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二章

作者:碧雪加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倒闭?”季劭宁简直像是听了一个世纪大笑话,“世峰……倒闭?股票怎么办?”

    “跌!”齐皓说道,“刚得到内部消息,你如果有世峰股票赶紧抛,趁还没跌!”

    “消息可靠?那么些艺人都怎么办?怎么会倒闭的?”季劭宁瞬间忘了即将要来的当日票房汇报。

    齐皓说道,“公司都倒闭了,艺人还留着做什么,到时候各自找下家,消息可靠,只是时间问题。”

    “印彦修那儿知道这事儿?”

    “不知道,为了稳定人心,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他的合约到期了?”季劭宁想起来这个。

    齐皓顿了下,“快了,还有几个月。”

    “……知道了。”季劭宁挂了电话,手中转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发呆,他得仔细想想印彦修的将来,然后再做决定。

    这时又一个电话打进来,“齐皓?”

    “是我,季!”来人说的不是汉语,季劭宁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第一天票房三十万!”

    三十万,“哦……谢谢。”

    季劭宁轻轻挂了电话,思绪从世峰要倒闭的消息转回来,第一天三十万,也就是说,整个耗资四百万美元的电影,第一天收回来三十万,以后几天只能越来越少,这种情况比当初预计的还要惨淡,恐怕最好的结果只能收回来一半的成本……

    一半的成本,一千五百多万人民币……印彦修辛苦赚来的钱就这么全没了。

    季劭宁突然有些恍惚,不知当初铁了心要拍这片子的意义何在,更不知道当时怎么就那么高估自己,觉得最差也能收回成本!

    几年前都不曾莽撞,现在却没头没脑的做了这么一件事情!

    真是不可理喻!

    这下亏了这么多,将印彦修拉过来的希望更渺茫了几层,短期内再赚回来这笔钱的希望几乎没有。

    季劭宁从来不会后悔,但这时却控制不住的后悔,对于自己的莽撞,根本没有投资电影的眼光,却一意孤行,他还有些心疼,那么些钱……

    虽然不算是小数目,但当年在国内,从来没有为钱这么发愁过,现在却不同,为了这笔钱,季劭宁真想就像电影里那样,死了重活一次,一定不会这么瞎眼。

    他开始有些不再期待第二天的票房汇报,但对方依旧会雷打不动的按时按点的来汇报一次。

    到了晚上季劭宁看着时针往十二的方向挪过去,那更像是一把刀慢慢逼近他的心脏。

    十二点整,电话准时响起,季劭宁的心骤然冷了几度,老天保佑票房别低于二十万,如果十五万就真的去跳楼!

    “季!恭喜!”对方听起来心情不错,“今天票房四十万!”

    “谢谢……”季劭宁有气无力的挂了手机,果然跌了,幸好不是跌到十五万,不然真的要去跳楼!

    不过就这四十万也比昨天少了十万……

    少?

    季劭宁一个激灵,抓起电话又拨过去!“你刚说今天四十万?不是二十万?”他喊完了才发现对方电话忙,根本没接通。

    他晃晃手机,像是信号不好似得,再拨过去,还忙。

    再拨!忙!

    操!再忙放火烧你家!

    “怎么了季?”对方很及时的接起来。

    “你刚说票房多少?四十万?不是二十万?按照常规今天不是应该递减吗?”

    “不不不!”对方否定了他,“如果是常规,第二天第三天是个小高峰,第四天开始递减,今天涨幅也合理,恭喜!”

    多赚了十万块!还能少赔点!季劭宁既然为这十万美元开始沾沾自喜,如果今天多赚十万,明天多赚十万,相当于捞回一百多万人民币的损失,真是太好了!

    第三天季劭宁再也没有了刀子割心的感觉,他喜滋滋的盯着电话等待一天的过去。

    “今天五十五万,恭喜!涨幅百分比在正常水平。”

    五十五万!比预计又多了五万美元相当于救回来印彦修辛苦赚的那几十万人民币!

    只是两天的小高峰要结束,接下来开始递减,季劭宁这一整天又开始心不在焉,边边角角翻着国内的消息,并没有看到印彦修的事情或者关于世峰的报道。

    天黑了他就开始紧张,昨天五十五万,预计今天差不多四十万左右,只要别低的太离谱,没准成本真的能捞回来。

    钟表指针全都指向十二的时候,季劭宁等待那个电话等的就快屏住呼吸了,生怕他喘气的样子吓到了那手机。

    那手机骤然一响,他差点跳起来,赶紧接了电话,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干预,即便降低了,也一定不能失望!

