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章

作者:疯狂的屠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从谢铎锐回来之后,简尤到公司的次数就直线减少,开始明目张胆地旷工,并且迟到早退现象极其严重,谢铎锐当然不会对此说什么,只是看着简尤的目光愈发高深莫测,甚至带着隐隐的同情。

    虽说多年的兄弟这么说可能不太厚道,但谢铎锐还是不得不感叹一句,欲求不满真的很可怕。

    春节的气氛愈发浓厚,大街小巷和各个商店里都装饰着代表春节的色彩和元素,似乎走在路上的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喜庆的笑容,连R·J公司内部都被人挂上了漂亮精致的春节饰品,谢铎锐收到了许多来自下属和手底下艺人们送的新年礼物,但尽管如此,他依旧还没能体会到过年的喜悦,因为他正在忙着做年终总结。

    年终,事情总是很多的,尤其是另一位合伙人三不五时旷工消失的时候。

    谢铎锐签完手里的一份文件,喝了口咖啡放松自己,窗外霓虹灯闪烁,他突然想到几年前的一次春节,除夕的前一天,谢如安到公司来接自己,谢铎锐忍不住笑笑,不过今年应该不会了,那小鬼最近一直在家里人面前做乖宝宝,现在应该在家里陪着妈一起包饺子吧。

    不知不觉间今年已经要过去了,今年发生了太多事,说实话,很多的变数让他也措手不及,但是唯一不变的是谢如安一直在自己身边。

    今年最后一天班,全员都守到了最后一刻,时钟走过五点的时候,谢铎锐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了敲,助理将手里包好的新年礼物递给谢铎锐,笑道:“谢总,新年快乐,这是给您和小安的新年礼物。”

    谢铎锐笑着接过来,道:“谢谢,你也是,对了,大家回去都记得查查自己的账户,今年在年终奖之外,我还额外发了奖金。”

    助理这次是真的感受到新年的喜悦了。

    助理刚出去没几分钟,谢铎锐就隐隐约约听到了各个办公室的尖叫声,他微微一笑,拿起手机给谢如安打了个电话,他原本只是想问问他现在在爸妈家还是爷爷家,没想到那小鬼笑声清爽地表示,想要找到他,直接下楼就好。

    谢铎锐心里一动,快速地将各个重要资料锁好,穿上衣服出去了。

    到停车场一看到自己的车,谢铎锐就忍不住嘴角一扬,谢如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知道自己忙也没上楼打扰,而是直接坐上了车,谢铎锐打开驾驶座的门,谢如安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笑眯眯地看着他,“等你好久了,最后一天都不提前下班,你这个冷酷无情的资本家。”

    谢铎锐笑笑,揉了揉他的脑袋,一边发动车一边道:“你怎么过来了?怎么过来的?家里人知道吗?这么冷的天不在家里待着出来转悠什么?”

    谢如安眼神温柔,歪着头看着谢铎锐,一一回答道:“我打车过来的,冬天穿这么多,没被人认出来,包饺子发现少了生姜,我自告奋勇出来买来着。”

    车平稳地驶出停车场,车内顿时明亮了起来,谢铎锐看了看谢如安红扑扑的脸蛋,挑眉笑道:“结果你买到了我公司?”

    “是啊!”谢如安理直气壮道:“我想着这大过年的,你一个人下班回家多寂寞,所以就来找你了,待会回家的时候记得在超市前面停一下,本来就出来了那么久,回去再空着手,我怕妈揍我。”

    谢铎锐失笑,揶揄道:“你也知道自己出来太久了。”

    谢如安笑眯眯,又跟他说了几句话,掏出手机对着窗外的接道拍了一张,顺手发上微博:新年快乐。

    全家人都在谢家老宅里,谢铎锐在小区外的超市停了车,他原本不想让谢如安去超市的,可奈何谢如安十分坚持,于是谢铎锐只好无奈地从车里给他翻出个口罩戴上了。

    自从之前休假期间总是吃零食之后,谢如安就突然对零食燃起了兴趣,完全不顾许久声嘶力竭地嘶吼,走哪都背着一包零食,谢铎锐推着车跟在谢如安身后,看着谢如安淡定地又往车里丢了一大包装好的巧克力,有些哭笑不得,也幸亏他就是天生长不胖的体质,不然按照这个吃法可怎么得了。

    “哥,你要吃薯片吗?”谢如安一手拿着一包不同口味的家庭装薯片,回头看着谢铎锐,道:“你喜欢哪个?”

