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8章 Chapter 38

作者:恕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妈, 嗯, 没事儿, 好,我回头给你解释。先挂了, bye。”

    木清垣挂了电话, 看向一脸懵地江见凉, 先发制人把她摁在了怀里,看着她懵懵的。

    好半天, 江见凉才问道:“刚才那个电话是Scarlett打的?”

    “嗯。”

    “你叫她妈?”

    “嗯。”

    “刚认的?”

    “非要说的话, 应该是二十一年前认的吧, 那时候我投胎。”

    “亲妈?”

    “亲的。”

    “你让我缓缓。”

    “好。”

    等江见凉缓过来后, 木清垣被踹下了床。

    “我****,木清垣!你骗我!你居然骗我!”江见凉分外愤怒, 她觉得自己被驴了。

    木清垣没想到明明已经被那啥得腿软的江见凉竟然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孔武有力, 一蹬就把他一个一米八七的汉子蹬下床了。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也是有些懵懵的,最关键的是他还没来得及穿裤子。

    场面很诡异, 很尴尬。

    木清垣想爬回床上,好歹裹个被子,刚拽住被子角,又被一脚“吧唧”给踹了下去。

    “那什么, 小凉, 你听我给你解释。”木清垣觉得自己是爬不回床上了,抖抖索索扯了个被子角。

    江见凉丝毫不心慈手软,一个翻身, 把被子全裹在身上了,然后凤目圆睁,就那样盯着他。

    木清垣只能退而求其次,裹了件浴袍,然后委屈地缩在沙发上:“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这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能把我骗成这样子?”江见凉觉得木清垣真的当她傻。

    “......”木清垣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但是自己打死也不能认,不然可能就不是今天上不了床的问题了,“我这是善意的谎言......”

    “善意?”江见凉提高了音调,“你倒是告诉我哪里善意了?善意的点在哪里?还是说你们富N代都喜欢装穷,体验生活,沉迷Cosplay清纯贫苦男大学生?!我搞不懂你们富N代的想法!”

    木清垣在翻车中瑟瑟发抖:“......那啥......小凉啊......其实你也是富N代啊......我们没有阶级差异的......”

    “......”江见凉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儿。

    “你为什么骗我?”江见凉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想通。

    木清垣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冤枉:“其实我一开始也没骗你啊,是你先入为主觉得我穷的,我自己可没说我穷。”

    江见凉回忆了一下,似乎是这样,她皱了皱眉:“我为啥会觉得你穷呢?”

    “宁小初说的,都怪她。”死道友不死贫道,先爬回媳妇儿的床再说,朋友什么的,小姨子什么的,不就是这时候拿出来卖的吗?

    江见凉又陷入了回忆。

    其实宁小初也没实打实地说过木清垣穷,就是说什么木清垣也挺可怜的,妈妈不疼,爹又没有正经职业,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北京讨生活。

    等等......妈妈不疼......

    “你和你妈关系不好?我瞧着挺好的呀?”江见凉觉得宁小初情报有误。

    木清垣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以前关系确实不好,现在好了。”

    “怎么好了?说好就好了?”

    “也不算说好就好了。”木清垣垂下睫毛,虽然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江见凉迟早要写上他家户口本的,也算是一家人了,他还是决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得好,“我妈妈以前忙事业,因为一些事情和我爸有了误会,然后也没太多时间照顾我,小时候因为她工作的事情我受了腰伤,长大了我想学音乐,她想让我从商,矛盾就积累下来了。我当时高二就自己回国找我爸了,然后一直冷战了这么几年。”

    “现在呢?”江见凉搂着被子,下巴抵在膝盖上,一时半会儿忘记了生气,变成了好奇宝宝。

    “现在呀。”木清垣笑了笑,“现在好了,她和我爸之间那些误会解除了,然后被我爸温良恭俭让的传统美德打动了,决定痛改前非,给予我爸和我春天般的关怀。”

    江见凉知道其中必定有许多曲折,但到底是别人家的家事,还是长辈之间的事,她不好多问,木清垣说到这种地步已经完全是把她当自己人了。

    “我听小初说,你爸不是啥正经职业......”江见凉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怕冒犯。关于Stone集团女总裁的家庭,外界从来没有多的报道,似乎有意保护得很好,莫非木清垣他父亲身份很敏感?

