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章 番外②

作者:一顾子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曾晚有且记得奥运会决赛与唐雁对战的场景。唐雁那时打败了瞿夏进的决赛, 曾晚与她分别立在桌球两头, 这2.74米的距离, 对中国女乒来说, 预示着新老交替。

    第一局发球权在曾晚手里, 她习惯性的对着球和球拍吹气。

    球被抛起,直板敲击的声音在耳边频繁回荡。

    “ fault.(触网)”

    裁判字正腔圆的英文发音刺激着曾晚的神经。

    第一球, 曾晚触网重发。

    开局不利,第一局比赛,曾晚输了。

    先输一局,曾晚接着扳回第二局, 唐雁又赢下第三局,谁也没占到好处。

    前六局结束后, 比分最终为三比三。

    裁判从“game point(局点)”喊到“match point (赛末点)”, 两人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居然已经打了七局。

    第七局,13:12, 曾晚的赛点。

    拿下一分, 她就是奥运冠军。

    “啪!”

    曾晚从梦中惊醒, 她睁开眼睛, 陆程和正偏着头看她。

    曾晚揉揉额头,无奈笑说:“又梦到和唐雁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陆程和低沉慵懒道:“我肚子快被你拍扁了。”

    曾晚伸手揉了揉陆程和的肚子,“哪有,就刚才轻轻拍了一下。”

    陆程和看了眼时间, “凌晨五点半,你最近睡眠很不好。”

    曾晚嘀咕:“嗯……可能是想打乒乓球了……”

    陆程和侧身搂住她,“再睡会儿吧,嗯?”

    曾晚:“嗯。”

    曾晚退役快一年了。

    本来是打算奥运会后宣布离开,没想到后来又坚持打了个全运会。

    全运会结束,曾晚走完一整个节点,把肩负的责任交给下一代,才正式对外宣布退役。

    曾晚摸摸陆程和微有胡渣的下巴,轻声说:“我奥运会最后那一下暴冲打的真是好,‘啪’一下过去,14:12赢了。”

    陆程和浅笑:“嗯。”

    这些曾晚说过很多遍,但陆程和就是听不腻。

    与唐雁的比赛,她打的最是酣畅淋漓,全身的细胞都活跃着,紧张感,刺激感,全被调动起来。

    这样的愉悦,在她职业生涯中少之又少,即便退役了,还是记忆犹新。

    七点,两人起床。

    陆程和准备早餐,饭后准备上班,顺便捎上曾晚一道。

    曾晚退役后没有选择留下当教练,而是过上了自己的生活——花店老板。

    花店开在严小小理发店旁边,这边安静不被打扰,完全是网上经营模式,客人订月单或年单,她每天选花搭配,店员会去送。

    她自己满足又欢喜。

    早上的配发的订单弄好,曾晚就跑去与严小小琢磨着午饭吃什么。

    “小小。”

    “大宝贝儿!你忙完啦!”

    严小小伸个懒腰,昨晚直播画稿子画到凌晨三点。

    曾晚悠闲坐在凳子上,选着午餐,严小小盯着她看。

    曾晚困惑:“怎么啦?”

    严小小凑近仔细看,“晚晚,你脸色不太好啊……”

    曾晚双手捂脸,“可能是最近睡得不好吧……睡再多,睡眠质量也很差……”

    严小小挑眉:“那陆医生很厉害嘛。”

    曾晚白她一眼:“你脑袋里整天不想好的。”

    严小小嘿嘿一笑,手叉腰:“晚晚,我们中午吃饺子吧,想吃饺子~”

    “行。”

    饺子到了,曾晚没吃几个,就搁下了筷子,胃口也不好。

    严小小担心:“怎么了?”

    曾晚摇头:“最近运动少了,打不起精神。”

    严小小:“你个受虐狂哦,不打球空虚症?”

