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大结局

作者:狄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因为狐朋狗友都住里,所以晚上免了番闹腾,即使遥强调好几遍是西式婚礼,没闹洞房说。

    “中西结合多少年了,别么死板。”雷欧带着众边说边毫客气的冲进的房间,种尽兴离开的势头,而遥发现,的那几英国发小赫然列……

    果然都是什么正经啊。

    ——

    敲门进来的时候,遥已经冲澡出来,西却还没洗完……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本想和媳妇鸳鸯浴番,没想到媳妇太累瘫软浴缸中,成了服务的那方,给洗的干干净净后毫留恋的拍拍屁股走,独留自己浴室无奈轻叹。

    听到敲门声的时候以为是客房服务。

    “你怎么来了?”打开门看到帮,直觉会什么好事。

    “进进进,快,”雷欧闹的最欢,推着前面的就房间里面挤,“趁反应过来之前先占领基地。”

    什么跟什么啊……

    遥的头发还没干透,披散身后如瀑布般的发丝微微潮湿轻垂,张素白的小脸因为刚沐浴完透着水润的清亮,晶莹的眸子迷迷蒙蒙的,直看的几甚熟悉的男士心猿意马,却又敢多瞧,只叹佳难再得。

    只瞬间,客厅中就被攻陷了,苏迪看了圈没发现西,“新郎官呢?”

    “洗澡呢。”遥将酒杯放到餐厅的桌子上,拢了拢身上的浴袍,“说吧,你想干什么?”

    “闹洞房啊,快叫出来。”雷欧说。

    遥噎了噎,再看兴奋的嘴脸,觉得今天晚上和少爷会好过。

    “别,别叫,才意思。”贾贝妮拦住向浴室走的雷欧,双眼睛冒着精光。

    ——

    西出来的时候,金碧辉煌的豪华套房的灯已经全部关掉,只外面的灯火辉煌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房间说上昏暗,但也绝谈上目了然。

    “小遥,头发擦干了吗?”西懒懒的走到茶几边,扭头看了眼床上藏被子中的某,拿起茶几上的烟盒熟练的抽出支烟,犹豫了下终是没点燃。

    洞房花烛夜,准备放过,将烟扔回原处,走到床边俯身想要亲吻,却发现整缩进了被子中,哑然失笑,是准备用行动来抗议的求欢吗?

    “宝贝儿,刚才浴室怎么答应的?嗯?”只手从被子边缘伸进去,另只手掀开罩头上的被子准备吻,“你睡觉了怎么给遥远做小妹妹?”

    “噗!”被子中的终于没忍住,而压身上已经准备好好和媳妇云雨番的少爷也终于察觉到对,媳妇小腹上特么的什么时候了肌肉,还么硬!再下……草!

    把掀开被子,发现被子下雷欧蜷缩着笑的脸都抽筋了,西脸色难看的脚将踹到床下,雷欧哀嚎声响彻云霄,与此同时,房间所的灯也都被打开,藏四处的众全都笑得可抑制的哄而出。

    遥贾贝尼的挟持下也走了出来,满脸无辜又心疼的看着西,“,你亲到了吗?”

    问还好,问少爷更生气了,又踢了脚地上哀嚎的某,“亲了嘴胡茬。”

    又是阵爆笑。

    “宝贝儿,刚才浴室怎么答应的?嗯?”雷欧怕死的爬起来搂着苏迪重复西的话,苏迪也配合,“答应让给你为所欲为呗。”

    “滚。”少爷抬脚就踢,雷欧早了准备,灵活的像猴子。

    ——

    “中国的闹洞房始于先秦汉代,今就让你长长见识,以后也好英国发扬光大。”雷欧对遥的那些发小解释闹洞房为何物。

    “发扬光大是可能了,英国推崇绅士风格,种来了。”钟瑞摆摆手,示意苏迪过来,几围起窸窸窣窣半天,神色各都怀好意。

    “小子,没听过句话,宾客者,饮酒欢笑,言行无忌,可恼怒。”贾贝妮准备先让思想准备。

    遥摇头。

    贾贝妮也没指望听过,“话的意思是,管怎么闹,你可以生气,避免冲撞了今天的喜气。”

    点头,半晌又补充句,“可是你要太过分。”

    西拿着酒杯懒懒的靠沙发上看着,听到贾贝妮的话微微挑起眉梢,看来是备而来,轻笑下,“别断了自己后路了,毕竟你都没结婚。”

    □□裸的威胁,雷欧下意识咕咚声咽了口吐沫,苏迪恨铁成钢的踹了脚。

    旁边几女生见西模样顿时被迷的七荤八素,也是第次见到砧板上待宰的羔羊还敢如此高傲。

    ——

    “第项目,私密大公开。”

    “如果公开呢?”遥忙举爪提问。

    话音落,就侍者推了车酒进来,雷欧三两步蹦过去,“说成啊,久源,来狠的。”

    久源是八星的调酒师,天才调酒师,满口答应下来,那自信的表情看的遥心里发毛。

    “小子,来,告诉哥哥,你刚才浴室答应你家什么了?”贾贝尼的第问题就让遥想挖坑埋起自己的冲动。

    的脸贾贝妮话音落的瞬间轰的变得通红。

    看那模样就知道绝对劲爆,七嘴八舌的全都起哄起来。

    遥红着脸拒绝回答。

    “难道比为所欲为还过分?”苏迪问。

    同学眸光微闪,脸颊红彤彤的说句话。

    “靠,你越是样越想知道好吗?”雷欧怪叫,看向旁坐着的西,后者气定神闲,嘴角含笑,高深莫测。

    “西子你说!”

