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驭之道,真神

作者:张烧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在众修士错愕,不明所以,等待之时。

    神仆微微一颤,五位虚神同样轻颤。

    这是一种源于本能的一种恐惧。

    能够走到虚神这一步,真正让他们感受到恐惧的其实已经绝无仅有了,除非真神降临。

    敌我双方泾渭分明,劫云依旧存在于苍穹之上。

    余欢等女相互的扶持着,同样在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她们已经做好了赴死一战,追随龙野的决心。

    顺着神仆的目光,所有的修士清楚的看见远远的一个青衣小童缓步而来,每一步都不疾不徐。

    这本身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真正让一干修士疑惑不解,甚至吃惊的是,这个平凡的青衣小童,没有丝毫的修炼痕迹,没有一丝修士的气息波动,就是俗世之中的一个市井孩童。

    似乎在疑惑,低着头,每一步便轻易的跨越无尽的虚空。

    同样在另外的方向一位年老的佝偻老人同样如此。

    越来越多的身影出现,从不同的方向跨越虚空而来。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妖有魔,还有亡灵,彼此互不侵犯,似乎都在沉思,也有明悟,露出了然的表情。

    而这些凭空出现的生灵没有一个有着龙野的容貌,也没有一个有着龙野的气息。

    还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便是这些生灵都是没有丝毫的修炼痕迹和修士的气息波动。

    究竟是无法感知,还是现场的修士实力不够,难以感知,却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

    这本身便有悖常理,在场的都是一方强者,不说神仆和虚神,就是木老和祖龙这样的见多识广之辈,同样是一脸的错愕。

    无视所有的修士,所有的生灵齐齐不如劫云之下。

    继而所有的生灵都笑了,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

    “明白了,所谓的驭之道,并非是驾驭便可以做到的,驾驭万道其实修士能够做到的。”

    彼此对视,继而两两走到一起,没有丝毫的违和之感,直接的融合在一起,不是吞噬,因为在此融合的生灵却已经是另外的模样了。

    千百个生灵在劫云之下不断的两两融合,数量也越来越少,而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只能看见无数道影子在晃动,继而在最终停下来。

    此时身处在劫云下的不是龙野还有谁?

    神仆和五位虚神各自不由自主的退后半步,也正是着半步,已经足以动摇他们的内心了。

    “一直以来,以为九便是数之极,却在最后时刻方是明白,九之上才是真正的十全十美,完美。说起来,还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们,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能够让我再次蜕变和轮回了。”微微的挥手,晶莹剔透的道果再次出现在掌心,却多了一丝血色,隐隐之中似乎有着生命,有着血液在其中流淌。

    微笑的看向担心不已的家人和妻子,还有木老和祖龙等修士。

    “让你们担心了。”

    众女雀跃不已,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已经成神了?”欲任天葬不确信的开口询问,似乎遗忘了彼此的敌对关系。

    无视现场的神仆和虚神,望着木老和祖龙,凤舞。

    “辛苦你们了,可以放松一下。”

    漫天之中有着无尽的亡灵在无知无识的游荡。

    龙野挥手,伸出一只手掌,纹路清晰,分明。

    便见到漫天的亡灵直接的涌入到掌心之中,似乎就是一个小世界,即便源源不断的亡灵和残魂涌入,却始终平静。

    待到一切恢复清朗,龙野淡然的放下手掌。

    而遥远的宇宙深处,和永夜的大战依旧如火如荼。

    “果然是不简单,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一程吧。”手掌再次举起,如同拍苍蝇一般,隔空轻轻的一拍。

    没有丝毫的声响,却在片刻传来惊天怒吼,声音慢慢的低沉,最终安静下来。

    “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存在,便有着存在的道理,此前,你们两不相帮,我却知道你们的心思,回去吧,日后我会一一的拜访。”这是第二次真实将游等人。

    将游和血神等老祖脸色很差,却又不敢言语。

    “你们宗门之中多少有我的力量存在,这也是你们存在的一个愿意,但是却不能成为筹码。”此时变现的却是高高在上,俯仰众生的姿态。

    没有丝毫的气机泄露,但是可以抗衡大帝的将游等人却明显的感受到无边无际的浩然压力,心中更是提不起丝毫的战意。

    最终将游低头,躬身一礼,转身带着一干后辈弟子消失在黑暗之中。

    血神和照日等人同样如此。

    仅仅是片刻,便走的一干二净。

    回头再次看着头顶的劫云,微微的翘嘴一笑,摇摇头,“收了吧,我不喜欢有乌云挡在我的头顶。”