    木清垣却无所谓地笑笑:“他确实不是啥正经职业。”

    “伯父是......?”

    “哦,就是收藏家而已,纨绔子弟,玩些有的没的古玩。”

    “哦。”江见凉大概猜到了,估计就是个长得英俊潇洒的富二代,然后被Stone的美貌继承人看中了,两人酱酱酿酿,酿酿酱酱的恩怨情仇啥的。

    她想了想,又问道:“伯父平时尤其喜欢什么啊?”

    问清楚一点,回头拜见的时候也有用。

    “哦,也没啥。”木清垣依然云淡风轻,“之前喜欢买一些青铜器捐赠给博物馆,还有什么孤本之类的,这几年喜欢上了买四合院儿。”

    ......

    江见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有点开始质疑自己的智商,自己当年是凭什么会觉得这么一位英勇伟大又有钱的文物保护者会蹭她崽崽的便宜?喜欢上买四合院儿......她也喜欢啊,可是她莫名其妙掏一个多亿她也肉疼啊,她爸还没送过她四合院儿呢!

    嘤,我好穷啊。

    活了二十三年有余的富三代风流女霸总江见凉女士,第一次发出了这样的人生感慨。

    我连一个四合院都不能买着玩儿,我还试图包养崽崽,我简直不自量力,贫穷使我羞愧,使我无地自容。

    木清垣看见刚才还气鼓鼓的江见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有些不明所以,问道:“小凉,怎么啦?”

    “崽,我觉得我好穷啊,我养不起了,唉。”绵长又无力的感慨。

    木清垣嘴角抽了抽,一时间有点槽多无口。

    不要叫他崽啊。

    不需要她养啊。

    还有她真的有资格说自己穷吗?别人听到这句话可能会疯。

    “那什么,小凉啊......”

    “嗯?”江见凉回答得有气无力。

    “这种话,咱以后还是别在外面说了。”怕你被揍。

    “哦。”江见凉依然很沮丧,备受打击的样子,“可是我都没有四合院儿,我长这么大了,居然没买过一座四合院儿。”

    像一只发现自己的尾巴不是最漂亮的后耷拉着耳朵的小狐狸。

    木清垣觉得这是撸顺男最好的时机,于是悄悄蹭了过去,把垂头丧气的江见凉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没事没事,回头我送你一套。”

    “真的?”

    “真的。”

    “你自己有四合院儿吗?”

    “有。”

    “啊,天啊,我难过啊。”江见凉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为什么你二十岁就有了四合院儿,而我二十三岁了还没有,我为什么这么穷啊?”

    “......”木清垣一时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想了半天憋出一句,“没事儿,艰苦朴素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好吧,我美德。”

    也得亏这个时候没有其他人在场,不然来一个F.O.R气死一个F.O.R,来一支足球队气死一支足球队。

    她江见凉和贫穷,和艰苦朴素,到底有什么关系?!

    “崽啊。”

    “嗯?”木清垣看在江见凉接二连三遭受打击的份上,没有纠正她的称呼。

    “那你为什么打扮得这么朴素啊?”

    “......我怕太有钱,又太帅,别人嫉妒我,交不到朋友。”

    “那你为什么会做饭啊?”

    “就是单纯的喜欢,西式贵族中学有料理课程,我选修过,后来在老师家学声乐,也和师母学过。”

    “那你为什么还会做其他家务啊?”

    “因为爱干净,男生宿舍脏,又不好请阿姨,我就无师自通了。”

    “所以你还是一个喜欢装穷,体验生活,沉迷Cosplay穷苦男大学生的富N代。”

    江见凉语气忿忿。

    木清垣一思索竟然觉得好像的确是那么回事儿,竟然有些心虚。

    江见凉继续逼问:“后来我以为你穷,处处照顾你,请你吃饭,给你买秋裤,还包养你,你为什么一直不和我说实话?”

