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章 有我

作者:青花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人,很可能是蓬莱覆灭的祸源!”

    浅如玉震惊地盯着林秀木,再度摇了摇头,道:“尊主,我以性命担保,蓬莱之祸,绝对与他无关。”

    林秀木盯了她片刻,唇角极慢极慢地浮起一丝苦笑。

    “是么。”

    他竟是没有继续逼问,只返身掠向东面,追上了其余门人。

    浅如玉抱着树茧,愣怔片刻,知道尊主并没有真要赶她走,便收敛了情绪,急急追上众人。

    再行一程,林秀木忽然没头没尾地自语:“怎么可能呢?”

    蓬莱的轮廓,远远出现在视野之中。

    亲眼见证过蓬莱之祸的林秀木,不禁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这一霎那的感受,恍若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尊主,”有门人小心翼翼地发问,“蓬莱,当真安稳了么?”

    林秀木双目发空。

    原有十分笃定,此刻一分也不剩了。

    “安稳这个词……也许,要永远离开这个世间了。”林秀木轻声喟叹。

    虽未身处其间,但以林秀木的敏锐,已然嗅到了惊涛覆顶之前的水汽味道。

    林秀木正要加速前行,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噗噗噗”的破风声。

    这个声音仿佛自带着画面感,不必回头看,脑海里就会自动浮现一只长毛胖子在天上飞的样子。

    回头一看,果然。

    “居然追上了?”林啾吃惊地薅了下斗龙毛茸茸的大脑袋。

    她身上有伤,整个人有些昏沉,行在无边无际的海上,完全无法分辨速度究竟怎样,直到现在她才后知后觉发现,斗龙居然悄悄晋阶了。

    魏凉扯了扯唇角,凉凉地说道:“百药峰那满山聚灵姝,不知还剩几何。”

    他说一个字,手便不轻不重在斗龙脑袋上敲一下。

    斗龙便瑟缩一下。

    林啾:“……”所以她的狗子趁主人不在啃秃了隔壁的山?

    她相信百药峰的小何长老一定很想尝尝狗肉煲。

    ……

    林秀木看清来者,眸中清晰地划过了极复杂的情绪。

    “魏剑君是要到蓬莱作客么?”他温和地问道。

    魏凉毫不客气:“来看蓬莱覆灭。”

    一听这话,蓬莱众人立刻怒目而视。

    林秀木抬手,制止身后任何议论声。他掠前一步,落到魏凉面前,好脾气地道:“眉双被困于梧木苍穹之中,蓬莱暂可免于浩劫。魏剑君想看烟火,恐怕得千年之后。”

    “你有空自欺欺人,不若回头看一看。”魏凉唇角浮起半抹笑容。

    林秀木瞳仁骤缩,蓦地回头。

    只见视野中已有龟壳那么大的蓬莱,清晰而坚定地晃了两晃!

    就好像一只龟正把龟足从壳中探出来,顶起了龟壳。

    林秀木倒抽了一口凉气,顾不上魏凉夫妇,当即全力施展修为,向着蓬莱瞬移而去。

    蓬莱门人竟无一人退避,个个跟在他们的尊主身后,全力掠向那座海岛般的仙境。

    蓬莱的震荡更加剧烈。

    林啾脸色变冷,眉头蹙了起来:“该不会就是这一次……”

    话音未落,一声极闷极重的闷雷声,不知从何处碾来。

    刹那间,所有人一齐目睹了一幕奇景——

    只见那无边的海洋,忽然之间开了花。

    亲眼见证这一刻的人,只觉大脑瞬间空白,一时之间,竟是无法组织任何言语来描述眼前究竟看到了什么。

    前一刻波光凛凛的静谧洋面,后一刻极诡异,极不合常理地隆起了一座座海岭,凹下一道道海谷。

    以蓬莱为圆心,奇异的同心圆图景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蓬莱就像是花心,突兀而无声地隆起的海岭就像是围在花心周遭的花瓣边沿,一圈一圈,向着无边无际之处,蔓延。

    一浪更比一浪高,视野尽头海天交接之处,隆起的海岭仿佛已倒吊在了天上。

    这一幕其实只持续了极短暂一瞬。

    再下一刻,恐怖的轰鸣声响彻海上与海下,像是星球发出的嘶鸣。

    声浪席卷过之处,海的短暂凝滞被打破,海岭轰然砸落,填平了海沟。白浪翻腾,整个海洋仿佛密密挨挨地装满了白色银鱼,正在争先恐后往水面之上飞蹿。

    整个海都疯了。

    “来不及了。”林啾的心仿佛被一个大浪打落谷底。

    “是啊。”魏凉道,“这股力量,足以击破边界。”

    “是‘尊主’……”林啾眸中浮起苦笑和恍然。

    人的大脑就像是杀毒软件一样,一旦把某个人列入了“白名单”,每次扫描就会自动略过他。

    蓬莱仙境是林秀木的父亲、蓬莱老尊主一手开辟出来的,所以从来也没有人怀疑他会对蓬莱不利。

    其实只要能想到是他,一切事情就会变得十分明朗——

    能够悄无声息进入蓬莱灵枢的人只有三个,第一次震动发生时,林秀木在外维持秩序,让眉双进入灵枢查看,那么,当时身处灵枢内,引发了变故的人,还能是谁?

    浅如玉的通灵之术根本无法感应不灭印痕,以两枚不灭印痕为饵,将林秀木引至中原,分明是调虎离山——调走了虎,留在山中的是谁?

    眉双与浅如玉都是一心向着蓬莱的人,让她们二人不惜撒谎犯错也要维护的人,还能是谁?

    与此同时,飞掠在最前方的林秀木被门人死死拽住。

    “尊主!来不及了!”

