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6章 橘子

作者:憬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姜如羽觉着吧,全垒打这种事情,就算胆儿再大,事到临头也不太可能不害怕。

    ……起码她被人放倒在沙发上时,都快抖成筛子了。

    男人没了束缚和顾及之后的每一下随心所欲的触碰,都叫她不自觉地□□。

    “别那么紧张。”他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低低笑出声来:“我保证很轻。”

    她羞耻地别过头,嗓音细弱蚊吟:“不、不要在这里,会被看到的……”

    “不会的。”他亲亲她的眉眼:“窗帘是拉起来的。”

    扣住他宽厚的肩,她隐忍不住地颤,就连脚尖都禁不住蜷起,无意识地磨蹭着沙发皮。

    抬眼时,也会被他猩红的眼眸吓到,尤其是他丝毫不掩饰的占有欲、和将她拆吃入腹的欲/望。

    像吃了兴奋剂,一下又一下的。

    共生死,共沉沦。

    ……

    其实真的没有想象中和小说里描写的撕心裂肺的痛,些许的痛和不舒服还是有的。

    傅意足够耐心地引导她,撩拨她,如同细水长流,微风拂过的力道。

    即使到后来有些不管不顾了,红着眼的时候也会留有一丝清明,逼迫自己收敛一点,不能太过分。

    就算是收敛了——好吧,姜如羽也不知道第一次的话这个时间算不算太长。

    总之到后来,她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傅意折腾,最后没能敌过沉厚睡意,在他停下来那一刻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整个人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凝了面前的男人许久才迟钝地反应过来。

    哦,她昨晚跟傅意睡了。

    她成功把自己这个礼物给送出去了。

    她眼皮子挺沉的,刚想合上眼接着睡时,就看见傅意睁开了眼。

    揽着她的胳膊收紧,他给了她一个绵长的早安吻:“起床吗?”

    “想再睡一会儿。”姜如羽嘟嘟囔囔地往他怀里钻,在他一下接一下的轻拍中睡过去。

    再一次睡醒,身旁已然没了人影。

    她坐起来,在床上醒了会神,才趿拉着拖鞋往浴室里走。

    她只穿了件宽大的T恤裙,刷牙时望着梳妆镜,能看见里面的自己裸/露的肌肤都是红印子,唇瓣肿的充血,一看就是被人蹂/躏过的。

    “……”姜如羽刷牙的动作滞了滞,特别无语地想,傅意这人是属狗的吧,怎么哪儿哪儿都咬。

    饭厅里,傅意已经做好了早餐,西式的黑松露炒蛋配煎肠仔;姜如羽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酸奶,盘腿坐在他对面,含含糊糊说了声早。

    他笑应了声,看她精神不错的样子,没忍住痞里痞气地调戏她:“昨晚我这活干的还行吗?”

    “?”姜如羽怔了怔,反应过来后撇开眼,像是这样就能不让人看见自己透红的耳根和脸颊似的,别扭地回他:“还凑合吧。”

    “还、凑、合、吧?”她的回应被他一字一顿拎出来咬着,轻啧了声:“看来是我昨晚力气不够?没让你爽到?”

    “……!”她被傅意这不要脸的骚话惊到,反应了许久才羞愤出声:“你别说了!你能不能矜持点!”

    “那当然不行。”他笑地极其无辜,语气理直气壮:“对着自己老婆要什么矜持?”

    姜如羽懒得搭理他,越搭理他傅意只会越蹬鼻子上脸,埋头边刷微博边吃肠仔。

    过了会儿,傅意才懒懒开口,说起正经事:“我下个星期开始要去励城。”

    “励城?”姜如羽诧异地抬头:“去出差?”

    “去上班,为期两年。”

    傅意这句话说的太过突然,让姜如羽立即陷入了难以言喻的沉默中。

    不知过了多久才拖着委屈的调子问他:“一定要去吗?”