    “因为......”木清垣勾起唇角笑了笑,“你不是不愿意和我谈恋爱,只愿意和我保持单纯的肉体和金钱关系嘛,我出了肉体你出钱,我就不好意思告诉你我比你更有钱了。”

    江见凉感觉到更挫败了,崽崽又出肉体又出钱,他真是太不容易了,自己真是一无是处啊。

    她好穷啊。

    她好笨啊。

    穷人家的孩子哪里会知道那么多高档场所的礼仪教养,穷人家的孩子哪里会那么舍得花钱,穷人家的孩子为什么又会大提琴又会钢琴,大提琴还动辄上百万,穷人家的孩子......

    穷人家的孩子是她,弱小,可怜,无助,没有四合院。

    “木清垣。”江见凉咬了咬唇,下定决心,“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不能在一起。”

    以为终于把狐狸毛给撸顺了的木清垣抬了抬眉,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为什么?”

    江见凉深呼吸一口气,语气沉痛地说道:“我觉得我太穷了,配不上你。”

    木清垣:......

    无语凝噎。

    这人哪来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脑回路?都是些什么臭毛病?!

    木清垣头疼。

    还没头疼过来,江见凉继续说道:“我决定了,在我比你有钱以前,我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我,江见凉,这辈子只接受包养,不接受被包养!”

    什么臭毛病!!!

    木清垣内心已经无声地呐喊了,他到底喜欢上了一个什么人,他想娶个媳妇儿回家怎么就这么难?这日子到底过不过得下去了?

    心累。

    此时此刻,他好想当一个简简单单普普通的穷苦男大学生啊。

    为什么他爸他妈都这么有钱,那些财富,成功成为了他追妻路上的绊脚石。

    “媳妇儿。”木清垣不由自主脱口而出。

    “???”江见凉投来三道疑惑的眼神。

    木清垣叹了口气,换了称呼:“江总,你其实比我有钱,真的,我的钱都是我爸妈的,我这个人,分外贫穷,真的,真的穷,无产阶级,要在你手下打工,全部仰仗您的施舍而生存。”

    “......”

    “而且只要我们在一起了,我的车,我的房,我的四合院,我的私人飞机,我的......你这是什么眼神?”木清垣感受到怀里的人儿格外炽热的目光。

    “你有四合院?”

    “......嗯......我成年的时候,我爸送我的......”

    “啊......我好穷啊!”

    木清垣已经快忍无可忍了,这个人到底怎么就和四合院过不去了!

    在江见凉再次发出诡异的言论之前,木清垣一个翻身把她压到了身下,恶狠狠地说道:“你再说一句穷试试?”

    江见凉被他压在身下,眨巴眨巴眼。

    木清垣恶狠狠不起来了,一下子软得一塌糊涂:“给你,都给你,我全部都给你,我整个人都属于你,所以你永远比我富有,听明白了吗。”

    “那我还可以包养你吗?”江见凉眨巴眨巴眼。

    木清垣再一次没get到她脑回路,哭笑不得:“可以可以,只要你答应和我在一起,说什么都可以。”

    语气轻柔又富有耐心。

    “那我们的包养合同还可以继续吗?”江见凉莫名的语气有些委屈。

    “可以继续,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都听你的。”木清垣侧了侧身子,把她搂在怀里,还顺势挤进了被窝里,“不过你为什么非要包养我呢?”

    木清垣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江见凉把头埋在他怀里,瓮声瓮气说道:“因为踏实。我觉得感情太虚无缥缈了,我这么不好,万一你说不喜欢了就不喜欢了,我该怎么办?有份合同在,我觉得安心,我觉得我是给了你什么,你才喜欢我的,我就觉得好像物有所值的感觉。”

    木清垣从来没有想过江见凉会有这种想法,她应该是最臭美最骄傲最矫情的那朵小玫瑰啊,她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木清垣把她的脑袋从怀里捧了出来,理了理她的头发,露出她的小下巴,“你这么好,当然应该值得被我喜欢了,我喜欢你,就是因为我喜欢你,就只是喜欢你,喜欢的也只是你。”

    江见凉却背过身,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表情,试图掩盖自己的情绪:“这个世界上我觉得只有等价交换是合理存在的,可是感情这回事,你没有办法给它估价,如果你没有办法给它估价的话,怎么能做到等价交换呢?不是等价交换的话也太没有安全感了。”

    木清垣从背后搂住了她,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头顶上,放柔了语气,问道:“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吗?”

