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章 番外二

作者:恕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零一九年的四月, 暖得比往年要早一些, 阳光是温柔的, 风是和煦的,北京最大的演出场地外密密麻麻挤满了人, 甚至还出动了武警维护治安,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出了踩踏事件。

    这是国内最红的男团F.O.R两周年纪念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场。

    传闻中也有人说, 演完这一场,F.O.R的合约到期了就要解散了。

    对于这一说法, 有的人欢欣鼓舞, 比如一直被F.O.R压一头的Color组合及其粉丝。

    有的人痛哭流涕, 比如F.O.R家的团粉死忠粉。

    有的人坐在墙头吃瓜, 比如不饭男团的佛系路人。

    但是F.O.R和Meet工作室对网络上沸沸扬扬的传闻一直未做回应,和他们的老板江见凉素来一言不合就把谣言打脸打得啪啪响的做事风格截然不同, 于是一些粉丝愈加忧心忡忡。

    是以本来就次次爆满的演唱会就更加爆满了。

    谁知道看完这一场以后还看不看得到呢?

    两年可以改变些什么呢?

    可以让一直长不高的Unique终于突破了一米八。

    可以让一直苦于减肥的黄子铭因为忙碌辛劳自然而然褪去了婴儿肥。

    可以让本来老胳膊老腿儿的管繁开始保温杯里泡枸杞。

    可以让自闭寡言又面瘫的殷旭开始学会在舞台上微笑比心甚至wink。

    可以让木清垣到了法定结婚年龄。

    舞台一如既往的好, 所有人比两年前更加成熟优秀,却因为江见凉的保护没有那种在娱乐圈浸淫已久的油腻感, 唱歌舞蹈rap都愈发娴熟,褪去了些许少年的稚嫩感后是男人的成熟。

    风靡整个亚洲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是传说中业务能力一流的长腿完颜团。

    粉丝们的应援和尖叫差点掀翻了会场的舞台,可是无论她们怎么尖叫挽留, 安可之后还是要结束的。

    所有表演结束后, 五个人站在舞台上,站成一排,因为剧烈的舞蹈, 都微微喘着气,肌肤上淌着滚滚的汗珠,在灯光下散发着致命的荷尔蒙的气息。

    因为喘息而沉默,因为沉默而有一种诡异的沉重。

    像是有大事宣布的样子。

    粉丝们突然想到了关于解散的传言,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于是开始疯狂地呐喊“F.O.R,forever for you!”

    “F.O.R forever for you!”

    “F.O.R forever for you!”

    ......

    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震耳欲聋,真情实感,催人泪下。

    管繁愣了愣,咋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要解散了呢?

    老队长还没反应过来,木清垣就轻轻“嘘”了一声,粉丝们向来很听他的话,也就乖乖安静下来。

    安静了不到三分钟,就又炸了。

    因为木清垣说了一句:“很高兴能够站在舞台上看见你们,也很感谢这两年来大家陪伴我们走过的每一天,但是在今天,我可能要和大家说再见了。”

    F.O.R其他四崽懵了,粉丝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妈妈不准!!!!不准解散呀!!!妈妈还要爱你一辈子!!!妈妈可以的!!!”

    管繁扯了扯木清垣衣角:“怎么回事儿?”

    木清垣朝他们安抚的笑了笑,然后又拿起话筒说道:“大家放心,F.O.R并不会解散。”

    粉丝们松了一口气。

    “只是我可能会暂时离开F.O.R。”

    ???

    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起起伏伏,你以为追星女孩的心脏都很好吗?!

    好多粉丝眼泪都快出来了。

    “两年前,因为机缘巧合,我进入了南芒公司,和四个很好的兄弟组成了F.O.R,然后出道,然后一起走到了今天,这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特别的一段日子,我觉得我会铭记一生。”

    “无论是管繁,黄子铭,Unique还是殷旭,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优秀爱豆,都是很好的男孩子,能够认识他们,和他们并肩作战,是我的幸运。”

    “而能够被你们所认识,所喜欢,所欣赏,所保护,也是我木清垣的幸运。被人喜欢,是一件值得感激的事情,能够被这么多人喜欢,值得我感激一生。”

    “之所以出道,这里面有太多故事,成为爱豆,一开始也并不是我的规划。我只是喜欢音乐而已,大概是生来如此,所以我在想可能我更适合沉下心来做音乐。”