    那名同是剑君级的门人眸光冷凝,道:“尊主,您必须留下来主持大局!属下定会将老尊主平安救出!”

    说罢,他纵身一掠,身后带起一道绿焰,以划破虚空般的速度俯冲向蓬莱——竟是燃烧了神魂。

    此刻,蓬莱开始崩塌。

    那一方仙境中,无论玉树琼花,华台美池,还是那袅袅仙雾,都无力逃脱,它们翻卷着,向着毁灭发生的核心处坍塌而去,仿佛那里是一个黑洞。

    任何事物,都无法逃脱。

    那位燃烧了神魂的门人,无声无息便消失在灾祸之中,一星水花也没有溅起来。

    林秀木呆若木鸡。

    倘若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愿意飞蛾扑火。但此刻,他已清楚地意识到,眼前的覆灭,根本不是人力可以阻止的。

    莫说人力,便是有神仙在此,亦是无力回天!

    这一刻,没有人哭。

    那枚黑洞发出阵阵呼啸声,瞬息之间,整处仙境就像是薄薄的纸片一样,被无情地撕裂,吞食。

    再一眨眼,蓬莱仙境已不复存在。

    但毁灭仍未停止。

    吞噬一切之后,黑洞爆开了。

    道道黑色虚空裂纹张牙舞爪,向着四面八方急速蔓延,所经之处,空间被划破,触碰到的一切活物绝无生理。

    黑球疯狂膨胀,看漏一眼,便让人几乎认不出眼前巨物。

    毁天灭地的轰隆声中,林秀木的声音显得异常平静:“门人听令,全力后撤。”

    魏凉冷眼扫过,刺破无名指,将三粒血珠弹在了束住眉双的树茧上。

    林秀木神色无比复杂,手中掐诀,收起梧木苍穹,然后把树茧中落出来的眉双紧紧揽在怀中,用自己的身躯护着她,以防魏凉对她下手。

    “林秀……”

    眉双盯着林秀木的眼睛,视线逐渐凝固了。

    他的眼神不再像往日那般温吞平淡,此刻,他的神色悲凉绝望,眼中倒映着一枚吞天噬地的大黑球。

    眉双倒抽一口凉气,缓缓转头。

    “怎么会,怎么会是现在!不,不可能,怎么会……”

    她惊恐地回转过头,盯着林秀木的眼睛。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明明答应了我,他说会等我的,他说他是最不愿看见蓬莱出事的人,他明明比谁都要心焦,他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等我……”

    林秀木的声音一下子沧老了十岁不止:“所以眉双,这个害得蓬莱覆灭的人,真的是父亲?”

    眉双痛极,生生沤出一口心头血。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无能,都是我没能取回不灭印痕……”

    “没有用,”林秀木的声音平淡冷静,“他并不知道你失败了,但他还是毁了蓬莱。眉双,从一开始,你就没有任何机会。所以,你所有的牺牲和维护,毫无意义。”

    林秀木冷冰冰地戳破了真相。

    眉双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黑色的虚空裂纹正在飞速逼近。

    “浅如玉,”林秀木淡声吩咐,“你等速速撤离,去找王卫之,求几粒髓玉花种,让蓬莱之花继续存留于这个世间。”

    “尊主!”众门人痛心疾首。

    “走。”林秀木声音不大,但他的神态和语气,令人不敢生起一丝抗命之心。

    浅如玉红着眼,带着众人飞速后退。

    破碎归墟边缘,只余四人一狗。

    “传送阵,通往哪里?”魏凉的声音淡漠依旧。

    眉双身体一颤。

    林秀木也蹙起了眉头。

    魏凉唇角微挑,毫不留情地向着林秀木冷笑:“事到如今,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还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

    轰鸣声中,林秀木的沉默自成一小方天地。他的自尊和骄傲,绝不允许旁人插手蓬莱内部事宜,可是……

    终于,他颓丧地叹了口气,道:“灵核中枢的确有传送阵,通往洋底三千丈之下。当初……是家父一手建成,我也从未想过其中有什么深意。”

    魏凉与林啾对视一眼:“走。”

    斗龙大飞毯呼呼地扇着四条胖腿,义无反顾地扑向不断膨胀的黑色巨球。

    “啾儿,不要勉强。”

    “不会。”

    林啾平抬起一条胳膊,只见她的指尖凝出一朵朵金莲,像是被一条细细的金线串起的珠链般,她轻轻挥舞手臂,那一串越来越长的金莲便像绸带一样,无比曼妙地在空中飞旋。

    金光明灭,炫彩流淌。

    华美至极的莲缎掠过之处,破碎的虚空黑纹像是被橡皮擦去一般,抹除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莲缎越来越长,带着道道炫美的金光,摇晃着,铺洒向四面八方。

    跟在后方的林秀木和眉双目瞪口呆,愣愣地望着这梦幻般的一幕。

    莲缎飞掠,空中处处残留着莲影,眉双忍不住抬起手,碰了碰那泡沫般的绝美幻影,然后目光顺着莲缎,投向林啾,目中难以抑制地流露出了钦羡之意。

    破碎虚空清理得很容易。

    林啾的脸色却更加凝重了。

    “他把绝大部分力量引向了边界,”她垂头望着白浪滔天的大海,声音低沉冷静,“下海,准备迎接地狱吧。”

    她的语气极富感染力,像是命运之口正在冷冷地宣刑。

    林秀木和眉双只觉喉头被冰冷的气息梗住,僵硬地点点头,坠向翻腾的大洋。

    魏凉凝视妻子片刻,缓缓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啾儿,有我。”

    她回过头来,冰霜般的神色迅速消融,眼一弯,唇一翘,神神秘秘地对他说道:“要不是有你,我早就撒丫子逃了。”

    “啊。”魏凉不禁叹息出声。

    他的啾,可真是……一言难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