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八章

作者:姚桉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南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的时候了。;屋子里只点着一盏暗黄的灯,显得房间朦胧。

    她想坐起来,结果刚一使劲,却发觉肚子和下面的地方痛得要命。

    雪芽听到声音,移着蜡烛走过来,小声的问了一声道:“娘娘,您醒了吗?”

    南玉点了点头,接着想到天这么黑她未必听得见,于是又嗯了一声。

    雪芽用手上的烛台将旁边的蜡烛点上,放下烛台,这才走过来撩起帐子,扶了南玉坐起来。

    屋子里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夹杂着清淡的熏香,屋子已经被收拾过了,十分整洁。

    南玉开口问道:“孩子呢?”

    雪芽回道:“娘娘别急,小皇子和小公主就在摇床上睡着呢,奴婢这就给您抱过来。”

    说着走到床边的摇床上,将其中一个孩子抱了过来,交给南玉。

    南玉一边接过孩子一边问道:“是一个皇子一个公主?”

    不怪她不知道,连着生两个孩子真是个劳力活儿。她生完第一个孩子的时候,还能听到产婆跟她报喜是一个皇子,等她使完最后一口劲将第二个孩子生出来的时候,是直接累得睡过去了,根本不知道第二个是儿子还是公主。

    雪芽笑道:“是呢,还是娘娘有福气,大汤开国近百年,皇家别说是龙凤胎,就是双胞胎都没有出现过一对。”

    南玉心道,幸好。她当初想的时候自然是希望生对龙凤胎的,就算不是龙凤胎,生两个女儿也行。不是她不喜欢男孩,她的长子必定是要被立为储君的,但太子只有一位,两个儿子就不够分了,到时候兄弟之间难免会产生嫌隙,不利于家庭和谐。

    不过想到自己一下子就生了两个孩子,南玉又有些骄傲,她笑着低头看了一会手中的孩子。孩子皮肤红彤彤的,眯着眼睛在睡觉。其实刚出生的孩子皮肤都皱皱的,并不怎么好看,但南玉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

    雪芽又将摇床里的另外一个孩子抱了起来,笑着对南玉道:“娘娘抱着的是小皇子,小公主额头上长了一颗朱砂痣,很好认的。”说着将手上的孩子递给南玉看。

    南玉伸着头看了看,果然小女儿的额头上长了一颗红色的朱砂痣,血红血红的,看起来格外耀眼。

    南玉对雪芽道:“你帮本宫抱着小皇子,将小公主给本宫。”

    雪芽道了一声是,然后将两个孩子换了过来。

    南玉用手轻轻的碰了碰孩子的脸,孩子脸上的皮肤软软嫩嫩的,她都不敢用力,生怕不小心就将皮肤掐破了。她又用手碰了碰她额头上的朱砂痣,心情格外的柔软。

    雪芽又笑着对南玉道:“人们都说,额头上长着朱砂痣的姑娘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呢,小公主以后一定会是最有福气的孩子,且一定长得倾城绝色。以后天下还不知道有多少的好男儿要抢着娶了小公主呢。”

    没有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孩子的,南玉脸上有些得意,但还是十分自谦的道:“什么娶不娶的,小公主离出嫁还早得很呢,本宫和圣上呢,也不用她长得倾国倾城,一辈子平平安安顺心如意的就好。”

    一辈子平平安安顺心如意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也就只有皇家受宠的孩子有这个底气。

    雪芽看得出来南玉并不像不高兴,便又笑着道:“小公主是娘娘和圣上的孩子,是皇家最尊贵的公主,有皇家福佑恩沐,自然能一辈子平安顺心如意。”

    南玉没再说什么,只是浅笑着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过了一会,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和弦呢?”

    雪芽回答道:“和弦姐姐想着您醒来后可能会肚子饿,去厨房让人给您准备吃的了。”说着又想起了什么,又接着道:“本来圣上也在这里守着娘娘的,但您刚生下小皇子和小公主,河东那边就传来了捷报,说薛家两位将军和萧将军打败叛军,圣上回去处置政事去了。”

    她刚说完,寝殿外面就想起了脚步声,以及殿外的宫人行礼的声音。

    雪芽笑着道:“说到圣上,圣上就来了。”

    话音未落,皇帝已经迈着脚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南玉,咦了一声,道:“你醒了?”

    雪芽抱着小皇子站在旁边给皇帝行礼,南玉懒得起来,直接坐在床上对着他笑。

    皇帝摆了摆手,然后直接走了过来坐到床边,用一种深情款款甜得要腻死人的眼神看着南玉道:“辛苦你了。”

    南玉本来想撒娇几句的,结果看着他的眼神一时失了神,不由自主的就说了一句:“不辛苦!”结果一说完就后悔的差点咬了舌头,连忙反言道:“哎呀刚才那句不算不算,我要重来。”说着用一种十分委屈的表情看着皇帝,邀功道:“其实生孩子真的好辛苦呢,肚子好疼的,而且到现在都疼,可是为了圣上,我什么痛都忍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刚替他生下两个孩子的原因,皇帝倒是没有跟南玉计较,开口道:“我知道我知道。”说着凤眼挑了挑,微仰起头,道:“说吧,想要我怎么补偿你,只要你说得出我做得到的,我都答应你。”

