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撒花

作者:仲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回程的时候, 荆然陪景莉坐飞机回去香港,再独自回去G市。景莉原定过来香港工作半年的,五月底左右才到工作结束时间, 因为要准备毕业论文答辩资料, 提早了一个月结束香港的工作,回来G市的海月酒店上班。因为在香港做了几个月员工培训专员, 回到海月后,被安排在人事部, 继续做员工培训专员。

    最开心的莫过于是荆然, 女朋友回家了, 就代表天天有肉吃。不过,回到家的女朋友身体状态不是很好,对亲密的事情不提兴趣。荆然以为她工作和论文的事情太累, 就没有惹她。景莉察觉自己身体的异样,下午请了假,偷偷地跑去药店买验孕棒,回家一验, 两条杠!

    景莉刚回来G市两个星期左右,两人还没有进行过亲密行为,距离上一次, 是在美国回来前夕,应该是那次中标的。

    景莉捏着那支验孕棒,紧张又兴奋,不知道怎么办。好想立刻打电话告诉小公举, 又想藏着等他回家早告诉他,看他高兴的表情。

    荆然如常地下班,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回到家见到景莉换了睡衣拿抱着公仔抱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以为她姨妈痛下午请假回家了。

    荆然进屋后,把食材放在偏厅的餐桌上,问:“莉莉,身体好点了没有?”

    “嗯?”

    “我去给你煮红糖姜茶。”

    “啊?”

    “不是来大姨妈才请假的吗?”

    景莉的经期不太稳定,荆然没有记这种事情,但是每次景莉来大姨妈都会请假在家休息的。

    “哦……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景莉向他招招手,让他过来。

    荆然走过去,坐在她旁边问:“怎么了?”

    景莉心情特别好,笑眯眯地说:“亲一下我,我就告诉你。”

    “啵!”

    小公举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好奇地问:“笑得那么开心,有什么好事情?”

    景莉靠近他耳边,小声地说:“有猴子了。”

    “哪里有猴子?”荆然反应不过来。

    “这里!”景莉指着自己的肚子。

    荆然不敢相信:“真的?”

    景莉点点头肯定:“真的!”

    荆然激动到一时口误:“真的是我的?”

    景莉淡淡地鄙视他一下,不给面子地说:“隔壁老王的。”

    “才不是隔壁老王的,是我的!”荆然像个孩子一样宣示主权,弯下腰,抱着景莉的腰部,把脸贴近她的肚子,特别认真地说:“小猴子,我是爸爸。”

    景莉抵着头看着荆然的头贴在自己的肚子上:“傻爸爸。”

    次日早上,荆然陪景莉去做检查,已经怀孕十周了。第一时间将确诊结果告诉双方家长,当天荆家的长辈们约上景莉的父母商量婚期。景莉父母听到自己女儿怀孕了,也是挺开心又担心的,推开了公司的工作,风风火火地赶来G市。家族里很久没有新成员了,景莉和荆然来到荆家,女长辈们都拉着景莉说了很多话,大家都是过来人,把一些怀孕需要注意的地方跟她说了一遍。荆然在旁边认真的听着,还用手机做记录。

    荆然和景莉对婚礼没有特别要求,景莉唯一的要求就是尽快举行婚礼。

    农历除夕的时候,景莉在酒店见到中餐厅里面的食客,一家大小坐在一起吃团圆饭,想到自己一个人过除夕有点寂寞。那天晚上,荆然意外出现在她的小公寓,令到她很感动,突然萌生了想要个宝宝的念头。

