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结局

作者:十度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严臻对那副巨型婚纱照片表现出极其的热爱,愣是不同意撤下来。

    直到有天晚上,刘小悠半夜醒来去上厕所,迷迷糊糊地没有开灯,不经意间抬眼,就看到墙上的两个巨人。

    在幽暗的光线下,大到五官都几乎扭曲。黑窟窿般的眼睛默默盯着她。

    刘小悠无意间被吓了一大跳,腿撞在了床沿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床头灯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打开了,陆严臻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放在床上,掀开她的裙子检查她的伤势。

    “白长年纪了?走个路都能撞到。”

    刘小悠气不打一处来,“还不都怪你!”

    陆严臻失笑,抬眸看她,“怎么怪我了?”

    刘小悠指着墙上那副巨型婚纱照,嚷道,“照片里的你丑死了!我刚刚就是被你丑到,吓得我摔跤了!”

    “……”

    未等陆严臻回话,刘小悠抱着他的脖子,愤愤道,“陆严臻!如果你不把这个照片从墙上弄下来,我就跟你离婚!”

    陆严臻忽然很轻地笑了下,“还没结婚,就想着要离婚了?”

    “我不管。”她指着照片,“反正就是有我没它,有它没我。”

    “你自己看着办吧。”

    次日清晨,卧室里的巨型婚纱照就被撤下去了,刘小悠选好照片和尺寸,挂了一张大小适中的。

    然而没高兴多久,她就在陆严臻的书房里,找到了被她嫌弃的巨型婚纱照。

    陆严臻居然又把它挂到书房去了??

    陆严臻抱着她耐心解释:“这张照片里的你,很美。”

    “你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

    ——

    婚礼如期而至。

    他们的婚礼将在霍华德庄园举行,霍华德庄园位于英国约克郡的小镇,以浪漫为名。整个庄园都是优雅复古的巴洛克风格,在三百多年历史的沉淀下,见证了许多新人在此步入婚姻的礼堂。

    婚礼的前一天,刘小悠和陆严臻就搭乘专机抵达了英国。

    同样提早来的,还有张婉怡和戴逸。

    庄园里,明天婚礼的场地已经布置完成。整个婚礼以白色为主调,城堡前大片无垠的绿茵上,浅绿色的丝带飘扬,点缀着苇草和白玫瑰。

    她有过很多对于婚礼的想象,以前觉得只是想想,对于自己太遥远,可是直到站在这里,才觉这一天已经悄然到来。

    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她要结婚了,和她爱的人一起。

    婚礼前有很多繁琐的事情,司仪还要和他们确认明天仪式的流程等等,张婉怡他们则由庄园内的侍应带领去了早早安排好的客房。

    等谈完一切事宜,天都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深蓝色的夜幕中,星光点点,微风柔和。

    刘小悠靠在陆严臻的怀里,两人慢悠悠地走回去。结果没过十分钟就又有人过来说环境方面还需要沟通。

    陆严臻看刘小悠神态恹恹,就让她先回房间休息,由他去沟通。

    刘小悠刚走到庄园内的大厅,张婉怡就拎着两瓶酒冒了出来。

    她晃了晃手里的葡萄酒,“明天就要结婚了,今晚可是你的最后一个单身夜了,特地为你准备了好酒好菜,给你庆祝!”

    刘小悠这才觉得肚子有点饿,“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呀?”

    “保你满意!”

    来到餐厅,长桌上已经坐了戴逸,叶叶一行人。桌上放着一个小电炉,锅里滋滋冒着热气。旁边还放着不少食材,一小份牛肉,一份白灼虾,还有笋尖,香菇等等。

    “想不到远在国外也能吃到火锅吧!”张婉怡把酒放在桌上,得意说道,“光是这些东西,我可是给了不少小费才弄来的。”

    “快坐下吃吧,就等你了!”

