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作者:望江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承宗罪名大白天下,这之前在灵前登基之事自然是当不得真。张定南以太子的身份,下令让萧山亲自前往宿州抓人。

    因着张夫人在宿州,张定南心中担心,便又托付了冯贞一同前往。

    跟着丈夫一起出差,冯贞自然愿意。而且自己的两个孩子有刘敏君帮着照顾,她也没有什么担心的。若是让孩子们之间感情好,日后也能多一道保命符了。所以这件事情冯贞应的十分爽快。

    便是两个孩子,也没有半点舍不得的,整天和张睿一起,玩的不亦乐乎,倒是将自己的亲爹亲娘给忘了个干干净净的。

    这下子冯贞就更放心了,随便收拾了点行李,就带着苏星一起跟着萧山前往宿州了。

    这次萧山的责任重大,除了去宿州抓人,迎接先皇灵柩前往京城安葬之外,还要派人去河套那边安排相关事宜,让龚南星等尽早前往京城,帮助张定南整顿局势。

    冯贞也派了人跟着一起,准备让人到时候前往河套接自己的爹娘和弟弟一起来京城居住。

    这一路上,行程十分顺利。渡江之后到了郴州,周通老将军也早就带领驻军迎接萧山夫妻,又留下将领继续驻守郴州,自己跟着萧山一起回宿州去。

    身为宿州老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若不是担心走了之后郴州这边出乱子,他早就回宿州去了。

    先皇就算后来让他们这些老将们有些失望,可到底也是一同血战沙场多年,感情自然不浅。且先皇乃是沙场猛虎,就是要死,也是要死的轰轰烈烈的,绝对不能是被小人这般陷害。

    周通心里着实火大。

    萧山看的出周通的心里还是向着张定南这边的,和冯贞相视一眼,心中都大定。

    周通毕竟是宿州老将,只要他这边没问题,回到宿州之后,那些将领们也是要俯首称臣的。

    不管如何,这次张承宗去了京城,少不得就是圈禁终生的下场了。

    然后队伍还没有到达宿州,宿州这边却突然传出了消息来了。

    原来事情暴露之后,宿州群臣在议事殿逼问张承宗,结果张承宗气血攻心,竟然晕倒过去。等太医看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这是身子亏空造成的。而且还是服用了虎狼之药的后果。

    这下子宿州的群臣们心里更不好想了。

    新皇虽然名不正言不顺,可现在占着皇位呢,结果竟然闹出这样的丑闻来了。而且后宅还传出,这虎狼之药还是太子妃给弄的。如今太子妃也在后院不成人形。

    这下子刘氏这边的人也消停下来了,彻底的放弃了太子一脉。

    毕竟还有一个刘敏君,看起来似乎更值得他们去辅佐。

    于是萧山和冯贞到了宿州的时候,并没有收到阻力,两人先去迎了张夫人出佛堂主持大局。张夫人却不愿意插手宿州的事情,令萧山按着张定南吩咐的行事即可。

    萧山倒也没有推迟。现在这个情形,张家的人确实已经不适合再插手其中了。否则日后少不得一个手足相残的帽子扣下来了。

    虽然早就知道了太子张承宗的情况不好,可是看到太子的时候,萧山和冯贞还是免不了大吃一惊。

    太子已经中风在床了,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嘴里还留着口水。原本还算英气的脸,现在也瘦的不成样子了。完全看不出,这竟然是曾经执掌宿州的太子张承宗。

    而刘敏淑也憔悴的看不出颜色,嘴里更是疯疯癫癫的念叨,“我是皇后,我要做皇后。我是上天选中的真命天女。我从梦境中看到未来,我不会输的。我马上要怀上龙子了,我是上天选中的皇后。”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明明她已经得了先机,成功的嫁给了太子张承宗,成为堂堂的太子妃。她只差一步,就能够母仪天下,完成今生夙愿了。

    为何一夜之间,就一败涂地了。张承宗竟然成了阶下囚,原本她看不起的张定南却要成为名正言顺的皇帝了。

    刘敏淑想不通,心中更是愤恨,“不,我不是太子妃,我是河套王妃。我才应该是河套王妃,我是张定南明媒正娶的妻子。”

    听着这些污言秽语,萧山赶紧让人将她的嘴堵住了。又让人关了起来,准备一同带往京城去。

    冯贞听着却若有所思。不知道如何,她总觉得刘敏淑的话里有话。似乎有些不寻常。好像她曾经所听到很多次的两个字——重生。

    有可能吗?冯贞看着刘敏淑那狼狈的样子,心里暗暗吐槽。应该是自己想多了,要不然刘敏淑都知道未来的事情了,还能够落得这样的下场,也太失败了。

    看着这两人的情况,萧山和冯贞也算是松了口气。这下子倒是省事了。

    这样的一对夫妻,就是留着,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这样一来,张定南那边日后也不用担下什么薄待兄弟的名声了。毕竟作为帝王,这些都是要记入史书的。