    南玉想了想,发现自己现在好像没有什么想要的,于是对皇帝道:“这个先欠着,等我想到了再说。”

    皇帝很大方的摆手道:“行行,你慢慢想。”说着看向南玉手中的孩子,又眼冒星星的拍了拍手道:“朕的小宝贝,来来,道父皇这里来。”说着伸手从南玉手上将小公主抱了过来。

    将小公主抱好后逗了几下之后,又招手对雪芽道:“将小皇子也抱过来给朕。”

    雪芽笑着道了一声是,然后将小皇子递给了皇帝。

    皇帝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脸上是十分愉悦的表情,一口一个的叫着“小宝贝”“小心肝”,好像怎么爱都不够。

    南玉笑着靠过去,邀功道:“我厉害吧?一次生两个。”说着还用手比了一个二字,又继续道:“别人都是三年抱两算有大福气,可我是一下子就生两,我比她们都厉害多了!”

    皇帝转过头来,很认真的看着她道:“你是三年只生了这一次!”

    南玉:“……”

    皇帝打击完南玉,自己倒是有沾沾自喜起来,一副扬眉吐气的语气道:“朕的那些堂兄弟,总喜欢在朕面前炫耀他们孩子生得早生得多,结果生得早生得多又怎么样,一个个的不是歪瓜裂枣就是弱智低能,哪里有朕的孩子漂亮可爱聪明伶俐,而且双胞胎是随便人能生的吗?”说着低头在小皇子和小公主的脸上各亲了一口。

    亲完又对南玉道:“来来来,你也让我亲一口。”接着一口吧嗒的在南玉额头上亲了一口。

    皇帝今年二十五岁,在小公主小皇子出生之前就只有大皇子一个孩子,大皇子还是残疾的,大约平日是羡慕别人孩子多羡红了眼,如今一朝得两子,顿生扬眉吐气之感,又满怀期望的接着道:“朕想好了,你今天生两个,然后明年再生两个,后年再生两个,我们生孩子的速度,让他们赶马都追不上,羡慕嫉妒死他们!”

    南玉:“……”

    南玉望向皇帝,目光变得异样,她突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皇帝是不是将她当成生孩子的工具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南玉躲在昭阳宫里做月子。

    平叛三王之乱的大军在半个月后班师回朝,大军并没有大的伤亡。大军归朝之后,皇帝除了要论功行赏,抚恤亡兵之外,另外的还有对三王的处置。

    三王虽然死了,但蜀王和晋王还有家人呢。皇帝以给小公主小皇子积福的名义,倒是对他们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将他们逐出宗籍,全部迁往京城囚禁。至于吴王,爹死娘死外家全死,倒是没什么可说的。

    若是吴王活着,处置他倒是一件麻烦事。不管因为什么,弑弟总容易留下一个不大好的名声,遭受天下人的诟病。但如今,吴王死于蜀王手上,倒是免去了一系列麻烦。

    再加上被俘虏的叛军里有俘兵流传出,三王起兵时,蜀王和吴王是以父子相称,又有从前伺候过的宫女传出,太后在进宫前就与蜀王有私情,太后进宫后与蜀王也藕断丝连,蜀王就藩后还常常偷偷回京,进宫私会太后。

    这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墙倒众人推,总之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吴王不是先帝的儿子,而是蜀王的儿子。

    皇帝这时候则变成了顾念手足的好人,除了斥责了这些言论,又将传出这些话的叛军和宫人都处死,表明吴王虽然谋了他的反,但他还是很爱护这个皇弟的,绝不允许别人在他死后还给他和太后泼脏水。但太后和蜀王本就不干净,皇帝再怎么说,也让人以为是顾念太后养育之恩和手足之情,替太后和吴王遮掩的意思,处死知情的宫人,也颇有一种欲盖弥彰的味道。

    总之在这件事里,皇帝赚足了“仁德”的名声,倒是太后和吴王,身上的污名则会随着历史永远都甩不掉了。

    当然,这些事都是雪芽翠芽等人告诉做月子做得十分无聊的南玉听的。

    雪芽翠芽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用一种十分崇敬的语气跟南玉叹道:“圣上真是太仁慈了,吴王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来,圣上还对他如此宽容。”

    无论任何时候,好人总是比坏人更得人心的。

    雪芽说道这里的时候,又欲言又止的跟南玉说起另外一件事:“娘娘,有一件事,是关于和弦姐姐的,奴婢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南玉道:“你说就是。”

    雪芽道:“小薛将军在这次平叛中受了点伤,和弦姐姐好像在偷偷打听小薛将军的伤势。以前奴婢也有几次看到过和弦姐姐在九仙门那里和小薛将军说话。”

    雪芽说的小薛将军自然既是薛牧,薛家父子这次领军平叛,以军功得以升迁。薛牧从金吾卫中郎将升为了金吾卫将军,成了朝中最年轻的将军。而薛家也成了有名的一门两将军。

    南玉听着深思起来,雪芽话里的隐意再明显不过。难怪最近和弦常常不在她跟前,原来是打听薛牧的消息去了吗?

