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68章 王、侯

作者:一夕烟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星空,残星碎石纷飞,满目疮痍,让人震撼。

    世间浩劫,神明乱世,苍生悲哭。

    星空尽头,一片残破的大陆漂浮,仙域,在人间众圣的掩护下,终于远离了战场。

    仙域上,知命一身素衣,白发染红。

    “神明乱,日月行,天地无生。”

    知命身前,造化天书沉浮,银光耀目,照亮残破的人间。

    亲眼见证了一位位珍惜的人战死,宁辰眸中已然看不到悲伤,仿佛已经忘却了什么是悲伤。

    宁辰上空,四座大道之桥沉浮,其中三座已经大成,唯有第四座剑桥,始终不曾完全凝实。

    古往今来,从未有人能证得两条大道以上,知命借助凤魔双身,令成两道,成就旷古绝今的三条大道。

    然而,第四条天地不存的剑道,却成为阻挡知命迈入更高境界的壁垒。

    “知命!”

    这时,仙域上,一位白衣剑者出现,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剑意,却是更胜往昔。

    感受到身后之人,宁辰转身,轻声道,“剑二,欢迎回来。”

    剑二举目望着仙域和人间,已然看不到往日的繁华。

    “你的剑,不够坚定了。”

    剑二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素衣年轻人,平静道,“你在怕什么?”

    宁辰沉默,没有回答。

    “纵然这人间毁去,还有重生的希望,不破不立,你究竟在怕什么?”剑二再次问道。

    “纵然所有的亲人都死去,还有记忆,或许,还有轮回,你在怕什么?”剑二又一次问道。

    宁辰身子微颤,目光看着眼前至交好友,双手紧攥。

    许久,宁辰双手松开,神色重新坚定下来,迈向远方仙殿。

    仙殿前,一袭青衣的青柠静静站在那里,一如往日,默默等候。

    宁辰走来,看着眼前女子,这一刻,不知要说些什么。

    “这是最后一战了!”

    后方,青柠看着眼前白发男子,开口道,“不用顾虑我们,放开一战吧。”

    “嗯!”

    宁辰轻轻点头,迈步走入了仙殿中。

    仙域外,恐怖的威压蔓延,神明将至,气势惊人。

    纵然逃到天涯海角,却依旧逃不过神明的眼睛,神明从无尽时空外赶来,跨越了一重又一重小世界的阻挡,相距仙域已经很近。

    “等了这么久,终于轮到我了。”

    仙域前,沐千殇注视着远方赶来的神明,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还有小爷我。”

    这时,不知何方,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时隔数千年,如此令人怀念。

    沐千殇身后,一抹紫衣身影迈步走来,桀骜不驯的面容,这一刻看起来却是如此俊朗。

    “你还活着。”沐千殇淡淡道。

    “小爷哪那么容易死。”落星辰笑道。

    “很快就要死了。”沐千殇回头,看着星空尽头不断靠近的气息,平静道。

    “人总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落星辰满不在乎道。

    “谁说的?”沐千殇平静道。

    “知命。”落星辰笑道。

    “他的话,你也信?”

    沐千殇淡淡地应了一句,没有再多留,纵身朝着仙域外飞去。

    “我也不想信,可惜,如此不想信也要信了,小爷有一天竟是要为人间兴亡这么庸俗的理由而战。”

    落星辰呢喃了一声,身影闪过,朝着前方飞去。

    “青柠姐姐,我也去帮忙了。”

    仙殿前,音儿开口道。

    “嗯。”

    青柠点头,轻声道,“去吧。”