    至于张承宗其他的侧妃妾室,萧山也命人看守起来,一起带回京城去安顿。

    “将军,萧侧妃想见您一面。”

    萧山正和冯贞商议着启程回京城的时候,外面的守卫便突然来报。听到这个,萧山沉默了一下,还是道,“不见。”

    当年这个妹妹不听劝,一定要嫁给张承宗,后来更是跟着张承宗和刘敏淑一起设计陷害冯家。这件事情虽然冯贞未曾再提起,岳父岳母也没怪他,可他心中一直耿耿于怀。

    对于他来说,冯贞对于他不止是心爱的女人,妻子。更是自己的大恩人。他能有今天,也是多亏了岳父的教导和冯贞为他出谋划策,多番提点。这些他都铭记在心。此时他更不会动用自己的权利,去为家里人谋取什么方便。

    便是这次回来后,萧家人多次找他吵闹,他都能够岿然不动,只是给他们留下许多钱财,让他们在宿州安稳度日,也不想带他们去京城。

    待来人走了,冯贞道,“不见也好。她的孩子虽然是张承宗的长子,但是如今已经病成那样,王爷那边想必也不会对他有什么想法,做个富贵闲人是少不得的。只是妙妙心思如今越来越重,还是不要给她希望了。要不然,她日后定然又要闹的不得安宁。”而且从张夫人这边,她也知道了刘敏淑和张承宗如今变成这样,萧妙妙在其中可做了不少的事情,这样一个人,冯贞打心底是不想再接触了。

    萧山点点头。心里也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妙妙这边,他是不准备插手了。只要能活着,就已经足够了。再有别的想法,他也不能答应。且他如今的身份,也不能再和张承宗这边的人有什么牵扯了。否则日后也会给家里带来灾祸。

    他还有贞儿,还有一双儿女要庇护。

    此时宿州已经平定,萧山又拿着先皇的手书和张定南的诏书,更有周通等老将的支持,所以宿州众人很开臣服。同意跟随萧山一同前往京城,拥戴张定南登基称帝。

    一个月后,浩浩荡荡的队伍终于进入京城地界。张定南轻率文武大臣在外迎接先皇和张夫人。

    在这郊外,群臣下跪,跪请张定南登基为帝,早日主持大局。

    张定南再三请辞,终于接受群臣拥戴,决定于下月十五,正式登基。

    七月十五,张定南在北山天台登基为帝,立国号为大民。寓意以民为本。

    此举令那些还准备遵循张济世定下的大宁国号的老臣们也不敢提出丝毫的异议。毕竟皇上重视百姓,乃是天下幸事,深得民心。谁这个时候提出此举不妥,岂不是要受百姓唾骂。

    虽然他们看不起百姓。但是也重视自己的名声。而且一个百姓不看重,全天下的百姓,那就不一样了。

    至于先皇张济世的追封,因为张济世已经称帝了,所以张定南以此为由,保留他大宁开国皇帝的尊号,便不再另行追封了。

    群臣对此也提不出异议。

    大局已定,张定南便开始大肆的封赏亲眷和有功之臣。尊生母罗氏为皇太后,嫡妻刘氏为皇后,长子张睿为太子。

    其余的文武大臣一一封赏。

    这其中以萧山夫妻封赏最为令人侧目。不止萧山被封为定国公爵位,另外保有将军职位,连冯贞这个原本只能随着丈夫被封为诰命夫人的妇人,也被太后认为义女,封为郡主。

    这样的封赏,可谓是在满朝文武一枝独秀。不过萧山军功显著,有这样的封赏也是让人没有异议。至于萧夫人,那也是人家得了太后和皇后的眼,太后要认这个义女,谁还能不让?

