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章

作者:风储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岳弯弯听说陛下亲临前线以后, 北胡的声势大大减退了,宫里的人不懂兵法战事,她不敢贸然轻信, 便让人传信给大将军。

    冒开疆此次离奇地并未随军出征,而是驻守神京, 这一切均是陛下安排。

    原本就是十拿九稳的正义之战, 只要陛下不亲自披挂上阵冲锋, 冒开疆对这场战役极有信心。

    他回信说道,北胡人支撑不到半年,必然溃败。

    有了大将军的保证, 岳弯弯心安下来, 也便不再那么担忧了。

    身子渐渐重了, 她先前每日都需要到御园里走走,如今也走不动了, 只能在寝殿活动,青鸾一岁半, 会喊娘亲了, 总是可可爱爱地朝她撒娇要抱。

    小孩子忘性大, 早就已经忘记了那个让她曾经喜欢的父亲, 从来也不会想他, 再也不会在岳弯弯的面前唤着“爹爹”了, 只会娇娇地依着自己,小手软软抱她。可是岳弯弯心里反而空落落的, 宁愿是看到他们父女俩都在眼前,吃醋也好。

    转眼又到了夏日。

    这近乎一年以来,行止馆在朝中值得信靠的大臣住持之下越办越好,今年的春闱开场虽然只中了一个, 但短时间内就能有如此的成绩,于太学也是不遑多让,可见冷太傅能力不俗。

    卢氏在行止馆学了一年,她丈夫如今有点儿不满了,觉得卢氏不留在家里带孩子,中馈无人主持,他在朝上公务缠身,回到家里,还要应付鸡毛蒜皮,身为妻子却不知疼他,他要闹了。

    卢氏剥着葡萄皮,哼着声道:“管他!惯的!”

    岳弯弯打着扇,仰靠在竹条藤椅上,笑盈盈地接过卢氏送的水晶葡萄,“嗯,卢姊姊剥的葡萄是最最甜的!”

    卢氏噗嗤一声,笑道:“怕不是我的葡萄甜,是陛下要回朝了,你心里甜着吧!”

    岳弯弯低下了头,脸色绯红。

    前不久前线传来消息,我军大胜,却敌三百余里,整个长城北面一带,已经彻底不见敌踪。陛下已经决意班师回朝了。

    “卢姊姊你笑话我……”

    卢氏又拈起了一枚水灵灵的葡萄,哀叹了一声,道:“我哪是笑话皇后,分明是羡慕皇后娘娘。你说我这分明就是低嫁,我图他个什么东西?他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也不过一个四品小官,还远不如我在贵女圈中的声望,我图他什么?我就把自己变成黄脸婆!”

    “早就受不了那男人了!要不是冷夫子横空出世,让我们女人也看到了通过科举做官的可能性,叫我,还真真想不到还可以读书。我现在读书的成绩虽然一般,但我快活得很!从前只能约几个闺中密友踏青赏花,还得挑节日才能齐聚,如今大家天天热热闹闹地坐一个学堂里读书,多好玩!从前谈论的,不过是谁家又添了几匹绸,谁家的胭脂水粉最好用,如今谈论的都是天下大事,说真的,我们女人的眼界都不一样了。你别看我男人天天抱怨我撂了手不干这不干那的,可我也是一出口就能引经据典了,好几次把他这个酸腐儒气得话都说不出!你可想而知多好笑!”

    说完,还朝着空中呸了一口。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卢氏虽然嫌弃她丈夫人穷志短,碌碌无为,可也是打心眼里真正喜欢他。他的男人不管怎样都是疼她的,虽然爱发牢骚,但只要卢氏决定了的事,他半个屁都不敢放。

    岳弯弯摸了摸滚圆的大肚子,笑得险些岔了气。

    不过话又说回来:“卢姊姊,我天天在深宫里囚着,也很是想和你们都在一块儿,也想到行止馆去求学。哪里女孩儿多,一定很是热闹,可惜我这身份,终归是有所不便。”

    卢氏笑道:“娘娘你别看女孩儿多,那崔绫小娘子也在呢,娘娘就不怕心里又起了疙瘩?”

    岳弯弯也回嘴:“才不会,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谁记得谁小气!”

    “娘娘口是心非!”卢氏忍着笑,心里想着,皇后醋性可大,前不久军中出了一则传闻,说是西域的一个公主看上了陛下,说元聿向大魏投诚,献上北漠的舆图和据点,就为了与陛下春风一度。

    陛下自是没有答应。

    可这都够娘娘喝上一壶醋的了。

    卢氏道:“我看这崔绫心志不在小,到了议亲的年纪了,半点儿没有着急,仍在学堂里混着,听课就属她最认真,好几次都得到了几位夫子的赞许,我看,她是不考中不罢休了。”

    岳弯弯回忆起当时马球场上的那一抹飞扬的绿,亦有几分怅惘,自顾自地说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她到底还是聪明。”

    不像她,其实压根就不是读书的那块料。

    夏雨暴烈的一日,岳弯弯不甚在甘露殿滑了一跤,虽教身后的宫人扶住了,可这一惊吓,这个让她省心了九个月的孩儿提前出世了!

