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0章

作者:蜀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迪尔的事交给了伊恩之后, 叶斐然和奥德里奇就没什么事了。

    果然两个专业不对口的,还是没有专业人士厉害。

    只是不知道安托万会怎么想,不过……貌似也不太重要,毕竟人家小两口都没什么意见。

    叶斐然早就把戒指准备好了, 他怀里抱着煤球儿白,小黑猫用爪子去刨被叶斐然拿出来的戒指, 叶斐然小心的把戒指收回盒子里, 他看着自己怀里的小黑猫,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在这个星球有了家庭, 有了自己的孩子。

    这是他原本不敢奢望的东西。

    以前的叶斐然以为, 自己会一辈子过了孤零零的生活。

    他会在那间出租屋内, 总是一个人面对电脑,一切喜怒哀乐都寄托在虚拟的网络上。

    是他把自己圈在了一个圈里, 而罗德斯就是那个把他拉出圈的人。

    对于这一切, 叶斐然从一开始的担惊受怕, 一开始的疯狂想要回到地球,到现在他却感激那股无名的力量把他拉过来。

    让他得到了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对有些人而言, 人生的目标是吃饱穿暖, 有些人的目标是大富大贵。

    其实严格算起来,叶斐然的目标并不大,但是也一直难以实现,或许是因为性格原因,又或许是因为命运的安排, 叶斐然以为这一切都跟自己无缘了。

    但是老天爷显然并没有真的抛弃他。

    叶斐然看着煤球儿白那双颜色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圆溜溜的大眼睛,内心充满了感概。

    距离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了五年了。

    他收获了在地球二十年都没能收获的东西。

    现在他有朋友了,有家人了,一切都完美的像是一场梦。

    叶斐然有时候都害怕,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梦,自己醒来了该怎么样?

    人最害怕的不是从来没有拥有过,而是拥有了又失去。

    就像一个乞丐,如果他从来没有成为过富人,也就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有多惨。

    今天是罗德斯宣布就职的日子,叶斐然在衣柜里找了一套以前准备的正式场合的西装。

    这是一身白色的西装,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他把煤球儿白放在船上,穿上了那套西装。

    就职典礼是早上十点,叶斐然拜托肯和伯特照顾煤球儿白。

    煤球儿白现在很嗜睡,他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睡,只能有半个小时集中精力陪叶斐然玩。

    当然,叶斐然每次都觉得是自己在陪儿子玩。

    叶斐然坐上了车,悬浮车缓缓腾空,孤儿院慢慢在视野中变小,叶斐然很紧张,他从未这么紧张过,就连和罗德斯第一次接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紧张。

    明明连孩子都有了,可叶斐然却心跳加快,他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自动驾驶系统开始了,叶斐然双手离开了方向盘,他靠在椅背上,幻想着自己求婚时的场景,不知道当他单膝跪在罗德斯面前,举高戒指的时候,罗德斯会是什么表情?

    或许会笑吧?也或许会一如既往的板着一张脸。

    罗德斯是个情绪不外露的男人,叶斐然见过的罗德斯最大的表情,也不过是抱住叶斐然的时候,那无需影藏的笑容。

    叶斐然从未见过罗德斯哭,也没见过罗德斯脆弱的样子。

    或许罗德斯已经被生活和遭遇磨炼成了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只在叶斐然面前,才会稍稍坦露一点内心。

    叶斐然爱他,这爱是朋友之间的爱,爱人之间的爱,还带着那么一点怜惜。

    罗德斯几乎就是他的整个世界,于是就越发纯粹,历久弥新。

    车内的温度并不高,可叶斐然就是出了一头的汗。

    等他到达位于帝都正中心的国会大厅的时候,距离就职典礼只剩下一个小时了。

    所有受邀的高级军官,政坛人士,以及记者,此时都到了,他们互相寒暄,然后找到自己的位子。

    当叶斐然走进来的时候,他们面面相觑,这是哪里来的骚包?这样的场合穿白色的西装?

    不过……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啊?

    叶斐然坐到了安德鲁的旁边,安德鲁现在在信息处就职,升职了,他现在掌握着整个帝国的机密文件,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而且还是直属皇帝管辖的部门,安德鲁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安德鲁看着叶斐然坐下,他有些好奇:“怎么穿白西装?”

    叶斐然:“不好看吗?”