    刘小悠食指大动,拉开椅子就开始烫火锅。

    几杯葡萄酒下肚,人就有些兴奋了,大家都提议玩游戏。游戏很简单,两个人猜拳PK,输的那个人要被赢得人打手心。

    也不知是不是“新娘”光环加持,刘小悠运气特别好,几圈下来,竟一次没输过,桌上一众人都捂着自己的手心嗷嗷叫疼。

    “哎哎小悠你这什么好运气啊,挨打的都是我们。”

    刘小悠两手一摊,“没办法,没人赢得过我呀。”

    “我来!”

    有人喊了一声,大家齐齐往门口看去,只见陆严臻,周及之,还有沈清站在门口。

    周及之迈着大步子就走进来,“我来跟你比,猜拳我还没输过!”

    刘小悠探着头问陆严臻,“你忙完啦?”

    陆严臻“嗯”了一声,拉开她旁边的椅子,和她并肩而坐。

    周及之手指一边轻叩桌面一边说,“猜拳我最擅长,你待会儿可不要哭鼻子。”

    刘小悠欣然接受,“那来!”

    十五分钟之后,周及之的手已经被打得微微发麻。

    旁边的张婉怡起哄:“周总,你就别跟小悠比了,她今天跟开挂了似的,赢到现在了。”

    周及之拉不下这个脸,气势汹汹道:“继续继续!我还真就不信了!”

    一局结束。

    周及之赢了。

    周及之一拍桌子,欣喜若狂:“你输了!”

    愿赌服输,刘小悠把手伸过去接受他的惩罚。周及之搓搓手,一副大仇得报的样子。

    刚想对着那只白嫩嫩的手打下去,目光就瞟到了陆严臻。

    正掀着眸子看着他。

    周及之脊背一僵,又默默缩回了手。

    垂头丧气道,“好吧,我不敢。”

    暖橘色的灯光映照在窗棂,月光从窗棂射入,五色玻璃上流光溢彩。刘小悠靠在陆严臻的胸口,小口喝着葡萄酒,看着暖锅里水汽氤氲,无声地笑弯了嘴角。

    陆严臻将一个剥好的白灼虾放在她的餐盘里,“酒要少喝。”

    “就喝一点点。”

    “嗯。”陆严臻淡淡答道,又继续为她剥虾。

    几杯过后,刘小悠脸色微醺,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

    “明天的婚礼……我有点怕。”

    陆严臻将她的碎发捋到耳后,柔和问,“怕什么?”

    “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我怕我出错闹笑话,而且还有面对这么多的宾客,要是出错就真的糗死了。”

    “不要怕。”

    他在她耳边说,一如他无数次向她保证,“拉着我的手待在我身边就好,一切都交给我。”

    她甜甜笑着:“好。”

    这一晚,所有人都激情迸发,把酒狂欢。直到最后,大家都醉了,张婉怡把酒瓶当做话筒高声唱歌,几个人围着桌子杂乱无章地跳着舞。

    这晚,餐厅内灯火通明,笑声和歌声久久回荡在风里。

    ——

    婚礼当天,天气晴和,碧空万里。

    微风轻轻地吹,空气中飘着阵阵花香,这个在霍华德庄园内的草坪婚礼简单而又隆重,传闻矗立于草坪上的精雕都是由昂贵的水晶打造。

    管风琴演奏着柔和舒缓的音乐,带着祝福而来的宾客已经入座。

    礼钟声响起,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从鲜花柱拱门那头,缓缓走出。

    婚纱上缀着无数颗钻石,在走动间盈盈闪动细光,美得如梦如幻。

    她一步一步走向花路的那头,陆严臻站在花路的那头凝视她,眼里流光转动。

    这条路明明不长,但她却像走了很久很久。刘小悠忍不住立刻就跑到他的面前,扑进他的怀里。

    潺潺的乐声流淌,刘小悠站在他的面前,心跳倏而加速。

    陆严臻向她伸出手,刘小悠将手放在他的手心。一瞬间气球齐飞,花瓣洋洋洒洒落下来,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司仪温和地笑着,开始宣读誓词。

    “刘小悠,你是否愿意嫁陆严臻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生命终结”

    刘小悠看向身边的男人,十指交扣,温度灼灼。

    “我愿意!”

