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5章 进尺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之前先是时间紧迫,再后来夏竹她们都进来了,阿榆一直没空回想榻上那番亲密纠.缠。现在屋里安安静静只有她和展怀春两人,他还坐在榻上用那种眼神看她用那种语气唤她,阿榆登时没有勇气过去了。

    他都把外袍脱了,真过去,指不定他能做出什么事来。

    “你在屋里躲着吧,我去外面跟莺儿待着。少爷,黄昏前哥哥会回来接我赏灯去,到时候我只留莺儿在这边,你安安心心藏着,天黑再找机会离开这里吧,小心些。”她低头,轻声嘱咐他,说完要走。

    “阿榆,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展怀春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宛如冷水迎头浇下,满心欢喜一哄而散。

    阿榆脚步顿住,委屈地看他,她怎么不想,不想她会主动抱他亲他吗?

    只是这种话,她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

    她泫然欲泣,展怀春一下子就后悔了,赶紧哄道:“阿榆你别哭,我嘴笨不会说话,我知道你跟我想你一样想我,快过来,咱们好好说说话,两个月没见你,我都快闷死了。”

    “那你脱衣服做什么?”阿榆抹抹眼睛,扭头问他。

    “刚 刚我又翻墙又是趴屋顶,身上沾了一身土,怕把你被褥弄脏就脱掉卷起来了,回头走时我再穿上。” 展怀春无比诚恳地看着阿榆,忽的恍然大悟:“你,你是怕我欺负你?傻,这都什么时候了,我难得跟你见一次面,怎么可能会想那些?快过来,我就抱抱你,保证 不做旁的。”

    他言辞恳切又有理有据,阿榆不由有七分信了,但她还是心悸之前的亲密,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最后搬把椅子放到榻前坐了下去,看他一眼又别开脸,小声道:“咱们躺在一起不合规矩,就这样说话吧。”

    又是规矩!

    展怀春暗暗诅咒大哥被表妹罚去睡书房,咒完看看两人之间的距离,知道自己伸胳膊出去也抓不到她,做其他的动静太大肯定会吓到她,只能无比委屈地问道:“阿榆,你是不是依然不相信我?”

    阿榆垂眸不语。他做的那些事,又搂又抱又钻被窝的,现在连擅闯自家大门的事都做出来了,她虽然不怪他甚至心头还有些甜蜜,但肯定是不信他会老实的。

    “那你不歇晌了吗?”展怀春继续问。

    阿榆轻轻摇头:“不了。”少歇一晌又没什么。

    展怀春盯着她,沉默半晌,叹气道:“算了,我穿衣服,我去下面坐着,你躺到上面来。我是男人,总不能让你累着。”说完不等阿榆回话,脑袋重新钻进纱帐,悉悉索索动了起来。

    阿榆有点急了,小声劝他:“少爷你就待在里面吧,你不是吹了半天冷风吗?”

    里面的人不理她。

    眼 看男人快要穿外袍了,阿榆想了想,决定随他去了,大不了两个人都坐在椅子上,反正屋里也挺暖和的。这样想着,阿榆站了起来,准备把椅子搬回桌子前,两人总 不能都坐在榻前说话啊。谁料她刚准备提椅子,纱帐里突然传来豌豆嗷嗷惊叫声,阿榆想也不想跑了过去,“豌豆怎么了?”

    她急急挑开帐子,看见展怀春背对自己坐着,豌豆毛茸茸的短尾巴从他胳膊下面露了出来。

    阿榆着急地俯身去看,“到底怎么了?”

    展怀春大手轻轻摩挲豌豆软软的黄毛,有些歉疚地解释道:“我拿衣服时不小心按到它爪子了,没事,你看豌豆现在不是不叫了?”说着将豌豆递给她。

    豌豆大眼睛水汪汪的,可怜兮兮望着女主人。

    阿榆心疼坏了,接过豌豆后顺势坐在榻上,低头,认认真真检查豌豆四只爪子。

    展怀春悄悄将还没穿上的外袍重新塞到角落,佯装关心凑了过去,“检查出什么来了吗?”这只臭狗真会装可怜,被她养得越来越娇,他只是扯了一根狗毛,它就嗷嗷叫唤。

    阿榆按完最后一只狗爪,见豌豆乖乖窝在自己怀里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幸好没事。”

    展怀春哼了声,张开双臂抱住她,低头蹭她耳朵:“你只会担心豌豆,在你心里,一只狗都比我分量重,是不是?”

    阿 榆没料到他会突然贴上来,身体瞬间僵住,可他似埋怨又似撒娇的语气,还有拂在她耳朵侧脸上的温热气息,紧跟着又让她全身发软。阿榆开始紧张,总觉得哪里好 像不对劲儿,但此刻她只能勉强镇定下来,尽量平静地替自己辩解:“没有,我就是担心豌豆伤了。”一边说着话,一边打算不动声色推开他。

    小姑娘越来越不好骗,好不容易骗上来,展怀春怎么舍得放她走?

