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1章 结局 可不可以重新来过。

作者:一程烟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中国拥有着世界上最广大的单一市场, 一档现象级综艺的播出,意味着有无数人因此认识到你,也意味着巨大的流量, 巨大的商业价值。

    《乡间生活》绝对是今年现象级的综艺,几位常驻嘉宾都因此事业更上一层楼, 洛白泽更是一夜之间大红大紫,代言、商演、访谈纷纷纷至沓来,一时间满世界都是这几位嘉宾的身影。

    江白泽和节目组签订了配套的宣传合同,很多集体出动的活动他都是要去的。

    或许别人家五岁的小孩儿走的是乖巧软萌路线, 但泽爷也就长得乖巧软萌, 他从来言语犀利,金句频出, 有着不符年龄的聪慧和早熟。

    大量镜头的曝光,他也不怯场,整个人彬彬有礼、落落大方。

    很多访谈节目,主持人难免有点咄咄逼人,他也从来都是镇定自若地回击。

    而且,泽爷半点也不介意谈论自己的家庭情况,可以说, 现在全网都知道,洛白泽小朋友父母离异, 他跟着妈妈, 他从小到大跟妈妈相依为命,从没见过爸爸几面, 跟爸爸不太熟,偏偏爸爸还来争夺他的抚养权,说是他妈妈赚钱不多……

    某档访谈节目——

    娇小的主持人语调尖锐:“之前在地铁上, 你跟周边的小哥哥小姐姐说自己一个月零花钱好几万,这是真的吗?你家这么有钱啊?”

    江白泽穿着小西装,长睫扇了扇,淡然地应:“我小时候,就是四岁左右的时候,是真的很有钱,我爸爸应该算是非常赚钱的人,我有很多零花钱,一个月好几万那种,但是今年我爸妈离婚了,我跟着我妈妈,我妈妈也没拿到赡养费,我现在跟妈妈租房子住。”

    主持人笑了笑,但话题暗藏陷阱:“所以,你妈妈是让你出来录综艺赚钱。”

    江白泽似乎并未察觉到其中的陷阱,只嗓音清稚又宁淡地道:“事实上,我妈妈不太赞同我来录综艺节目,她的意思是,她能养活我,也希望我能好好享受童年,但是我跟他说我想试试,暑假兼职什么的,我妈妈就答应让我暑假来玩一玩,看看是不是喜欢这一行,要是不喜欢,就还是回去好好念书好好跳街舞。”

    主持人又道:“可是你是跟你妈妈租房子住的,这说明你妈妈确实没有经济能力呀。”

    江白泽的逆鳞就是,你说我可以,但是说洛小栀,不行,他语调也有些不爽了:“我妈妈是个畅销书作家,她的书摆在书店里最显眼的位置,她今年也就二十五岁,那本书是她二十一岁的时候写的,她靠这本书每年赚一百多万,而且这本书即将改编成电影。我妈妈一面带着我,一面创作,这位阿姨,等你二十一岁写出一本即将改编成电影的畅销书,并且还顺带着养大我这样的小孩儿,你再来说我妈妈没有经济能力吧!”

    主持人笑眯眯地开始逼逼:“你妈妈写了什么书啊?”

    江白泽垂着头不说话,甚至开始玩之前导演组为了哄他准备的玩具了,一副五岁小孩儿精力不集中的样子。

    主持人见小孩儿不配合,这才转换话题。

    网友——

    “父母离异,爸爸五年不管不问,我泽爷还真的是美强惨人设啊!”

    “泽爷真的超级维护妈妈!我明显感觉到他生气了!说真的,且不说泽爷的妈妈一毕业就年入百万这件事,我就想说,能教导出泽爷这样的小孩儿,已经是一件超级了不起的事情了好嘛,最讨厌那种生下来不好好养完全不负责的父母,说的就算你,洛白泽爸爸。”

    “这主持人是真的刻薄又恶心,各种诱哄五岁小孩子说出类似‘父母离婚,我妈妈逼我进娱乐圈养家赚钱’的话。”

    “妈妈在男孩指长大的过程中真的很重要,泽宝又骄傲又强大又自信又善良,他爸爸除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从来不管事的,这摆明了就是全靠妈妈在教导。”

    “妈妈好牛逼啊,二十一岁就写出了神作,敢问是哪一本,我要去买!”

    “楼上+1,一起把洛白泽妈妈的书买爆!”

    类似的访谈江白泽参加的不少,一旦问及自己的家庭,江白泽都是对妈妈处处维护,对爸爸不太熟的架势。

    透过江白泽在节目里表现出的聪慧和教养,观众都看得出来江白泽是那种被悉心教导的小孩儿。

    而且这位妈妈,还是位畅销书作家,年入百万,卖了影视版权的那种。

    有这么个软萌可爱、妖孽早熟的宝宝活跃在荧屏上,且不论什么平台都狂吹自己妈妈,一时间洛白泽妈妈风评好到爆炸,甚至一度被誉为育儿典范。

    以至于后来,当众人得知洛栀就是洛白泽妈妈的时候,大家竟然欣然接受了。

    能养出这么天才的宝宝,洛栀绝对功不可没。

    观众喜欢洛白泽,连同着对洛栀都有了滤镜,也开始觉得江怀荆渣得离谱,毕竟婚内五年,他确实对小孩儿没什么感情。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这个周五,江白泽照旧一大早被节目组接去录节目。

    这一期录制的地点在河北的某个农村,离北京近,按理说周六早点起床出发就行,但是江白泽年纪太小,节目组老担心会有突发状况,从来都是早早地接走的。

    江白泽也没其他通告,暑假里又闲得抠脚,再加上小家伙这一个多月来全国各地跑录节目,已经玩得有点疯,也不爱呆在家里,节目组说提前来接,洛栀还没来得及讨价还价,江白泽已经同意了下来。

    儿大不由娘啊!

