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章 Chapter 45

作者:恕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木清垣看见怀里的人儿惊恐的眼神, 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没事儿, 是我爸。”

    然后扬声说道:“爸, 是我。”

    “你这小子怎么突然溜回来住......”脚步声越来越近。

    木清垣忙补充了一句:“两个人。”

    “......”屋外的脚步声顿了顿,“哎呀, 那啥, 我先去买早饭去了, 再出去遛遛鸟,可能还要在胡同口找个大爷下下象棋, 你们好好睡, 不着急, 好好睡!”

    然后脚步声就远去了。

    江见凉头埋在木清垣怀里, 觉得羞得不行,果然, 她之前的感觉没错, 这个家从上到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木清垣把呈鸵鸟状的某人拎了出来,笑了笑:“困吗?困就先睡, 老头子那儿我去应付。”

    江见凉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她在人家四合院里把人家百年雕花古木大床弄塌了还能继续在犯罪现场睡着,那她的心也着实太大了。

    “那我抱你去洗个澡,换个衣服, 陪老头子说会儿话, 然后回家再睡?”

    江见凉点点头,然后又想到什么:“这里洗澡......?”

    木清垣捏了捏她耳朵:“四合院又不是原始小山村,还有的现代水电气都有, 不是大木桶。”

    “哦。”江见凉瘪瘪嘴,她怎么知道嘛,她又不是北京胡同长大的孩子,又没有住过四合院。

    老木同志买完早点下完象棋回来后,两个人已经洗漱干净收拾得体了,满是罪证的床单被褥也被木清垣塞进了洗衣机。

    然而满屋子雕花大床的残骸他们毫无办法。

    老木同志看着犯罪现场,笑得意味深长,江见凉躲在木清垣身后脸通红通红。

    因为木清垣父亲的爱好和木清垣对他“老头子”的称呼,一度让江见凉以为老木同志是个头发花白,身穿唐服,一手拎着鸟笼子,一手盘着文玩核桃的大爷。

    结果老木同志身穿supreme和lv联名款印花卫衣,腿上穿着某男性同款破洞牛仔裤,脚踩AJ1黄金款,又潮又壕。

    皮肤白皙光滑,一双和木清垣如出一辙的老鹿眼正贼眯眯笑着。

    看上去和两兄弟似的。

    看上去就不是什么正经爸爸。

    老木招呼两个人到院子里坐好,给了他们一人一份豆浆油条,然后又开始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木清垣已经习惯了他爸从头到尾的纨绔子弟作风,但是江见凉不习惯,于是脸都红到耳根子了。

    木清垣不满地看了老木一眼:“爸!”

    老木了解地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就低下头喝豆浆了,喝了一会儿,感觉不得劲,悠悠开了口:“清垣啊,那个床......一百二十万呀......”

    “我赔给您,还不行吗?您好好喝你的豆浆成不?”木清垣看了一眼自己小娇妻的红得快滴血的耳垂,恨不得把油条塞进他亲爸嘴里。

    老木“啧啧”了一声,儿子大了,有钱了,不啃老了,翅膀硬了,一百二十万说赔就赔了,娶了媳妇儿忘了爹了。

    “你个小兔崽子,你卡里的钱不是老子的就是你妈的,你是打算拿我的钱赔给我还是拿我媳妇儿的钱赔给我?”

    “拿我媳妇儿的钱赔给你。”木清垣一边帮江见凉把油条撕成小块,一边暗戳戳白了老木一眼。

    就知道欺他少年穷,他还年轻,还没毕业,出道活动还没参加过,一分钱收入也没,正儿八经来说,属于他自己的钱就江见凉每个月发给他的两千块钱补贴,四舍五入大概要分期五十年才能赔上老木。

    既然如此,那就让金主赔吧,反正昨天晚上商量好了包养合同无限期续约,他就安安分分当一个辛勤耕耘的小白脸也挺好的。

    江.他媳妇儿.脸红成猴子屁股.见凉:“......好的,叔叔,我马上赔给您。”

    老木哪能真让自己儿媳妇儿赔啊,这百八万的钱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作势踹了木清垣一脚:“小兔崽子,居然学会吃软饭了?”