    雪芽说到这里,又急忙跟南玉表白道:“奴婢并不是要挑拨娘娘和和弦姐姐的意思,只是娘娘再看重和弦姐姐,在外人看来她也只是宫女,小薛将军年轻有为,又出自名门,如今平叛有功更是炙手可热,奴婢也是怕和弦姐姐会因此受伤。”

    南玉有些不喜,不管和弦怎么样,她都是她最好的朋友,无论雪芽出自真心还是假意,突然将这件事情告到她这里来,都要出卖和弦的嫌疑。她表情淡淡的道:“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

    雪芽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大约是闲操心不讨好了。其实她也是为了娘娘的名声着想,万一和弦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于娘娘的名声也不好听。她有些酸酸的想,说到底,还是在娘娘的心里,她的重要及不上和弦吧。

    等到和弦回来了之后,南玉将南玉叫了过来,然后将屋里的人都叫了出去,然后才问和弦道:“你最近常常不在昭阳宫,都去干什么了?”

    和弦看了一会小公主和小皇子,然后回过头来,坐到南玉旁边的椅子上,看了她一眼,道:“是雪芽跟你说了什么吧?”

    南玉道:“你知道?是她之前已经跟你说了什么?”

    和弦摇了摇头,道:“是之前我在九仙门跟薛牧说话的时候,有几次被她看见了,这次我打听薛牧的伤势的时候,又有一次被她撞见了,所以我猜是她跟你说了什么。”

    南玉默了一下,悄悄抬头去看了和弦一眼,然后问道:“你是不是喜欢薛牧?”

    和弦有些黯然起来,垂着眉,低声的说道:“你说什么呀,我不过是个宫女,哪里能配得上如今年轻有为的小薛将军。”

    没说喜不喜欢,只说陪不配得上,那就还是喜欢的了。南玉本来还想抱怨一句“你眼光要不要这么高,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了薛牧。”,现在薛家炙手可热,又立下大功,连圣上都不好强迫他们什么。何况就如雪芽说的,她再看重和弦再觉得她不差别人什么都没用,关键是别人眼中她就是她身边得力些的宫女,让薛牧娶了和弦,别人也只会觉得和弦不配。只是现在被和弦这么一说,她反倒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和弦跟她同龄,今年也是十九了。她自然没有打算让她在她身边做一辈子的宫女,然后老死宫中。以前是她自己在宫中都是被左右掣肘,难以给和弦做主,现在后宫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了,她本打算过段时间就挑个中官之家,然后将南玉嫁出去当家作主做个正经的官夫人的,结果没想到来了这一出。

    和弦抬头看了看南玉,本来想说一句“其实他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你”,只是想了想,倒底还是不愿意说出来给她造成困扰。当初南玉假装小产,薛牧刚好在九仙门碰见她,所以向她打听南玉,然后她发现原来薛牧喜欢南玉。

    再后来,他大约是一事不烦二主,只要南玉一出了什么事,就喜欢找她打听南玉的情况。她一开始也没觉着什么,只是有些可怜他。喜欢上天子的女人,一个永远得不到的女人,甚至连时常见她的机会都没有。她虽然觉得他有些烦,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帮了她。只是女人终究还是比较感性的动物,同情着同情着,突然就不由自主的心动了。

    南玉思考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好吧,那试一试吧。等改天我将薛牧请进来,问一问他愿不愿意娶你,只要他愿意娶你,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和弦连忙拒绝道:“不用了,其实我根本没想跟他怎么样,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他……”

    南玉拉过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打断他道:“你不要妄自菲薄,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并不比那些世家女子差。更何况,什么事总要试过才知道,说不好薛牧也正好喜欢你呢,试过了哪怕失败了也没有遗憾了。”

    和弦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结果又被南玉打断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女孩子家脸皮薄,万一被拒绝了你怕被面上不好看。你别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绝对不会跟薛牧说是因为你喜欢她的,我就说是我看中了他,然后想将你许配给他……”

    和弦再想张嘴,南玉再次将她打断,如此反复几次,和弦终于无奈的闭上了嘴。

    等到南玉出月子,皇帝趁着平叛三王之乱的机会,名正言顺的给小皇子和小公主办了一个盛大的满月礼。

    皇帝将小皇子和小公主抱出去,在朝臣和宗室面前炫耀了一圈,又以庆祝皇子和公主满月为由下旨大赦,恨不得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他多了一对儿女。而小公主随着皇帝出去,看着这么多陌生人竟然也不怕,反而还见人就笑嘻嘻的,引得皇帝直跟南玉自卖自夸:“我们的孩子就是聪明、胆大、有勇有谋!”