    “恭喜你季!刚刚我们怀疑统计出错了,还特地检查了一下。”这个家伙足足晚了二十分钟才打来电话,这话把季劭宁的心吊的一起一落。

    “怎么样了……”季劭宁虚着声音问。

    “真是不可思议,季,今天你的票房一百二十万!提升了百分之一百还多,所以我们花了些时间检查录入问题。”

    “多少?一百……二十万?”季劭宁真不希望现在是做梦,更不希望是自己没听对,他宁愿相信这是他先说二十万再说一百二十万,也不愿意听他先说一百二十万,然后再说说错了,其实是二十万!

    “是的,一百二十万!”对方再次肯定,“是一百二十万,你没有听错,恭喜你,季!”

    季劭宁觉得有些底气不足,道了谢后默默的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呆了十几秒,猛然跳上沙发翻过后面,在客厅的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同时伴着几声高喊,最后四仰八叉的趴在餐桌上面。

    真的是一百二十万!没有听错也没有骗人,今天也不是愚人节!这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有些原因他不敢想,但又有些不敢相信,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装样子带了墨镜摸去一个影院坐在不远处,点了杯咖啡守在那里。

    这天周五,算是一个小黄金期,但上午不见得人会多,按照常理来看,应该是下午或者晚上人比较多。

    但是到了那里,季劭宁发现事实并不是想象那样,他的电影排期是每天上午三场,中午午饭时间有一场,下午没有,晚上黄金期没有,结束营业前的最后时间有三场,三场是指三个普通荧幕的小厅,场次分配也仅仅占据冷淡时间段的五分之一的放映厅而已。

    怎么看都不会赚钱的时间安排,季劭宁发现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上午的三场差不多都集中在开始营业的那两个小时里,正是人少的时候,但却有个长长的队伍排着,季劭宁有些欣喜,又不敢确认。

    他坐在不远处的座位上面装作百无聊赖的选择等下要看哪部电影,但眼睛却藏在墨镜后面一直盯着排队买票的队伍。

    那队伍渐渐在缩短,但没一会儿又排长了。

    季劭宁抬手看看时间,离开场还有十分钟,队伍没有断过,看来也许排的不是他的那部电影。

    电影很快开场,队伍没变过,季劭宁倒有些松口气,同期上映的还有一档热片,也许都在买那个,他的票房一定是谁搞错了,或者哪里影院在包场。

    没多大会儿有三个年轻人坐在季劭宁附近,点了咖啡坐着聊天,其中一个看起来很潮的年轻女孩子先开口,“听我的介绍绝对没错,当初我打发时间随便选了这个,没想到很让我意外!”

    旁边一个小青年也说,“这电影没广告没宣传,而且时间安排这么差劲,我觉得并不像你说的是个好电影。”

    “谁知道呢,”又一个女孩子说话,“反正票已经买了,看完在下结论!”

    季劭宁竖着耳朵偷听,心里不停地打鼓,同期安排的另外一个不论制作还是班底都比他的有名很多,按理说不应该这样被评论,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在说他的。

    那个队伍继续排着,季劭宁却无暇再偷看,期间收到过一些朋友祝贺电话,他回了家,选择宅在家里等着这一天的消息。

    这种形式如果不是谁在恶作剧,形势转好这种情况真希望是真实的!

    季劭宁再次听到翻番的票房,却不能像昨天那样强装镇定,他直接扔了电话一蹦三尺高,对方心里有了准备但依旧被吓了一跳。

    随后季劭宁捡起来电话检查,没坏,他想都没想就拨给了印彦修。

    “喂!”印彦修刚接起来,只听到对面传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声音。

    他看看外面的太阳,再看看来电显示,将信将疑的再将电话贴到耳旁,“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季劭宁除了哈哈什么都没说。

    印彦修皱皱眉,“喝醉了?”

    “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

    “疯了?神经了?”

    “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事?”