    才到阵痛时分,岳弯弯就已香腮挂汗,人恹恹无力地倒在了床上。

    疼痛令她头昏昏然的,只感到身体无比冰冷,好像被囚困在冰冷的湖里,周身都被锁链所缚,无法挣脱。

    没有人来解救她,张口好像就有冰冷的水往肺部不住地灌入。

    她呛得咳嗽连天,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唤了一声,也不知道唤了什么,抬起的手突然被重重地攥住。

    攥得她发疼了,勉力睁开眸子,一片漆黑的暮色之中,窗外风雨大作,晦暗莫名,金雕在不断地拍打窗棂格子,几个宫人侍奉不住,慌乱地告着陛下。

    元聿紧握着岳弯弯的手,在她终于看清之时,俯身下来,亲了亲她的脸蛋,“弯弯你看,我赶回来了,君无戏言。我答应你的。”

    岳弯弯蓦然泪涌如注,用力地朝他点头。

    几个产婆围着这里团团乱转,元聿头也不抬,任由胡茬满面的自己给岳弯弯打量,低声又问她:“痛不痛?”

    当然痛了,她都快发不出声音了!

    于是只好又可怜兮兮地点了下头。

    元聿心痛如绞,恨不得代她承受这种痛楚,偏产婆还在赶人:“陛下,产房重地,陛下一身威煞,还带着血光之气,莫要冲撞了……”

    “朕是天子!何惧鬼神!”元聿突然抬目,朝着这个发号施令的产婆暴喝,“朕偏要在此,你们只管做自己分内之事。”

    产婆们见劝不住,又怕陛下降罪,自然都只好乖乖哑口闭嘴。

    须臾片刻,又一阵剧烈疼痛袭来,岳弯弯承受不住地蜷缩身子,产婆大惊,按住了娘娘的脚背,劝她再使把劲儿。

    这妇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煎熬过来的。可女人大多就是这命,都要走这鬼门关一趟。

    岳弯弯生头胎的时候也是阵痛不止,但没有想到,这已经是第二个孩儿了,依旧是如此艰难。

    疼痛让她几乎已经感应不到四肢的存在了,耳畔嘈杂声里,隐隐地能分辨出产婆的声音,她们的影子是扭曲的,好像在鼓着什么劲儿,歇斯底里,眼睛瞪得宛如铜铃。

    那臂膀不断地上下挥舞着,好像莽原上活络过来的古藤,扭曲着要缠住人的整个身体,吞噬人的血髓。

    她跌进了一片深湖。

    湖水冰冷,没过了头顶,淹没了眼眸,堵塞了耳鼓,封闭了鼻腔。整个五感都仿佛瞬间降低了最微弱的境地里,她像一个溺水的人,拼命地抓着头顶最后一块浮木。

    那块浮木载着她,托着她,漂流到她根本不知道的地方。

    那里水天一色,青山相对,杂花生树,两岸鸥鹭翩飞,尽头彩虹如练。

    好想在放任自己在那处停泊啊。

    就算放任自己,再度被吞没也无妨。

    可是那块浮木,忽然化作了一只有力的臂膀,重重地,用不容拒绝的力量将她扯出了水底。

    突然,伴随着一声猛烈的啼哭,“哇”地一声,岳弯弯整个人被抽干了力,一下仰倒,但整个五官刹那破水而出,一切瞬时变得清晰明亮。

    “弯弯!”

    元聿的声音!

    他在!

    岳弯弯呆呆地扭过头,看向夜雨灯光下,俊容惨白狼狈万分的男人,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手臂也在微微发颤,她望着他,蓦然泪流不止。

    产婆抱了小孩儿过来,大喜过望地说道:“陛下,小皇子,皇后娘娘生了个小皇子!”

    元聿一动未动,那产婆想把孩儿拿给元聿瞧,元聿只是看了一眼,让产婆将儿子抱下去,接着便置之不理,一句话都没说。

    产婆:“……”

    陛下一向与人不同,倒是没见过得了儿子还不欢喜的。

    元聿只是紧握着皇后的柔荑,起身,在她的额头上轻盈一吻,便告诉她:“弯弯,生了儿子。”

    “嗯。”

    岳弯弯无力地晃了晃脑袋,眼眸瞬也不瞬地盯着产婆手里的儿子,直至她抱着走远,剩下的都来料理余下后事,她忍着那不适之感,力竭睡去之前,对元聿悠悠地道:“聿哥哥,你开心吗……”

    元聿摇首,“朕不开心,只愿弯弯以后不受此罪。”

    女人产子,原来是如此艰险。

    以后再也不生了。

    岳弯弯困倦乏力地依靠住元聿的臂膀,歪着脑袋闭上了眼眸,睡姿恬静,只剩下脸上的苍白,如薄雪山初晕红,露出淡淡的粉意。

    元聿握住她的小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碰,连夜疾驰的疲倦,一夜的担惊受怕,都在此刻随身流去。

    黎明初曦,窗外,潇潇雨歇,一轮金红的圆日从云层之中被筛出,赤色的红芒笼罩平野万里,宫室万间。

    大魏的天,彻底地亮了。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文文至此完结。

    想看的番外,都可以对作者君提,会更得慢一点,悠着点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