    等到庆祝完,南玉和皇帝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回了昭阳宫,然后跟南玉道:“朕给我们的孩子取了名字,孩子出生的时候正好遇到平叛三王之乱大捷,朕看儿子就叫朱捷好了。女儿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后必然是倾国倾城名动天下,然后就叫倾城好了。”

    南玉:“……”

    皇帝接着道:“朕本来想让中书省给捷儿和倾城取两个好听寓意又好的名字的,但中书省送上来的名字朕都不满意,所以最后还是朕亲自来取。”

    南玉心道,你取的只怕还不如中书省取的名字呢。皇帝取名字的水平,实在令南玉不敢恭维。

    南玉问道:“翊儿的名字是谁取的?”她觉得大皇子这个名字可比朱捷好听多了。

    皇帝“哦”了一声,然后道:“当时朕正忙着给太后下绊子,又不大想见到残疾的儿子,便让张德给他取了个名字。”

    果然,他取名字的水平连张公公都不如。

    所以,现在二皇子和大公主有了两个在南玉看来十分俗气的名字,一个叫朱捷,一个叫朱倾城!

    出了月子之后,南玉开始着手准备和弦的终身大事。

    找着机会将薛牧召了进来,先是将薛牧夸了一顿,再将和弦夸了一顿,在将他们两个人合起来再夸了一顿,什么他们一个年少有为,一个才貌双全旺夫旺子啊,又正好卿未嫁君未娶,简直是佳偶天成天作之合啊!

    等闭着眼睛夸完之后,南玉问薛牧道:“两个如此相配的人若不能结为连理,简直是要对不起月老的牵线,小薛将军,让你娶了我们家和弦可好!”说着又道:“我们家和弦身份是差了点,但其他方面可都是万里挑一的,只要你愿意娶她,本宫会请圣上下旨封她为县君。”

    薛牧听到这个却显得十分生气,握紧了拳头,然后抬起头问南玉道:“敢问娘娘,这是娘娘懿旨还是可容微臣拒绝的?”

    南玉呵呵笑道:“感情的事,自然要讲究你情我愿,不过小薛将军,本宫跟你说,和弦可真是个很好的姑娘,若是你拒绝了,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薛牧打断她道:“若是娘娘懿旨,臣不能不从,可臣会娶得心不甘情不愿。若是讲究你情我愿,那臣告诉娘娘,臣不愿意娶和弦姑娘。和弦姑娘再是个好姑娘,可与臣无关,娘娘何必强人所难。”他说着脸上隐隐有了怒色,声音也变得冷硬起来。

    南玉有些被他吓到了,身子往后缩了缩,等反应过来心里又有些不服气,开口道:“不愿意就不愿意嘛,这么大声做什么,你以为我们家和弦就非你不可吗?”说着想到了什么,又道:“还有,你对本宫不敬,小心本宫治你的罪。”

    薛牧说完后也有些后悔了,知道自己确实有些对上不敬了,于是在地上跪了下来,道:“臣告罪!”但身上还是一副不容侵犯不容妥协的模样。

    南玉正想开口再说什么,结果门外突然传来宫人的声音:“圣上驾到!”

    然后一身玄黑的皇帝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跪在地上的薛牧,故作惊讶的道:“爱卿怎么跪在地上,是怎么得罪淑妃了?”

    薛牧道:“是微臣冲撞了娘娘,请圣上责罚。”但却并不说是怎么得罪了南玉。

    皇帝没有看他,直接走到南玉旁边的位置上坐下,直接端起南玉跟前的那杯茶喝了一口,然后问南玉道:“听说你最近喜好上了做月老,这是准备给薛牧和谁牵月老线。”

    南玉有些心虚,诺诺的道:“我是看小薛将军二十出头了,身边还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心里为他着急,所以想把臣妾身边最贤惠和善解人意的和弦嫁给她。”

    皇帝瞥了南玉一眼,她可真是想的出来,让一个出自名门的少年将军娶一个宫女。他不觉得南玉有什么不对,只觉得肯定是和弦想要攀龙附凤撺掇南玉这样做的,心里对和弦便有了几分不喜。南玉回瞪了他一眼,眼里在说,她们家和弦除了身份差点之外,其他哪里差了,她当初还是宫女出身呢。

    皇帝没有理她,开口将薛牧叫了起来,然后又道:“淑妃不懂事,和弦一个宫女,的确是不配爱卿的身份,若是给你做一个侍妾,倒是可以考虑。”

    南玉连忙打断他道:“我们和弦可不做妾的啊。”

    皇帝又瞪了她一眼,警告她不许再说话,接着又跟薛牧道:“不过爱卿也的确该娶亲了,朕二十出头的时候,可是连大皇子都有了。这样,朕来做一回月老,给爱卿当一回媒人如何。”说着不等薛牧拒绝或说话,又接着道:“李弼还有一幼女,也即淑妃的妹妹,今年正好是二八年华,还未许亲,配爱卿倒是刚刚好。”