    “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印彦修果断的挂了电话,顺便关机。

    “印哥可以准备了,五分钟后咱们开始!”化妆间外有人喊印彦修。

    “好的!”他冲着门外也大喊着回了一声。

    他离开化妆间时特地看了下装在衣兜里的手机,已关机,不知季劭宁发什么疯,等做完节目再问问。

    季劭宁却打算瞒个彻底,等有了足以让他骄傲的结果他才想跟印彦修说,这期间的兴奋完全是那烦人的起起落落造成的。

    可惜档期只有七天,结果就是季劭宁快要将计算器按穿了,出去四百万的成本费用,也仅仅赚了两百万美元而已。

    这个收入比起其他电影来,简直就像蚂蚁对大象,根本无法提起,但头三天的小黄金期过后他的电影每天都已翻番的票房让不少内行人竖了下大拇指。

    季劭宁却很满足,因为他不但没有赔光印彦修的钱,还赚回来点,如果等他合约到期将他拉过来,用赚的这笔钱安顿那个家伙应该够了……

    电影下了档期,季劭宁手中没有新的剧本,有几个角色来找他,他忙着去试镜。

    同时还没忘齐皓告诉他的内部消息,他托齐皓一有草动就要通知他。

    过了一个星期,季劭宁接到了一个让他怎么想都不感想的电话。

    对方说明身份,是个类似于猎头公司的中介公司,这个名字季劭宁好像在哪里听过,给他感觉好像很有名气。

    “我们负责对影片的策划宣传和广告,还有安排档期的一系列事情,条件就是分一半的票房收入!”对方说的简单明了。

    “成交!”季劭宁几乎想都没想就做了决定。

    “下午见个面签个合同。”猎头建议。

    “没问题!”季劭宁头一次觉得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演技了得,面对如此大的惊喜,他居然装的跟不屑似得。

    挂了电话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冷静下来想想,即便抽取一半的票房,那也是额外来的款项!他不能冷静,冷静不下来,于是又抽了自己两大巴掌。

    几天后季劭宁就在很多地方看到了他的电影的宣传广告,厢式卡车后面,一些商家的促销卡上面,还有购物中心的巨幅广告上面,更不用说面向全国的电视广告上面……

    季劭宁有些头蒙,看着架势,不仅仅是在洛杉矶的加映,好像是面向全国的上映。

    如果这么说,洛杉矶的一周上映完全可以看做试映期。

    一个月以后,季劭宁直接上网看全国票房纪录的名词排名,他再次被冲击,除了街道祝贺电话之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打给印彦修,怎么跟他汇报这件事情。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次的电影档期足足用了一个月,除了铺天盖地的广告,场次的安排也黄金了很多。

    为了体会这种无论如何怎么看都不真实的感觉,季劭宁每天都去看一次自己的电影,从排队买票,到跟着走进放映厅,这次他的电影安排的放映厅也从普通换成了巨幕,季劭宁喜欢坐在最后的边角,这里的座位没人跟他抢,而他也能看到整个场的观众。

    影片上映一个月,季劭宁就连着看了一个月。

    最后看到想要吐,影片终于下了档期。

    他数着银行卡里的数目,觉得这不是现实。

    “齐皓?”没过几天,季劭宁再次接到齐皓的电话,“现在情况怎么样?”

    “跟预计的差不多,廖世峰要落马了,你那边呢?”

    “按部就班,还算可以。”

    印彦修这时也在警局,他冲着警察同志瞪大眼,“所以说这一切都他妈我自找的?”

    警察耸耸肩,“基本是。”

    “那我这……我混这么多年为什么啊我!”印彦修忍不住有些暴躁。

    “别这么说,如果不是你的配合,王光雄抓不到,其他线索也摸不出来,你吸引了他们注意力,我们才能掌握好足够的证据。”

    “我是拿命在做引子,结果却告诉我浪费这么多年简直是……屁!”印彦修忍不住将指缝里的烟摔在警察桌子上,拿了外套就离开这里。

    一出警察办公室的门,刚好碰到两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抬着两箱苹果进来,见到印彦修跟他点了头算是招呼。

    印彦修已经戴了墨镜和帽子,又围了季劭宁以前留下来的一条丝质的薄围巾在脖子里,他站住了看那两个老人,准备上前搭把手。

    “我帮您吧这苹果往哪儿送?”

    两老人笑呵呵的感谢他的帮忙,“就拐角里边儿那个警察,他帮我们大忙,我们只能拿这个感谢!”