    安德鲁皱着眉头:“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太夸张了……”

    要求婚啊,当然得穿得好看点,再说了,就职典礼的要求也只是穿正装,可没有规定正装的颜色。

    要不是怕吓着他们,叶斐然还想穿红西装呢。

    更喜庆。

    “好看就行了。”叶斐然说。

    安德鲁一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也就是颜色不太对,不过也没规定着装的颜色,说也不好说,于是点点头,冲叶斐然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要知道,安德鲁被罗德斯冷待了好几年。

    安德鲁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猫,他对罗德斯衷心,但还是天天劝着罗德斯造反。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

    和奥德里奇不同,安德鲁一辈子并没有遇到什么艰难的情况,也没有遇到过什么要命的情况,但他就是一直撺掇着罗德斯造反。

    现在看着罗德斯就职,他的心情是最激动的。

    他一生中最大的梦想实现了,这一辈子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几百年没有过皇帝的帝国,将再次迎来帝王的统治。

    而安德鲁的名字,也将镌刻在史册上,再无遗憾。

    周围的人也在细声讨论,他们几乎都是罗德斯拿下帝都之后被罗德斯一手提拔上来的,他们原本或许只是在元老院的把持下一生不能出头的猫,可现在,他们坐在能容纳数万人的国会大厅里,将见证帝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已经近百年没有任何变化的帝国,将重新回归正路。

    叶斐然听着嘈杂的人声,他有些莫名的看着这一切,觉得既陌生,又热血澎湃。

    他的爱人是帝国的皇帝,帝国有三十六颗星球,有无数国土,而国土上生活着无数国人。

    这么一想,叶斐然觉得异常刺激。

    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屏息以待。

    庄严的音乐声响起,一个人影出现在侧门,他缓缓走上楼梯。这个男人有坚毅的面部线条,有高挑硬朗的身材,宽肩蜂腰,穿着一身白色军装,一双白色军靴,一尘不染。

    没人敢说话,他们注视着这个男人。

    这个抛弃了家族,打压所有世家的男人,他从一个士兵一路走到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传奇。

    男人站在最高处的台阶上,他那双金色的眼睛注视着所有人,台下的人都是他的将领,都是他的官员,帝国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凝聚力了。

    赫迈掌握权力的时候,当官的分为两派,大部分都是巴结赫迈,他们把钱交给赫迈,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甚至有的星球,人们又穷又苦,生活艰难,连买张星舰票去别的星球都做不到。

    另外一派则是人数寥寥,他们不敢明面上和赫迈对着干,只能悄悄在暗地奔走,虽然是当官的,但是活的还不如阴沟里的老鼠。

    被排挤,被压制,他们的工资也很低,甚至被同僚侮辱,但都熬过来了。

    熬过来的这些猫,终于等到了拨开乌云的时候。

    看到罗德斯上台的时候,这些猫的眼眶已经湿了。

    他们当年只是在负隅抵抗而已,其实并没有想到,推翻赫迈这一刻的到来。

    罗德斯双腿合并,一只手抬高,对台下所有猫行了一个正式的军礼,他面容严肃,动作标准有力。

    没有多余的话,罗德斯开始宣誓了——

    “我宣誓,维护帝国的尊严,维护法律的权威。”

    “我将履行皇帝的职责,忠于帝国,忠于人民,恪守职责。”

    “我接受帝国人民的监督,不以个人的意志左右帝国的抉择。”

    “我宣誓,在我就职期间,以民为重,以民利、民生、民权为重。”

    “宣誓人:罗德斯。”

    台下掌声雷动,叶斐然也拼命的鼓掌,手都有些疼了,但他是真的开心、激动。

    罗德斯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经历了多少危险,在生死之间徘徊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今天。

    没有人比叶斐然更清楚,为了这一天,罗德斯究竟付出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少。

    罗德斯看向叶斐然,在这聚集了数万猫的国会大厅里,两人四目相对,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模糊了。

    叶斐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眼睛酸涩。

    罗德斯的目光偏移,他看向在座的所有猫,每只猫都在等待着他张口。

    罗德斯说:“我就职的第一个政策,将吸纳蛇族与卡比人族为我帝国公民,他们将拥有与普通公民一样的权利。”

    “我就职的第二个政策,将改良官员制度,重新制定□□。”

    “我就职的第三个政策,将梳理贪官污吏,重建审查机构。”

    所有猫都紧盯着罗德斯,他们群情激动,一腔热血在胸膛澎湃。

    这些都是帝国的顽疾了。

    蛇族和卡比人族先不谈。

    另外两个政策确实是急需改良的问题。

    只是他们以为罗德斯会循序渐进,就像之前一样,可罗德斯不是,他一就职,就展现了自己的铁血手腕。

    他要的,是打破旧规则,建立新规则,越是循序渐进,就越容易半途而废,中间会有无数变数。

    “还有一件事。”罗德斯忽然说,只是这次他的口吻轻松了很多,“我要结婚了。”

    这下大猫们都傻了,这,这没听说过啊!