    木清垣似乎丝毫不介意:“没办法,谁让我媳妇儿厉害呢,她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你这纨绔子弟的派头和谁学的?”老木一点自觉性都没有,“我给你说,你腰好了,就赶紧出门赚钱去,我表妹的女儿都催了我好几次了,问你什么时候回归。”

    江见凉忙答道:“下个月F.O.R一巡,清垣就会回归了。”

    “这样啊。”老木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那我们抓紧这个月就把事儿办了吧。”

    木清垣:???

    江见凉:???

    木清垣揉了揉额角:“爸......太急了,我们现在还没有那个打算......”

    江见凉也红着脸说道:“我和清垣在一起时间还不长,还有许多需要磨合的地方,他的事业也刚刚起步......现在就办了......是不是不大好?”

    老木抬了抬眉:“你们小两口想什么呢?这个小兔崽子连22岁都没有,你们以为我叫你们办什么事?我意思就是抽个空,双方父母见一见,咱就把这事情订下来。”

    “爸,这也不着急,我们两个的事情是我们两个的事情,见家长干嘛?”

    老木叹了口气:“所以说,你们年轻人到底还是不懂事,像我们两家人,说到底,谁也不图谁什么,唯一图的就是你们两个好好的。偏偏你们两个的职业还在风口浪尖上,处处容易遭人诋毁嫉妒,那我们两家做父母的,能放心吗?能不通通气儿吗?这要回头出了什么岔子,我们才能第一时间统一战线呀,也让那些不自量力的小人瞧一瞧,别上赶着找死。”

    天下父母一般护短,江见凉听见这话突然想起了老江。

    上次在回国的飞机上,她没少教育老江,老江听着她的埋怨和道理,无处反驳,又舍不得凶她,憋到最后只说了一句:“爸这不就是想让别人知道你是我们江家放在心尖尖上宠的宝贝吗,木清垣他们家有钱有势,他条件又好,我就怕你受了委屈,就想着让他有点危机感,能待你好一些。”

    那时的她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此时的她心里软得二塌糊涂。

    她一直觉得自己命不算好,爷爷奶奶重男轻女,总看不起她,妈妈是个清高小白莲根本不懂得怎么爱别人,还有一个同爷异奶的哥哥处处打压她,她觉得自己从小就缺乏感情的关怀,所以养成了对人又凶又冷的傲娇性子。

    可是她有一个很爱很爱她的父亲。

    她有一群可爱上进懂得感恩的崽崽。

    她的王八哥哥戴修好像也没有表面那么坏。

    她还有木清垣,看穿她所有伪装,穿过所有花刺拥抱她的木清垣。

    他用他的温暖和包容让她一点点软了下来,暖了下来,在人间烟火里活得幸福而有滋味。

    他的父母,因为爱他,所以爱屋及乌,也愿意保护她。

    她其实拥有了最好的朋友、亲人还有爱人。

    她还拥有了最好的自己。

    她想,所谓世界上最好的爱情,就是遇上了一个人,然后通过他看见了这个世界,那么温暖,那么好。

    她在那一刻笃定,她会是和木清垣走过往后余生的人。

    他们花在彼此身上的了解和时间让他们爱上了彼此,驯服了彼此。成为几十亿人中的独一无二。

    于是她笑了笑,说道:“好,该办的都办了,定下来吧。”

    夏日的晨风吹过北京二环内的某一座四合院,带过了玫瑰花的种子,悄无声息地坠入土壤。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后面会开始更新番外,已定番外

    番外一、爱豆和霸总的苦逼地下恋及揭穿

    番外二、四个崽崽的日常(有一条感情线)

    番外三、戴修和他的小娇妻

    后面你们还想看啥,给我说,我写

    微博开车也提上议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