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作者:淡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黎茶茶正式开始了和肖南的异国恋。

    进入了新环境后, 黎茶茶适应得很快, 学习, 交朋友,每天都过得很充实。肖南在国内也忙,两人隔着白天与黑夜的时差, 微信里发了消息, 往往另外一个回复都要很久之后。

    顾恬特别佩服他们之间的感情。

    某天, 顾恬和黎茶茶打语音电话, 提到这事儿, 说:“我和谭明谈恋爱这么久,还是想时时刻刻黏在一起, 就算同居了, 哪天他回来晚了, 我都觉得不放心,心里没有安全感。不要说异国恋了,异地恋我也受不了,谈恋爱就想一直待在一起,就算各做各的事情也好, 反正我要在我的视线里看得见对方,不是视频里的看见, 是能碰得着的看见, ”一顿, 顾恬又说:“不过每个人的恋爱方式不一样啦,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黎茶茶说:“我挺满意现在的相处方式, 虽然不在一起,但是各自都在为相同的未来努力着,是见不着,相处的机会和时间也少了很多,可是很安心。”

    顾恬想说“异地恋会有很多问题的更别说是异国恋”,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黎茶茶对两个人的感情很有信心,只觉人生很长,一年的异地不成问题,她也不是那种时时刻刻都需要男朋友陪在身边的女孩儿。

    这几个月里,两人都很忙,见面的频率是一个月一次,而且见面的时间特别短,常常是肖南飞过来,一块待了十几个小时他便匆匆飞往另外一个国家。但是肖南跟他分享生活日常的习惯仍旧没变,每天她醒来时便会见到手机里有许多自家男朋友发来的信息,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工作上碰见了什么人,都会一条接一条地发过来。

    大抵是因为这个,黎茶茶从不觉得缺乏安全感。

    虽然不在一起,但是对方做了什么,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像是贯穿了自己的生活。直到黎茶茶出国小半年后,她才有了一点点的动摇。

    那会儿正好是是二月底,A国下了一场很大的雪,黎茶茶穿得少,回去的时候有点感冒的症状。

    家政阿姨问她:“要不要喝点姜汤?”

    黎茶茶笑着说:“不用,我抵抗力好,睡一觉就行了。”说着,连打着几个喷嚏,她吸吸鼻子说:“我等会自己吃点感冒药就行了,阿姨,天色不早了,您也早点回家休息吧。”

    家政阿姨见状,便应了声。

    黎茶茶本来打算吃药的,但刚回去,同学给了她电话,问起课题报告的进度。黎茶茶只好坐在电脑前赶了两个小时的报告,发给同学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她忙了一整天,困得厉害,撑着身体去洗了个澡,连肖南消息都忘记回了,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她也没有在意这几个小喷嚏,想着睡一觉起来便能好了。没想到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感冒加重了,嗓子眼,耳膜,鼻子都在疼,烧得晕晕乎乎。

    家政阿姨负责她的一日三餐,休息日的时候,阿姨会晚上才过来,因为黎茶茶白天不想被打扰,家政阿姨便会提前做好第二天的早餐和午餐,放在冰箱里,等黎茶茶吃的时候热一热就可以了。

    今天恰好是周末。

    黎茶茶下床在药箱里找了退烧药和感冒药,吃了早餐后,等胃里有东西了才把药吃了。

    吃过药后,她裹着被子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头一回如此迫切地希望肖南就在自己的身边,想要和他说说话,想要他抱抱自己,也想要他亲亲额头。

    她以前也不是没自己一个人生病过,感冒发烧都有试过。有一次眼角长了脂肪粒,还去医院动了手术,自己一个人去的。可是那时习惯了一个人,便觉得独自做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也无所谓孤独不孤独,寂寞不寂寞,反正她已经习惯了自己坚强地活着,自己负责自己的人生。

    可有了肖南后,她便渐渐习惯了自己的生活里有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百分之两百地信任他,同时也变得脆弱,需要了另外一个人的陪伴。

    尤其是之前在国内生病的时候,肖南便会鞍前马后地陪着她。

    她胃疼,他便抱着她,搓热了双手,轻柔地揉着她的胃,温柔地哄着她,亲她的额头,亲她的眼皮,喂她吃药,给她煮粥,然后又一口一口地喂进她的嘴里。

    有了对比,如今便觉得一个人生病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黎茶茶彻彻底底地感受到了异地恋的难过。

    她拿着手机,想给肖南打电话,可是想到国内的时差,也知他最近碰见一件棘手的事压力有点大,她便不忍心打扰他了。黎茶茶觉得自己如今只是生病的小情绪,等病好了,熬过去了,情绪自然就没了,没必要给自己的男朋友再增加烦恼。

    可是想归想,黎茶茶内心还是有些难过。

    她很想肖南,想见他,想抱他,也想亲他。

    她后知后觉地翻了翻月历,原来离回国的时间还有那么长,如今在A国也只不过待了五个月。黎茶茶捏着手机,想东想西的,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房间外飘来了皮蛋瘦肉粥的香味。

    她有些诧异。

    家政阿姨每一周都会提前给她列一整周的菜单,这个菜单还得经过甄宝女士的审核,确保黎茶茶在国外的营养均衡。难道是她烧糊涂了?她记得今晚的晚餐是富含蛋白质和蔬菜纤维的。

    她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出去,她就愣住了,有那么一分钟都觉得自己在做梦。

    厨房里杵着一道熟悉的高大人影,在洗碗槽旁一颗一颗地洗着红色小番茄。许是听见脚步声,回头望了眼,眼神一定,关了水,径直走来,伸手便探向她的额头。

    “不烧了。”

    说着,弯腰亲了亲她的额头:“粥煮好了,我把小番茄洗一洗,等会你就可以吃了。”

    她呆呆地看着他,一脸做梦的模样。

    半晌,她才问:“你怎么在这里?”

