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8章 正文完

作者:纵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迟等甜品的时间,学了好几个姿势, 跃跃欲试。

    时温一路上就感受到陈迟一颗躁动的心, 也不知道他在躁动什么。

    车子快开到家的时候, 陈迟接到个电话, 公司有急事。

    陈迟挂断电话, 脸色不太好看。

    时温见状,歪歪头,“我可以去你公司吗?在你办公室等你方便吗?”

    陈迟黑眸闪烁,若有所思, “没有任何不方便。”

    “那就走吧。”

    陈迟嘴角挑了下,将车转头。

    电梯闪烁着灯, 时温对着镜子照了照头发,将几根碎发拨到边上。

    陈迟低眸看着她,她今天扎着马尾,发尾扫过白皙的后颈,他从后面搂住她, 将她转回来。

    时温推开他, “别闹了, 这在电梯里呢。”

    陈迟弯下腰玩味道:“我要在这里亲你呢?”

    时温往后缩, 很担心他真做什么,“有监控你别闹了。”

    陈迟笑得有点坏,“今天技术部有组人加班,这个点差不多下班了,说不准能遇上, 要不试试?”

    他说着,将电梯摁到技术部门的楼层,没等时温反应直接吻上她。

    陈迟挑着她的下巴,吻得很用力,横冲直撞,时温手抵着他胸口,不停地拍他,后来也不管了,豁出去似得回应他。

    她一回应陈迟就收不住了,紧紧搂住她的腰,气势压迫下来,动作愈发强势。

    时温被他吻得有点承受不住,看着电梯要到了,立马推他,心想他要是不松开就踩他一脚,不过电梯门开前,陈迟放开她,时温一侧头,就看到自己明显红了几个度的唇。

    电梯一声响,门缓缓打开,她立马捂住嘴。门外刚好走过十几个人,准备去隔壁的员工电梯,听到动静齐齐看来,反应很快,颔首礼貌道:“迟总好,夫人好。”

    时温觉得捂着嘴打招呼不礼貌,可实在不想被他们看见,点头问好。陈迟搂过时温,朝电梯外的员工说:“辛苦了,明天都有甜点咖啡。”

    “谢谢迟总——”

    电梯门缓缓关上,陈迟搂紧她,低声问:“刚刚刺不刺激?”

    时温放下手,不满斜他一眼,“以后别总这样。”

    “温温,追求刺激是要付出代价的。”他揉了揉她的脑袋,电梯周围的碎光落在他眼底,熠熠生辉。

    陈迟出去忙了,时温坐在他的办公桌上,一边看手机一边吃甜点。

    吃了一半陈迟还没回来,她不敢再多吃,开始在四处转悠。她没乱动他办公室的东西,一个一个看他橱柜里的奖杯。

    时温转悠几圈,打开角落的门,里面一间不大不小的卧室,一张大床,是陈迟之间视频给她看的房间,他之前工作忙都住这。

    她绕着床走了两圈,看到床头柜,想了想,拉开。

    一个铁盒子,里面躺着一张复印纸,时温拿起来,看出纸上是她的字迹——

    早安。

    末尾一个笑脸。

    时温微微愣神,回忆了一会,才想起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那个时候她跟他闹分手,刚刚复合,她答应第二天上学给他买早餐却因为睡太香起晚了,他惦记着她的早餐和早安。

    于是她写了这张纸条。

    估计是有时睡在这会看,估计原件在家里。

    时温翘起嘴角,心里暖暖的,将纸条小心翼翼放回原位,合上抽屉。拉开第二个抽屉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却意外发现几盒避孕套。

    她僵了几秒,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陈迟从后面抱住她。

    时温指了指避孕套,“为什么你办公室会有这个?”

    陈迟心里惦记着在手机上看到的姿势,火在电梯里就被撩起,有些急得吻上她,声音含糊地反问:“怀疑我?”

    他将她推到床上,扯开她的衣服,说:“双人床,避孕套,都是很早以前为你准备的。”

    他手移到她腿间,轻轻揉摁。

    “就等你来。”

    话落,挺身而入。

    “疼——”

    时温锁紧眉头,闷哼一声。

    陈迟身下继续,温柔地吻她。

    时温见他不停下,抬手拍他的肩,有些生气和委屈,“第一次你都不是这样的。”

    “不需要温柔。”陈迟细密地吻落在她身上,黑眸漆漆盯着她,“温温,我比你都了解你的身体。”

    他用力顶了几下,撩开她的发。

    只是几下,痛感消失,被酸楚感代替,酥软的感觉从脊骨往大脑腾升,她慢慢吟出了声。

    月底,时温例假如期而至,疼痛如期而至。

    她肚子上贴着暖宝宝,心想什么上过床以后就不痛经都是骗人的,至少对她来说不适用。

    陈迟煮了杯红糖水,“来,趁热喝了。”

    时温瘫在床上,坐不起来,“起不来,疼——”

    她脸色比平时苍白,陈迟看着心疼,将她扶起来,“乖,喝点暖暖。明天去看看医生。”

    “看过了治不好。”

    陈迟拧眉,想到什么说:“要不,我们生个孩子?听说生了孩子很多人都不痛经了。”

    时温鼓了鼓腮,“那对我没用怎么办……”

    她想了想又说:“我还想过一段时间二人世界。”

    陈迟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晚上,时温不怎么痛了,两人一起去散步。

    在小公园绕着跑道走了几圈,时温忽然闻到臭豆腐的味道,眼睛瞬间亮起来。

    “陈迟我想吃臭豆腐。”

    陈迟想到她吃臭豆腐甜酱辣酱都喜欢放,皱眉,“你不疼了?”

