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结局

作者:吃不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栾晓一开始有些害羞,把头埋到了萧归肩颈处不出来,直到萧归把她抱到电梯口等电梯,她才意识到他们两人在外面这样的行为太过羞人,就挣扎着想要下地。

    栾晓头埋在萧归的肩颈出自然就把自己的脖颈送到了萧归的眼前,抱着走的时候萧归还没感觉,现在等在电梯口,他就有些蠢蠢欲动了,正好栾晓这一挣扎,他找到了借口,先是凑上去狠狠亲了一口然后才道:“乖,听话。”

    被萧归这么一亲,栾晓觉得更羞人了,小拳头轻轻捶了萧归一下,小声说道:“放我下来。”说话的时候小细腿还踢蹬了两下。

    这点儿小力道萧归哪放在眼里,不但不放栾晓下来,在她膝窝处的手还不老实的乱摸了摸。

    栾晓一个激灵,挣扎的力道大了一点儿,但是这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她怕被人看到一下子又出溜到萧归的肩颈处埋了起来,引来萧归的哈哈大笑。

    抱着小姑娘进了电梯,萧归让栾晓按楼层,栾晓知道萧归坚持要做的事情她反抗没有作用,到了电梯这个密闭的空间,她也就放任自流了,小脑袋靠在萧归肩上瞄着楼层键,伸出小指头按下了32。

    按下32后,栾晓又想到刚刚萧归一路跑楼梯下去的事情,脸一红,又把脑袋埋起来了。

    “你……”

    “先别说话。”圈在栾晓后背的手臂稍稍用力,萧归制止了栾晓未出口的话。虽然不知道栾晓要说些什么,但是在他做完接下来的事情之前,他不想让栾晓开口。

    刚刚萧归接到栾晓的电话后来不及关门就直接冲下了楼,所以电梯到达32层打开后,栾晓就看到了一条由玫瑰花瓣铺就的红毯。

    在栾晓惊讶的目光中,萧归把她放到了门口,然后示意她顺着“红毯”往里走。

    栾晓的心跳又“砰砰砰”的急速了起来,和刚刚给萧归打电话时有的一拼。她看了一眼萧归,然后既紧张又期待的迈开了步子。

    栾晓一步一步走的极其缓慢,同时脑子里一会儿一片空白一会儿杂七杂八总是乱的可以,所以一时没有发现跟在她身后的萧归拐向了另一个方向。等她终于走到落地窗前看到那由玫瑰花束摆成的小片玫瑰花丛时,萧归突然出来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

    “嫁给我,软宝。”

    看着萧归跪在一片玫瑰前举着小小的丝柔戒指盒,栾晓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萧归是怎么在瞬间把这些东西变出来的?

    萧归现在是满心的庆幸,幸好今天想着道歉摆满了玫瑰,幸好自己提前设计了婚戒送去加工,幸好婚戒制作完成后寄来给他看效果,不然他连个像样的求婚都给不了自己小姑娘。

    “软宝,嫁给我,好吗?”见栾晓楞在当场,萧归又说了一遍,心里带了点儿着急。虽然小姑娘刚刚在电话里跟他求了婚,但是他依然担心此刻她心思突变。

    他把栾晓真真正正的放在了心里,所以此时才会如此的患得患失和对自己充满了不自信。

    被萧归的话从乱七八糟的神思中拉了回来,栾晓看着眼前这个甘愿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倏地展开笑颜,说道:“好!”

    **

    萧归当晚求婚成功,第二天就拐着栾晓去民政局把证领了回来,理由非常的充分,四个字迟则生变!他还记得之前栾晓说过毕业之前绝不结婚,万一她脑袋瓜一变,非要等到毕业之后再结婚,那他还有的等。

    领证这种事不能不和家里说,家里人知道之后也蛮赞成的,毕竟两人的事情早就定了下来,领证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只是证已经领了,那婚礼就应该提上日程了,之前订婚的时候就家里人低调的吃了个饭,当时说好婚礼要大办的。

    “那……那啥,婚礼等我毕业之后再办成不?”栾晓昨晚几乎没睡,早上又被拖起来去领证,接着就是一通的见家长,她现在是身心俱疲,但是听到办婚礼的事情,还是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栾晓其实对婚礼如何操办有些纠结,以萧家和熊家的地位,大办婚礼势必会引起轰动,她之后还打算在学校里混几年,这种轰动对她而言是种负累,但是她又不忍拂了长辈们的好意,而且对于在人前宣示她对萧归的所有权这点儿,她又有些期待。

    这又想低调又想大办的纠结搞得她有些头疼,最后还是对萧归的占有欲占了上风,大办就大办吧,只是好歹让她把大学生活正常的低调的过完。

    俩妈妈正在那儿翻黄历呢,听了栾晓的话,谷沁月直接把日子翻到明年的六月份左右,看了一圈后说道:“行,六月份正好有俩好日子,婚礼需要准备,现在到六月份还有七个月的时间,扣除晓晓备考的时间还有六个月,之后还要忙复试、毕业之类的事情,六个月时间不长。”