    薛牧垂下头,握了握拳头。这一次可不是像淑妃刚才那样的你情我愿,而是正正经经的圣旨赐婚,根本不容拒绝。薛牧顿了一会,最终叹了一口气,然后跪下来谢恩。

    等到薛牧走了之后,皇帝转过头来看着南玉,大有一种准备找她算账的意思。

    南玉心里心虚,连忙从榻上跳下来,道:“啊,捷儿和倾城好像要喂奶了,臣妾去给他们喂奶。”说完马上溜了。

    到了第二日,薛牧的母亲柳氏突然进宫求见。南玉与和弦疑惑的对视了一眼,然后请了她进来。

    柳氏不止一个人进来,还带了一个跟她一般年纪的妇人,看那妇人的穿衣打扮,应该也是一位官夫人,只是要比柳氏低许多。

    南玉在偏殿接待了她们,一番的行礼客套寒暄之后,柳氏笑着开口对南玉道:“听说娘娘正在给和弦姑娘挑人家,臣妇这里有一个人选,想给和弦姑娘做这趟媒在娘娘面前抢这个功劳,所以今日才特意进宫求见娘娘。”

    南玉和和弦对视了一眼,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柳氏已经知道昨天的事了,生怕她真的强逼她儿子娶了和弦,所以冒着可能得罪她的危险,进宫来给和弦另外做媒。想也是,薛牧年纪轻轻就做了金吾卫将军,在柳氏这个做娘的心里,只怕没人能配得上她的儿子,又怎么看得上和弦这个宫女出身的人。

    和弦脸上有些羞耻的脸红,在别人心里,她怕都成了妄想攀龙附凤的女人了吧,除此之外,她脸上更多的还有一种黯然。

    南玉看着柳氏,“哦”了一声,道:“是什么人选?可要提前说清楚,本宫一向拿和弦当姐妹,不是好的男人可不要哦。”说着顿了顿,又有些讽刺的道:“我们和弦,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配得上的。”

    柳氏的面色不变,依旧浅笑着道:“臣妇自然知道娘娘看重和弦姑娘,若不是知根知底知道品行的人家,臣妾也不敢拿到娘娘跟前来献丑。”说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的那个妇人,接着道:“这位是徐夫人,原本也是名门出身,只是她运气不大好,嫁到夫家之后夫家便就开始落败了。不过她又有些福气,养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臣妇要跟娘娘说的人便是这位徐夫人的儿子徐林。”

    她说着顿了顿,继续道:“徐林是我们家老家在军中的属下,今年刚过二十岁的生辰,但在右卫已经是正五品上右郎将的官职了。老爷看重徐郎将,时常将其带在身边,老爷以前有次进宫时,徐郎将正好随侍左右,在宫中偶然见得和弦姑娘一次,便一直念念不忘。只是苦于和弦姑娘是宫里的人,若不然徐郎将只怕早就上门提亲了。直到这次打听到娘娘在给和弦挑选人家,徐郎将便求到了臣妇跟前来,想让臣妇替他和和弦姑娘搭个媒。”

    那位徐夫人也连忙点头笑着附和道:“正是呢,自从小儿两年前见过和弦姑娘之后,便一直茶不思饭不香的。臣妇见小儿老大不小了,本来想给他定一门亲事的,但他却总是不乐意,并跟臣妇言明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他不娶。直到这次娘娘要给和弦姑娘挑人家,小儿突然就像是开了窍一样,跟臣妇说要娶和弦姑娘。臣妾就这么一个儿子,也拗不过他,所以只好舔着脸来求娶和弦姑娘……娘娘放心,小儿随他爹,最是专情的性子。若和弦姑娘嫁到我们家,绝对不会有通房妾室之类的东西。”……

    等到柳氏和徐夫人走了之后,南玉看着和弦,道:“你的意思是怎么样?正四品上的官职并不低,若是人品过得去,我倒是觉得是个不错的人家的。薛家态度在那里,我看我们也没必要去贴他们的冷屁股。”她说着又接着道:“当然,嫁人总要你心甘情愿看得上的才好,若是你不喜欢,我就回绝了薛夫人,若是你想看一看,我就让人去打听一下那位徐林的人品。”

    和弦随意道:“其实我对薛牧的感情,也没深到非君不嫁的地步。既然你觉得好,看看也是好的。正四品上的官职,说起来也还是我高攀了。”

    南玉道:“你别妄自菲薄,谁高攀谁还不一定呢。”

    看那位徐夫人的态度,为了求娶和弦连不纳通房妾身的承诺都做出来了,难道还真以为她是看中了和弦然后喜欢和弦喜欢得不得了么。以徐林的官职,娶个门当户对的官家女子当然也可以,可是这样说起来好听却不能得到多少实惠。不像和弦,和弦怎么说都是她身边的第一人,她们只怕也早就打听到她在当宫女的时候就和和弦有极深的情分了,和弦在她面前说得上话,娶了和弦其实就相当于攀上了她这个关系。娶个宫女名声不好听,但得到的实惠未必会比娶个名当户对的官女子少。

    南玉不大相信柳氏的说辞,找了张公公去打听徐林的人品。

    张公公很快就将消息传了回来,徐林的确是个人才,少年失父,叔伯抢夺家财,是小小年纪的他守住了父亲留下的财产并护住了家人。十二岁的时候投军,八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普通的士兵闯到了正四品上郎将的职位。年少有为,若是给他时间,以后会有一番大的作为。他比起薛牧来说,唯一少的就是没有薛定这样的亲爹,若不然,他现在的成就可能并不比薛牧低。

    他家中只有一母亲和一姐姐,姐姐已经出阁,母亲虽说不上有大见识,但胜在性子和软,听儿子的话。所以嫁过去,不容易受婆母的欺负。而且最重要的是,说徐林曾在宫中见过和弦一面,并自此对她念念不忘的事情是真的……

    打听回来的徐林这个人太完美,完美得让南玉和和弦反而有些怀疑其真实性了。南玉和和弦对视了一眼,然后问她道:“要不,让人安排一下你亲自去见他一面,亲自考察他一番?”