    江见凉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开了口:“因为我爸我妈。”

    木清垣皱了皱眉:“我觉得伯父伯母的感情似乎很好?”

    江见凉叹了口气:“是,他们感情确实很好,他们也很相爱,可是这一切都是基于我爸单方面的隐忍和包容。我妈人不坏,但是就是运气太好了,从小养得又娇气,又清高,然后遇上我爸,把她当仙女一样伺候着,时间久了,她就真的觉得自己是仙女,是公主了。可是实际上她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女孩了,嫁进江家后,才发现除了我爸,没人拿她当回事儿,甚至都瞧不起她。她就开始更清高,更做作,后来就是我奶奶埋怨她生不出儿子来,她就觉得自己在江家的日子如履薄冰,但是又心高气傲,动不动就和我奶奶吵架,要我爸哄她。小时候我不懂事,我以为我妈那是有恃无恐,可是后来我看见她经常一个人发呆,一个人叹气,我才知道她其实是在寻找安全感,她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证明我爸还爱她,很爱她,很在乎她。你是不是觉得不可理喻,特别不能理解?”

    木清垣沉默了,没有发表意见。

    江见凉接着说道:“最开始我也不能理解,觉得我妈没事儿找事儿,直到后来我妈中度抑郁了,我才找她的心理医生聊过。原来是我妈觉得自己太配不上我爸了,他们这场爱情太不势均力敌,一旦我爸不喜欢她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所谓的灰姑娘嫁入豪门的故事,结局往往都并不会美好。齐大非偶,门当户对,终究是有道理的。我妈是真的很痛苦,我爸很爱她,对她很好,可是她就是一朵丝花,柔弱无助,离开了我爸就什么都不是,让她特别特别没有安全感。我见证过我妈那段时间的痛苦,那以后我就发誓,我以后要么不去爱一个人,要么我和一个人在一起,就一定不要比他弱。”

    原来是童年阴影,这该死的童年阴影。

    木清垣搂住她的肩膀,放缓了语气,干净又柔和:“小凉,你听我说,这世界上有许多种爱情,有偏宠,有依附,有势均力敌,有相濡以沫。就像你说的,感情没有办法物化,没有办法做到真的等价交换,所以爱的势力无关于钱财,是精神力量的问题。你母亲,她痛苦,不是因为她钱财的劣势,而是因为她精神上的柔弱,她迈不出让自己坚强独立的那一步。可是你不一样,小凉,你坚强,勇敢,聪明,善良,独立,有自己完整而正确的三观,这样的你,即使有一天身无分文,你也不会有所畏惧,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这就是你独一无二的地方。”

    “你觉得我那么好?我难道不应该是又凶又坏吗?”

    木清垣低低笑了一声:“凶是挺凶的,坏也是挺坏的,不过我还是喜欢,就喜欢你又凶又坏。”

    “不要脸。”

    “我脸这么好看,怎么能不要呢?”

    江见凉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压抑沉重的气氛这才得到缓解。

    “小凉,我说真的,我喜欢你,因为你特别特别好,你独一无二。我曾见过许多女孩子,有人形容她们像玫瑰花,但我觉得都不像。她们可能也美丽,也娇气,也脾气不好,但是她们都没有你聪明独立,嚣张跋扈,但是理直气壮。你还记得但是演唱完《Prince》后,你说我像小王子吗?如果我是小王子,那你就是我要守护的那支玫瑰花,我流浪过整个宇宙,但是我也只想守着你这一朵玫瑰花。所以小凉,我是真的喜欢你,或者说爱你。”

    少年的声音澄澈如水,语气不急不缓,徐徐道来,像甘露流进江见凉的心田,然后包裹着她那颗心脏,就再也出不来了。

    这情话,实在是太动人,让她想不出任何理由不去爱他,不去接受他的爱。

    江见凉的眼眶又湿润了,她这么讨厌哭的一个人,二十四小时内已经因为木清垣哭了两次了,可是她却一点也不难过,好像为他流的眼泪都是甜的。

    木清垣感受到她纤细的肩膀在微微地抽动着,他又笑了笑:“而且你明明就很有钱,你只是没有四合院而已,给你爸说一声他就能给你买,搁我这儿哭什么穷。”

    “谁哭穷了?”江见凉不服。

    “你啊。”

    “我没有。”

    “没有就好,我还等着你养我呢。”木清垣声音懒洋洋的,有些耍无赖。

    江见凉转过身子,皱着眉看向他:“你为什么要等着我养?你这种超级富N代没有一点有钱人的自觉性吗?”

