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章 番外.戴修

作者:恕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助理最近觉得自家总裁有毛病。

    买橙子买得外界以为南芒要进军农业界了就算了, 他居然突发奇想要去参加嘉城中学的毕业典礼, 并且要当最牛批最拉风的那个颁奖嘉宾。

    他觉得他有毛病, 这个向来最讨厌这种仪式的人是突然疯了吗?

    不仅如此,还要他特意飞去意大利求那个已经休假了的世界顶级手工西服制作者行行好给做身衣服, 要显年轻的那种。

    于是他坚定了一个念头:千年王八久旱逢甘露, 老铁树开花, 要对纯洁无害的小姑娘下手了。

    所以当他看见自家总裁在礼堂舞台上亲切地递过毕业证书并朝着那个叫阮橙橙的小姑娘说道:“小朋友很不错,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时。”时他的表情已经放空麻木麻木了。

    这个人, 什么时候特么这么温柔地笑过。

    笑无所谓, 正好改善外界对咱们的印象, 但是你能做戏做全套吗,能别颁完那一个毕业证书就完事儿吗?后面排着队的那群花痴小姑娘你就不管了吗?

    不过其实戴修不管也没事。

    因为阮橙橙是整个嘉城中学唯一一个考上首都大学的人。

    这所以留学而著称的私立贵族学校, 考上211/985就能吹一吹了, 更何况是国内顶级学府首都大学。

    那么只有这个小姑娘能得戴总青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连戴修都有些惊讶,这么一个一看就是让老师校长头疼的祖宗居然成绩这么好。

    果然, 聪明的人和聪明的人才有缘分。

    而戴修更是心血来潮地成立了一个优秀毕业生奖学金,是发给嘉城中学考上首都大学的同学的。

    换句话说就是发给阮橙橙的。

    张助理看着小姑娘不在意的抖动着支票的样子,和自家总裁怀疑自己奖学金只给二十万是不是太抠门了的烦恼样子,觉得真特么像是给自家闺女儿零花钱想哄闺女儿开心结果闺女儿爱答不理伤透他的心的老父亲。

    不过阮橙橙这个小姑娘, 有个好处, 就是甜。

    甜甜地,脆生生地,弯着眼睛, 偏着脑袋朝戴修一笑,戴修的毛瞬间就给撸顺了。

    “大叔,谢谢零花钱呀,我请你吃饭呀~”

    张助理嘴角抽了抽,还真当零花钱了啊喂。

    戴修:“好。”

    张助理:???

    上前一步,凑到戴修耳边,低声说道:“戴总,晚上家族晚宴。”

    “不用去,反正老头子也不会有什么好事说。”

    ......

    “好的,戴总,明白。”

    于是他看着自家总裁,穿着一身价值十几万的西服,跟着捏着二十万支票的“总裁闺女”,走进了路边一家小小的粥店。

    好叭,有钱人现在都喜欢体验民间疾苦了吗?

    更过分的是,吃饭一向讲究得像个奴隶社会的暴君的戴修同志,居然,特么的,给人家小姑娘擦桌子盛粥!

    “大叔,你们这个年纪的男人,都这么温柔体贴吗?”

    “嗯。”

    放你令堂的狗臭屁!

    张助理觉得自从那天自己违规乱停车后,他的世界就不一样了,他的总裁一定是被戴着黄袖章的收停车费的大爷附体了。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被戴总的忙碌工作压迫之下还要在这儿吃狗粮?

    而且,戴总,你醒醒,不要再一脸春风得意的笑了,人小姑娘看你和老父亲似的眼神你感觉不出来吗?就差捧上中老年人保健品了!