    “青柠姐姐不一同去吗?”音儿问道。

    “不了,我留下还有事情。”青柠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微笑,应道。

    音儿颔首,没有再多说,化为一抹流光飞向了远方。

    人间最后的战力全都相继离开,仙域变得十分寂静。

    仙殿内,四口封于木鞘中的仙剑沉浮,诛仙四剑,敛锋万年。

    仙剑前,宁辰静立,右手抬起,按在仙剑之上。

    刹那,四口仙剑剧烈震动起来。

    煞气,无穷无尽,宛如惊涛朝着仙殿之外蔓延而去。

    仙殿外,青柠被这股煞气震退数步,面露凝色。

    诛仙四剑上的煞气竟是已浓郁到如此地步。

    仙域外,浩战激烈,白衣染红。

    惨烈的一战,打穿了数以百计的小世界,星痕满弓,比神月还要耀眼。

    一战之后,神明身上再添新红,十二洁白的神翼亦不再圣洁。

    半日后,仙域前,神明迈步走来,看着几乎已成死寂世界的仙域,眉头轻皱。

    发生了何事?

    仙域上,煞气缭绕,吞噬一切生机。

    仙域中,再无任何生命的迹象,震撼人心。

    仙殿前,一抹青衣的倩影倒在了血泊中,神情却是异常的安详。

    汹涌的煞气中,素衣身影迈步走出,一双眸子和白发已然化成了灰色。

    知命双眸,最后一滴泪水落下,打湿了衣衫。

    饮血的诛仙剑,血色的雾气缭绕,斩断今生最后一丝的牵挂,从此,他便是彻底的魔。

    任凭浑浑煞气涌入体内,焚化其仁心,魔化其眉山。

    虚空上,三座大道之桥崩毁,所有的力量源源不断没入第四座大道之桥中。

    顿时,第四座大道之桥渐渐凝实,灰色的石桥,死寂的令人骇然。

    创世境,象征创造的境界,如今,已然看不到丝毫的生机,唯有死寂的毁灭,毁灭一切。

    神明之乱前,知命入毁灭剑道,泯灭了最后的人性。

    无穷无尽的剑压弥漫,仙域一切生机尽逝,万物不存。

    一座又一座繁华的大殿,承受不住这股恐怖的毁灭之力,相继毁去。

    “仙域之尊,再次相见,你不同了。”

    仙域前,神明看着前方的灰发男子,神色平静道,“可惜,只是你一人,你依旧必败无疑。”

    “是吗?加上吾呢?”

    话声间,九天之上,漫天黑羽飘零,一道周身缭绕在魔气中的身影从天而降,十二罪翼遮天蔽日。

    冥王再现,天地震动。

    一踏足,周天崩溃,日月星辰都难以承受这恐怖的力量,轰然崩毁。

    玄衣的王服,随风猎猎,面容虽不同,气息却是依旧未变。

    大夏之王,睥睨诸天的天界第一武神再临人间,时光错乱,万象颠倒。

    “你果然没死。”神明脸色沉下,道。

    “仙尊,同行吧!”

    冥王开口,周身魔气汹涌澎湃,末日之狂,再起锋芒。

    知命点头,诛仙现峰,光华遮天。

    虚空上,十卷天书现世,化入仙域。

    王侯联手战神明,天书十卷定轮回,终战将启,九天苍茫论英雄。

    终章 九天苍茫论英雄(上)

    仙域,神明降世开末日,王侯联手战神明。

    最终之战,气势冲天,动天地以阴阳,撼玄玄黄以苍茫。

    灰发灰眸,一身煞气缭绕的知命,舍弃今后最后的牵挂,化身于魔,战力攀升至一生最巅峰。

    巨大的灰色杀戮剑翼张开,共十二翼,如魔似狂,惊世骇俗。

    一旁,冥王身后,十二罪翼遮天蔽日而现,恐怖的魔威,惊动古今。

    双魔联手战神明,杀戮、罪恶,人性最厌恶的存在,如今却是为了人间的兴亡而战,何其讽刺。

    前方,神明凌空而立,一身神光缭绕,背后,十二神翼扩散,圣洁无暇,不染一尘。

    “今日,以你之命,祭奠人间亿万亡魂!”

