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 终章

作者:大魔王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绾将纸条攥在手里, 一言未发, 已是泪眼婆娑。

    可将冬雪唬了一跳,抻了帕子给她:“您怎么哭了?一会儿要面圣,哭肿了眼, 陛下瞧了得多心疼?”

    李绾红着眼不说话。

    早些年在谕恩候府那次匆匆相见, 她心里头还带着些埋怨。后来也遇上过几次,他已是靖平驸马, 二人见面也当不相识, 愈发的生疏。

    但这回,短短一月, 李绾不光察觉到了他病重,更知晓了那份深情。若不是用情至深,谁会拖着病体赶赴京都,只为她一人安危?那样的周全温柔 , 那样的眷恋不舍,他每每看向她时, 都像是最后一次般铭心刻骨。玄真是爱着她的,她心知肚明。

    那年冬青寺,原来不是她的一厢情愿,该是两情相悦,却最终无果。其中的缘由是什么, 李绾不敢去想,也不能去想。

    她与她已经错过了,万不能为了这份遗憾, 再辜负了宋怀秀,这世间没有两全法,若生出两个都不想伤害的贪心想法,最后必定是伤了所有人。所以她只能狠下心装作不知,笑着与他挥手道别。

    玄真,对不起。

    “公主,陛下召您南书房见驾。”

    李绾擦干眼泪嗯了一声,抬手将纸条送到烛火前,见它成了灰烬,便站起身来。她挺直背脊,昂着头颅踏上步撵,宫人簇拥中,是一国公主的华贵威仪。抱膝痛哭的小姑娘,那个真实的李绾,被她藏在心底,谁也不知。

    可才收好的眼泪,在见到李昭的那一刻,又差点潸然而落。灯火通明中,他面色有些疲惫,白发也更多了些。可的确是好端端的坐在那里,他没生病,更没离开她。见了她,便有了笑:“阿绾,没吓着罢?”

    在爱她的人面前,李绾永远坚强不起来 ,带着哭音儿道:“怎么能没吓着?他们说您病重,被李柏挟持,说东宫起火,哥哥嫂子都不在了,听来听去没一道好消息。既然一切都在您的把控之中,为何不提前给我提个醒?非要吓死我才好么?”

    埋怨皇帝,这天底下怕只有她才敢如此。

    可挨了埋怨,李昭还一个劲儿纵着,像哄孩子似得:“莫要哭,是父皇思虑的不够周到。”

    见旁边宫人都憋着笑,李绾也不好意思再耍性子,坐下问道:“究竟怎么回事儿?”

    李昭挥手散了宫人,这才叹气道:“知子莫若父,李柏那点子心思,我从一开始就知。可光他一人,绝做不出这些准备,身后必定有高人指点。我将计就计,是想揪出那人,顺便借由此事看清到底谁是人谁是鬼,清理一番朝堂罢了。榕儿心软,我得提前帮他料理干净了才好。”

    “可也是我太过托大,以为兵权尽在我们之手,李柏翻不出天去......万没想到,动了心思的人,竟是彭水东,五军都督府可有不少他的人,京都也因此乱了套。”

    李绾还是发懵:“可姐夫......不,彭水东他为何如此?长姐乃是嫡出,与太子哥哥一母同胞,论起来,太子哥哥登基,可比李柏登基对他有利的多,他这样做究竟图什么?”

    “哼。”李昭冷哼一声,“图什么?图这万里河山!李柏只是他的一颗棋,他借李柏之名起事,若真成了,那便是他的天下。”

    “怎么会?您对他那般信重,他已是兴义候了,身居高位......”

    李昭摇头:“阿绾,权势这东西惯会蛊惑人心,靠的越近,就越想登顶看看是何风光。当年的我是这样,如今的彭水东也是这样。”

    “那时那么多人想要求娶绣儿,可我唯独看中了他,就是因为他身上那股子拼劲,年纪轻轻便能一个人撑起门第,日后定是个人物!可这些年他待绣儿好,在我面前更是一副恭谨模样,他这戏做的精湛,都快让我忘了他原本的野心。尤其当年逼宫时他与我一起,他觉得这事儿做来容易,想要放手一搏也不稀奇。是我老了,对身边的人心太软,才闹到这般田地。”

    做戏吗?李绾想起从前,他第一次同李绣一起回谕恩候府时,处处的体贴照顾,一双眼都不舍得从长姐身上移开,从那时便开始作戏?只怕当时心意是真,可人心易变也是真,夫妻之情到底难敌皇位的诱惑。

    “大姐可好?”