    “陆严臻,你是否愿意娶刘小悠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生命终结”

    他深深凝视着她的眼睛:“我愿意。”

    台下又是一片热烈的掌声。

    晴朗湛蓝的高空一片澄澈,张婉怡在台下情不自禁地抹眼泪,“太美好了,太幸福了,太浪漫了……”

    坐在她旁边的叶叶也难忍哽咽:“看到陆先生和刘小悠走到这一步,我真的太感动了。张小姐你不要灰心,你一定也可以有这样一场浪漫的婚礼的。”

    张婉怡有被安慰到,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抢到手捧花!我要在明年把自己嫁出去!”

    在扔手捧花的时候,张婉怡果真铆足了劲挤在最前面。

    手捧花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落到了周及之怀里。下一秒张婉怡已经扑了过去,两人齐齐摔倒在地。

    “哎你怎么还抢人家花呢!”

    “正好落在我怀里我有什么办法?”

    “落在你怀里就是你的啦,那我现在刚好摔倒在你怀里,是不是等于要嫁给你啊?”

    “你不介意那就来啊!”周及之一把将她扛在看肩头上,张婉怡双腿双脚一阵扑腾。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斗着嘴,四下宾客也因这个滑稽的小插曲而哄笑一片。

    刘小悠也捂着嘴笑。

    陆严臻将她揽进怀里,手臂逐渐收紧。轻轻俯下身,与她额头相抵。

    “从今天开始,你要改口了。”

    刘小悠脸颊赧然一红,低低说了一声。

    陆严臻眸中闪过笑意,嘴角不自觉扬起,“你叫我什么?”

    她搂住他的脖子,靠近他的耳边,“我说——”

    “老、公。”

    天空碧蓝高远,阳光炽热下,陆严臻温柔地吻住她的唇。

    一切都刚刚好。

    这一生。

    我都会尽我所能地爱你。

    (全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已全部完结,感谢大家的陪伴。

    接档文《落入他的溺爱》求个收藏~

    【年龄差10岁/叔叔文/甜宠】

    文案:

    因为一场意外,尚幼的清瑶被顾老爷子接去了顾家。

    听说在顾家她会有一个叔叔,年少有为,稳重矜贵。

    在金融圈更是以极强的手段和魄力,让无数业内人士瞠目结舌,啧啧称奇。

    第一次见到顾谨深的时候,他站在影影绰绰的光晕里,金边眼镜上流光转动。

    清瑶仰着头看他。

    恬静乖巧地叫了一声:“顾叔叔。”

    金边眼镜下,好看的眉尾轻轻地挑了一下。

    顾谨深一直觉得老爷子带回家的小丫头很乖。

    说话温温柔柔,拉大提琴的时候娴静美好。每次见到他,都会乖巧地喊他“顾叔叔”。

    直到有一天,他看着这个向来乖巧的小丫头钻进他的怀里,一颗一颗地解开他衬衫的纽扣。

    “我不想再叫你顾叔叔了。”

    他勾唇看她,意味不明:“那瑶瑶想叫我什么?”

    清瑶小脸通红,抱住他的腰身:“谨深……”

    寄人篱下的清瑶事事谨小慎微,逢人都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然而面对突如其来的陌生小女孩,顾谨深的小外甥怎么都看她不顺眼,以欺负她为乐。

    他气焰嚣张:“等以后小舅娶了小舅妈,看你还怎么得意!”

    若干年后,清瑶依偎在顾谨深的怀里,软的像一只小奶猫。

    她朝小外甥勾勾手指,媚眼如丝:“过来,叫小舅妈。”

    #大提琴专业气质小才女X金融公司高冷禁欲系总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