    虽然想要个宝宝,可是没想到那么快就来了。

    虽然现在有不少年轻人挺着个大肚子,穿着婚纱举办婚礼。可是景莉骨子里的保守作风又作祟,不想让外人知道她未婚怀孕了,同时也想结婚的时候美美的,挺着大肚子有点难看。

    饭宴上,长辈们拿来了一本黄道书挑日子。给他们做了个决定,先在十天后,在荆然生日那天去领结婚证,婚礼安排在7月初。

    饭后,景莉的父母随着荆然和景莉回去御景,当初荆然把家里一个房间用来做岳父岳母的休息房,终于派上用场了。

    回到御景后,景父和荆然两人一边下棋,一边喝茶聊天,无非就是托荆然要好好对景莉。荆然认真地向岳父保证一定会好好待景莉,一定会让她幸福的。

    直到夜里,荆然和景莉躺在床上休息,景莉对领结婚证的日子有些在意,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想说出来。

    “然然,睡了没有?”漆黑里,景莉开口问。

    “没有。”荆然大概跟岳父喝了一整晚的茶,特别精神。

    “然然,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去民政局领证的时间推迟一天,好不好?”

    荆然不解,推迟一天又有什么区别:“为什么?”

    “我觉得在你生日这天领结婚证不好。”

    “不懂。”

    “如果以后我们感情破裂,离婚后,那你每年过生日不觉得膈应吗?”

    荆然:“……”

    荆然本想挠痒一下景莉作为惩罚的,可是她现在是猴子妈妈,怕这样弄她动了胎气,他把她搂进怀里,叹了一口气说:“莉莉,哪有像你这样的,还没结婚就说离婚。我跟你说,我不会离婚的,你最好不要有这个念头,不然我……”

    “你会怎样?”景莉也好奇着荆然怎么对她。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让你嫁给别的小贱人。”

    “傻瓜。”景莉摸摸他的脸颊,亲了一口,温柔地说:“猴子爸爸,晚安。”

    荆然礼尚往来地亲了她的额头,回应:“猴子妈妈,晚安。”

    论文答辩的日子越来越近,景莉还需要找一些资料,下班之后会在家学习几个小时。她现在怀孕了,不宜操劳,荆然提出帮她找资料,写论文。

    景莉:“还有这种操作?”

    荆然点点头:“可以啊,你是我老婆,这是我们共有的知识产权啊。”

    景莉:“……”

    景莉:“我觉得工作之后感悟挺多,我可以自己弄好我的论文和答辩。”

    荆然感觉景莉出来工作后,变独立了,有什么问题都不会找他解决了,想起去年景莉还在为数学补考焦头烂额,求他教导时候的崇拜模样已经没有了。

    荆然坐在一旁不开心地问:“莉莉,你是不是不需要我了。”

    “说什么蠢话呢,快给我去洗衣服。”

    荆然:“……”

    荆然生日那天,两人去民政局拿小红本之后,论文答辩日子也过了。虽然婚礼由长辈们操办,少了很多琐碎的事情,有一些事情还是要自己处理的。

    例如去试穿婚纱礼服,还有拍婚纱照。

    婚礼上的婚纱是景莉自己挑的,想保持神秘感,小夫妻两人是分开时间段去试穿的。由于景莉怀孕了不能去太远的地方找绝世美景拍婚纱照,就在G市一个著名的花海世界里面拍摄。荆然说过,等景莉生完孩子身体恢复之后,会去地中海那边补拍一套高大上婚纱照。结果,就在一个花园世界里面简单地拍一下,景莉就觉得挺累人的,以后还是不补拍婚纱照了。

    毕业典礼的那天,陈文斌和方珍珍过来祝贺荆然和景莉毕业。

    陈文斌给荆然送上一束鲜花,说:“毕业快乐。”

    “谢谢。”荆然接过鲜花,想起了什么,伸到到旁边景莉背的小背包里掏出两张喜帖跟陈文斌和方珍珍,说:“对了,忘记跟你说,你要做伴郎。”

    “天啊,你要结婚了!”陈文斌没想到荆然在毕业典礼上拍喜帖,打开喜帖一看,时间是七月初的第一个周六。他皱一下眉,几分困扰地说:“这天我要考试啊,当不了伴郎!”