    言出法随一般,漫天的劫云逐渐的变淡,原本的浩大的漩涡也微微的停滞,最终消弭一空,黑暗依旧,却多了丝丝的光彩。

    神仆手中的裁决神剑在颤鸣,似乎要脱手而去。

    但是陨落是在所难免的,龙野在极致的轮回之中占据了先机,获得了新生,然而此前在神罚之中,依旧有不少的修士陨落,其中不乏有很多是自己的至交好友。

    看不到丝毫的喜意,一片愁云惨淡。

    龙野微微一笑,“都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真正的陨落,也许有一天你们会在大界之中碰上一个你们熟悉的人,也说不定的。”

    轩辕木满身浴血,但是目光却是明亮之极。

    远在九天之上的天道之身同样低声长叹,继而消失,这个世界已经彻底的改变了原本属于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黑蛋蹲在野狼的肩上,撕开空间出现在龙野的身前。

    “你是我的布局之外的存在,谢谢你。”

    “兄弟,朋友。”野狼依旧冷酷的说道。

    黑蛋跳到龙野的肩头亲昵的触碰着龙野的黑发。

    “你也已经觉醒了尘封的记忆,日后你们该如何,你自己决定吧。”

    “废话了,既然已经认你当父亲了,你可能不能半途将我扔下,要不然我就向几位母亲大人告你的状,别以为自己成神了,就没有人制得住你。”黑蛋一脸的不屑。

    余欢和绣女一一的来到龙野的身边,彼此相拥,没有丝毫的劫后余生的庆幸,却有着难得温馨。

    五位虚神和神仆脸色铁青,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和无视。

    但是却没有谁率先出手打破这份宁静。

    龙野的气息很玄奥,神仆能够感受到一丝为不可查的压迫感,却并是不真神所具备的神威。

    五位虚神感受到元神的颤栗。

    这是真实的。

    “哈哈哈,没有想到,你居然胆大到利用我们六人之力,迫使自己轮回,相比之下,这次的轮回更加的彻底,完美。”神仆终于打破了沉默。

    “是啊,说起来,还得谢谢你们,利用你们的法则和秩序之力,完成最终的轮回蜕变,看似大胆,其实也不尽然,我每一次轮回,都会以全新的身份冲向修行,从最基本的做起,目的便是为了追求极境的力量,但是直到这一世我却明白,极致的力量并非是成神的关键,而真正的关键却是超脱。

    如何超脱?那便是凌驾于万道之上,一直以来先入为主的认为只要驾驭了万道便是超脱,其实我错了,真正的驭之道,首先是得到道的认可,彼此了解,熟悉,只要这样,才能真正的凌驾于万道之上。而真正要做到凌驾于万道之上除非成就真神,如此便可以掌控万道,也得到万道的认可,这才是真正的驭之道,也就是真神之道。

    而真神之上,应该还有更加广阔的道法存在,也有着更高的宇宙位面和世界存在,所有才会导致真神离开此界,让你一个神仆掌控至高法则。”

    “桀桀,真如你所说的这样,我依旧掌控着整个宇宙的至高法则,我依旧还有机会,而你虽然经历了完美的轮回蜕变,但是你却依旧没有炼化道果,我依旧还有机会成就真神。”神仆依旧不在是那个高高在上,俯仰众生的至高存在了,有点疯狂,有点语无伦次。

    “裁决神剑,象征着真神,轻易可以催动至高法则,但是很可惜的是,你无法全力的催动,因为裁决神剑之中有着真神的烙印。”龙野讥讽,颇为不屑的说道。

    “哈哈,那又如何,要知道,我们依旧有着六位虚神,而你只是孑然一身。”

    “错了,还有我们。”木老厉喝。

    “还有我了。”祖龙鄙夷。

    “可不要小瞧我们女儿之身哦。”凤舞邪魅的说道,但是她的目光也有意无意的锁定着龙野,似乎在告诫龙野此前对于她的一些不敬之举。

    众多修士齐齐跨步而出,众志成城。

    “蝼蚁,蝼蚁……”神仆已经失去了沉稳,面对着众人的怒吼而大呼小叫。

    “我不相信你真的可以驾驭万道。”裁决神剑凭空刺出,一连串的音爆之声响起。

    龙野踏前一步,挡在众女之前,在长剑近身的刹那之间,屈指一弹,指尖刚好撞在剑尖之上。

    “叮……”一连串的轻响,带动着空间的颤鸣和褶皱。

    龙野随意挥手,一切消失无形。

    “哈哈,我不甘心啊,不甘啊,我是神仆,最接近神的至高存在,却为他人做了嫁衣。”神仆怪笑,站立不稳一般的扬天怒吼。

    大结局 何谓真神

    神仆有点癫狂,费劲心机,大费周折,最终依旧一败涂地,而且成全了龙野。

    “你的布局其实我看透了一部分,只是我未能成就真神,所有不能全数的看穿,但是我掌控至高法则,便可以轻易的毁灭一切。”

    “这么做有何意义?”