    十二杀戮剑翼一震,宁辰身影动了,诛仙破空,星光尽灭。

    轰!

    惊世一剑,灰色的剑芒毁天灭地,斩开岁月长河,重回太初古战场。

    时间乱流中,太初神战景象隐约可见,无数神魔的虚影闪动。

    梦回太初,满目神魔尸骨,今世之战,宛如太初浩劫再现。

    “杀!”

    舍弃一切,所剩唯有杀戮之心,灰发灰眸的知命,双眼所能看到的唯有血腥。

    诛仙斩落,一片苍茫,骇人的景象,震撼人心。

    神明挥拳,轰然硬撼仙剑,但见满目岁月残骸,神魔虚影应声崩散。

    满目飞散的鲜血,如此刺目,最终一战,神与魔最后的较量,胜生败死,毫无转圜。

    神明右臂,鲜血淋漓,受到剑意冲击,首度受创。

    同样,对面,宁辰握剑之手上鲜血点点滴落,随着炙热的战意剧烈燃烧起来。

    “几日不见,你竟已成长到如此程度。”

    感受到对手的变化,神明脸色凝下,眼前仙域之尊和此前不同了。

    这股杀戮气息,毫无杂念,只有最纯粹的杀机,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犹豫。

    轰!

    话声间,前方,宁辰身影再度掠过,诛仙挥斩,势沉如山。

    神魔交手,不死不休,剧烈冲击波荡开,神明背后十二神翼爆发出强烈的神威,欲要以绝对的力量压制对手。

    “魔轮转死生!”

    压力加身,宁辰灰色的眸子中同样爆发出令人心悸的威能,刹那间,周天万万里,无数阴灵出现,十卷天书照世,逆转阴阳。

    亿万死于浩劫中的阴灵出现,面容狰狞恐怖,宁辰口中一声沉喝,周身灰色的煞气弥漫开来,吞噬亿万阴灵的煞气,加持己身。

    刹那,骇人的阴煞气息涌动,恐怖威能,硬撼神威。

    仙域前,神魔气息冲击,天地顿时双分。

    神魔僵持一瞬,战局外,一直观战的夏子衣终于动了。

    大夏之王,双眸只剩下漆黑之色,人间已无光明,冥王也将灭世。

    “喝!”

    夏子衣身后,十二罪翼极尽扩散,吞纳天地间无穷无尽的魔气,再现冥王威能。

    末日之狂魔威冲天,王者身动。

    轰!

    魔剑斩落,六尺魔锋斩开僵持的战局,划开神翼。

    喷洒的鲜血,染红神之身,神明脚下连退数步,嘴角溢红。

    同为创世神明,冥王的强大,无可测度,纵然神明,也要忌惮三分。

    “冥王,你以为神还会像当年那般受你的制约吗!”

    神明一声冷哼,体内金光盛然,圣胎之力加持,伤势迅速恢复。

    仙域前,三尊世间最恐怖的存在,超越了境界限制,身负十二羽翼,强大的令人恐惧。

    “仙尊,你有觉悟了吗?”

    冥王注视着神明体内不断涌出的金光,神色冷漠道,“我想,现在的你,应该不会再有任何犹豫了吧!”

    知命点头,向前半步,一声凄厉的长喝,周身煞气冲天而起。

    灰色长发狂舞,虚空上,三口仙剑应声而出,诛仙四剑,同现锋芒。

    四剑同现,上空,天书十卷一页一页分开,化为阵图,再现混沌创世之威。

    神明乱,日月行,天地无生。

    仿佛天书的预示,神明乱世,众生浩劫,今朝,知命强行逆转天书批示,欲要逆天而行。

    天书重排,大道之机也随之变化,星空上,星辰开始出现,天地再度衍化。

    天地生,日月明,无神行乱!