    谢铎锐无奈,“你喜欢哪个就哪个。”

    谢如安点点头,干脆利落地将两包薯片一起扔进了购物车里。

    这小鬼刚才是准备无论他要哪个,都一起扔进来的吧,谢铎锐看着谢如安蹦蹦跳跳的背影,发现谢如安似乎在确定程嘉澍再也不能对他的生活造成影响之后,性格突然幼稚了起来。

    上辈子他没有一个幸福美好的童年,这辈子虽然有谢家和自己宠着,但是毕竟心里压着太多的事,算计太多考虑太多,也并没有什么时间去享受,成熟得不像是个孩子,于是在心里的结终于彻底解了之后,反而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有了孩子的天性。

    这样也好,挺可爱的,谢铎锐眼神温柔,路过的时候随手给他拿了个水果罐头放进车里,反正无论是什么样的谢如安,他都非常喜欢。

    买完东西回家已经挺晚了,家里人也没有对他和谢如安一起回来这件事表达任何的意见,非常淡定地一起吃了晚饭,晚饭后将过年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之后,各自回房间睡觉——明天还需要早起。

    谢铎锐发现家里人态度松动,于是试探着揽着谢如安的肩膀,带着人朝自己房间走,谢秦专心地看着电视,似乎没看到他们的小动作,谢宏闻脸色难看了一秒,似乎想要说什么,被宋瑞琴给瞪得憋了回去。

    “爷爷,爸妈,晚安,那我们先回去睡觉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谢老爷子依然没抬头,一副懒得看他们的样子,宋瑞琴嘴角带笑地点了头,谢宏闻放下茶杯看了看两人,一言未发,谢如安看得心惊胆战,还是鼓起勇气冲他们笑道:“你们也早点休息,好晚了。”

    谢铎锐忍笑,彻底无视掉他老爸漆黑的脸色和威胁的眼神,带着谢如安回了自己的房间。

    反正以后他们总归是要习惯的,他相信他爸的脸色总会一天好过一天的。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团圆夜,谢铎锐和谢如安还没起床,就已经隐隐约约听见楼下小孩子的哭声了,谢铎锐还没能彻底醒过来,先把怀里温热的身体抱着揉了揉,这才睁开眼捞过放在一旁的手机看时间,然后捏了捏谢如安的脸,轻声叫道:“小安,该起床了。”

    由于感受到家里人的纵容,谢如安昨晚兴奋得失眠了,一直缠着谢铎锐说话,直到凌晨两三点两人才睡着,听到谢铎锐叫自己,谢如安在谢铎锐怀里蹭了蹭,整个人都黏了上去,迷迷糊糊埋怨道:“困。”

    困还不是因为你昨晚折腾太晚,谢铎锐笑着在他额头上亲了亲,道:“三姑和信然家那对双胞胎也来了,你再不起床过会儿他们亲自来叫你?你好意思?”

    小孩子都很喜欢谢如安,谢信然家那对今年刚一岁多的双胞胎也是这样,每次看到谢如安就要他抱抱,滚到他身上就不下来,自己稍微一抱就开始哭,黏人的劲比谢如安小的时候只多不少。

    因为知道自己和谢铎锐以后都不会有孩子了,所以他对谢欣然的那对龙凤胎宝贝也非常宠爱。

    “双胞胎怎么起的那么早……”谢如安睁开眼睛,迷迷瞪瞪地在谢铎锐的唇角亲了一口,“哥,新年快乐。”

    谢铎锐微微一笑,在被窝里揉了揉谢如安的腰,“早安,新年快乐。”

    虽然起床艰难,但是想到家里长辈都已经过来了,两人也实在是不好再赖床,又在被窝里腻歪了几分钟就起床了——要是睡太久,保不准家里人会想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虽说家里人现在步步退让,但是他们也不好做得太过火了。

    谢铎锐比谢如安先起来,此刻已经去洗漱了,谢如安伸了个懒腰,刚拿起一旁昨晚就准备好的衣服,就突然从衣服堆里掉出个厚实的红包,谢如安忍不住一笑,捡起来打开大概看了看,冲着卫生间道:“哥,今年的红包又涨了?比去年厚了一倍啊。”

    “今年赚的比较多,我公司的人奖金都翻倍了,你的怎么能少?”谢铎锐洗漱好从里面出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我做人一向很公平的,对了,给双胞胎的红包你准备了吗?”

    谢如安穿上宋瑞琴特意准备的衣服,从柜子里拿出几个红包,还有两个长命锁,“当然准备好了,诶,哥,我们今年的衣服好像还是一样的?”

    每年春节的时候,宋瑞琴都会给全家人准备好一套春节的新衣服,往年出于宋瑞琴的偏好,谢铎锐和谢如安的衣服都是兄弟装,没想到今年知道他们的关系了,宋瑞琴还是会准备一样的衣服。

    “今年这样算不算是情侣装?”谢如安异想天开地做美梦,“你说妈妈会不会也有这个心思?”