    怎么一点风声也没有?而且之前不是说陛下没有亲近的女性吗?

    就连唯一的女性亲兵亚莉,现在也已经调离了陛下身边。

    难不成陛下还金屋藏娇了?

    这该不会是个冷笑话吧?不过可没人敢笑。

    不过现在直播已经结束了,这个场合已经没那么严肃了,于是罗德斯笑着说:“我的孩子也已经出生了。”

    沃日哦!

    猫们直接傻了。

    连孩子都有了。

    “我的爱人就在现场。”

    “我并没有给他职位,但不能抹杀他对帝国的贡献。”

    “他曾经闯入监狱,置身险境,救我一命。”

    “他也管理难民,解决难民的口腹之欲,给难民们安身立命的位子。”

    “现在他也在帝都,但并没有因此居功,开了一家孤儿院,抚养没有亲人的孩子。”

    罗德斯笑问:“这样的人,难道不足以成为帝国的皇后吗?”

    皇……后?

    叶斐然差点被雷晕了。

    他想了那么多,结果被这个词给打败了。

    刚刚还被夸的有些羞耻,万万没想到最后还能有这么一句话。

    而且……在这么多猫面前出柜,甚至是堂而皇之的告诉所有国民,罗德斯的胆子真是太大了,这大概是罗德斯活了这么多年,唯一随心所欲的一次,他的快乐是这么显而易见,他的表情无法控制。

    就像叶斐然曾经看过的一句话,人最不能掩饰的三样东西,贫穷、咳嗽、爱。

    叶斐然原本还有些感动,现在则是哭笑不得。

    叶斐然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叶斐然身上。

    他也穿着一件白西装,大猫们都反应了过来,日哦,这么明显,这简直就是情侣装啊,怪不得人家穿白的,也不知道避讳一下,原本是秀恩爱了。

    不对啊……这一看就是个公的啊。

    罗德斯也注视着叶斐然,两人之间似乎跨越了千山万水,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心里眼里都只有这么一个人。

    旁边的大猫们纷纷移开腿,让叶斐然走向台前。

    叶斐然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场合,他深吸一口气,用了自己有生以来最大的勇气,握着戒指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罗德斯就这么站在台上,面对微笑的看着叶斐然。

    然而令所有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叶斐然在距离罗德斯还有三步的时候,他单膝跪了下去。

    这下罗德斯的眼睛都瞪大了。

    他已经从叶斐然的动作看出了叶斐然的目的。

    叶斐然打开戒指的盒子,他一手举高,目光真挚地看着罗德斯:“陛下,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罗德斯盯着那枚钻石戒指,这个征兵打仗多年,血染军服面不改色的帝王,此时双手竟然有点发抖。

    他张开嘴,只说了一个字:“好。”

    说完,他闭了闭眼睛。

    叶斐然觉得自己没看错的话,罗德斯的眼角似乎有泪光。

    罗德斯伸出了手,叶斐然从善如流,动作温柔的给罗德斯戴上。

    台下的大猫们都晕了,所以这是嫁还是娶啊?

    罗德斯轻声说:“结婚的日期想好了吗?”

    他们当着这么多人秀恩爱,竟然适应的还挺好。

    叶斐然脸有些红,毕竟他没有罗德斯的脸皮厚:“想好了。”

    “两个月后。”