    当然,爱情蒙蔽了戴总的双眼,他看不出来,他觉得那是小姑娘对他的崇拜。

    吃过饭,开着车送了阮橙橙回家,然后似乎就再也没有去找人家小姑娘了。

    不过也只是似乎。

    因为他没找人小姑娘,找了人家小姑娘的爹。

    素来眼高于顶对谁都不客气的戴修,最近对阮氏集团的老总阮总十分另眼相待,谈成了好几桩合作不说,还一口一个软叔,活生生把四十八岁的阮总叫出了六十八岁的既视感。

    众人感觉莫名其妙,阮总感觉受宠若惊,唯有张助理洞穿一切。

    当戴修自然而然地收到阮总送来的阮橙橙成人礼的邀请函时,张助理默默呵呵了一句:心机老男人,凑表脸。

    这是戴修第一次看见阮橙橙没有穿校服的样子。

    马卡龙色的小裙子,穿在她身上一点也不显得夸张,她皮肤极白,像牛奶一样,胳膊和腿都是少女时代特有的那种纤细脆弱感,个子不高,但是胜在比例好,穿着小白鞋,脚踝处纤细又精致。

    一头柔顺的黑发绑了两个低马尾,清汤寡水的小脸蛋依然像瓷娃娃一样。

    看上去乖巧无害,然而戴修知道她其实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祖宗。

    她究竟是什么地方吸引着他,戴修想应该无关男女之间的那种情.事,而是因为她身上那份纯粹的无谓,和天真的通透。

    她的家庭富有美满,生长于无菌环境,有些娇纵却并不奢靡,有着所有普通女孩子可爱的小爱好,却又有着寻常女孩子没有的眼界,心里有着善良和正义,无所畏惧地去和别人对抗,也无所畏惧地去对别人微笑,但是又不为寻常规则所束缚。

    她或许从没刻意地想做过什么,可是她的身上由内而外地散发着那种少女独有的美好,没有伪装,没有防备,没有咄咄逼人,真实而剔透。

    这是他这一生从未拥有的,他没有,江见凉也没有,他身边所有人都没有。

    这份独一无二,让他仿佛回到了最稚嫩的少年时代。

    尽管他的少年时代也没有资格稚嫩。

    于是他就想护着她,宠着她,把她捧在手心上,不给别人伤害她的机会,他不信任任何人,他不相信除他之外的任何人能够保护好这个小姑娘。

    小姑娘蹦蹦跳跳朝他走来,一点儿也不老实,在他家这样走路是会被骂的。

    可是他喜欢看她这样走路,双马尾一晃一晃的,像兔子耳朵。

    “大叔,好巧啊,你也来啦。”

    “没大没小!”阮总笑着斥了一句女儿,“叫修哥哥。”

    毕竟戴总叫他一声叔,这辈分可不能乱。

    阮橙橙从善如流:“修哥哥好。”

    声音清甜,却一点也糯软腻人,像夏日的新橙,一甜甜到心里去了。

    戴修忍不住笑了笑:“橙橙好。”

    然后让张助理递上来了给她准备的成人礼,一块不大不小的黄钻,切割精湛,镶嵌在橙子外形的铂金底托里做成了项链坠子。

    “成年快乐。”

    阮总一惊:“戴总,使不得啊,这太贵重了,她一个小孩子,哪儿用得上?”

    戴修却笑了笑:“阮叔就不要和我客气了,橙橙已经成年了,不算小孩子了,而且正适合她。”

    阮总心里想了想,这么个项链,对于戴修来说,确实不算贵重,而且如今正在合作,他应该是在表达他的诚意,商场上的交际而已,如果自己再客套下去,反而生分,不如回头再回份差不多的礼。

    于是也就应了下来:“那就替小女谢过戴总了。”

    他们两个客套之际,阮橙橙却已经将项链戴了上去,细细的链子让脖颈显得愈发修长纤细,坠子正好落在锁骨之间,肤色莹莹,纤巧精致。

    “好看吗?”少女抬着头,冲他笑着。

    他点了点头:“好看。”

    而后来,这枚黄钻被阮橙橙做成了婚戒送给戴修。

    她说,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两天,一天是我成年,你把它赠予我,是你对我的欢喜,而今天是我嫁给你的这一天,我把它赠予你,是我对你同样的欢喜。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也未曾老,十二年,不过正正好。

    你替我先尝过人情冷暖世间恶,我便只需在你身后享受你给我的好。

    待得我们头发稀疏,牙齿掉落的那一天,你还是那个最英俊的老头,笑着说:“小祖宗,我先学会带假牙,以后好教你。”

    那我也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小老太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