    谢铎锐无奈一笑,在谢如安脑袋上揉了一把,把人推进卫生间,“别东想西想了,洗漱完就下来,我先下去了。”

    谢如安点点头,一边挤牙膏一边嘟嘟囔囔着:还不让人做做白日梦了……

    屋子里暖洋洋,空气里飘着炖汤香醇的甜味,客厅里茶几上摆满了各类糖果和坚果,电视正放着去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让整个房子里都洋溢起了春节热闹的气息,老爷子坐在藤椅上,旁边摆着水气缭绕的热茶,腿上一边坐着一个白白圆圆的团子,谢信然家那对双胞胎正抱着老爷子的手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谢老爷子一手揽着一个重孙子,非常有耐心地跟两个小不点说话,时不时发出一阵大笑。

    “爸妈,三姑,新年快乐,”谢铎锐随意地去厨房拿了两块糕点吃了,这才笑着坐到宋瑞琴身边,几人说了几句话之后,话题不由自主地又变回了那对双胞胎身上,谢铎锐失笑道:“我怎么看他们又胖了?”

    谢信然当了爸爸之后就成熟了许多,闻言无奈地摇头道:“家里人都宠他们,就怕饿着吃不饱,结果长得浑身都是肉。”

    “小孩子就是要胖一点,身体好也可爱,”谢莹秀提起两个孙子脸上就露出笑容,“你看他们就从来不生病。”

    宋瑞琴点头,笑道:“是啊,两个孩子就跟玉娃娃似得……”

    “是啊,一大早就朝着要来给外祖拜年,我还在床上就来把我给闹醒了……”

    谢莹秀和宋瑞琴一说到孩子的事情就停不下来,尤其是宋瑞琴,因为不可能会有孙子了,所以此刻看着这对双胞胎更是喜欢,连连地让谢莹秀给她讲两个孩子的趣事。

    说话间,谢如安也从楼上下来了,宋瑞琴暂时停下话头嘱咐谢如安去吃饭,谢信然不动声色地看着,等到谢如安去了饭厅,他看了看淡定看电视喝茶的谢宏闻,压低声音对谢铎锐道:“大哥,你和小安……这个不说,这么多年我也看懂了,不过你们是真的不打算要个孩子?现在代孕也挺方便的。”

    他们俩的事情家里长辈可能是察觉不到,但是谢信然肯定是能琢磨出来的,谢铎锐摇摇头,失笑道:“你看我每天那么忙着,哪里有时间要孩子,家里有你们这对双胞胎就够热闹了。”

    宋瑞琴还在和谢莹秀探讨育儿经,谢宏闻虽然装作不在乎,但是一直尖着耳朵在听,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羡慕。

    谢信然原本想说老爷子肯定想要孙子,但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好,还是给咽了回去,大哥的事情从小就不是他能说话的,更何况是这样的事情,以后多带着孩子到外祖家玩儿吧。

    “这样也挺好的,不用担心小安以后被欺负,”谢信然笑了笑,道:“不过还是得瞒好,二哥那边……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这事儿当然不会让不该知道的人知道,谢铎锐点点头,拍了拍谢信然的肩膀。

    不过怎么所有人都觉得谢如安要是和女人结婚会被欺负?谢铎锐有些哭笑不得。

    没一会儿,谢如安吃完早餐出来,客厅顿时热闹了起来,两个小家伙一人在老爷子的脸上亲了一口,接着从老爷子腿上下来,迈着小短腿就奔着谢如安去了,谢如安看着那两个肉团子顿时笑开了,一手抱了一个坐到了沙发上。

    两个孩子憨态可掬地挨着挨着给长辈唱新年歌要红包,最后把红包抱在怀里一口气扔到了自己爸妈身上,然后从桌上拿了一堆糖果塞给谢如安——给剥开!要吃!

    快到中午的时候,祝小芸和谢钰豪才慢吞吞地来了,而且吃完午饭就走了,团圆夜也没有一起过,谢老爷子和谢宏闻这些年都被他们俩伤透了心,看着他们走也没拦着。

    有些伤痕终究是需要时间来慢慢抚平的。

    除夕保姆也放假了,年夜饭吃得很晚,都是宋瑞琴和谢莹秀亲自下厨做的,做了满满当当一桌的菜,除了谢家除夕特定的菜品之外,全家是家里人爱吃的菜,除此之外谢铎锐也去炒了几个菜。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围在一张圆桌上吃完了团圆饭,谢铎锐和谢信然甚至喝得微醺,窗外的天空炸开一团又一团漂亮的烟火,两个吃饭也不消停的小家伙登时迈着小短腿跑到了门口,谢如安咬咬筷子,实在是忍不住,抱着门边的一箱烟花带着俩小朋友跑了出去。

    随着天空一片片的烟火和炮竹声,一直开着的电视里,主持人正在倒数着:“五、四、三、二、一!全国的观众朋友们,新年快乐!”

