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章 嫁给我吧 ...

作者:福英福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没有男人能够抵挡住这样的诱惑, 原修微仰头,发出一声模糊的呻’吟。

    怀里的人还依恋地抱住他的腰身。

    原修的呼吸重了两分,舔了舔她的耳朵, 低声说:“那我今晚上报答一下, 嗯?”

    白琼反应过来, 双手捂住耳朵,害羞地把脸埋在他胸口。

    比起第一次时的绝望和孤注一掷,今晚的感觉更为真切,时而似春风拂面,时而又好似烈火焚烧。

    激'情缓缓褪去, 白琼被人抱进了浴室温柔清理, 再次回到床上, 她已然累得快要睡着。

    她趴进某人的怀抱, 把大腿塞进他的两腿之间,心满意足地享受着被他温暖怀抱住的亲密。

    他的胸口微微震动,撞击着她的耳膜,白琼后知后觉地听见他说:

    “我搬过来住, 好不好?”

    她笑起来, 往上拱了拱身子,伸手揽住他的脖颈, 哑声道:“这么便宜我吗?”

    他顿了下, 闷闷地笑起来,老实道:“便宜我。”

    要是以前有人跟白琼说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跟人从谈恋爱到同居,打死她她都不会相信。

    可当真的有这么一天来临, 当这个人是原修时,白琼忽然觉得,一切都是刚刚好。

    夏天结束之前,周洧和成果一起来了一次南兴看她们。

    成果放了暑假,可周洧一时走不开,两个拖到夏天快要过去才有机会一起来。

    成果一点没有变化,乍看之下还是学生打扮,抱着她又蹦又跳。周洧理了个圆寸,露出立体分明的五官,倒比从前多了分正气。

    白琼见到两人很高兴,又觉得跟成果像是昨天放学才分开,一点没有生疏感。她请了年假,和原修一起陪着两口子到处游山玩水,最后那天,四个人还跑到城外的观景台,去看南兴新港。

    夏风烈烈,艳阳高悬。

    成果踩在栏杆上,指着远处海边不由伸手感叹:“祖国形势果真是一片大好!”

    其他游客听了掩嘴直笑,周洧单手将老婆抱下栏杆,哼声调侃:“成老师,您今天的学习强国做了吗?”

    “……我回去就做,回去就做。”成果心虚道。

    几个人又笑起来,想起当年她天天抄作业的事情。

    晚上他们没急着回城,就在当地著名的餐厅用餐。

    好友多年不见,难得的是没有丝毫生疏芥蒂。四个人用餐,一时话题不断,一顿饭吃到餐厅打烊。

    趁着原修去挪车,周洧忽然说:“原修这几年过得挺不容易的——他那个性格,有事都喜欢放心里——你别怪他。”

    周洧生性张扬跋扈,这几年被成果磨得多了几分耐心,对感情也多了几分同理心。

    别人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的往来故事,周洧可算是半个见证人。青春时代的恋情,早已在旁人眼中落下帷幕,谁也没想到还能峰回路转。

    白琼听了他的话,有些回不了神,身边的成果不答应了,嘟囔一句:“琼琼也很不容易的呀。”

    白琼愣了下,偏头望着她笑。

    周洧伸手在老婆脸上揉了一把,很不满意:“我跟我表妹说话,你插什么嘴?”

    “谁是你表妹了。”成果白了他一眼,脆生生地嫌弃,“还想跟我琼琼乱攀关系,也不知道是谁以前老那琼琼来威胁我。”

    老婆都骗到手,周洧哪还会把这种指控放在眼里?

    他偏要挑衅成果,冲白琼勾了勾手指:“一日为哥终身为哥,白琼你说是不是?”

    白琼看着两个人拌嘴的样子,忽然有些感叹,像是忽然回到高中,看着他们一点一点走向彼此。

    她忍不住猜测,要是当时没有那么多的意外,他们会不会一路见证着彼此由青涩走向成熟?

    成果看着周洧这样嚣张,一上车还没坐好就冲原修告状:“大哥!周洧刚才非要让琼琼叫他表哥!”

    他们一个学校出来的,平时都互相叫名字,现在成果专门用上尊称,原修很快会意,淡声问周洧:“你该叫人家什么?”

    他语气如常,可周洧又不傻,立马端正态度,响亮地来了一句:“大嫂!”