    印彦修见老人们指着的刚好是他刚离开的屋子,顿时气结,放下箱子直起腰,“那警察就是个混球,你们别被他骗了!”说完潇洒离开,老头老太在他身后频频翻他白眼,因为印彦修还顺手从他们的箱子里顺走一个大红苹果。

    “有心事?”酒吧的调酒师不忙,他看到印彦修生气的样子,忍不住过来聊聊。

    印彦修坐在吧台前来回叹气,酒没喝几口,人就像是被愁醉了似得,“算是。”

    “不介意能说说吗?”调酒师垂手擦拭酒杯,他就在印彦修对面,声音很温和,面带暖暖的笑,没有夜场炫酷的调酒表演,更像是一个安静的好听众。

    印彦修挣着了一下,用力深吸一口气,“你知道被玩儿了的感觉么?”

    调酒师停住手里动作,缓缓笑着,“那种感觉很糟糕。”

    “对,糟糕透顶,我现在就糟糕透顶!别看我现在二十八,但前后加起来差不多十年,我就被那么傻的笑话给玩儿了,十年!”

    调酒师依旧温和的说,“代价太大了。”

    “是!就那么一个误会,小到我都记不住的误会,竟然差点让我丧命,或者说成功捡回一条命!”

    “听起来很滑稽。”

    “太他妈滑稽!”印彦修一口气喝完那杯酒,调酒师默默的又调了一杯相同的递给他。

    “谢谢。”印彦修紧紧捏着眉,刚喝的有些快,头脑稍微有些发晕,他一直捏着眉心缓解晕眩感,但却好像打开了话匣子,“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听或者偷看到的事情……我从来只当那是演戏,从来没当做过那是真事……好吧,我承认我真的怀疑过,但后来我放弃了怀疑,因为那事情跟剧情实在是贴的太紧……我以为这辈子很舒坦,谁知道更累,还不如就宅家里想干什么干什么,你知道么……那种感觉,拼了一场到头来全是个笑话……”

    “至少拼过了。”调酒师表情从来不变,就连动作都没变。

    但却让印彦修觉得一团棉花呼在他脸上,柔柔的,但也不能忽视它。印彦修拱不出更大的火来,反而有种他这么多年并不是白费了的感觉。

    一句话卸掉了一半印彦修憋了一天的火气,随着一口叹气,他也明白,至少拼过了,谁说不是呢,如果这辈子都不拼,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才叫白活了。

    不过用十年换了个在他看起来实在是个微不足道的玩笑,真是觉得……不值!

    印彦修在他的酒吧会员卡上面划了帐,出来一看天色还很亮,街边很清静,这家酒吧印彦修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来,根本不是他习惯于跟别人聚会的地方。

    一个人独自走在路边他觉得,不管是哪辈子,不论是谁做他的经纪人,比起没完没了的聚会应酬,他更喜欢一个人独自待着,哪怕宅在家里,哪怕没有这么多钱赚。

    如果没有人拿着抢对准他脑袋,问他想怎么生活,印彦修觉得还是更希望像上辈子那样,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去操心,有钱赚钱没钱看片,这辈子这种生活,钱赚到了,但是……很累!

    这根本不是他应该有的样子,他应该宅在家里,而不是每天上节目!

    这破天气连个风都没有,印彦修让酒精烧的有些热,他脱去T恤,光着膀子坐在路边的台阶上等着喂蚊子。

    看看时间,季劭宁那边应该还在熟睡,印彦修直接拨过去,那边居然一下子就接起来。

    “接这么快?”印彦修很惊讶,如果不出意外,那边应该凌晨,电话不响十多声怎么能接起来?

    “嗯,刚好醒来。”季劭宁回的很清晰,印彦修一点都听不出来刚起床的样子,反倒像一直没睡,或者正在工作的感觉。,“有事?”

    让季劭宁这么一问,印彦修倒觉得有些不好发脾气了,“……啊,没什么,我终于要解放了。”

    “解放?”印彦修听到季劭宁那边似乎有人说话,接着还有门响,然后那边特别安静下来,“什么意思?”

    “世峰娱乐的老总……廖世峰,你知道,被抓了,只要公司一倒,我就解放了,最大隐患没了,我能不高兴么……什么被枪误杀,什么被人折腾疯了,以后都没了……”印彦修一手支着额头打电话。

    “你喝酒了?”季劭宁敏感的听出来了。

    “……嗯。”

    “心情……不好?”