    时温摇了摇他胳膊,“现在一点点都不疼了。”

    她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碎光,陈迟没办法说出“不”字,“只能吃一点。”

    时温笑开,“好。”

    而时温的确只吃了一点,因为味道实在不怎么好。

    “酱才是臭豆腐的精华啊,可惜这个酱味道怪怪的。”

    陈迟:“那就不吃了。”

    时温纠结起来,“感觉浪费粮食不好。”

    陈迟静默两秒,“给我,我吃了。”

    时温眨巴几下眼,“老公你真好。”

    陈迟一滞,沉下眸,“身体不方便的时候别撩我。”

    时温故作茫然的模样,“啊?有吗?老公你跟我讲讲我绝对不撩了。”

    陈迟嚼着嘴里的东西,目光如狼盯着她。

    时温都觉得他不是在吃臭豆腐,是在吃她。

    陈迟将剩下的臭豆腐快速解决,如同嚼蜡,皱皱眉说:“难吃。”

    又说:“周末我们去锦都,去之前去的那个传统臭豆腐店。”

    时温高兴极了,“好啊好啊,我一直想再去那里!”

    两人携手慢慢散步,转了几个弯,路过某处时温忽然停下,指向路边的巷口。

    “我们第一次就是在这遇见的。”

    当年陈迟满身是伤,靠在巷口,太阳灿烂,光落在他身上,投射出了透明的质感,衬得那些伤和血更加渗人。

    路人来来往往不作停留。但是,时温走向了他,这就是注定的缘。

    “不是第一次见面。”陈迟说。

    时温疑惑又茫然,“什么意思?不是第一次吗?”

    陈迟望着她,“想去看看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

    时温想不出来他们在这之前还在哪见过,点头,“想。”

    陈迟拦了辆出租,报了个地址。

    时温颤了颤睫毛,这个地址就在温思霜家附近。

    出租车停在一个路口,陈迟拉着她走过马路,指向便利店门外屋檐下的一个小角落。

    “就是那。”

    尘封的记忆被打开,两辈子这么多时间,早已将幼儿时的记忆冲淡,更何况是她不愿意回忆的记忆。

    那是冬天,小时温被温思霜打得怕了,从家里偷跑出来,无处可去,只得在便利店外面的小角落蹲着。

    当时天很冷,她穿着不算厚的睡衣,在想会不会就这样死了,灌木丛里忽然跑出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眼睛很黑很亮,眼型好看,眉眼冷淡,扫她一眼,慢悠悠走过,最后蹲在她身边。

    谁也没说话,好一会。

    小陈迟最后先开的口,“你为什么不睡觉?”

    小时温盯着穿着凉拖的脚,说:“我冷,而且,不喝热牛奶我睡不着。”

    睡前一杯热牛奶是她有记忆起就养成的习惯,温思霜给她养成的。

    小陈迟没说话,站起来往便利店走,出来时,手里一杯热牛奶。

    她问:“给我的吗?”

    他“嗯”了声。

    她笑说:“你人真好,谢谢——可是还是你喝吧,我看你穿的也好少,而且我怕睡着了会冻死在这里。”

    “你喝吧,我陪着你。”

    “为什么你会来这?你家里也有坏人吗?”

    “牛奶要冷了。”

    “喔,谢谢——”

    “你家里有坏人?”

    “嗯……我家里有个很残忍的坏人……为什么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好,你都不认识我却愿意给我热牛奶。”

    “我这就算好人了?”

    “嗯!”

    “那我以后不给别人牛奶了。”

    “为什么啊?”

    “因为我不想做好人。”

    “为什么啊?我好喜欢温暖的人,特别特别想做好人,不想变成残忍的坏人。我想像你一样,就像热牛奶一样温暖,温暖所有身边的人。”

    “温暖所有人??这难道不是很残忍?”

    “为什么啊?”

    “如果你是我的,我一定不会允许你温暖别人。”

    “为什么啊?”

    “因为你是我的。”

    时温手指颤了颤,小男孩的脸穿过上一世和这一世的记忆和陈迟的脸对上。

    夜空铺在头顶,满街华灯,车辆川流不息,人群生动。

    呼出来白雾,天气好像同那年一样寒冷。时温抬头望着身前的陈迟,忽然发现他眉眼如初,漆黑的闪亮的眸缀得这冬日的夜晚也活了。

    “原来是你。”时温笑了,笑了一会忽然有些难过,“原来是你啊。”

    陈迟同样在笑。

    好一会,她拉住他的手,背过满街的车和人,走向便利店。

    “我们去买热牛奶吧。”

    “嗯。”

    “陈迟,我还是想做个像热牛奶一样温暖的人。”

    “那我就做给你买热牛奶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