    和弦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一事不烦二主,南玉这次同样是麻烦张公公去安排。

    和弦去见过徐林后回来,南玉迫不及待的迎上去问:“怎么样,徐林这个人你满不满意?”

    和弦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害羞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这就是说,看对了眼了。南玉笑了起来,然后让人将自己的库房的册子找了出来,兴致昂扬的准备给和弦挑选假装。

    等到晚上,皇帝来了昭阳宫,一边抱着倾城在哄,一边装作随意的问起道:“你身边的和弦的亲事定下来了?”

    南玉一边给二皇子喂奶一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皇帝道:“看在她伺候你一场的份上,出阁的时候告诉张公公一声,让他以朕的名义给她赏赐点东西,也算是朕替她在夫家撑腰了。”

    说完看到南玉怀里,喝饱吃足了奶水,已经一边打着奶嗝一边咧着嘴巴望着他笑的二皇子,一手将他抱了过来,然后将大公主换到南玉怀里,低头对二皇子道:“喝饱了就该换妹妹喝了。”

    二皇子继续对着他笑,并对着他喷了两个泡泡。

    南玉的奶水足,平时又有奶娘帮着喂二皇子和大公主,等喂过了大公主之后,她的胸□脯还是鼓鼓的。

    皇帝看着那白花花鼓起来的两个半圆,心里动了动,突然觉得身体有股血涌到了下面,让人觉得心燥体热。

    他让宫人将二皇子和大公主都抱到了暖阁去,然后自己坐到南玉旁边,眼睛亮亮的看着她,轻佻着眉毛浅笑着问道:“奶水没喝完?”

    南玉不解的看着他,眨了两下眼睛,然后点了点头。

    皇帝又问道:“奶水涨着不舒服吧?”

    南玉再次点了点头。

    皇帝又道:“朕帮你吸出来,让你舒服舒服。”

    说着解开她胸口上的衣裳,然后低头埋了过去。南玉连忙一边大叫一边在他脸上轻拍了一巴掌,取笑道:“你不要脸,耍流氓,还抢你儿子和女儿的口粮。”

    皇帝已经抱起她往床上跑去了,一边走还一边道:“这叫旧的不是新的不来,朕是为了让儿子和女儿能吃上新鲜的口粮。”说完将南玉扔到了床上,然后自己脱了鞋子,整个人扑了上去,引得南玉啊啊大叫起来……

    等吃饱餍足了之后,南玉躺在床上,手抱着皇帝,然后开始吹枕边风:“圣上,要不你给和弦赐一个爵位吧,小小的县君就可以,这样她在夫家也有底气。”

    皇帝很无所谓,道:“可以,不过没有汤沐邑。”

    南玉不满道:“没有汤沐邑算什么县君。”

    皇帝道:“县君一般只能赐封宗室女或功臣之女,和弦一不是宗室女二不是功臣之女,朕封她县君已经是破例了,再给她汤沐邑,这让宗室和功臣怎么想。”

    南玉嘟了嘟嘴,转了个身背对着他,准备跟他冷战去了。

    皇帝伸手将她捞了过来,道:“乖,你就是跟朕冷战也没有用,不行就是不行。若只是让她在夫家有底气,一个名义上的县君已经足够了。”

    说着想到她执拗起来是根本不跟你讲道理的,于是干脆转移话题道:“对了,若是和弦出嫁了,你身边便少了一个贴身服侍的人,朕这里有一个人选,过几天朕让她到你的宫里去,填补和弦的位置。”说着顿了顿,又接着道:“七月和八月各有一个极佳的黄道吉日,过两天朕会下封后和立太子的圣旨,然后七月会是你的封后礼,八月则是捷儿的立太子礼。”

    皇帝说要将送个人过来填补和弦的位置,但南玉没想到的是,竟然是个熟人。

    当董仙娘穿着宫女的服饰,款款的走进来,身子往下拜,唤着“奴婢见过娘娘”的时候,南玉真是一股很复杂的心情。

    要知道,若是身边的宫女长得比主子还漂亮,总是会让主子很没有安全感的。若是不幸这个宫女还是皇帝送过来的,则就更容易让人家多想了。

    南玉问皇帝,为什么会是董仙娘。

    皇帝很不以为意的道:“董仙娘不好吗?她有几分机敏,功夫也不错,在你宫里服侍正好还可以保护你。”

    南玉酸溜溜的道:“是呢,人家除了机敏功夫好,还长得很漂亮。”

    皇帝笑着揽过南玉,一副得意又故作“真受不了你”的表情道:“哎呀呀,真是什么人的醋都吃,朕要是看得上她,还能等到现在。”

    南玉道:“谁知道呢,或许你以前看不上,谁知道你现在或以后会不会看上。”