    肖南说:“昨晚家政阿姨说你打了几个喷嚏,我给你发的消息你没回,不太放心就过来了。”

    黎茶茶说:“可是你不是忙……”

    肖南认真地说:“工作再忙再重要,也没你的身体重要,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你生病了就该得到男朋友应有的照顾,”他又淡淡地说:“异国恋问题多,但都不是事,我不会让这些问题成为你的烦恼和困扰。”

    他拍拍她的脑袋。

    “好了,去餐桌上坐着吧。”

    黎茶茶的眼睛瞬间湿润了,她伸手就抱住他的腰,脑袋埋进了他的胸前,她声音软软地说:“我很想你。”

    此刻,曾经有过的那一点点动摇荡然全无。

    她知道他在用心地维护着两个人的感情,就凭这一点,她又觉得异国恋没有任何问题。剩余的六个月,去掉寒假的一个月,就只有五个月,也不过是眨眼间的事儿。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黎茶茶寒假的时候因为表现优异,教授留她下来当助理。黎茶茶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和肖南商量了下,没有回国,直接留在了A国过年。

    年初一那天的早上,黎茶茶在视频里和甄宝女士还要肖父拜了年,甄宝女士对黎茶茶说:“红包微信给你,生日礼物也邮过去了,等你回来我们再给你补一个正式的生日晚宴。”

    黎茶茶愣了下,说:“不用这么隆重……”

    甄宝女士笑得神秘兮兮:“要的要的,一定得要,人生里只有一个二十岁。好了,让阿南和你说,我们下楼了。”

    视频里出现了肖南的脸。

    黎茶茶小声地说:“你和阿姨说一声,真的不用这么隆重。”

    肖南叹了口气,说:“我妈是什么样的人,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就让她折腾吧,她办晚宴心里也高兴。”

    黎茶茶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便不再多说。两个人在一个月之前就商量过她的二十岁生日怎么度过。黎茶茶体谅肖南天南地北的跑,也不想他来回折腾二十个小时的飞机,便打定主意说今年不过生日了,等回国后再补回来。

    肖南也同意了。

    黎茶茶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叮嘱道:“真的不许过来啊,就一个生日,别折腾了,我还有五个月回国,到时候再补办也一样。”

    肖南:“嗯哼。”

    不过话是这么说,黎茶茶一个人在A国过年时,还是感受到了一丝落寞。

    晚上她窝在沙发上刷朋友圈。

    朋友圈里百态皆有,也因为过年,非常热闹。

    张东还发了条脱单的朋友圈,把所有人感谢了个遍,附图是和祁馨十指相扣的自拍。紧接着,祁馨也发了一条图片一模一样的朋友圈。一群人在他们俩的朋友圈底下恭喜。

    黎茶茶也凑热闹点了赞,发了一条恭喜脱单。

    很快得到了张东的回复——谢谢老板娘!

    祁馨——嘘!

    张东很快就删掉了这条回复,祁馨也一块删掉了。短短几秒钟之内,张东又回了条——谢谢茶茶师妹。

    黎茶茶全程目睹,回了句——???

    然而,两人没再回复。

    黎茶茶也没放在心上,继续百般无聊地刷着朋友圈,有一句没一句地在微信里和肖南发着消息。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家里门铃突然响了。

    黎茶茶有些诧异。

    她低头又给肖南发消息——是不是你来给我过生日了?

    肖南——我没给你过生日,生日等你回国后补办。

    黎茶茶跑去可视门铃瞄了眼,入目之处是一捧鲜红的玫瑰,看样子有999朵,以及肖南的脸。

    黎茶茶开了门,第一句便是:“说好回国补办生日的呢!”

    肖南没吭声,却低头看表。

    两个人相处久了,有些东西是太熟悉了,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的用意,忍不住笑:“是要等十二点吗?你哪儿学来的浪漫?还懂得买花了……”

    秒针滴滴答答地走着。

    十二点整。

    肖南单膝跪下,献上花束。

    “我等你到法定结婚年龄这一天很久了,今天不是来给你过生日,而是来求婚的。本来打算想等你毕业的,但是太久了,我等不及了。我这人不会说情话,也不懂得承诺,但我喜欢上你的第一刻就没想过以后会有其他人,我们的未来还很长,我想每一天都有你,我想给你一个家,还想和你生小孩儿,生活里每一件琐碎的事情都想和你一起度过,”他另一只手拿出一个红色丝绒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黎茶茶,我正式请求你嫁给我,当我肖南的媳妇儿。”

    在这段感情里,黎茶茶有信心能和肖南走到最后,也知道求婚这一天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到来,只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这么惊喜。

    明明是二月的天气,可此时此刻的他额头上隐隐有一层薄汗。

    他在紧张。

    黎茶茶忽然就笑了。

    肖南更紧张了,半天憋了句:“笑什么意思?”

    黎茶茶说:“好的意思。”

    肖南似是没反应过来,仍然单膝跪在地上。黎茶茶难得见他这种呆呆的模样,忍不住弯眉道:“你什么时候给我戴钻戒?”

    肖南终于反应过来,慢半拍地给她戴上钻戒,想把玫瑰花给她时,又说了句:“你还是别抱了,这花老沉了。”说着,把花束直接扔到了一边,上前就抱住了黎茶茶。

    “媳妇儿。”

    “嗯?”

    “生日快乐。”

    A国的二月仍旧寒冷冻人,院子里栽的树还有沉甸甸的霜花,不远处的华人街放起了烟花,“咻”的一下,在夜空中绽开。黎茶茶的胸口砰咚砰咚地跳了起来,只觉岁月里能遇上他,再美满不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