    龙野低语。

    “你出自混沌之中,算是半神之身,但是我只是普通的生灵修炼成虚神,而且永远都是神仆的身份,即便掌控至高法则,却难以成神,要想超脱,唯有吞噬整个宇宙的力量和所有生灵的气运。

    只要我成就了真神,也就不再忌惮造物主了,而且我抹去这个宇宙的一切痕迹,便难以追查了,宇宙之外,还有更加广阔的空间,有着更加高等的宇宙位面,真神并不是最强大的存在。”神仆侃侃而谈。

    一干虚神有种不好的感觉。

    一是龙野太镇定了。

    二来神仆还有依仗。

    龙野望着神仆,手中是一枚晶莹的道果。

    “何谓真神?”

    这是一个问题,在问神仆,也在问所有的虚神。

    “高高在上,掌控生死。”神仆高傲的说道。

    “错,真神其实是无处不在,却又真正的无处不在。”

    这似乎是一个病句,但是虚神皆已听出其中的真义了,皱眉思索。

    “哈哈哈,哪有如何,我依旧掌控着至高法则,掌控着整个宇宙的生灭,浩劫降临,一切都将归于混沌,此后我吞噬混沌之中的所有力量,一次打破桎梏,成就真神。”神仆有点疯狂。

    “你虽为神仆,有着海量的宝典和至高法则,但是你却不是真神,没有足够的气运支撑你跨越桎梏,而今我在混沌中再次轮回,其实便已经勘破了一切,所谓没有轮回,其实我便是轮回,重新开辟轮回便是了。”

    “可是你就自信能够在神罚之中挺过去吗?”神仆完全不为所动。

    “我说过真神无处不在,却又真实的无处不在。”龙野摇头。

    远远的回头望了一眼依旧幸存的修士,眼神格外的清澈和明朗。

    “真神也就是世间的造物主,他超脱于外,不以物喜,不已己悲,高高在上,但是他的意念却可以轻易的传达于整个宇宙中任何一处,在真神的眼中,这个宇宙之中是不存在秘密的。

    但是这么多年来,我的布局却能够平稳的展开,在记忆觉醒的那一刻我便有过猜测,宇宙毁灭,轮回不再,这一切并不是真神的意思,而是另有其人。

    因为真神没有必要毁灭这一切,即便有生灵能够踏足真神位,其实也难以威胁到造物主的超然地位,而我是轮回之身,我既然都看不见轮回了,吧便说明这一纪之后,整个宇宙是真实的毁灭,而不是再次归于混沌,重新轮回。

    你所做的一切看似在遵循造物主的至高法则,但是却在利用法则之中的漏洞,想要成全自己,继续了八纪的不断轮回再造之力,完全可以让你成就真神。只是你太心急了,在第一时间便出现了。”

    “说这么多还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在轮回之时,丫丫将命运之花给了我,如今我身兼轮回和命运,所有我可以轻易的勘破一切,甚至可以在冥冥之中改变你我彼此的命运。”

    “哼,大言不惭。”

    “不,是真的。接下来,现场的几位虚神将和我联手攻杀于你,也只有我们联手才有一线希望,而你将在我们的联手之中彻底的陨落。”龙野双目遥遥的看着神仆。

    “他们会和你一起联手?真是笑话。”

    “会的,因为他们的命运已经掌控在我的手中。”龙野抬手,道果直接的融入龙野的掌心,掌心之中唯有一枚花瓣的印记存在。

    “即便如此,又能怎样,我依旧可以在浩劫之中毁灭整个宇宙。”神仆已经隐隐感受到了威胁。

    “你无法毁灭整个宇宙了。”龙野摇头。

    “为什么?”神仆脱口而出。

    龙野望着神仆,然后望着五位虚神,淡淡的一笑,继而整个身体逐渐的暗淡消失,彻底无形,整个过程并不快,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却没有谁能够阻止和看到一丝痕迹。

    冥冥之中,龙野的气息全无,丝毫察觉不到。

    但是却也能在冥冥之中感受到龙野无处不在的痕迹。

    “因为这片宇宙不在属于你了。五位虚神如果想要获得一线生机,唯有一战,不管成败,你们身后的家族和势力都将得以幸免。”亘古的声音来自于四面八方。

    但是众人却知道,这是龙野的声音。

    宇宙之中的大小世界之中充满着全新的气息,这是一种新生的气息。

    原本宇宙之中无数的黑暗之中,也平添了无数的星光,生机弥漫。

    “你已经成神了?”神仆完全不可置信的凭空问道。

    “差一步,但是也不远了。”淡淡的回答道。

    “差一步?”