    天书批示,世间法则开始改变,周天日月星辰亮起耀眼的光华,照亮黑暗的世间。

    十卷天书下,诛仙四剑不断盘绕,知命静立中间,一身剑意提至人生最巅峰。

    天地变化,神明顿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目光注视着前方,脸色一沉。

    原来,这十卷天书便是诛仙阵图。

    “仙尊,你想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吗?”

    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神明眸中寒意炽盛,怒声道。

    “起剑!”

    虚空上,知命开口,周身剑意继续升腾,超天越限,炽烈的光华比日月还要明亮,比火焰还要炽烈。

    亿万剑光,从天地各方飞来,化入诛仙剑阵中,形成一座遇神杀神,遇佛诛佛的杀阵。

    一旁,冥王脚下一踏,身后十二罪翼震过,身影同样入空。

    无情,无感,无心,双魔或灰色或黑色的眸子,宛如深渊,深邃的令人心悸。

    灰色与黑色的十二羽翼,不断吸纳天地间的魔煞之气,力量源源不断,压得天地都扭曲起来。

    “愿新生的人间,没有杀戮,没有战争,没有浩劫。”

    亿万剑气漩涡中,知命身动,携诛仙之能,撞向前方神明。

    恐怖的景象,亿万剑光形成的诛仙剑阵,冲破重重神元屏障,吞没战局。

    最终的剑阵,威势已然超越了仙剑承受极限,诛仙四剑相继崩毁,连同十卷天书在内,全部化成最原始的杀戮气息。

    “呃!”

    神明催动神元阻挡,却是挡不住这毁天灭地的一剑。

    满目的残红,雾了神魔之眼,照眼之间,宁辰手中一口最平凡的剑,贯入了神明体内,一剑,斩杀圣胎。

    “你!”

    神明震惊又震怒,强忍一身重创,轰然一掌落在前者胸膛。

    知命身体飞出,撞上了仙域,周身染红。

    前方,神明体内,圣元震荡,圣胎陨落,力量狂啸崩腾,将要失控。

    神明脚下踉跄,眸中露出骇然。

    “神啊,你败了!”

    话声间,冥王身影掠至,末日之狂斩过,直接斩开了神明之躯。

    神之身重创,虚空上,象征时间法则的大道之桥出现,神明脸上露出痛苦的狰狞之色,强纳圣元,修复己身。

    创造世界的神明,身在大世界,便是不朽之身,逆转时空,伤体复苏。

    “你们,赢不了!”

    伤体逐渐恢复,神明看着前方的冥王,怒声道。

    然而,神明话声方落,神色却是变了。

    不知何时,知命身影出现神明之后,一把抱住神明双臂,朝着前方仙域撞去。

    轰!

    两人飞过,撞碎一重又一重仙山大脉,神明嘴中,不禁咳出鲜血。

    仙域,与大世界完全分离的一方世界,纵然是神,在这里亦非不朽。

    仙域外,冥王身后,十二罪翼震过,身影同现飞向了仙域。

    撞毁了一座又一座仙山,神明身上伤势越来越重,不断挣扎,却是挣不脱知命的束缚。

    东方,仙殿前,一抹青衣的倩影安静地躺在那里,胸膛处,鲜血染红衣衫。

    知命斩断生命中最后牵挂的地方,生命最后的时刻,再度归来。

    浑浑燃烧的生命之火,焚的仙域的天地都变成了灰色,宁辰一头灰发渐渐变得枯竭,力量已然快要耗尽。

    同样,神明体内的生命之火亦所剩无几,失去了与大世界的联系,无法再逆转时光。

    两人身影停下的一刻,前方,冥王身影掠至,浑浑魔气汹涌,目光看着神明之后的知命,深邃的眸子中第一次闪过波澜。

    “好友,决定了吗?”

    冥王开口,神色沉重道。

    “动手吧!”

    宁辰以生命之火束缚助神明,神色疲惫难掩道。

    冥王点头,没有再多说。

    “喝!”