    印彦修脱了上衣也不觉得凉,但感觉鼻子像是有些堵,还是吸了下鼻子,“没有,特别好,怎么能不好呢,他一倒了,我该干嘛干嘛,这些年没有世峰娱乐我不也自己活下来了,没被他怎么样!我挺高兴!真的!挺高兴……”他觉得气息不稳,连忙停止说话,再说也许开始声音发抖。

    一条鼻水快速从鼻腔里滑落,印彦修赶忙吸进去,季劭宁没有说话,应该没有听出来破绽。

    印彦修稳了下有些激动起来的心绪,又开始接续,“真的,挺高兴的!你还记得四年前咱俩拍那戏么,据说是王志搞的鬼,这下连带着廖世峰跟王志一起进去了,他怎么想搞我你知道么……很久以前他们想拉我一起去吸,我不爱参加那总聚会就拒绝了,结果拍戏中间他们觉得我知道内情,就想办法搞疯了我,搞不疯也得搞死,结果我就命大!我他妈没死,我活的好好的!我没死!死的是他们!我他妈的……我……”

    这样再也不能瞒着季劭宁,印彦修没有拿开手机,另一手牢牢的捂着眼睛,他不能开口,一旦开口一定会很丢人的哭出来,必须忍着,为了这十年,必须忍着,必须为这事儿高兴!

    他张口缓了几下,捏着眉心眼睛也好了很多,情绪不再紧张到不能说话,他才哑着嗓子说,“……我还活着!折腾这十年,值了!”

    季劭宁在长时间的沉默后终于开口,“如果让你来好莱坞,你愿意么?”

    “不去!”印彦修答得干脆,“我就家躺着,哪儿也不去!累死我了!”

    “要是在家宅着跟上通告选,你选哪个?”

    “家宅着。”

    “喜欢?”

    “嗯,喜欢!”

    “如果在家宅着跟拍片子选呢?”

    “拍片!老子就去买冷片子,哪个冷拍哪个,给我口饭吃就行!通告上够了我!以后一个都不上!老子明天就放假!”印彦修想都没想就回答。

    他这个说着,结果也这么做了,回去后就推掉了第二天之后所有安排好的通告,晚上一个人去了一趟超市,买够了两个星期的东西,冰箱里几乎都放不下。

    从第二天开始,印彦修谢绝了一切聚会的邀请,所有人都惊讶,从一个聚会小天王到宅男的转变,紧紧一晚而已。

    他等着世峰宣布倒闭的消息,等着那一刻,相当于他自由了的那一刻。

    这个消息又等了一个月,什么都没有传出啦,印彦修关注世峰的股票,自从廖世峰被抓,股票连续跌停,接着休市,印彦修无限期的等着那个消息。

    跟季劭宁的联系,自从那次街边后就再也没有打过电话,钱也没有再汇过去,因为印彦修没有了收入,当然不会汇钱过去。

    一个月以后,他在家里看片喝啤酒吃薯片,家门被敲响了。

    这是他关了手机拔了电话线后第一次有人上门来,印彦修有些奇怪,如果不是房东那就是物业,想想该交的钱全交了,也许是房东。

    他开了门。

    “好久不见!”

    门外是齐皓。

    “好久不见!”印彦修摸不到头脑,“你怎么来了?”

    齐皓一身精干的西装革履,手中提着公文包,不像是很忙的样子,到像是专程来见他的一样。

    “找你谈事情。”

    印彦修将齐皓请到屋子里,茶几上满是零食,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沙发里也是印彦修躺着的痕迹,齐皓坐也不是,站着也不是。

    印彦修赶紧将沙发上薄毯收起来,找来垃圾桶将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的扔进去,“快坐!”

    接着转身找来抹布,茶几顿时鲜亮很多。

    电视有些吵,印彦修随手关了电视,他坐在齐皓对面的地上,稍微仰头看着他,“有事?”

    “有!”齐皓笑着从包里拿出来一个本子,“这一个月看来休息的不错,面色比以前好了很多。”

    印彦修搓搓脸,“是啊,除了吃就是睡,不用喝酒不用熬夜,很滋润。”

    “怕是你滋润的时候到头了,”他指着那个本子,“看看这个剧本有没有兴趣。”

    “剧本?”印彦修诧异的看看齐皓,又低头看看茶几上的本子,“怎么还给我剧本?我现在什么都不接了!而且跟世峰合同到期,你这么卖你们的剧本,合适么?”

    “这个好说,”齐皓又从包中掏出来一个本子,“续约合同,来签吧。”

    “续约?”印彦修这下直接跳起来,“世峰还没倒?世峰怎么还没倒?股市都休市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世峰怎么回事?”