    不能怪她矫情,励城在隔壁省的最北端,而临江则几乎是在最南端,想要去励城,还要坐飞机才行。

    那么远那么远的距离——一个月都不一定能回来一次。

    但傅意的声音里也透着显而易见的无奈,摸摸她的脸道:“老爷子亲自下令的,就算我不愿意,他也会把我绑过去。”

    “哦。”她眼眶开始泛红,声音越来越小:“那你每天晚上都要给我打电话,打视频聊天,不要因为去应酬了就把我忘了……”

    碎碎叨叨地嘱咐他,像个十足的小话痨,只不过说到后来的时候,还是带了点隐隐的哭腔,也开始有些语无伦次。

    她确实挺委屈的,跟傅意交往了快三年,两人从来就没有分别过这么久这么远。

    一想到以后这个房子只会剩她一个人,空荡荡的,没人陪她吃饭没人陪她看电影,电闪雷鸣时没人搂她入怀安慰她,姜如羽就觉得自己好惨。

    惨的连头皮都在发酸。

    她实在是太习惯有傅意在她身边了。

    半晌,姜如羽听见对面叹了声气。

    而后有人走过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又不是不回来了,哭什么?”他轻声哄着她:“我保证,我每天晚上都跟你视频,好不好?”

    她哽咽着点头,小脑袋在他怀里蹭啊蹭。

    “怎么跟个小哭包一样?”他又叹口气,蹲下来,用纸巾帮她拭着泪水。

    男人的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地,像是多用一分力就能擦破她的皮肤。

    直至将她的泪水擦至一分不剩,他抬眸,眼里倒映出她抽着鼻子的委屈身影,嗓音含笑。

    “我永远都是你的,不会跑的,所以,别委屈。”

    傅意离开后,果然同姜如羽预料般忙。

    最开始他每天都会遵照约定给她打视频电话,只是好几次他累到在通话中睡着后,姜如羽心疼他,便不再要求他每天都要给自己打电话。

    每隔两个月他都会尽量回来看她,不忙的时候一个月会回来一两次;他没有寒暑假,放假时姜如羽就飞过去陪他。

    就这么过了一年。

    大四上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姜如羽成功说服了林巧妍,给自己找了间街舞机构实习。

    早在半年前她就考了街舞导师证,随着她名气越来越大,为防林巧妍更加生气,她主动招了自己做UP主的事情。

    没想到林巧妍在偷窥了她的主页之后,居然夸她跳的好,知道她拿下了导师证还给她发了微信红包。

    11月底,姜如羽所在的系拍毕业照。

    当天姜如羽起了个大早,洗漱、化妆、装学士服……忙完之后她打车回宿舍跟梁熙她们汇合。

    回到宿舍时她接到了傅意的电话,说他的航班延误了,不一定能赶上。

    两人聊了几句,挂了之后她一抬眼,便看见梁熙正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她。

    “是傅意吗?”她笑了笑:“他今天会来吗?”

    “来的。”姜如羽点点头:“不过他的航班延误了,要晚一些才能到。”

    梁熙应了声,似是有什么话想问,勾眼线的笔停在半空中,踌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问:“那……他呢?”

    她自然是知道梁熙问得谁,当即便不解道:“乔琛去年就去澳洲了,你不知道吗?”

    梁熙沉默很久,然后才故作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我怎么会知道,我们早就不联系了。”

    下午两点半,毕业照正式开拍。

    拍完集体的,又接着跟舍友拍、跟老师拍、跟朋友和部门的拍,最后还要跟来撑场的亲属拍。

    不仅姜云智夫妇、爷爷奶奶来了,连傅意一大家子人都来了,围着姜如羽抢着要跟拍照。

    她踩着8cm的高跟鞋,到后来只觉得连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下午四点半,阳光正烈,和煦地拂过每一个人的头发顶。

    谢女士倏地说了句:“欸那不是阿意吗?”

    她顺着谢女士指着的地方看过去——

    朗日绵云,他逆着光线阔步朝她走来。

    在离她五步远的距离停下,接住向自己扑过来的她。

    然后,笑着在她耳边轻声道。

    “我跑不了的。”

    你看,我跑不了的。

    因为我是傅意。

    是姜如羽的傅意。

    是姜如羽喜欢的傅意。

    是只爱着姜如羽一个人的傅意。

    我会永远都在这里。

    永远属于你。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