    曾晚笑笑,“快吃吧,我的这份也给你了。”

    严小小嘴里塞着饺子:“今晚天气不错,你可以和陆医生打会儿羽毛球,前不久不是刚买了拍子嘛。”

    曾晚拍手:“对哦。”

    “老打乒乓球多没意思,你就换个口味,打打羽毛球。”

    “可以。”

    傍晚,陆程和接曾晚回家,曾晚说想打羽毛球,陆程和一口答应,刚好公寓区有活动场地。

    晚饭过后,曾晚与陆程和去到羽毛球场,两人打了两小时的球,陆程和技术一点也不比曾晚差。

    曾晚坐在椅子上喝水休息,“陆程和,你怎么打羽毛球这么厉害啊。”

    陆程和拨着曾晚额前的碎发,“一般般。”

    曾晚拧上水瓶,“以后我们不散步,就打羽毛球吧。”

    “好。今天不早了,回家吧?”

    “嗯。”

    “今晚早点睡,你这几天没睡好,精神看着差。”

    “知道啦。”

    曾晚刚站起来,一阵晕,她拿着毛巾捂脸,挡住自己难受的神情,陆程和转身收着东西也没发现。

    须臾,曾晚晃晃脑袋,又不晕了。

    陆程和直起身,提包:“回家吧。”

    曾晚点头:“嗯。”

    第二天,陆程和先起床给曾晚做早餐,等到七点半,房里还没动静,陆程和就去卧室叫她。

    “晚晚,起床了。”他走去床边,拉开窗帘,阳光透进来。

    他回头,曾晚脸色发白躺在床上。

    “晚晚?”陆程和急了。

    曾晚睁眼,额头都冒虚汗:“陆程和……我难受……”

    陆程和摸着她额头,焦急问:“哪里难受?”

    “肚子……”

    “肚子?”

    “嗯……”

    陆程和蹙眉一愣,掀开被子抱起她,边走边问:“上回来例假什么时候?”

    曾晚摇头:“不记得了……”

    去到医院,做完检查,曾晚情况稳定下来,医生跟陆程和说着结果。

    陆程和举着单子,盯着上头写的三个字——孕早期。

    陆程和心底咒骂,他昨晚是疯了才会带着曾晚打了两个小时羽毛球。

    又蹦又跳,没出事真是万幸。

    得到允许,陆程和进病房看曾晚,他守在一旁,望着她安静的睡颜。

    他一向自诩细心,却没及时看出她的不对劲,心底很是自责。

    听见动静,曾晚缓缓睁眼,直直看着他:“陆程和……”

    陆程和抓着她的手,浅浅一笑,他俯身向前,在她额前轻轻落下一吻。

    “晚晚。”

    “嗯?”

    “你要当妈妈了。”

    曾晚愣了片刻,随后咧嘴笑,眼底闪着泪光。

    “妈妈……我要当……妈妈了?”满是不可置信。

    “嗯。”

    “我没感觉啊……”

    “他现在就花生那么大。”陆程和比划着。

    曾晚垂眸:“我不是个好妈妈……都不知道他来到这个世上了……”

    “我也不是个好爸爸……”

    陆程和抵着她的额头,手抚着曾晚的小腹。

    宝宝啊,谢谢你这么坚强,又给了我们一次机会。

    ——爱你的粗心的爸妈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啦,能看到这儿的,大概是真爱了。

    开始连载到现在,没想到写着写着,就快写了三个月了,愿你们看的开心。

    投入了很多,但也有很多不足,正在自我检讨中,希望下一本能有新突破。

    *

    写傻碗,灵感来自于我表弟,喜欢体育,最终读了体校,很累很苦,但也很快乐。痛并快乐着,应该就是这个感受吧。

    伤痛都往肚子里咽,每一个运动员有多不容易,只有自己知道。

    *

    最后,谢谢你们一直支持我,纸巾式乖巧鞠躬~

    下一本纸巾决定写《我的九九八十一》,打滚求收藏~(☆_☆)

    如果爱我的话,顺便轻戳收藏一下纸巾的专栏吧~

    啾咪~

    本书由 执手温酒 整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