    仙殿之前,冥王张开十二罪翼,漫天黑羽飘零,末日之狂锋芒不断升腾,贯入云层。

    “仙尊,你!”

    神明见状,面露惊惧,剧烈挣扎起来。

    “你逃不了。”

    宁辰强行燃烧着体内的生命之火,重重束缚,将神明牢牢困住。

    虚空上,末日之狂锋芒越发耀目,恐怖的魔威,极尽了冥王毕生之力。

    下一刻,但见天地间,一道漆黑的剑光斩落,锋芒所过,万象不存。

    下方,宁辰注视着从天而降的剑光,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微笑。

    “好友,多谢了!”

    话声方落,黑色的剑光斩下,轰然吞噬了两人的身影。

    刹那,一股无比恐怖的魔威爆发,不断扩散,将整个仙域全都笼罩在内。

    毁天灭地的一剑,冥王极尽全功,没有任何留情。

    隆隆的震动中,仙域大地几乎尽数毁去,尘浪飞扬,山倾地覆。

    虚空上,冥王注视着下方,清冷的眸子中也不禁黯然。

    突然,冥王身子一颤,目光看向尘浪之中。

    但见漫天飞扬的尘浪中,一抹素衣身影出现,一步步,走向远方。

    冥王刚要上前,身子再度一颤。

    不对。

    只见,从尘浪中走出的知命,身躯开始虚化,竟只是残余的神魂。

    大地上,宁辰目光看着天上星空,神色前所未有的平和。

    星空,繁星点点,如此美丽。

    终章 九天苍茫论英雄(下)

    人间,漫天星辰点缀,星空上,一抹素衣身影迈步前行,周身虚幻,时间已经不多。

    “好友,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

    疲惫至极的声音从星空传到冥王耳中,随后,知命远去,消失星空尽头。

    仙域,冥王沉默,片刻后,身后十二罪翼震过,飞向一座座小世界。

    杀戮,由此开始。

    “冥王!”

    一座小世界中,两尊圣人看到来人,面露震惊。

    冥王抬手,惊涛如天浪,狂雷掩四面,骇人魔威席卷而开,轰然吞噬整座小世界。

    一座又一座小世界,冥王亲自出手,诛杀所有圣人,将大道规则重归太初。

    随着一位又一位圣人陨落,人间也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惊涛怒浪,席卷万万里。

    毁灭与再生,不破不立,人间浩劫后,一切重归平静。

    七重天界,巨大的神殿前,漫天黑羽飞舞,冥王归来。

    创世神明,经历了生与死的轮回后,同样一身疲惫,回归神明,永久的沉眠。

    八重天,随着神明的陨落,八重天开始崩溃,时间乱流席卷,法则四散开来。

    时间乱流中,知命迈步前行,一步步走向了九重天。

    生命最后的时刻,知命依旧谨记着自己的承诺和责任,前往了九重天,寻找亡妻之魂。

    九重天,清净污垢的一方世界,氤氲沉浮,霞光耀目,宛如真正的仙境,美丽的让人迷醉。

    然而,从古至今,极少有人可以踏入九重天,因为,九重天非是生灵可以进入。

    天地初开,清者上升,浊者下沉,凡是拥有肉身的生灵,皆会受到大世界的引力,无法到达传说中的九重天。

    脱离大世界的最后一重天,遥远不可及,知命不知道走了多少时日,跨越了多少时空,终于来到这传说的世界。

    来到九重天,知命也仿佛耗尽了所剩不多的力气,身影若隐若现,神色亦越发疲惫。

    “馨雨。”