    木清垣知道自己小天使的伪装已经被撕碎了,清纯无辜人设早就一去不复返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脸准备好碰瓷的表情说道:“你也看见了,我爸妈对于我处于放养状态。而且作为新世纪的独立青年,我觉得我有必要摆脱啃老标签,拒绝问家里要钱,所以我现在只是一个一穷二白地在你手下打工的美貌穷苦男大学生,急需你的包养。”

    “呵,呵。”江见凉抽了抽嘴角,“新世纪独立青年,不问爸妈要钱,找女上司求包养,这价值观很优秀啊。”

    “那必须的。”

    “既然如此......”江见凉似乎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狐狸眼,勾了勾嘴角,笑道:“那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爸爸了?”

    “呵。”木清垣喉咙里发出简短有力的一声,然后翻身捉住打算溜走的江见凉,“我觉得有必要让你认清楚,谁叫谁爸爸。”

    年轻人,就是体力好,哪怕有腰伤,比公狗也不遑多让。

    ***

    然而江见凉知道了Scarlett是木清垣的妈,其他人却不知道,关于木清垣被Stone的女总裁包养了的传闻甚嚣尘上。

    首先跳出来的就是H.G.的前任粉丝们,虽然这个组合和这个公司已经怎么洗都不可能洗白了,并且呈现出树倒猕猴散,墙倒众人推的趋势,但是那些真情实感、真心实意粉过H.G.的粉丝心里还是有气没处撒的,所以她们曾经的头号对家F.O.R出现如此巨大的丑闻,简直欢欣雀跃的仿佛是在过年。

    【啧啧啧,之前还以为是好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盛世白莲花呢,结果是朵碧池白莲啊。】

    【被包养什么的,真的很刺激啊,怪不得Stone突然要入资这么个十八线小破团呢,原来是靠门面担当出门做生意啊,啧啧啧,门面担当就是门面担当,好谈价钱。】

    【这瓜太恶臭了,我吃不动了。】

    ......

    还有一个叫做“男团最新瓜”的营销号,把所有照片,时间线等等,整理成了一篇长微博,实打实地敲定了木清垣就是被Stone的女总裁包养了。

    锤真的很扎实,毕竟儿子和妈久别重逢后,肯定是有些春雪消融的氛围的,但是被营销号一渲染,就变得暧昧了起来。

    而且营销号不嫌事大,为了赚够流量,还加入了一些自己“有理有据的合理推测”,而后还逮住木清垣一通批评教育,说他年纪轻轻不学好。

    扒着扒着,不知道怎么还扒出了他疑似被江见凉也包养过的锤。

    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上车,一起去酒店。

    噫~呀~,真是要啥有啥。

    被一个女总裁包养就算了,还被两个女总裁包养,实在是太过分了!

    实在是太让人嫉妒了,也不知道分他们一个,这两个女总裁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有钱,凭什么他木清垣占俩?!长得好看了不起吗?腿长了不起吗?身材好了不起吗?会唱歌了不起吗?会弹钢琴了不起吗?

    真的是,气死人了!这种人,黑,必须黑,往死里黑!

    许多言语就有些不堪入耳了,腌又难听。

    当两个人解决好私人问题,打开工作微信和微博时,他们都沉默了。

    这群人真是太会骂人了,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不过F.O.R.的团魂还是有的,虽然木清垣一直没来得及发声,但是四个崽崽都第一时间站出来说话了。

    管繁:木清垣是一个很正直很善良的人,我希望大家相信我,也相信他,不要捕风捉影,不要被一些不良营销号误导了。

    黄子铭:我垣哥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你们放心吧。

    Unique:垣哥美貌惹人妒,loser嘴脸真可恶。

    殷旭:屁!