    栾晓把自己给嫁了出去,又敲定了婚礼的事情,和萧归的一丢丢小矛盾在求婚那天晚上就已经解决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她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而且萧归从男友变成老公之后比之前更体贴了起来,栾晓复习,他的后勤工作那是方方面面滴水不漏,连自己的欲望有时候都会在看到栾晓太累之后强行压制一下,不过他心里的小账本记得清楚,初试结束之日就是他的清算要账之日。

    考研是个挺累的过程,这个累不只是身体层次更多的是心理精神层次,有很多人都是没等到结果就倒在了准备考研的路上。

    随着考试日期的一天天临近,很多人在心理压力加大和身体疲累的情况下患上了感冒,史文静也没能避免,在一片抽鼻涕的声音中健健康康的栾晓想到之前一学姐说过的话考前感冒,必定考上。突然有些埋怨萧归把她照顾的太好。

    “想累到感冒啊?这好办!”听了栾晓的话,萧归边解衬衣扣子便邪性的说道。想累到感冒,他一晚上就能让这丫头直接累死过去!

    萧归的行为再配上他那带着寒气的调调,吓的栾晓立刻举手投降,抱着被子就缩到床脚,“呵呵,我开玩笑的。”

    **

    栾晓考完最后一门从考场出来,她立即就把考试这回事儿抛到了脑后,接下来就是元旦假期,她打算好好放松放松。至于准备复试,那等她放松够了再说!

    只是栾晓想放松,妈妈们却没有给她机会,之前顾忌着她要考试,所以有关婚礼准备的事情谁都没有让她操心,一直是两边妈妈准备着,现在她闲了下来,那很多需要根据小两口喜好来准备的东西就需要她来做决定了,至于为什么不找萧归,呵呵,只喜欢黑白灰三色的人不适合准备婚庆用品。

    在元旦这么个新年起始的节日里准备着自己的婚礼,虽然整天逛街采购让栾晓有些累,但是心里却是甜的,而有的人却是身苦心也苦。

    “昔日女神惨遭绑架轮*奸”

    栾晓看着今天的头条新闻觉得自己眼睛可能出了问题,匡德馨于昨日下午被绑架,今天上午警察接到报警电话后在城郊一废弃工厂内发现了她,栾家自始至终没有接到勒索电话,匡德馨也没有生命危险,难道绑匪就只是想一逞兽欲而已?

    栾晓这里只是好奇加不解,栾家那边却是因为这事儿彻底乱了套。

    匡德馨作为一过气女星,栾家又是在脱离了熊家之后没什么价值的一个伪豪恩,再加上栾鸿轩的刻意低调,两人结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砸起舆论的一点儿水花。这次匡德馨被绑架,时间极短,栾家又根本就没有报警,警察找到人后也只是单独通知了栾家,栾鸿轩遮丑都来不及根本不会宣扬,这样的情况下理论上讲应该和当初结婚差不多一样,没人关注才对,可是出乎意料的,很多媒体竟然得到了消息后蜂拥而至大肆报道。

    栾奶奶这种人就是特别老派封建的思想,在她的认知中,匡德馨身为栾家的媳妇儿被轮奸了也是她的错,给栾家丢尽了脸,所以在知道事情闹大,栾家丢了大脸之后一气又晕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连以前好的半边身子也不能动了。

    只是这般,栾家的事情还没有完,匡德馨被发现时是昏迷的状态,等她在医院里转醒之后,大家发现,她出现了精神失常的情况。

    栾筝隔着病房的玻璃看着那个缩在病床角落里哭喊着不让任何人靠近的女人,她竟然露出了笑容,这个结果不枉费她辛辛苦苦演了这么久的戏,从匡德馨手里一点点的骗出钱来,然后偷偷的又卖了一些首饰,凑了一百万雇人把她折腾掉半条命。

    栾鸿轩现在是一团乱,他既要应付警察,还要应付记者,还要照顾医院里的两个病人和年龄已经很大最近身体欠佳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女儿在家里出了这么大乱子之后不仅毫不惊慌脸上还时常露出疑似高兴的表情。

    栾筝已经把匡德馨弄疯了,但她再没有钱也没有能力来“惩罚”栾鸿轩为自己母亲报仇,她隔着病房的玻璃看着惊恐尖叫的匡德馨和满身疲倦在这几天老了十多岁的栾鸿轩,攥紧了手里装了她目前所有身家的小包,心里默默的对已经逝去的母亲说道:“妈妈,女儿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不能替你讨回公道是女儿没有本事,但是伤害过你的人,谁都不能好过!”

    栾家现在多少还算是和栾晓有那么点儿关系,所以她就比较关心事情的发展,当她知道匡德馨疯了、栾筝留言出走、栾奶奶脖子以下全部瘫痪的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些啥了,这栾家是犯太岁了?