    两个女生都捂着嘴笑起来。

    原修也笑。

    后座上,周洧一把抓过老婆,狠狠亲了一口:“老子晚上再收拾你。”

    送走了他们,原修的项目也进入收尾。

    白琼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聊未来。

    按照之前的计划,项目结束后,原修是要回美国继续深造。

    但如今他显然不愿意跟白琼分开,凭借这次的项目经验,原修跟高研院谈了合作,破格成为外聘专家。

    元旦时,两人回了一次江南。

    老赵在机场接他们,一眼认出了白琼:“没变!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又笑着说,“变漂亮了倒是真的!”

    白琼腼腆一笑:“赵叔叔,好久不见。”

    回到大院,白琼却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高秘书。

    听见门铃声,是高秘书来开的门,穿着居家的短袖,态度非常亲切,主动接过原修手上的行李:“快进来快进来。”

    白琼还以为是家里的亲戚,又觉得眼熟,直到听人笑语:“白琼,不认识我了?”

    原修倾身介绍:“高秘书。”

    白琼顿了顿,忽然想起曾在成果朋友圈看到的那张合影,当时似乎也有高秘书,可她一心在原修,压根没有反应不对。

    如今看这样子,显然是事出有因。

    见她面露迟疑,高秘书和善道:“还是叫高秘书吧。”

    白琼暗自松了口气,主动打招呼。

    厨房里有人在做饭,白琼还以为是李奶奶,原修说:“李奶奶年纪大了,前几年就回去休息了,我们改天再去看她。”

    他牵住白琼上楼,“要不要看看你的房间?”

    “还在?”白琼诧异。

    原修解释:“后来一直没人住。”

    两个人路过客厅,白琼忽然想起他站在二楼栏杆边的模样。

    她有些矫情地感叹:“那时候见到你呀,我才懂什么叫做‘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是吗?”原修笑着把人往怀里揽,“原来你那么早就觊觎我了。”

    白琼红了红脸,却不想辩白,指尖似乎还残留着那一天他带来的电流。

    原修的房间没什么变化,原修怕她累,把她脱了厚重的外套:“要不要睡一会儿?”

    白琼摇摇头,她哪里睡得下去?果然没过多一会儿,高秘书上来叫人:“原修,你妈回来了。”

    原静安看上去跟从前并没有太多变化,仍一丝不苟地化着妆。

    见了白琼,她笑容和善:“白琼来了?”仿佛白琼仍住在家里,而她刚刚出差回来。

    白琼主动问好,心里惴惴,真以这样的身份见了面,她不知道该怒该气还是该握手求和。

    高秘书笑着插话:“白琼多有心,给你带了好多滋补品。”他招呼几个人,“来来来,先吃饭。”

    原修握了握白琼的肩,带着人去餐桌。

    原静安在主位上落座,高秘书正想让原修坐在她手边,却见原修把白琼安排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原修淡声说:“挨着儿媳妇坐更好。”

    三个人都愣了下,白琼仰头看他。

    “你看他干什么?”原静安发了话,顿了顿轻哼,“难得他讲句中听的,你就挨着我坐。”

    高秘书这才笑道:“来来来,走坐下吧,我帮阿姨上菜。”

    一顿饭吃得总算是相安无事。

    饭后原静安又问了问白琼的现状,其实她早就听说了,无非借此拉近关系。

    几个人闲聊片刻,原修上楼拿上外套,带白琼出了门。

    “你刚才胡说什么呢!”

    刚出家门,白琼就小声嚷嚷,被人结实地吻住。

    原修把不中听的话都堵了回去,开车带她去九中凑热闹。

    “这个时间不让人进了吧?”她想了想,忍不住玩笑道,“不知道九中之光还有没有继任者,报你的大名能不能特别通融。”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原修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新年最后一天,不到半夜一点学校肯定不会关门。”

    每一年的这一天,九中都会组织学生在班级内举办迎新晚会。

    白琼对此毫无印象,“是吗?”

    两个人都想起什么,一时有些沉默。

    到了学校大门,果然见门户大开,不时有学生进出。原修停好车,和她一起在保安那里做完访客登记。

    九中靠近商圈,商圈中央的广场跨年时都有倒计时的活动。学生们好热闹,等班上的活动一结束,便三两成成群往外赶。

    原修牵住白琼,两个人逆着人群往学校里面走。

    校园里张灯结彩,远远看见教学楼的玻璃窗户上透着各色灯光。

    白琼觉得自己跟着年轻了许多,一切都像是当年模样,只是林荫道上的树被人修剪成了新模样。

    路过小树林,白琼忽然笑起来,想起当初在这里遇到人跟他表白,她仰头八卦:“以前是不是很多人给你表白过啊?光我知道的都三四个。”

    不知为何,提起从前他的绯闻,白琼竟然一点都不吃醋。

    大概她早就被他的魅力遮蔽双眸,对这一切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原修装糊涂:“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还记得那个女生叫顾晓涵。”白琼提醒,“人家还是你同班同学呢。”

    他笑:“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不知道是谁一看见我转身就跑。”原修低头问,“你那个时候为什么怕我?”