    彭水东的野心害惨了李绣,直接将她陷入了两难的死局。若是彭水东事成,那于她便是杀父之仇。若是彭水东事败,那也带累的她无颜再见亲人。所以当她被困府中时,李绣动了自戕的念头。

    “性命无碍,只瞧着心灰意冷,若不是还有香姐儿在,只怕真的撑不下去了。”

    李绾替她难过,明明是那么温柔善良的一个人,怎么就是得不到一段好姻缘呢。彭水东做下这等事,哪怕他是香姐儿的父亲,李昭也是断不会容情的,她们母女日后,只怕也处境尴尬。

    她垂眼道:“唉,总归大哥是个善性儿人,又是亲兄妹,到了什么时候也总归会护着姐姐的。那日东宫起火,没伤及大哥大嫂?”

    “自然没有。那云藻的底细,朕一早便透给了榕儿,他故作宠爱,也是省的李柏再费心送别人进来。以火做障眼之法,其实烧死的两人,是那歌姬和她殿里的太监。”

    李绾点头,“那也是自作自受了。”

    李昭瞧她把话说的淡淡的,生怕她又误会了去,“朕可没有只顾你大哥,出事时你府上有人盯着呢。只当时事情有些不受控制,京都起了乱,你随那卢玄去范阳我才没拦着。卢家乃是士族,自有一套体系,裹不进这乱子里,你与他又有儿时的那些情分,去那躲静倒比留下来安全。”

    李绾无奈,“我哪就想到了那去?您也忒看不起人。”

    又说了会子话,最不想提及的话仍要提起,“李柏的事儿我与宋怀秀提过一嘴,要他小心着些。可谁也没想到他们会不顾两国交战,直接在这当口下手,又是在人背后放暗箭......眼下所有人都在寻着,可他若真是......你也得想开些。你大姐已是这般,你若再有个好歹,父皇怎么办?你母妃她也受不住。”

    李绾一滞,端起茶碗。“不会的,我回府去等他,他说过会回来。”

    一月后。

    谋、逆一事终于了结。与此事沾边的官员尽数斩首,菜市口的血腥气连日不散。听闻李昭还在太极殿发了好大脾气,连已不在了的柳氏,都挨了牵连。

    “愚蠢至极,被人利用了尚且不知,还想学人家弑兄杀父,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分斤两!呵,柳氏可真是能耐,生的一双儿女,李柏是个蠢的,李纤更是可恨!养着些面首瞎胡闹也就罢了,还敢掺和到这种事里,里外挑唆,就是个搅事的精!”原因无他,掺和到造、反里头,无论是皇子公主一律讨不得好,李昭想来想去,着令圈禁二人。

    可这兄妹俩保全了性命还不知足,竟敢嘴里不干不净,传到了李昭耳朵里可不得龙颜大怒?圈禁也分怎么个圈禁法儿,锦衣玉食的囚着,和吃糠咽菜的囚着,那可是天上地下。

    如今落得个乞丐不如的下场,他俩也怨不得旁人。

    不过这些事儿与李绾无关。她终日待在将军府哪都不去,可算等来了芍药。

    芍药肤色晒得更黑了些,一进屋便掀袍跪倒,“属下有负殿下嘱托。”

    李绾心凉了半截,“没找到他吗?”

    “山涧太深,将军若是掉下去怕是凶多吉少。属下绕到底下来回寻了多日,州属的官兵们也都在找,可还是没有音讯。”

    李绾愣愣点头,“没找到啊,那便是好消息......总会回来的。”

    其实那崖底有猛兽踪迹,找不到尸骨不见得就还活着......也可能是被走兽吃了干净。可芍药一句也不敢说,她总觉得公主瞧着如常,实则已经快被压垮了。

    时间一日一日的过去,宋怀秀走前说的一两月就归,如今早已逾了期。所有人都道昭义将军死了,连府中的下人都暗道可惜,只有李绾仍在等他。

    她腹中的胎儿已有五月,小腹微微隆起,可每日她都要到月亮门处站一会儿,就像以前每一天等宋怀秀下值一样。可等了一天又一天 ,仍不见故人归,一向娇气的人儿,这回却犯了倔强,再听不进去劝。

    有时候人在身边尚且不觉得情有多深,直到失去了才发现痛的剜心断肠,李绾就是如此。

    她与宋怀秀之间的情,从不对等。他爱她至深,可她呢?该是远不及他的。若也爱的奋不顾身,在刘钰要纳她为妃时,她就该远走边关与他亡命天涯,或是一根绳子勒死自己,以身殉情。可李绾没有,她道了句对不住,落了几滴泪,便进了宫。

    至少那个时候,在她心里,李昭成事、家人性命、自己安危,所有的所有都要重过他宋怀秀。

    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做了夫妻,两人便是世上最亲近的人,他日复一日的对她好,她就是颗石头,也就早就被焐热了。更何况她不是,她就是个凡胎肉体,心软的女子罢了。