    除了一部分黑子,和不明真相啧啧吃瓜的路人群众,大部分粉丝,无论是团粉和唯粉,都疯狂控评。

    【会大提琴,会钢琴,会原创,又奶又A一米八七帅哥了解一下,拒绝谣言,不相信不实传闻,坐等真相。】

    当然,控评一般会让路人更烦,于是路人骂得更起劲儿了。

    【你们简直追星追脑残了,有图有真相,还不认,非要求锤得锤么?】

    【你们说说,手也挽了,车也上了,酒店也去了,不是包养能是什么?你们有意思吗?一群脑残粉死鸭子嘴硬,自欺欺人。】

    【摆明了木清垣先傍上江见凉出道了,然后遇到更有钱的富婆了,就转身投入别人的怀抱了。不过要是我,我就选江见凉,年轻。】

    【楼上太单纯了,江见凉是年轻,但是年轻能去格莱美么?她们的Vocal天才木清垣可是一心剑指格莱美呢~你们懂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掉头,这种十八线小破团居然还想去格莱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要出卖自己肉体了呢!】

    【不过江见凉居然大度,自己包养的人跑到别人那儿去了,她们居然还能合作......】

    【说不定不止事业上的合作......】

    【咦......我怎么觉得楼上真相了......贵圈真乱!】

    流言纷纷扰扰,人心恶毒难测,许多平时就嫉妒着木清垣或者单纯自己生活过得不如意的人,披着别人不认识的马甲,顶着互联网这层保护膜,以最恶毒的心态和语言肆意地攻击着与他们素不相识的人。

    似乎只要这个人没有他表面好,他们就会满足,似乎只要这个人深陷泥泞,他们就可以高高在上,似乎只要这个人从此能过得不好,他们就开开心心。

    可是世事总是不随人愿,这些人想要什么,偏不给他们什么,生活和事实会重重给他们俩耳刮子:看,那些比你们好的人,就是过得比你们好,你们的恶毒最终也只能让你们成为阴沟里的孑孓蛆虫。

    当许多人幸灾乐祸沾沾自喜的时候,Stone的传奇女总裁,木清垣传闻中的新任金主爸爸,注册并人证了微博,然后和INS,Facebook,Twitter等社交软件同步更新了一条消息:

    “My son.”

    配图是一岁的木清垣,十岁的木清垣,二十岁的木清垣,还有Scarlett和木清垣。

    再简单不过的文案,却让吃瓜群众瞬间觉得信息量爆炸,什么玩意儿???

    木清垣居然是Scarlett她儿子?看样子还是亲生的那种儿子?所以木清垣作为法定继承人不好好当他的富N代出来混娱乐圈干嘛?!还混得这么真情实感艰苦朴素?!是拿不到格莱美就要回去继承几百亿的家产了吗?

    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说好的穷苦男大学生出道当明星被富婆包养的黑暗现实怎么变成了世界顶级名流家的小公子出来自己更新逐梦演艺圈了?

    这个剧本特么的,不对啊!不是这个剧本啊!不应该啊!他们想看的不是这种杰克苏剧本啊!

    黑子们突然崩溃了,粉丝迎来了狂欢高潮。

    太幸福了,有什么比黑料不用正主下场撕,不用粉丝昧着良心护,哭唧唧掉着头发控评反黑,只用等大佬轻飘飘地扔出真相,砸黑子们一脸,来得更爽更幸福呢?

    那个富婆是我们爱豆妈!亲妈!

    【婆婆,你好,我是木清垣他女朋友。】

    【婆婆,你好,我和木清垣已经在一起了,我在等着您拿五百万给我让我离开他。】

    【婆婆,你好,请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儿,我都可以的。】

    ......

    Scarlett人到四五十,突然多了一千万个儿媳妇儿,幸福来得太突然,有些措手不及。

    粉丝们正在高高兴兴狂欢,逮住一个瞎几把说的路人或者黑粉,就开始打脸。

    我们崽崽,木清垣,杰克苏本苏,服气不服气?

    盛世美颜,逆天长腿,实力Vocal,被天使吻过的嗓子,世界顶级富豪的亲妈。

    就问你们怕不怕?!