    从前他以为是因为献血的关系,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那个时候……我妈妈一直强调说不能得罪你们家,你开始又警告我,我就很怕惹你不高兴。”白琼不太好意思,“我一直以为是你太喜欢原阿姨了——毕竟你们相依为命嘛——所以我就想通了,你不喜欢我也很正常,就不怕了。”

    她含羞的笑容里带着暖意,“而且,那个时候你真的对我很好啊。”

    尤其是她晕车吐到他手上,他还没有发脾气。

    原修点一点头,总算释怀。

    校园里不时回荡古朴的钟声。

    “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九中的钟?”

    “说过吗?”

    两个人边说边往大钟边走:“九中在建国前就建校了,以前条件也不好,上下课打铃都是敲钟。”

    “就是操场边的那口?”白琼隐约记得他是提过,“你是不是说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敲钟许愿?”

    走到操场边,果然又不少人都围着等敲钟。

    原修拍了拍身前的学生,礼貌地问:“是在这边排队么?”

    “对啊。”

    现在的学生比她们当年更为直接,立马转头跟同伴说:“卧槽,有个大帅比!好几把帅!”

    很快,身前的一队人纷纷回过头。

    白琼听到前面两个女生说:“好可惜,都有女朋友了。”

    她莞尔一笑,居然也有了点幽默:“没关系,我不介意多两个。”

    那两个说话的女生反倒被吓住了,连连摆手。

    原修好笑地在人脸上捏了一把,凉凉道:“我介意。”

    身边有人大着胆子来问:“你们也是九中的学生吗?”

    “是。”原修主动介绍自己是哪一级的。

    “原来是老学长啊!”

    前面的学生纷纷为他们让路:“学长你先来吧。”

    两个人耐不住大家的热情,不太好意思地插了个队。

    “你先来。”白琼把绳子递给他。

    原修摇头,把绳索在手心缠绕一圈:“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

    白琼心里一甜,仰头望着他笑。

    远处主席台上的灯光柔和了她的面庞,原修伸手把她的碎发挽在耳后:“我敲了?”

    “嗯!”她点头。

    原修往旁边站了站,挥动胳膊拉开绳索。

    近百年的大钟发出沉沉的一声响,而后又一声。

    白琼双手合十,闭眼认真道:

    “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

    钟声暂歇,她话音跟着落下。

    白琼睁眼,偏头看向身边的人,忽觉指间一凉,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原修从后拥住她,把那枚早就准备好的戒指从她指端套入。

    “白琼,”他贴在她耳边,嗓音沉沉,“嫁给我吧。”

    白琼怔楞,看见寒夜里丝丝白气逸出,才敢相信他刚刚真的开过口。

    身后排队的学生却早已发出惊呼,稚嫩的嗓音兴奋地嚷嚷。

    “卧槽,学长求婚啦!”

    “哪里哪里?”

    “那那那!大帅比学长!”

    “我也听到了,学长说嫁给他!”

    白琼只觉得年轻的热情都扑在了她的双颊上,此生此世还没有如此脸红过。

    原修没比她好到那里去,双耳通红,紧张得十指发凉。见她捂着嘴不说话,他忽然想起来:“是不是少了鲜花?”

    “不是……”她猛然摇头,转身扑进他怀里。

    “那就是答应了。”原修马上接道。

    白琼笑中带泪,一时说不出话来。

    “嫁给他!嫁给他!”学生们马上助阵。

    原修紧张地注视着她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毫:“你答应了,对吗?”

    对上他小心翼翼的眼眸,她终于重重点头:“嗯!”

    那些起哄的声音最后都化成一声声整齐的音浪——

    “接吻!接吻!”

    “接吻!接吻!”

    “哦哦哦!接吻啦!接吻啦!”

    身边的大钟又被人激动地撞响,拥吻的人不得不分开,原修伸手捂住她的耳朵,两个人一起笑着跑开。

    身边充满的好奇的目光,人人嘴里都冲他们说恭喜恭喜。

    人声喧嚣,他捧着她的脸,拇指温柔拂过,“新年快乐。”

    白琼含笑凝望着他,却说:“心想事成。”

    原修想起她刚才的愿望,脸上笑意更深。

    他倾身抱住眼前人,心底跟着默念——

    但愿人长久。

    岁月年年除旧布新,万幸他们仍有彼此,心心相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