    所以众人除了羡慕嫉妒之外,心里也打算着日后和定国公府多亲近亲近。

    封赏几天之后,定国公交出兵权,请辞武将职位。

    看到请辞的折子,张定南当天就把萧山给召进了宫里。连刘敏君都把冯贞给召入宫里了。

    冯贞倒是不担心萧山那边,萧山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自然不会再贪恋手里的兵权了。所以刘敏君说起这事情的时候,她也没藏着掖着,直言不讳,想做富贵闲人。

    “这几年,我们夫妻也是聚少离多。如今天下已经定了,皇上手下人才济济,萧山也该歇着了。我们还想在这京城过过富贵闲人的日子呢。不怕娘娘笑话,以前在宿州乡下的时候,这样的日子,我们是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自然也很珍惜。”

    刘敏君如今已经贵为皇后,气势与以往不一般,可是面对冯贞的时候,她自觉的放下了皇后的威严,一如既往的拉着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冯姐姐,你别和我客气。如今虽然身份变了,可我们的情分还是和从前一样。这些年定国公跟着皇上一起征战天下,那些苦日子,也是你跟着我一起熬过来的。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有今日。我心中是真心实意的拿你当姐姐一般看待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便是刘家那边,也比不上我们两的情分。你和定国公这样做,我和皇上,心中反倒觉得对不住你们。同患难容易,同富贵难,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皇上今天看到折子的时候,心里是又气伤心,还说自己果然成了孤家寡人了。连身边的这些兄弟们都不相信他了。”

    听到刘敏君这些话,冯贞心里自然触动不已。但是她心里也清楚,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经历了这些风风雨雨,她更看重一家人的平安,对于这些权势反而不是那么看重了。

    对于她来说,自己和萧山好好的过日子,又有一双儿女在身边。两人身份如今也算是权贵之家,又不差银子,其他的事情,她是真的不想操心了。

    且现在张定南心里虽然不舒服,等他醒过神来的时候,只怕还要感谢他们这么做呢。

    “娘娘,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不过萧山这样做,我却是支持他的。现在多少人看着我们呢,萧山这样做,倒也给别人立了榜样,以后那些将领们也会心甘情愿的交出兵权来的。你拿我们当亲人,我们何尝不是真心实意的为你们着想呢。这兵权,必须在皇上的手中。”

    冯贞这番话说的真心实意,倒是把本来准备劝说她的刘敏君说得心情激动,热泪盈眶。

    心中更是打定了主意,自己以后一定要提醒皇上,不要忘了今日的情分。

    涉及到了朝堂上的事情了,这个话题自然不好再继续提下去,刘敏君带着冯贞一起去太后的永寿宫里聊天,一直到宫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才有人来接冯贞出宫。

    冯贞到了宫门口的时候,萧山正站在马车旁边抬头看着天。见到冯贞出来了,他笑着过来牵着冯贞的手上了马车。

    冯贞笑道,“你这是干什么,让人看到了笑话。”

    “我自己的媳妇,我乐意。”萧山不以为然。看着冯贞恬静的脸,他之前心里的一些复杂的情绪也渐渐的平淡下来。夫妻两静静的坐着,谁也没说话。一直等到进了国公府,回了房里,萧山才把今日的事情和冯贞说了一遍。

    “贞儿,幸好有你提醒我,我才能做出这样的决断。今日去了御书房,我还想着如何说服皇上,岂料皇上让人直接搬出了酒坛子来,说要与我大醉一场。咱们两谁也没有提起兵权的事情,一直到最后他喝的醉醺醺的时候,才说,他想了很久,这样也许才是最好的。我想,皇上的心里其实早就有了这个念头,只是顾及着之前大家追随他的情分,所以便没有提出来。如今我提出来了,倒是给他解了个大难题。贞儿,这都是多亏了你。”

    这种事情,若是让皇上来提,那可就变了味了。日后少不得君臣之间会有隔阂。而如今由萧山带头说了出来,那就是臣子们自己懂事了。

    今日之后,萧山也算是真正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他是定国公,是皇上的臣子。

    冯贞笑道,“这也是你自己心胸宽广,才能想明白这些。若不然,我说破了嘴都没用。”她舒了口气,“如今这样也好,日后只要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就行了。我也准备留下祖训,日后我定国公府不管何人不许贪权,不许结党营私,不许仗势欺人。这样一来,日后不管他们是否有才能,都能保住一世平安。至于功名,那就是看他们自己的能耐了。”

    听到冯贞连以后的事情都已经操心了,萧山开怀的笑了起来,伸手搂着冯贞,“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建元元年,定国公萧山,于金銮殿上请辞兵权,皇上再三推辞不受,定国公执意请辞,最后皇上受了兵权,却赏赐免死金牌。

    其他将领们见状,纷纷请辞兵权。

    定国公府风头无二。

    很多年以后,老百姓们对于定国公府的事情依然津津乐道。

    比如定国公的军户身份,从一个大字不识的大头兵,慢慢的成为了征战沙场的开国大将军,还受了定国公的爵位。

    当然,被提的更多的还是国公夫人的好运气,一个秀才之女,本是下嫁,却到最后,飞上枝头变凤凰。

    真相如何,也只有被萧山念叨了很多次的萧家后人知道了。

    本书由(凝涉)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