    西扭头看了遥眼,笑意更深,“答应……”

    “可以!”遥见真的要说,猛地按住的嘴咬牙切齿,“!西!!”

    伸手环住,拍了拍的背,示意放下手,“随便编给,又会知道真假。”

    阵阵鄙视的声音此起彼伏。

    “来,递给。”久源调好了酒,西示意拿过来,也就是说,第题就拒绝回答了。

    “是多少儿宜你认可喝烈酒都回答啊?啊?啊?”雷欧被两弄的心痒难耐,扭头对遥说,“小子,你也忍心看你老公喝?”

    遥毫犹豫的点头,“,你放心的喝吧,喝多了照顾你,丝毫会嫌弃。”

    ……

    “第二问题,第次何时何地如何?”

    “五年前,就房间,很好。”是少爷特‘官方’的回答。

    虽说惜字如金,但‘就房间’也让惊呼片,直呼浪漫。

    第三问题是问两过几男几女,遥和西都表示没过别,也没睡过别,中国再次直呼浪漫之时,英国难以理解的惊诧道,“奇怪的中国。”

    “第二项目,遥困了。”接下来的乱七八糟的问题西如没听见般,发话直接掌控进程。

    “都是老套的,过想看,来,张嘴。”雷欧从餐盘中拿了混合起的十二粒糖果,六颗赛给遥,六颗塞给西。

    “红的和黄的,你用嘴分开。”

    对来说并困难,而其也并是为了难倒,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看两舌吻。

    西用舌尖将嘴里左边第二颗黄色卷走。

    遥告诉最里面那颗是红色,活动唇舌将那颗顶到最前面,凑上前轻松吸走。

    来回几次后遥嘴里便全是红色,西嘴里便全是黄色,很默契的配合,很出色的完成。

    “第三项,你进被窝,扔出……”雷欧观察了下两的穿着,“十件东西。”

    此时两早已换下浴袍换了衣服,但十件也确实点困难。

    “扔可以,”西起身,开了大门,示意,“你全都出去。”

    当然甘愿就样离开,但某下了逐客令,黄金单身汉又怕自己结婚时被报复的更惨,终究没敢再造次,情愿的离开了。

    雷欧走到门口还死心的回头问遥,“小子,你到底答应西子什么啦?”

    回答的是西脚重踹以及关门声。

    “你又踢,你今天踢了三脚,西子,做能太过分……”雷欧的哭诉被挡门外,西因的鬼哭狼嚎轻笑,回头便看到遥对眉目温柔,心中顿时片柔软,几步走过去将抱离沙发放到床上。

    “让数数你身上几件东西。”边勾着的舌尖亲吻,手下边老实的脱的衣服。

    衣服和裤子两共四件,让扔到床下,的内衣被熟练解开,至此五件,两最后片遮挡,底裤两件,除了手上的婚戒,再无其。

    对上下其手,娇喘连连,时轻笑,晚似是心情极好,“雷欧实奸诈,算上戒指也就九样东西,却要扔出十样,是想让把你也扔出去吗?”

    的攻势下早已神志清,只听到说扔出去,立刻找回正常的发声,娇俏的说了句,“你敢。”

    接着,惹来更猛的攻势。

    ——

    最美好的年华遇见彼此,又最美好的年华失去彼此,幸而,最美好的年华又遇见彼此。

    或许要说,为什么四年前和四年后都是最美好的年华,先生回答说,遇到,管是何时,都是最美好的年华。

    第次见面的怦然心动,第次接吻的欲罢能,第次离别的思之如狂,第次失去的痛彻心扉……管好的坏的,都是珍贵的时光,可以聊以逗趣,可以铭记生。

    先生和太太的故事永远会结束,将会相守相携走过生,才只是开始。

    故事的开始是,先生哄着太太再帮生女儿……可天遂愿,太太过于争气的肚子又生了混世小魔王。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啊终于。

    我忘了什么没交代吗?帮我想想。

    可以在番外里交代了。

    一些配角什么的,想知道他们的故事的话,或许会有番外哦,首先得提出。

    番外不定期更新,敬请期待。

    还有就是,麦遥到底在浴室中答应尹西往什么了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本图书由(色色lin)为您整理制作

    作品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不得用作商业用途;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