    齐皓看他惊讶的样子忍不住哈哈一笑,“你激动什么,世峰没倒,不过已经易手了,我们换了老板,新老板上任,很多事情没办完,股票当然还不能恢复,不过不影响签艺人,现在公司低谷时期,资金艺人都紧张,艺人之前就走了不少,怎么样?现在的世峰很需要你,需要你拍片子赚钱,来不来?”

    印彦修有些拿不准,“新老板是谁?廖世峰亲戚?”

    “不,是个投资公司。”齐皓说,“具体来说是国外的一家投资公司,更具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总之我保证很安全。”

    印彦修还是很犹豫,“其实不签经纪公司,我一个人也不错。”

    齐皓没再说话,直接将合同翻至佣金提成还有续签奖励一页。

    印彦修瞟到几个数字,瞬间被勾住了魂,他还张大嘴吧不可置信的看着,“续签三年自合约生效就奖励一百万,续签十年奖励公司股票……”他看着齐皓,“这新老板脑子没病吧?”

    “很正常,你放心,现在公司需要人,这么做很合理。”

    “签了拿到钱,不接戏也行?”

    “这得看你。”

    “我签!”印彦修痛快答应。

    齐皓指导他在该签字的地方都签了之后,将文件收进包中,“我拿去给老板签字,之后就会生效,另外,新老板说想见见你。”

    新官上任需要党羽,印彦修很理解,“行,什么时候?”

    “后天吧,后天上午十点,到原世峰老总的办公室就好。”

    就是说,不见老总,人不给签字,那合同就不生效,那钱或者股票就拿不到手?印彦修心里骂了句老狐狸,从他这作风看,很可能是面相看起来善到不能讲,实际上却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家伙!

    这个老家伙适合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满头白发博取同情,脸上脖子那里皮肉松弛,肚子很肥,但身上的饰品却精细又昂贵到不得了!

    印彦修精心的打扮了自己,刮了胡子,做了面膜,从干洗店取回来熨烫整齐的西装,选了一条口袋巾装进西装外口袋,留了一个四方的边角在外面,领带整齐一丝不苟,去见新老板,印彦修有些紧张。

    他站在那个办公室门前,这个办公室他根本没来过几次,压根不会想到就是这个里面的人和那个王志导演在折腾他,这扇门没有变化,门口的牌子也没有变化,唯独名字空缺。

    印彦修稳了稳思绪,抬手敲门。

    “请进!”里面有人说话,声音很干脆。

    印彦修从这个两个字就在脑子里描绘里面那个新老板的样子,声音有些沉稳,有些好听,有些干脆,有些强势,这个老头貌似不好对付。

    他推开门进去,屋子里也没怎么变,不过却看不到人。

    “咳咳。”印彦修握拳轻贴嘴边,咳了两声想要提起新老板的注意。

    这时印彦修眼角闪过一个影子,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面前站了一个人,遮住了一些光,他还来不及看清那人是谁,那人就凑过来,稳稳的吻住他。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气息,印彦修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这人是谁,即便分别了五年,但他总是记得他的味道。

    印彦修双手捧着季劭宁的脸强行将他拉开,“老实点老实点,让新老板看到就糟了形象全得毁了!”

    季劭宁没说话,笑的一脸灿烂。

    印彦修看看屋子里,又看看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回来怎么没有告诉我?”

    季劭宁依旧没有说话,但他情不自禁的又贴过来要吻印彦修。

    印彦修一脚将他踹开。

    季劭宁没有防备顺势躺在地上,“哎呦怎么踹人!这见面礼真火爆!”

    “你……你不会就是……那个……”印彦修指着季劭宁,已经不知道后半截该不该说出来,“怎么会是你……”

    季劭宁自行爬起来,又贴近印彦修,双目直视他的眼睛,看着印彦修又想高兴但是又不敢相信的样子简直蠢,他不停的笑!

    印彦修被他笑出火气来,伸手拽过他的领带,转个身将季劭宁亚在门上,凑过去毫不客气的咬住他的嘴唇,就像第一次在酒店楼梯间的那个吻,霸道又主动。

    那次是演戏,这次像演戏,人没变,心境却变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在这里就结束了,季劭宁也放弃了好莱坞的机会,准备回来潜印彦修,印彦修这六年的付出会有结果,季劭宁也要用潜规则——这个印彦修最看不上的方式折腾他,最后有个番外,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为了不断更下个文先存稿。再次感谢你们!

    ━━━━━━━━━━━━━

    本书由(宇文梦璃)整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