    “我需要在经历一次轮回,唯有这样,两个不同的宇宙才能真正的彻底的融合在一起,全新的秩序,全新的法则,都将在轮回之中开创。原本想着舍弃这个宇宙的,但是毕竟有感情,为此我将会将两个不同的宇宙淬炼在一起,打造一个完美的宇宙。”

    “哈哈哈,可笑,可叹,可悲,最终依旧被你所乘。”神仆癫狂,已然失态。

    “几位虚神,从你们出手开始,我们便在染因果,如今给你们机会,此事过后,你们依旧是虚神,至于最终谁能成神,一切皆看造化。”

    大战最终一触即发,难以避免,五位虚神陨落其三,唯有雪龙女和欲任天葬侥幸的存活,却已经本源大损,再难登上巅峰了。

    龙野麾下的神兵神将,以及此后觉醒记忆的修士也损失了大半,好在最终成就了龙野。

    大战过后,生灵奔走相告。

    龙野却已经消失了,了无踪迹。

    数日过后,众生在冥冥之中失去了原有的记忆,被植入全新的记忆,微微的一瞬间,一切便发生了,却无人察觉到这个变化。

    凤仙儿和龙霸从地狱而回,数年之后再次诞生了一个白胖小子。

    万千的大小世界均是生机勃勃,一排欣欣向荣的景象。

    在宇宙深处象征着文明的世界火焰依旧在燃烧着。

    魔界的核心不在是九魔宫,而是九魔山。

    有修士纷纷证帝,也有修士成皇证道。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此前之事。

    唯有古帝,似乎中感觉到自己的记忆之中隐隐有着一些错乱的记忆,拼凑不齐,也正是如此,这些古帝逐渐的没落于这个时代。

    轩辕木融合了最终的记忆,成为妖界的大帝。

    史前古城消失,虚再次苏醒,却被无数的修士在其内建立了据点。

    宇宙深处有着一颗擎天大树,无形之中托起万千的星辰,一个佝偻的老者手中一把钝刀在雕刻着一件小物事,难以想象的是,这把钝刀便是昔年撑起史前古城和域外封印的混沌道器。

    “你这连番举动,是不是有点太仓促了?”老者抬头喃喃自语一般。

    “不会,在经历一次轮回,一切便是全新的,这一纪也是没有办法的,原本很多东西都是无法舍弃的。”

    “也是。”老者点头,再次专心致志的雕刻着。

    “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

    “算了,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折腾了。”老者真是木老。

    一座山岳之上,一座座捡漏的草屋相连,其下是万仞险峰,云蒸雾绕。

    凉亭之中,一个黑衣男子席地而坐,身旁是以木桌,其上有茶水蒸腾。

    几位靓丽的女子有说有笑的坐于四周。

    “夫君,有些事,我依旧不明?”以为妩媚的翠衣长裙的女子在一旁问道,却是神族的绣女。

    这位黑衣青年自然是龙野。

    龙野老神在在,微微的睁开双眼,“呵呵,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很多事情,说穿了,说透了,便没有意思,无数纪元过后,自然有生灵会在无形之中觉醒一些记忆,所有的秘密,便让后人自己去解开,不是更好吗?”

    余欢挺着大肚子,坐在一把木质摇椅之上,“夫君,你不是说带我们去另一个宇宙看看的吗?”

    “呵呵,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是该准备一些婴儿用品了。”龙野点头,一脸的幸福。

    冥凤同样挺着大肚子,却又颇为担心的问道:“夫君乃是大界之神,一走了之会不会不妥?”

    “放心,自有木老应付着。”

    华夏一处大都市之中,以为身穿休闲服的男子,长发梳于脑后,悠然自得的漫步在繁华的街市之中。

    身旁是一群年轻貌美的女子,其中有两人均是大腹便便。

    这是一道风景,让过往的行人羡慕嫉妒恨。

    龙野感叹,陪女人逛街远比修炼更苦。

    可是没有办法,毕竟都是自己的老婆。

    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在一起的何止三人?

    完全就是一处家庭大戏。

    心有所感,远远的看见一个孤寂的老者,依旧笔挺的身姿,但是岁月的痕迹已经难以抹去了。

    匆匆之间,擦身而过,老者豁然回头。

    身后却是行人不断。

    没有丝毫的可疑,熟悉的感觉也陡然的消失,一切都正常的不能在正常了。

    但是却觉得自己浑身稍有燥热,继而一阵清凉之意。

    没有细想,龙骧虎步的离开。

    “这是你最后的因果吧。”远远的高楼之上,绣女挽着龙野的手问道。

    “不,是亲情。”

    众人一笑,消失在人群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