱眉毛,这些就是当日晏峰杀死师父师娘的时候留下来的吧。

    之后宋辉和杨兰又在罗天宝的带领下,来到了罗天宝前往开封的时候,为师父师娘所立的简陋坟包。

    这两座坟包立在茅草屋不远的地方,穿过之前宋辉跟随罗松学武的练武场就是,坟包也很是简陋,只是两个简简单单的坟包,面前也竖着两块木头,这两块木头甚至模板都算不上,这也多半只是罗天宝从周围随便砍了几块树木立在了这里,上面也隐隐约约的看清楚这两座墓到底是谁的,上面刀刻的痕迹也已经很不明显了,但是宋辉也从罗天宝的笔迹中简单猜测出左边的坟包立埋的是师父罗松,右边坟包埋的是师娘。

    当宋辉来到师父师娘的两座坟前,当其看到这两座旧坟的时候,宋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眼泪犹如断线珍珠一般,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宋辉跪倒在师父师娘的墓地前,抱头痛哭。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事,此时宋辉心中百感交集,回想到自己最后一面见到的师父师娘的模样,就好似还在昨日一般。

    音容笑貌,不外如是。

    杨兰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劝解宋辉了,只是痴痴的看着哭的像个孩子的宋辉,并没有说一句话。

    罗天宝也见到爹娘的墓地后,也忍耐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随行而来的小宋义,不明白自爹和罗叔叔为什么要哭泣,宋义扭着小脸问杨兰道:“娘,爹和罗叔在哭什么呀?”

    这奶声奶气的声音,配合上宋义那天真烂漫的脸庞,让杨兰心中稍微好受了一点,杨兰摸了摸宋义的脸庞,细语柔声的说道:“义儿,这里面埋的是你爹和你罗叔最亲近的人。”

    小宋义也并不明白杨兰的话,依然抬着脑袋问道:“亲人?难道比娘你还亲么?”

    杨兰也被儿子这么一问给逗乐了,杨兰跨了一下宋义的小鼻子继续说道:“是啊,是比娘还亲的亲人呢。”

    宋义这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那阴阳怪气的声音,也不由的让杨兰在他脑袋上一拍,很明显,宋义这小家伙是想歪了。

    杨兰思索片刻后,这才说道:“严格上来说,是给你了爹生命的亲人啊”

    也跟随宋辉一起回到陈州的沙凤仙也笑了笑,故作一样怪气的说道:“是的呢,原来宋大哥眼里还有比兰姐姐更重要的人啊~”

    原本宋辉倒是不想带沙凤仙来陈州的,可是自己也实在是架不住这小妮子的死锤滥打,所以这才一起带着她回到了陈州。

    杨兰听完沙凤仙的话,也是柳目一瞪,反驳道:“怎么?还没过宋家门,就开始欺负其我这个姐姐了?”

    沙凤仙一听杨兰这话,也是躁了一个大红脸,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言语。

    宋辉现在倒是也没有关心这二人的说话,反而是将早已包裹好的五虎断魂枪取了出来,重新插在了罗松的墓前。

    上一次和刘道通的决战中,五虎断魂枪枪杆断裂,不过好在枪尖没有受损,回到京城后,宋辉也便找来京城中远近闻名的锻造大师重新给五虎断魂枪换了枪杆。

    “师父,你的老朋友也来看你了。”宋辉淡淡的说道。

    微风烈烈,银枪矗立,暮色渐渐,五虎断魂,似在庆贺,似在哀悼。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