    最初的那些喜欢,日久天长中,被男人一点一滴的好,熬成了一腔深情,可笑连她自己都未发觉。

    直到她再也等不到他,也发现究竟有多爱他。

    细想来也没什么惊天动地。他们间的相处全是些琐碎,天热时他帮她打风,天冷时他帮她捂脚,每日关心的都是她吃的好不好,睡得香不香。可细微的温情,比生死相许更难。

    男女相爱,彼此热情高涨时,头脑发昏都觉得为对方死了也情愿。可为你去死,需要的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勇气。过日子则不同,一天、十天、一年、十年,当最初的热情消磨殆尽,两人相处成了常态时,这个男人对你的好却从未变过,永远不舍得让你有半点儿委屈,那便真是爱到了骨子里。

    李绾同样爱着他,总是来回梦到那双英挺眼眸,梦到他带着宠溺看她,还有耳边那一句句‘绾绾’,但当她醒来,床榻的另一边空荡一片。她也想过,可能这次宋怀秀真的骗了她,他不会再回来了。真若是那样,她该怎么办呢?

    她不知道,她只会等下去。一天、十天,一年、十年,若终了一生不曾等到,那她便生气了。这回可不容易哄,哪怕到了阴曹地府见了那骗子,她也不要理他!

    “可你回来好不好?你回来我便再也不同你耍脾气了。”一室寂静中,李绾裹着被子缩成一团,垂泪噫语。

    忽听有人叫了声‘绾绾’,这就像一句法术,将她定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她怕转身便成了空,就像她每晚的梦。

    可这梦未免也太真实了些,有人从身后,连锦被带她一起揽入怀中,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萦绕鼻尖,让李绾鼻头发酸。

    “绾绾,我回来了。”

    李绾不可置信的回过头,不是那冤家又是谁?

    她一边哭一边狠狠锤他肩头:“不是说好了一两月就归?九十一天了,整整九十一天,你去哪了?可吓死我了!”

    宋怀秀捉住她的手,笑道:“刚才是谁说的,只要我回来就再也不同我耍脾气了?这会儿便不算数了?”

    没想傻话让他听了去,李绾面色一红,哼道:“骗子!是你先骗了我,所以我的话也不做数了!”说罢借着烛火抬眼看他,男人有些憔悴,露着胡茬,眼底也有青色,只一眼就让李绾就软了心肠,不再嘴硬,翻过身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瓮声问:“那你为何才回来?听说受了箭伤,可好了?”

    宋怀秀将人抱在怀里又是一番解释。

    原来当日宋怀秀遭人暗算,坠入深崖,千钧一发间抱住了一颗老树,这才侥幸没死。虽艰难爬了上来,可位处边关,手下的那些人他也不知谁人能信,州府兵将救援更来的没那么快。左右为难,暂时躲到了林子里,却失血昏了过去。随后被路过的北鹘商队救去。

    再后来,李纷因李绾的面子如何帮他、救他,其中又是许多事,不然依他的身份,想活着回来还真没那么容易。总之他身受箭伤,路途遥远,辗转今日这才回到府中。

    “我说怎么那么多人寻不到你,原来是被带到了北鹘。你和纷儿也是,写封信与我知晓多好,真是要急死人。”

    “当然写了,可那信使还没我脚程快,过几日该也收到了。”

    李绾失笑,心中一下子就放了晴,这才想起推他:“你起开点儿,别压着我肚子。”

    宋怀秀伸手一摸,脸上带了几分委屈,“我差点死在外头,你却胃口不错啊......”

    李绾一怔,回手就拧他耳朵:“啊呸,我辛苦怀着身子,还要为你提心吊胆,你一回来就埋汰我是吧!”

    “怀着身子?”宋怀秀目瞪口呆,表情傻气到了极点。

    当夜宋怀秀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率军前去北鹘,迎回了一个女子,她与绾绾长得一模一样,可又分明不是。

    同样的脸,她却从不展颜。眼神透着悲凉,再没了生机。

    梦里的自己娶了她,可那女子像个木偶,经常一整日呆坐在窗前发呆。没多久她就将自己逼得奄奄一息,他不知她为什么这样,更帮不上她。

    那女子临死前,头一次对他笑了笑:“谢谢你。我想起你是谁了,小时我帮过你一次,你是为了报答,想让我有份体面,才向他求娶我罢?谢谢你了。”

    看她闭上眼,宋怀秀一下子惊醒过来。两人性格南辕北辙,他知那不可能是李绾,可她长着绾绾的脸,死在他面前,令他受不住。

    睁开眼,见绾绾仍好端端的在自己身边安睡,他才松了口气,伸出胳膊揽住她,也带着笑意沉沉睡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