    陈文斌是建筑系的,5年制,同龄人已经大学毕业了,他还有一年的课程。

    荆然说:“那你缺考就好了,我结婚就一辈子一次,你错过了,没了。”

    景莉拍一下荆然的肩膀,几分怪责他不懂分寸,说:“你怎么这样说话?”然后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跟陈文斌说:“文斌,不当伴郎没关系的,你先考试,考完了过来喝喜酒也行。”

    陈文斌笑着说:“还是嫂子善解人意。”

    “嗯,之前我跟方珍珍说了,让她当伴娘,等下我回去找一个帅气的伴郎,让他们两个作伴。”

    陈文斌:“不行,这个伴郎我当定了!”

    旁边有几个人在拍照,照相的人一直往后推,往后推……一不小心碰撞到景莉。景莉踉跄了一下,吓得荆然小心脏都快骤停了,连忙扶稳景莉,焦急地问:“有没有事,有没有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碰撞的那个同学十分抱歉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荆然没有理会,一直对景莉嘘寒问暖。

    陈文斌觉得荆然有点夸张,不久碰撞了一下下而已,至于这个样子吗?有点郁闷地说:“荆然,不就撞一下而已,干嘛这么紧张,搞到景莉好像怀孕一样。”

    因为景莉比较害羞,不想在婚礼之前公开怀孕的消息,一不小心被陈文斌说破,觉得很没面子,整个脸都埋在荆然怀里。

    “嘘,小声点,莉莉害羞的。”荆然提醒了一下陈文斌。

    陈文斌:我去,大哥,你动作还能快一点吗?一毕业老婆孩子都有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举行婚礼那天,因为景莉不是本地人,所以接新娘环节实在酒店进行的。新郎和兄弟团战三关过六将,终于被允许进来房间接新娘。荆然捧着一束鲜花,进来房间的时候,看到景莉化了一个精致的新娘妆,穿着漂亮的婚纱坐在大床上,对他微笑着。

    荆然拿着鲜花,双手捂嘴,有些激动,热泪满眶。

    景莉被他逗笑了,问:“你干嘛哭了。”

    “莉莉,你太漂亮了,我不敢相信这是我老婆。”

    “噗呲……”景莉忍不住大笑了一下,温柔的声调说:“傻瓜。”

    景莉和荆然一起走出酒店,回到迎亲车队

    新人先去男方家里拜堂,给长辈敬茶后再去酒店婚宴行礼。

    婚礼是在自家的海月酒店里面进行的,装饰走奢华风,宴请两百围。销售部接单的时候,只是签了荆然和景莉的名字,大家都不知道荆然和景莉什么来历,一个小小销售部职员和人事部职员,居然在酒店摆两百围酒宴。

    临近婚宴,从董事长秘书部那边打听到,荆然是董事长的孙子,而且董事长有意今年退位,原本的总经理身为董事长,而荆然则会升为总经理。

    宴会厅,客人们到齐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灯光渐小,直到漆黑,突然一束白光照在宴会厅大门。大门打开,音乐响起,景莉挽着父亲的手进场,走上红毯。荆然站在红毯中间,景父将景莉交给荆然,特意交代:“好好照顾我的女儿。”

    荆然点头。

    景莉挽着荆然的手,继续走着红毯,仿佛踏出每一步都是走向幸福的生活。他们走到见证人面前停下来,听着见证人说的一些开场白,说出誓约,交换戒指。

    景莉和荆然交换戒指后,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台下起哄着“亲一个”,“亲一个”……

    荆然知道景莉比较害羞,轻轻亲在她的额头上。各位来客看得不过瘾,又在起哄“舌吻”,“舌吻”……

    弄到荆然不好下台。

    “胆小鬼!”景莉说完,举起双手捧起荆然的脸,拉下来,直接舌吻。

    “哇……啊……”台下的人尖叫了起来,为胆大的新娘子鼓掌。

    炙热的舌吻结束后,景莉脸蛋红彤彤的,几分娇羞地告白:“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

    完

    2017/9/1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