    “其实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我已经收到有一段时间了,这一直是我梦想的学府,也几乎是全世界每一个音乐人梦想的学府,我不想失去这次机会,也不想失去自己关于音乐的梦想,所以我可能暂时会离开。”

    “但是我会回来的,我会带着自己的音乐作品回来的,我还是Meet工作室的艺人,我还是管繁、黄子铭、Unique和殷旭的垣哥,我还是你们所喜欢的那个木清垣,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可以祝福我,如果不可以,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

    “我也只活这一辈子,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过自己想要的一生。”

    “谢谢大家。”

    心意已决,木已成舟,粉丝们的悲伤逆流成河也只能含泪祝福。

    而管繁他们纵使有再多不舍,也只能选择尊重他的意愿。

    是啊,每个人都只活这么一辈子,尽了自己该尽的职责,仁至义尽,那么就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爱自己想爱的人好了。

    木清垣换下了演出服,穿上了便装,看着镜子里精致的妆容,恍惚觉得有些不真切。

    江见凉说过,他生得太精致了,一上了妆,就精致得有些不真切了,似妖似精灵,她更喜欢他刚刚洗过澡时的干净和不自知的性感,喜欢他晨起时的那份慵懒。

    她说,那才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少年。

    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卸下妆容,做她一个人的少年,他的心不够大,大概只有小王子的星球那么大,一天可以看四十四次日落,一个星球只住得下他那朵娇气的玫瑰花。

    管繁他们上了保姆车,上车之前,看了看木清垣,木清垣朝他们笑了笑:“你们先走吧,我有车。”

    然后兀自向停车场走去,没有带鸭舌帽,没有带墨镜,没有带口罩,没有匆忙的脚步,似乎听不见场外疯狂地尖叫,看不见不远处的闪光灯,他的眼里似乎就没有保安费心阻拦的疯狂人潮。

    他径直走到角落里一辆浮夸的骚红色跑车旁,打开了驾驶座的门,却没有坐上去,而是从里面拽出来了一个纤细的女子。

    然后。

    把她摁在车门上,圈在怀里吻了下去。

    唇温柔地落在她的额头上,然后深深印了下去。

    “江见凉,从今天开始,我们只有一份合约了。”

    “江见凉,明天,我们就去领第三份合约。”

    “江见凉,从今天开始,我可以明目张胆的喜欢你,宠你,对你好。”

    “江见凉,明天,你就是我的妻子。”

    一句一句,落在江见凉的耳畔,落在她的心间,她有些怔,有些懵,被木清垣圈在怀里,仰头看着那张完美无瑕的容颜,感受着他身上诱人的荷尔蒙气息,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无法挣扎,无法抗拒的陷阱。

    然后木清垣松开了她,单膝跪地,掏出一个红色丝绒盒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枚钻戒,白金的戒圈,绕成玫瑰花的图案,簇拥着一颗晶莹璀璨价值不菲的晶莹钻石。

    “我自己设计的,很早很早以前就设计好了,在见你的第一面,我就想到了,所以江见凉,我对你是一见钟情,死缠烂打,至死不渝。那么,你愿意嫁给我吗。”

    少年的声音依然清澈柔和,却多了成熟男人的坚定,掷地有声,沉着笃定,他跪在夜色里,背后是闪烁的镜头,面前是明亮的路灯,落成他眼里的星河。

    他眼里的星河,全是她。

    她看着他的眼睛,看见了自己,她看见自己眼里蕴着泪光。

    如此简单一个求婚仪式,可不知为何,她感动得不能自已。

    她的小男孩,如此急切,如此执着,如此坦然地爱着她,他总是那般沉着冷静,完美无瑕,让人挑不出他的错误,让她总是会忘记,他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年。

    他在努力成长,他想让她依靠,他想给她一世无忧,想让她在他们的星球上恣睢肆意地美丽娇纵着。

    他此时此刻,如此冷静,可是她却看穿了他的那份幼稚,像一个赤子一样,想要的便等不得片刻。

    他是她的小男孩,她的男人,她的爱人。

    “好,我答应你。”

    “木清垣,我愿意嫁给你。”

    “木清垣,我嫁人,只嫁这么一次,我认准了,就是要缠你一辈子的,不死不休。”

    她仰着下巴,睨着凤眼,骄傲又美丽,像是那只偷书生心的小狐狸精。

    而这只小狐狸精,终于被她的小书生拐回了家。

    “好,一辈子,不死不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