    台下又是一阵掌声,只是比起之前,这次还有很多人叫好,领头的就是安德烈还有亚莉。

    亚莉坐在另一边,所以叶斐然一开始没有看见她。

    就职仪式结束后,叶斐然受到了系统的提示音,他完成了任务,也拿到了奖励,只是叶斐然已经不在意奖励了,不过系统并没有下达新的人物,叶斐然也没有太在意。

    他已经完全融入这里,再没有回到地球的想法。

    两个月后——

    叶斐然坐着车,穿着婚礼的红色西装,这还是叶斐然强烈要求的,虽然不能来一次中式婚礼,但是颜色还是可以选择的嘛。

    而且中式的正红色,并不是鲜红,也是朱红,略带暗色,黑边勾勒,也有别样的美感。

    因为是皇帝的婚礼,所以这次婚宴是全星际直播的。

    伊丽莎白也有了出镜的机会,他现在刚刚会走路,不过走的已经很稳当了,他还不能变成人形,不过小小的黑猫,脖子上戴着一个朱红的蝴蝶结领结,也是相当可爱了。

    此时的叶斐然看着悬浮车下的一切——

    眼前的婚礼殿堂如同落后于时代的中世纪,建筑全是尖头的哥特式建筑,颜色纯白。

    每一个院落都种植着热烈而娇艳的玫瑰,随风招展,似在勾引路过的旅人。

    这些样式极为华美的建筑,依房相连的铁栅栏,远处的地平线勾勒出帝国大地的风姿,拥有令人赏心悦目的佳景。

    叶斐然也看到了罗德斯的雕像,这是刚刚立起来的。

    雕像坐在华美的,由最昂贵的绒布制作的软垫上,靠着雕满了玫瑰与刀剑的王座。

    男人的脸颊如刀削斧刻般英挺,眼眶微微凹陷,深邃至极,面容几乎无可挑剔,黄金分割的面孔完美到令人窒息。

    这个时候,叶斐然的精神有些恍惚,这个男人,从今天开始,就真的属于他了。

    请来的宾客们现在都聚集在教堂内,神父站在最前方的讲台上。

    叶斐然和罗德斯在教堂门口相聚,两人紧握着手,走进了教堂。

    他们背对宾客,面对神父。

    神父有一头白发,他是帝国最出名的神父,他的语气温和:“罗德斯先生,无论贫穷、疾病、困难、痛苦,富有、健康、快乐、幸福,你都愿意对叶先生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他吗”

    罗德斯目光坚毅,但语气温柔似水:“我愿意。”

    神父又看向叶斐然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只是换了名字的顺序。

    叶斐然的脸上带着笑容:“我愿意。”

    神父说道:“现在我以神的名义,宣布你们正式结为伴侣,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此时,伊丽莎白出场了,他还是一只小猫,身上背着一个小宝宝,正走在通往台上的白色地毯上,他走的很稳,只是很容易被其他的事物所吸引,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看看那边,还要停一停。

    不过没人催他,都面带笑容的看着伊丽莎白。

    磨蹭了十多分钟后,伊丽莎白走到了叶斐然和罗德斯的面前。

    伊丽莎白后腿用力,直接跳到了罗德斯的怀里,然后又嫌父亲的胸膛太硬,重新投入爸爸的怀里。

    叶斐然和罗德斯相视一笑,叶斐然从伊丽莎白背着的小包包里拿出了戒指,一枚交给了罗德斯,一枚自己拿在手里,旁边站着的亚莉走过来,从叶斐然的怀里接过了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最近已经熟悉这个阿姨了,也没有拒绝。

    两人互相交换戒指。

    神父说:“现在你们可以亲吻自己的爱人了。”

    叶斐然的脸颊已经红了,罗德斯却搂住了叶斐然的肩膀,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罗德斯偏过头,两人嘴唇微微碰触,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来了个深情的热吻。

    宾客们哄堂叫好。

    他们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陛下这样狂野的样子。

    要知道罗德斯总是表现的无欲无求,严于律己,从没有这样放任自己的时候。

    之后就是宴请宾客。

    叶斐然和罗德斯跳了第一支舞。

    曾经罗德斯跳女步,这次叶斐然跳女步。

    他们的胸膛相触,手臂相接,亲密无间,动作优雅又缠绵。

    到了夜里,叶斐然和罗德斯并没有回孤儿院,而是回到了他们在帝都的房子里,伊丽莎白这天晚上有肯和伯特照顾。

    房子已经被打扫和装饰过了。

    卧室的床上洒满了玫瑰花。

    罗德斯直接把叶斐然抱了起来,一把扔到了床上,覆身而上。

    等一切都平息之后,罗德斯还抱着叶斐然,他抚摸着叶斐然的后辈,嘴上带着笑,金色的眼眸在黑暗中似乎闪着光,他亲吻叶斐然的鬓角:“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体了。”

    叶斐然也拉住罗德斯,他把罗德斯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让罗德斯感受自己的心跳,他说:“是啊,从此以后,生老病死,富贵贫穷,都要一起走过。”

    两人相拥而眠。

    系统的提示音在深夜响起【宿主已完成所有任务,是否领取回地球的单程票?】

    原来最后一个人物是和罗德斯结婚吗?

    叶斐然看了眼熟睡的罗德斯,按下了拒绝接受的选项。

    从今往后,无数个日夜,他们都将在一起,人生漫长,却能够相携走过一生。

    不离不弃。

    作者有话要说: 之后还会有伊恩解决迪尔,和安托万结局的番外。

    小公主伊丽莎白和大头的故事。

    罗德斯和叶斐然婚后的日常。

    一共三个番外,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咱们下本书见。

    下本《别吃我吖》是在五月开坑,想看的大大可以先收藏一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