    总之,南玉对董仙娘这个人并不是很待见。

    除了她长得漂亮让南玉很没有安全感之外,她还让她觉得有些害怕。她可还记得当初在楚王府,她眼睛都不闭一下,手起刀落“咔擦”两声就废了楚王的两条手臂的情形。姑娘家这么杀人不眨眼,总是让人有些瘆的慌的,让她时不时的怀疑,哪天她得罪了她,会不会也被她“咔擦”两下。

    和弦自从得了一个好夫婿,一心一意躲在屋里绣嫁妆,除了偶尔会出来看一看二皇子和大公主之外,基本上不再南玉身边转悠。

    听到南玉的抱怨之后,她一边咬着绣线,一边劝南玉道:“圣上既然让她来伺候你,那自然有圣上的道理,圣上总不会害你的。你对别总冷着人家,免得寒了人家的心,我看那位仙娘姑娘不像是坏人,也不像是会魅惑主子的人。”

    南玉知道董仙娘自然也看得出来她不喜欢她,故意冷落她的,但南玉佩服她一点的是,她沉得住气。对她的冷落并没有一丝不满和埋怨,该伺候她的时候伺候她,不该凑过来的时候也绝不上前,比如说皇帝过来的时候,她就会让其他的宫人在旁边伺候,而不是自己上前来。

    难为的是,她以前是被皇帝主要利用来使美人计的,为了保持她的气质,她自小应该是被侍候的一个,而不是伺候别人的人,但没想到的是,她伺候起人来一点都不比雪芽翠芽这些专门经过尚宫局调教的宫女差,甚至比她们更懂得眼色。

    南玉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便问起了她。

    她倒是十分平静的笑了笑,道:“奴婢自小父母双亡,小时候颠沛流离,若再不懂得看人的脸色,可就真没法活了。”

    说得南玉心口一酸一酸的,顿时有些怜悯起她来。她这一世虽然也相当于是个孤儿,但前一世好歹是父母双全,被娇宠惯养着长大呢。若是可以,一个姑娘家谁愿意进皇帝的那个什么破秘密组织,然后过打打杀杀的生活。比起她来,董仙娘仿佛还更可怜一些。

    南玉心软,一时提起了跟她闲聊的兴致,便问她道:“你为什么会进宫,本宫记得你在宫外好像嫁人了,你进宫了你丈夫怎么办?”

    听到“丈夫”两个字,董仙娘的眼神冷了冷,但很快又回归平静,然后十分淡然的道:“他死了。”

    南玉心里更加同情她了。

    董仙娘看着她的神情,不由笑了笑,又道:“娘娘用不着可怜奴婢,娘娘知道奴婢的丈夫是怎么死的吗?”

    南玉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还是不由自主的顺着她的话问下去,道:“怎么死的?”

    董仙娘道:“奴婢亲手杀死的。”

    南玉听着身子打了个冷颤,看着董仙娘的眼神既惊讶又觉得恐怖。

    董仙娘继续道:“娘娘不喜欢奴婢伺候冷着奴婢,奴婢知道是因为什么,其实娘娘完全用不着担心。奴婢从前是圣上培养的一把刀,为他所向披靡为他杀人,可这把刀再好看再锋利,也没有主子会爱上一把刀的。因为刀太危险,靠得太近,一不小心就会伤了自己。”

    南玉小声的反驳道:“那可不一定,你不是从那个组织里出来了吗,那现在不算是他的刀了,谁知道……”

    董仙娘打断她道:“若是圣上负了娘娘,娘娘会杀了圣上吗?”

    南玉道:“那当然不会。”

    她自小的教育告诉她,杀人是要偿命的。若是皇帝真的负了她,顶多就是君若无情我便休。

    董仙娘看着南玉,认真的道:“但是奴婢会。”

    南玉诧异的看着她,看了好一会之后,确定她说的是认真的。

    董仙娘继续道:“娘娘知道奴婢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丈夫吗?”她顿了顿,眼神里有几分冷意,接着道:“因为他背弃了奴婢!当初奴婢初见他,是他想给母亲治病却苦于没有银子,在医馆苦苦哀求想求一副免费的药,奴婢当初可怜他,给了他银子让他治他的母亲。奴婢本没有想过让他报答,是他说要娶奴婢为妻且不介意奴婢教坊女子的身份。

    后来奴婢被他所打动,求了圣上让奴婢退出组织,然后与他成了亲,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作羹汤。又替他求来了礼部柳大人的引荐,用自己的嫁妆资助他考中了进士。娘娘可知道,花姑本来是将奴婢当成下一任的朱雀堂堂主来培养的,奴婢为了他拒绝了这一切。

    可是他考中进士之后,却为了攀龙附凤,想要将奴婢贬妻为妾,另娶高官之女。他那位母亲更是直接出言嫌弃奴婢是教坊出身,配不上她那已经考中进士的儿子,觉得让奴婢做个妾室都是抬举奴婢了。完全忘记了她之所以能活下来,完全靠的是奴婢的银子。奴婢虽然自小孤苦着长大,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欺辱的,所以奴婢将那一对母子杀了。”