    “小锐,”谢宏闻放下碗筷,见全家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花园里的三个人,把手里的两个红包偷偷塞到了谢铎锐的手里,见谢铎锐惊奇地看过来,他扯了扯嘴角,干巴巴地道:“你和……和小安……那什么,那个……好好过吧。”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谢宏闻声音显得并不大,但是却像是惊雷一般响在谢铎锐的耳边,他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谢铎锐眼眶一时有些发热,眼角余光看到窗外举着一根烟花,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谢如安,忍不住勾起嘴角。

    千帆过尽,一切都归于平淡,这就是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

    尾声

    “第十八届金花奖最佳男主角的获得者是——”

    灯光快速地在几位提名者的脸上闪过,随着戚珊的一声“谢安”,镜头最终定格在了谢如安的脸上。

    全场沸腾,掌声轰鸣,一如既往的,谢铎锐起身紧紧地抱住了谢如安,他其实早在之前就知道了这次最佳男主角的获奖者必定是谢如安,但是此刻他却依然非常激动。

    谢铎锐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在他耳边沉声道:“宝贝,恭喜,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谢如安最近经历了太多,所以横陈在他们中间的阻碍都被尽数除去,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渴求的一切,能够拿到最佳男主角,对于他来讲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他此生最重要的人,会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看来小安和谢总关系果然很亲近,谢总是怕拿了影帝之后有人跟你抢弟弟吗?”戚珊见他们俩一直抱着,忍不住打趣。

    全场爆发出善意的哄笑声,谢铎锐拍了拍他的背,终于松开了他,转身的时候谢如安不动声色地捏了捏他的掌心,谢铎锐顿时失笑。

    这是谢如安的第一个影帝,但是在此之前,他已经是台上的常客了。

    这是一个全新的起点,谢如安的事业正式扬帆起航,从这一步开始,他会走向更加遥远与星光璀璨的未来,尽管谢如安有上辈子的实力加成,但是这一路走来依然辛苦而艰险,别人不知道,谢铎锐是知道的,他觉得自己都有些感动了。

    周围的人不断地向他贺喜,谢铎锐心情好,不管认识不认识都和颜悦色,直到谢如安从戚珊手里接过奖杯,他身边才安静下来。

    谢铎锐看着台上漂亮的不可思议的青年,他穿着的西装,是他今天早上亲手穿上的,甚至连众人看不见里衣,也都是由他亲自着手的,他站在最闪亮的灯光下,站在全世界的面前,就好像他也是这个世界的。

    但其实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们那么的亲密。

    谢如安拿着奖杯,手指上的戒指在灯光下耀耀生辉,他微笑道:“过去的一年我经历了很多,让大家费心了,谢谢说了太多次也失了诚意,以后我会带着更加好的作品来见大家,谢谢所有支持我的影迷朋友,谢谢我的粉丝,所有和我合作过的导演和各个工作人员,谢谢我的家人,和我的哥哥,我爱你们。”

    “从今年年初开始,大家都很关心我手上戒指的意义,告诉大家也没关系,我有爱人了,我们现在很幸福,我非常非常爱他,他是我所有的底线,我的身份给我们的关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如果有朝一日我的工作伤害到他,我想我一定会选择他,希望影迷朋友和媒体朋友都能尊重我的隐私。”

    新晋影帝当场表示可以为了爱人退出!

    全场哗然,喧嚣四起,连一边的戚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明天的娱乐版头条回会是什么他都清楚,可是他毫不在乎,谢如安笑容温和淡定,他深情地吻了吻手上的戒指。

    从始至终,他在乎的也只有那么一个人。

    谢铎锐看到他的眼神,眼眶微微发热。

    谢如安是在告诉他,无论以后他站到了什么位置上,自己也会如同过去的所有年一样,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

    谢铎锐隐隐忐忑的心,忽然就放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尾声之前还有一章,大家别忘记了XD

    完结,我觉得谢家兄弟正文已经甜得我牙疼,番外不必写了吧?简家叔侄……现在的情况大家都懂,有血缘我没办法写,所以没番外,挥手,还差着的十八岁生日H下章,本周内发到微博,微博名“我是一只叫兔子的虾QvQ”。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