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章 章

作者:一字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半晌,阮歆娇才组织好措辞,吸了吸鼻子说,“有个叫小明的孩子,他努力了很久,终于考上了自己很想上的学校,但是他的父母认为这个学校不好,偷偷把他的录取通知书撕掉,然后安排了另外一个学校给他,而小明,一直以为是自己分数不够,没考上……”

    她绞尽脑汁想出来这么一个类比的故事,讲完却一时词穷,不知道该怎么总结中心思想,顿了顿,问他:“你怎么看?”

    “对不起……”关彻在她身后低声道歉。

    阮歆娇慢慢眨了下眼睛,细小的泪珠从眼角滑进枕头里。

    良久,关彻才抬起头,正视着她的后脑勺,哑声道:“是我的方法欠妥,我不希望你拍那种戏。”

    “哪种戏?”阮歆娇转过头来,眼泪还噙着泪,气愤地瞪他半晌,还是努力压下恼怒,跟他解释:“《刺青》的激情戏只是点到即止,没你们想的那么香艳。况且,尺度大的我自己也不能接受啊,为什么被你说的好像我是在拍三级片?”

    她以为这样解释清楚就好,可看他依旧无为所动的样子,不由抿紧了唇。“不是你说要谈谈的吗,还有什么问题,一次说清楚吧。”

    关彻垂了垂眼皮。

    他不说,阮歆娇也没法子,只好自己给他科普:“很多电影里的那种镜头,观众看到的都是剪辑过的,你们会觉得很香艳,但现场拍摄绝没有那么暧昧。裸.露镜头是可以用替身的,或者用特效,必要时还有胸贴和肉色的内衣;还有那些……动作,都是借位。其实圈子里有些演员拍床戏的时候,另一半会在现场观看,你如果有兴趣,我……”

    “我没有兴趣。”关彻突然出声打断。

    阮歆娇被噎住,顿了顿又道:“反正这部戏今年之内肯定会上,不信的话,到时候你自己去看看。原著作者是个拉灯党,根本连尺度都算不上,两个主演象征性地亲亲抱抱,剪几个有暗示性的镜头就行了。”

    关彻没说话,轻轻把她揽过来,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那部戏的男一号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刚好是对她心思不纯的丛浩,即便只是简单的牵手拥抱,关彻也很难做到不介意。光是想一想丛浩对她展现出的爱意根本不是表演而是发自内心,他心口就憋闷不已。

    可这种想法简直小心眼又无理取闹,他实在不好意思吐露给她听。

    他的态度看起来是软化的意思,阮歆娇还是隐隐觉得不对,她觉得自己已经解释清楚了,但他心里似乎还有结没解开。

    这样梗着实在难受,她推开关彻,妥协道,“你不喜欢,以后有床戏吻戏的我都不接就是了。”

    然而现在的电影完全不涉及床戏的已经不多,连吻戏都没有的更是少之又少,仅为了这个,她便得断掉大半戏路。再加上本身外在条件的限制,想接到合适的戏并不容易。

    就说作为补偿塞给她的那部商业大片,她作为女二号就有一场吻戏。

    “对不起。”关彻再次道歉,眼里有深深的懊悔,“不用为了我委屈自己,你想拍什么就拍吧,我不该干涉你。”

    阮歆娇对他的表态没什么反应,这次已经闹成这样,她没办法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况且这件事上已经可以看出他甚至是关家的态度,如果还想和他继续走下去,又怎么可能不管不顾?

    两人睡下时已是深夜,身边有个火炉似的热源,阮歆娇睡梦中几次被热醒,往远处凉快的地方挪了挪,但没多久又总会无知无觉中被拖回去,反反复复。

    几次三番被热醒,睡得很不安稳。

    大概是潜意识还惦记着自己身在关家,翌日早早就睁开了眼,身边已经没人,原本搁在床头的耳温枪、退烧药和水杯都已经被收起来。

    没看到关彻,心里瞬间有点忐忑,连忙去洗漱扎好头发,然后站在床边看着昨晚传来的那一套睡衣,陷入了窘境。

    正经衣服都没带,她要怎么下楼?

    正纠结着,关彻穿着整齐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几个袋子,递给她:“换上吧。”

    阮歆娇看看他,却没有接。

    昨晚两人已经开诚布公地谈过,至此,双方就这件事均已做出表态,他诚心道歉,她也做了保证,事情似乎得到了完美的解决,然而还是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太一样了。

    梗在心头的刺已经被拔.出来,但还是留下了一些磨灭不掉的痕迹。她现在看到关彻,竟然会感到尴尬。

    她对自己已经不如以前亲热了,关彻能真切地感受到。他身体不舒服,夜里几次醒来,总是发现她蜷缩着睡得很远,并且背对着自己。

    他不习惯,也有点失落。

    他的小姑娘很粘人,以前睡觉总是喜欢紧紧贴着他,把一条腿夹在他双腿间,手要么跟他十指相扣,要么伸进他的衣服里摸着他,恨不得长到他身上似的,现在却一次次主动远离他。

    每每强行把她拉回来,想让她像以前那样挨着自己睡,但下次再睁眼,总会发现她又离得很远。这让他有些挫败,不免怀念起以前她全心依赖自己的时候,因而更加后悔当初那一念之差。

    两人沉默地对望片刻,关彻将一大早出去给她买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一件剪掉吊牌整理好,走过去伸手解她的扣子。

    “你干嘛?”阮歆娇连忙捂着领子后退一步。

    关彻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表情颇正经地说:“帮你换衣服。”

    “……不用!”阮歆娇瞪他一眼,自己拿着衣服躲进衣帽间里。

    以前亲亲热热的时候,她喜欢缠着关彻帮她穿衣服,从里到外每一件……

    可现在,竟然会觉得有点不自在。

    被她挡在门外的关彻大概也回想了那些你侬我侬的时候,心头不免生出几分怅然,看着眼前紧闭的门,长长地,叹了一声。

    等阮歆娇换好衣服,关彻领着她一起下楼。

    客厅里,关家的大家长——关爷爷,已经就座静待。他看起来比关和光还要严肃几分,坐得笔直端正,年过古稀,军人刚毅威严的英姿却丝毫不减。

    阮歆娇老远在楼梯上看到,不由得紧张起来,下意识攥住了关彻的手。他自然地反手握住,牵着她走到爷爷面前。

    他们没走到跟前,关爷爷面上已经露出非常和蔼的笑容来,看她一脸紧张,很怕自己似的,便先开口唤她:“娇娇吧?”

    阮歆娇立刻结结实实冲他鞠了一躬:“爷爷好!我叫阮歆娇,没提前打招呼就上门打扰,您别见怪。”

    关爷爷笑了:“诶好好,都是自家人,甭见外,快坐吧。”

    阮歆娇跟着关彻到对面坐下,端端正正地,两只手放到膝盖上。

    “我听关彻说,你们打算结婚了?”刚跟给她倒了水的小刘道过谢,就听关爷爷笑吟吟道,“准备什么时候办事啊?跟二蛋他们一起吗?”

    阮歆娇一怔,下意识看向关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