    宁辰看着氤氲沉浮的九重天,轻声呼唤道。

    凤火升腾,凤凰鸣世,漫天火焰中,一尊冰棺出现,冰棺内,一位美丽的女子静静躺在那里,三魂缺一,昏迷不醒。

    馨雨肉身出现,九重天上,法则搅动,无尽岁月来,第一次出现波澜。

    本不该出现九重天的人类肉身,引起风云色变,搅动的氤氲中,一抹虚幻的倩影出现。

    模糊不定的虚影,却是如此熟悉,无言,无语。

    宁辰看着天际的虚影,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两人目光对视,这一刻,却是谁也没有开口,唯有点点泪光,无声滑落。

    无声之泪,无形之泪,滑落之后,馨雨的神魂点点消散,没入肉身之中。

    “愿你今后的人生,幸福安康。”

    宁辰抬手,抹去了馨雨的记忆,旋即一掌拍向冰棺,将冰棺送入了人间。

    冰棺如流星划过,坠入人间。

    做完最后的事情,宁辰神魂渐渐消散,化入九重天中。

    轰!

    顿时,九重天上,雷霆大作,大雨倾盆而落。

    “好友,当你们醒来时,知命已经离开,一个没有知命的人间,太阳依旧会升起,明月依旧会有圆缺,但,一个没有和平的人间,亲朋生离,骨肉死别,于谁何忍,知命,知己命了。”

    大雨降临,从九重天落入人间,大雨所至,枯草逢春,残花重开。

    “仙长。”

    仙域,小葫芦望着天际的大雨,大眼睛中泪如雨下。

    “大祭司。”

    拜月古地,一位位拜月族民看着从天而降的生机之雨,心情皆沉痛异常。

    “恭送大祭司!”

    万千拜月族民前,一位头发苍白的老妪颤巍巍的跪下,悲痛道。

    “恭送大祭司!”

    万千拜月族民齐齐跪下,悲伤道。

    人间承生雨,万物逢春,逝者得安生。

    百年后。

    神州,慈光剑阁,一位七岁的孩童雪中习剑,面容冷峻,剑势不凡。

    孩童剑上,山水成画,河川化墨,惊人剑意,震惊神州。

    同时,中州一方,一位紫衣孩童,一箭射下了星辰,举族震撼。

    西佛故土,佛山上,一位喜欢穿着红粉衣裙的小女孩拔掉了调皮地佛主的胡须,看得几位长老心惊肉跳。

    还有,不知何方,喜欢用刀的小女孩,赤着小脚丫,孤身前往了狼岭,十日未归。

    一位又一位划时代的天才,在这一代齐齐出现,人间那一场生机之雨后,黄金大世,随后到来。

    时间如逝,神州,大夏皇城故址遗地,皇城外的长孙墓上,一株小白花盛开,洁白无瑕,宛如最纯洁的雪莲,美丽的让人不忍亵渎。

    “那是什么?”

    远方,一位喜欢穿着白衣的小女孩看到大墓上的小白花,惊讶道。

    “菱晶花。”

    小女孩身边,一位白衣的小男孩说了一句,催促道,“师妹,我们快点走吧,师父还在等我们呢。”

    小女孩点头,快步跟了上去,临行前,最后看了一眼大墓上的小白花,脸上尽是疑惑。

    菱晶花不是只开在至寒之地吗,为何这里会有一朵?

    清风拂过,小白花上,一抹朱红若隐若现,仿佛在等待着何人,一等便是千百年。

    千年岁月,弹指即逝,人间迎来了最辉煌的大世,佛山的小女孩破碎虚空,证道成佛。

    中州射下星辰的小男孩一箭将天射了个窟窿,大笑而去。

    还有神州,北方极地,原始之地,天外天,一位位天之骄子破开时空,举霞飞升。

    “鬼鬼。”

    仙域,仙殿前,一位青衣的女子开口道。

    “嗯?”

    一位四五岁的孩童应道。

    “今天用功练剑了吗?”

    青衣的女子再度问道,女子一头白发,沧桑如雪。

    “用功练了。”

    孩童点头道,“青姑姑,爹爹何时回来?”

    “快了。”

    青衣白发的女子看向远方,轻声道,“很快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