    南玉看着她,虽然觉得她手段狠烈了一点,但又觉得她着实令人同情,而那对母子又的确该死。

    董仙娘接着道:“所以娘娘您看,圣上可以放心的喜欢娘娘,但绝对不会喜欢奴婢。奴婢这种狠烈的性子,是不招男人喜爱的。”她说完顿了一下,接着继续道:“奴婢杀死那对母子之后,知道必定会遭到官府的追捕,又对天下的男人都寒了心。所以又回来投奔圣上,想要回到组织。不过圣上拒绝了奴婢的请求,但却想让奴婢来伺候娘娘。奴婢觉得这样也好,奴婢在宫外没有家人亲眷,进宫伺候娘娘也算找到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南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对董仙娘的遭遇表示了深切的同情,于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她道:“既然那男的对你不好,那你也别想着他了,就好好的呆在宫里,有我在宫里的一天,就一定会罩着你,相信我。”

    董仙娘笑了笑,道:“奴婢自然相信娘娘。”

    看她对待和弦就知道,这位主子是个有情义的人,且不会拿下人不当人。伺候这样一个主子,总比伺候不讲情义的主子要简单的多。主要对她忠心,她便会投李报桃的护着你。

    两人正说着,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杂吵声,董仙娘静静的听了一下,然后对南玉道:“娘娘,奴婢出去看一下吧。”说着屈了屈膝,然后出去了。

    然后等了没有多久,她再进来,手上便捧了一套衣服。她笑着道:“是尚服局那边送来了册后那天的礼服。”

    她将衣服放下来,又对南玉道:“娘娘试一试礼服合不合身吧,若是不合身,送回尚服局去再改。”

    董仙娘服侍着南玉换上了礼服,礼服刚刚好合身。董仙娘一边替她整理衣衫,一边笑对南玉道:“娘娘穿上袆衣,看起来真有母仪天下的风范,恐也只有娘娘才能将袆衣穿出这样的气度来。”

    南玉虽然知道她说的有恭维的成分,但仍还是很高兴。

    册后的流程十分复杂而繁琐。

    南玉在册封之前,便已经搬入了皇后所居的丽正殿。到了册封那一日,由太尉、宗正卿等组成的使臣会手捧着赐封的典册进入丽正殿,尚宫女官侍奉她换上皇后最高形制的礼服—袆衣。

    袆衣配首饰花钗十二树,小花如大花之数,并两博鬓;袆衣由深青织成为之,文为翟鸟之形,素质,五色,十二等;素纱中单,黼领,罗縠褾襈,皆用朱色;蔽膝,随裳色,以緅为褾襈,用翟为章,三等;大带随衣色,朱里,纰其外,上以朱锦,下以绿锦,纽约用青组;青衣革带,白玉双佩玄组双大绶,章采尺寸与乘舆同……

    袆衣换好之后,女官会引导她出阁,站立于庭院之中,面朝北跪拜,正使向她宣读册文。册文内容大约就是皇帝命使臣册封她为皇后,导师道于六宫,作范仪于四海之语等等。宣读册文后,使臣授予她象征皇后身份和权利的典册及宝绶,至此,她正式正式成为皇后。

    随后,她便以皇后的身份接受在场官员们的拜礼,行拜礼后,女官、侍从引导她坐上翟车,浩浩汤汤往皇宫的朝殿含元殿而去。

    当南玉在含元殿前,从翟车上下来的时候,含元殿内外钟鼓齐鸣。而皇帝身着冠冕站于殿前,五品以上官员站在东、西两侧,宫女、侍卫则按上朝的仪式站立。

    她抬头看着他,只看到他宽大的冕服在风中猎猎的飞舞,冕冠、玄衣、纁裳、白罗大带、黄蔽膝、素纱中单、赤舄……衬得他仿佛身上有一道耀眼的光。

    他看着她,眉目含笑,像个最温柔的情人。而她也对着他笑了起来。

    她在使臣、女官的引导下拾级而上,最终到达了他的面前。他对着她张开手,南玉将手放于他的手心,信任的、放心的将自己交到他的手上。然后她与他并排站立于含元殿前,接受百官朝拜。

    牵着往太庙告庙仪,拜祖先,然后前往承天门,内侍官于承天门上宣读大赦天下的圣旨。

    张公公和董仙娘一人一个抱着二皇子和大公主上前来,将孩子交到皇帝和南玉的手上。而后京师内外,万钟齐鸣。

    南玉看着承天门下,万民来朝,和百官一起跪在地上,高呼万岁千岁,声震九城。

    她低头看着自己手里抱着的二皇子,不足半岁大的孩子,但却并不觉得害怕,反而好奇的眼睛溜溜的转,发出啊啊的声音,努力的想要仰起头来往外看。南玉将他颠了颠,然后转头去看皇帝,皇帝同样在眉目含笑的看着她,脸上是极为意气风发的神情。

    儿女在侧,凤华九阙,陪君一同君临天下。

    这一刻,她终于觉得,她的人生圆满啦……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

    两个番外,一个皇帝,一个小太子。

    本图书由(慕寒雪影)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