    非但没放,他直接将整个人抱到了榻上,她一心护着豌豆不好躲闪,被他迅疾脱了鞋子。展怀春回身去挠她痒痒,阿榆吓得连忙去捂自己。

    豌豆不想搀和男女主人的嬉闹,灵巧一跳,转眼就占据了另一个角落,乖乖蜷缩成一团,只抬头盯着前面叠在一起的两人。当然,它并不好奇他们在做什么,不过是担心主人们动作太大踢到它罢了。

    好在这次它没有担心太久,因为男主人将棉被拉了上去,将两人捂得严严实实,所有动静都掩在了被子下面。看看距离自己足足有两个身体那么远的被角,豌豆放心地将脑袋埋进肚皮那边柔软的毛发中,闭眼打盹。

    “少爷,你别这样……”阿榆逃跑不成,不得不放弃挣扎,气喘吁吁地求他。

    她胸口急剧起伏,展怀春也好不到哪去,按着她双手在昏暗里诉情:“阿榆,我太想你,恨不得每天每晚都能这样抱着你,阿榆你别怕,我有分寸,成亲前绝不会那样欺负你。”要她的身子是娶她的最快办法,可他不想那样,现在他只是想她,情不自禁想跟她亲昵。

    知 道她其实也欢喜,只是那些烦人规矩让她放不开,展怀春直接吻住她嘴唇,跟她一起再次体验情人间最自然最美好的碰触。她那些拒绝的话都被他吞了下去,还给她 的是男人火般的热情,阿榆身心皆不由己,渐渐随他融化。她什么都不会,只能随着他的动作笨拙回应,却不知她这种天真大胆的迎合,是男人最想要的。

    被 窝里热了起来,展怀春开始脱她衣裳。她从眩晕沉醉里清醒了一分,只是身体被他禁锢力气被他吸走,她无力拒绝,惊慌失措又无可奈何被他褪了衫裙,只剩跟他一 样的细软单衣。穿的少了,彼此感受得更清晰,不知是被他突然碰到她腰的火热大手烫的,还是被已经有些熟悉的小少爷吓的,阿榆彻底清醒了过来。

    她使出全身力气按住他手,热得额头冒了汗:“少爷你下去……你再这样,我,我以后再也不信你了!”

    这算是很重的威胁了。

    展怀春还真不敢强求,他实在是怕了,怕她真的生气,怕自己没了地利人和,往后见她更不容易。

    他翻身下去,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哑声求她:“阿榆,我不想欺负你,可你也感觉到了吧?我那里难受,阿榆,你帮帮我吧?大哥都成亲了,都快有儿子了,我却连碰你都不行,好阿榆,你帮我一次行不行?”一边乞求一边蹭她。

    她怎么帮他啊?肯定不能给他的。

    阿榆羞得不行,逃不开只能试图转移话题:“表姑娘有孕了?”

    展怀春急得头脑发热,说话也不避讳那么多了,搂紧她道:“能不有吗?大哥等了她那么多年,这两个多月不定怎么折腾呢。阿榆,我不欺负你,你就帮帮我,赏我一次?”

    他说的含糊,阿榆听不懂,但接下来展怀春的动作,一下子就让她懂了。

    她都不知道他何时把裤子褪下去的!

    阿榆羞得往回缩手,展怀春攥着她手不肯放。

    来来去去,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他教她学。

    一个气息不稳,一个脸红心跳,生生将歇晌变成了消磨耐性的力气活。

    终于结束时,展怀春心满意足搂着阿榆亲她脑顶,阿榆背对他躺着,右胳膊酸的抬不起来了。

    纱帐里飘散着一种奇怪又莫名熟悉的味道,阿榆眨眨眼睛,悄悄把手送到鼻子前。

    ……果然是他的味道。

    那之前给他收拾褥单还有在王家村那次,他都是自己做了这种事情?

    阿榆又羞又恼,特别是王家村那一次,他竟然一边弄一边装病骗她?

    她恨恨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

    展怀春吃痛,委屈地支起身子看她:“打我干什么?”

    阿榆说不出口,瞪他一眼,跟着就要坐起来。

    展怀春不让她走,搂着人道:“再睡会儿,你哥哥不是黄昏才回来吗?”

    阿榆心中有气,扭头道:“我手上难闻,我要去洗手。”

    展怀春本就泛红的脸立即更红了,动动嘴,竟找不到什么好听的理由。

    阿榆趁他尴尬时穿好衣服,正要挑开纱帐出去,胳膊突然被人攥住了。她回头瞪他,对上男人面红耳赤的俊脸,听他支支吾吾断断续续解释道:“阿榆,我,我昨晚洗澡了,真的,你手上的,是,是……”

    “你别说了!”阿榆不想再听,红着脸跑了出去。她当然知道他喜欢干净。

    其实并不难闻。

    更何况,那是……他的味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