    本来栾晓觉得栾鸿轩现在经受的打击够多的了,可是对他最大的打击远不是这些可比。在栾鸿轩和熊从安离婚之后洗熊政修就把自己手里鸿运建材百分之十点七的股份和栾晓名下的百分之十股份全部卖给了甄家,甄家一跃成为鸿运建材的控股人,却一直藏着,然后在栾家遭受这般打击的当下突然发难,把鸿运建材握到了手里。

    栾鸿轩的事业心远不是其他任何感情可以比拟的,事业上的打击对他才是最致命的。

    栾晓知道鸿运建材控股权变了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了,但是她丝毫没放在心上,在她心里只是控股权变了而已,栾家手上还有鸿运建材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只要鸿运还在,他们就还能比较富裕的生活,即便是鸿运不在了,她本着生育之恩赡养栾鸿轩也没什么不可以。

    栾晓能这么想,那是她对栾鸿轩了解的还不够彻底,对栾鸿轩了解很彻底的熊从安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刹那的晃神,她想到这些年栾鸿轩以有限的天赋为鸿运所做的付出,突然生出一种万事不可强求的感慨,她强求了栾鸿轩,栾鸿轩强求了事业,最终他们都没有得到好的结果。

    熊从安是从傅禹丞口中得知的这个消息,所以她的晃神被傅禹丞看了个完全,傅禹丞担心她因为同情再回到栾鸿轩身边,情急之下就没有克制住的……强吻了熊从安。

    强吻这种事儿都做了,傅禹丞索性就把自己的心剖析开明晃晃的放到了熊从安眼前,然后紧张期待的等着她的宣判。

    离婚之后熊从安成长了很多,她早就感觉到了傅禹丞对自己的不同,并从傅佳黛那里得到了确认。在刚知道傅禹丞因为自己打算终生不娶的时候,她是不敢相信的,因为就凭她比傅禹丞大这一点,她就没考虑过傅禹丞会喜欢她,但是听着好友讲述这些年他过的清苦生活,容不得她不信。

    想到好友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再看眼前已经四十多岁却像是毛头小子一般紧张到坐立难安的傅禹丞,熊从安倏地就笑了,“你不介意我结过婚吗?”

    “不介意!”意识到熊从安这句话后面的意思,傅禹丞感觉自己的世界好像开花了一般徇烂,他紧紧握住熊从安的手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我不介意你做任何事情,只要你能爱我。”

    **

    日子过得很快,元旦过后是新年,今年栾晓的新年过得格外“充实”,充实到她收到的红包根本数不过来,钱包胀到要爆炸。

    新年过完,离出成绩的日子也不远了,栾晓一直没有紧张,却在知道能查成绩的那一刻怂了,一个考号输了两次没有输对,最后萧归实在看不下去了,用另一台电脑两分钟之内就把栾晓成绩查了出来。

    栾晓以接近400分的高分成功进入了复试。

    听到萧归报给她的成绩后,栾晓消化了一会儿,然后就是爆喜,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高兴的满屋子的乱转。其实对于能否读研她并没有很大的得失心,她高兴,最主要是因为她的付出得到了收获。

    考研过初试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接下来还有与初试同样残酷甚至是比初试更加残酷的复试。

    不过栾晓报考的本校,在这一点上占了个便宜,她从大二下学期开始就经常到她想要报考的导师的实验室帮忙做实验,毕业论文也要在他的指导下完成,所以混了个脸熟的栾晓面试基本没问题,只要笔试不是太糟糕,复试应该不会被刷。

    复试分为两天,一天笔试一天面试,成绩出的很快,面试结束后两小时就张贴在了公告栏上,栾晓综合成绩排在第三,成功考上了自己的目标院校,她哼着歌出来看到等在实验楼前的萧归的坐骑,飞奔过去打开车门就给了他一个带着凯旋意味的么么哒。

    考研的事情全部尘埃落定时间已经进入了三月,距离婚礼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但是栾晓的毕业论文还没有搞定,这三个月里她要完成自己的论文,要顺利答辩,要准备婚礼,还要拍毕业照,吃各种“散伙饭”等等,总是是异常忙碌。

    这种忙碌差点儿让经历过考研洗礼的栾晓累趴下,但是忙碌的日子过得也格外迅速,一天天的忙碌,然后眨眼间就到了她们举行毕业典礼的那天。

    毕业典礼的举行意味着大学四年最美好生活的落幕,栾晓宿舍每个人都定住了自己的去向,史文静考研成功,和栾晓一样即将展开研究生的学习生活,柯灵成功应聘进入电视台成为了一名实习记者,开始了自己的职业道路,贺飞瑶在自己老家找到了一份教师的工作,罗碧玉即将进入自己家的公司开始锻炼。

    每个人的未来已经开始,今天就是给过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从礼堂出来,栾晓跟舍友们说着明天的事情,不得不说俩妈妈定的日子极好,今天是她的毕业典礼,明天就是她和萧归的婚礼。

    刚想到萧归,栾晓就看到停在不远处的黑色奥迪,她跟舍友说了下午会派人来接她们,然后就小跑着过去了。

    “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不是要等到中午吗?”

    “等不及接我媳妇儿回家。”

    “那……我们回家?”

    “嗯,我们回家。”

    ------题外话------

    大纲内容全部走完,顺利结局,撒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