    一时间,木清垣的粉丝乃至整个F.O.R的粉丝,都突然有了底气,挺直了腰板儿,横着走。

    紧接着,所有发了黑木清垣通稿的营销号都收到了律师函,然后试图道歉,歉还没来得及道就被封号了。

    众人瑟瑟发抖,惹不起,惹不起。

    还有一部分因为误喷木清垣而感到愧疚的路人,也偷偷摸摸转了粉。

    趁着这个时候,江见凉直接以Meet工作室的名义发布了一条艺人公告:

    “我司艺人F.O.R.男团成员木清垣,因腰伤严重,决定前往美国进行康复治疗,将暂停演出活动三个月,期间F.O.R.将以四人团的形式进行活动。但是F.O.R.将永远保留木清垣的位置,等待伤愈归团,再扬帆起航。”

    真的很官方很老套了,但是这些都是Tony写的,和木清垣没有关系。

    因为木清垣刚刚被冤枉过,又暴露了富豪之子的身份,所以妈粉和女友粉们的群体瞬间扩大,蜂拥而至。

    【崽崽,保护好自己,注意身体,我们等你。】

    【崽崽,去美国的时候可以营业吗?三天一个九宫格自拍就够了,让麻麻看看你,不然麻麻会疯的!】

    【崽啊,注意腰啊,不然麻麻怎么抱孙子啊!】

    【老公看我,我可以的,我可以自己动的,真的。】

    【楼上滚!】

    ......

    在等待Scarlett的私人飞机到达的时候,木清垣、他妈还有他未来老婆,三个人坐在一块儿,一起刷着微博,场面莫名地尴尬。

    到底还是Scarlett老道,笑了笑:“没想到有一天,我不仅突然多出来这么多儿媳妇儿,还突然多出来这么多人和我抢妈当。”

    木清垣尴尬地揉了揉鼻子。

    Scarlett看着坐在旁边有些紧张局促和不安地江见凉又笑了笑:“小凉,对于你有这么多情敌,你有什么看法吗?”

    江见凉尴尬地咬了咬唇:“阿姨......我......没什么看法......”

    江见凉她怂了,在自己未来婆婆面前怂了,在自己怼过的未来婆婆面前怂了。

    木清垣难得看到她这么小媳妇儿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妈,你别逗她了,她本来就还在害羞。”

    “小凉,放轻松,没什么好害羞的,我不是那种恶婆婆。”

    “阿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和木清垣他还没有......”

    “还没有什么?上次不是已经叫垣垣了吗?这次你不和我们一起去美国吗?”Scarlett从小接受的就是西方教育,因此对待晚辈的态度并不严苛,而且她看着江见凉总有种看见自己年轻时候的感觉,稚嫩却又无所畏惧,单单遇上那个人的时候会有些手足无措。

    而且木清垣喜欢她,自己就没必要当这个恶婆婆,也有利于缓解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

    江见凉听见Scarlett调侃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没脸见人了,自己当时真的是醋虫上脑,脑子都不动一动就去捉奸了,还好Scarlett是个开明大度的人,而且最近心情好,不然可能就要引发一系列豪门婆媳恩怨了。

    江见凉想了想她妈和她奶奶,不由得打了寒颤。

    木清垣知道她现在已经羞愧困窘到不行了,于是罩着袖子,偷偷握住了她的手,朝他妈说道:“南芒这边还有事情她要忙,F.O.R也刚出道,Meet工作室也刚成立,小凉她走不开,就不去了。我爸呢?他这次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去?”

    “你爸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哪里有展子跑哪里去,听说日本要展出一批什么八国联军从圆明园抢走的文物,他巴巴就赶过去了,等结束了他再到没过来和我们汇合。”

    “妈。”

    “嗯?”

    “您变换太快,我有点适应不了。以前你提起我爸就冷着一张脸,现在怎么......”

    “现在怎么了?”

    “怎么和她一样了。”

    木清垣说着指了指他旁边一脸娇羞一看就是被爱情滋润过的江见凉。

    他媳妇儿:......

    他妈:......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审核问题,删减了很多东西,还请多多体谅呀,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