    洛栀幽幽叹息一声,把小家伙送走,便按部就班地忙自己的事情。

    无非是在家赶剧本,下楼吃个饭,上楼接着写剧本,下楼吃个饭,顺带着拿个快递……

    日子过得简单又无聊。

    抱着快递箱子上楼,公寓过道里,她竟然见到了一个很久没见过的女人。

    江嘉荟。

    记忆里的江嘉荟,从来都妆容精致、优雅端庄,金钱和资本赋予了这个女人强势和手腕,久居上位又自带一种威严,洛栀每次和她的交锋,都深深感慨过她的冷酷强硬。

    但现在的江嘉荟,妆容未施,长发散乱,面容憔悴,眼眶血红,身上衣服也松松垮垮的,比之过去落魄得多。

    洛栀隐约听说过她近期的经历,被亲生儿子送入狱进行调查,在监狱半个月靠着自己的手腕无罪出狱,重新回到江天制药发现江天制药早已经变了天,被检查出精神疾病被送入疗养院……

    可以说,人生大变。

    但大抵,不难理解。

    江嘉荟这些年掌管江天制药手段铁血冷硬,树敌无数,一夕失势,自是一堆人上来踩上一脚,踩得她无法翻身。

    不过,于江嘉荟而言,最痛苦的还是,这样的背后一刀,来自她的亲生儿子江怀荆。

    她有多爱江怀荆,此刻便又多痛苦。

    但是,她这种女人,从来自私惯了,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她从不会反思自己,从来偏执地觉得自己没错,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对江怀荆的掌控欲有多过分。

    她跌落谷底,明明是江怀荆动的手,但她绝不会去怪罪自己的宝贝儿子,只会怪罪在别人头上。

    当下,她瞪着洛栀,眼眶发红,写满恨意:“洛栀,原来你才是那个狐狸精。”

    洛栀或许能理解江嘉荟的动机,但是仍觉得这女人太过疯狂,她无奈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逼着江怀荆成长成现在这么一副模样的从来都是你,你但凡放开对江怀荆的掌控,又或者选择尊重江怀荆的意愿,你也不会有今天。”

    江嘉荟这么固执的人怎么可能听得进去洛栀的话,更何况去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现在的她,满心满眼都是对洛栀的痛恨。

    她当然看到了江怀荆那场盛大又轰动的告白,其实对这种话,她从来都不大信的,毕竟江怀荆爱的从来都是乔慕,就连告白也是为了掩护乔慕,她始终觉得江怀荆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乔慕。

    直到……她被江怀荆亲自送入监狱,待到出狱,她已经失去江天制药的掌控权,并且送进疗养院……

    已经无人能阻挡江怀荆了,但是江怀荆却是看都不看乔慕一眼。

    不仅如此,乔慕得知江怀荆掌控了江天制药,亲自下场把当年和江怀荆的秀恩爱通稿删除得一干二净,圈内也已经没人敢给乔慕资源了,生怕会因此得罪到江怀荆。

    江嘉荟这才真正看清楚儿子的心思。

    乔慕是假的,洛栀才是真的。

    这些年他娶洛栀,是出自本心,就连和乔慕炒作绯闻,也是为了保护洛栀。

    他生怕自己伤害到洛栀母子,于是扯出乔慕这个幌子麻痹了自己。

    他藏得太深太深了。

    蒙蔽了世人,也蒙蔽了自己。

    一想到亲生儿子防备自己到这个地步是为了洛栀,一想到母子俩现在反目成仇也是为了洛栀,江嘉荟便恨不得掐死这个狐狸精,她指着洛栀,浑身颤抖着痛骂道:“原来是你,原来一直是你,当初就是你,勾引江怀荆让他去考什么劳什子的导演系,害得我们母子生分,也是你,让他把他的生母送到监狱,让我们母子反目成仇。”

    江嘉荟控诉着洛栀,状若癫狂。

    洛栀看着江嘉荟这个样子,一阵心惊肉跳,她从来都知道这个女人无比疯狂。

    只不过,她以前权势惊人,纵算疯狂也可以靠着金钱和权力驱使旁人去实现她的目的,而不是亲自上阵。

    现在,她落魄失势,那种癫狂和执拗便赤…裸裸地展露了出来。

    洛栀给吓到了一下,好一阵肝颤,下意识地瑟缩着往后躲去,压根不敢招惹这种疯子。

    江嘉荟直接冲了上来,抓着洛栀,眼睛猩红地道:“你这个狐狸精,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洛栀给吓懵了,连忙尝试着挣脱,但是这女人疯起来力大无比,洛栀压根无法脱身,她叹息道:“你放开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偏偏,这种已经疯掉的女人,完全无法交流。

    这么些年,但凡江嘉荟稍微尊重一下她儿子的意愿,这对曾经相依为命的母子断不可能走到这步田地。

    说起来,也不过是江嘉荟咎由自取。

    江嘉荟却是早已经疯了,失了智一般瞪着洛栀,然后掏出一把水果刀,朝着洛栀捅去,一边捅一边骂道:“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

    洛栀这种按部就班长得的学霸外带着乖乖女,架都没打过,哪里见过这种症状,她脸色惨白一片,魂都吓没了,看着那把水果刀,手都是僵硬的。

    她全凭本能地拿着手中的快递纸箱挡了一下,那水果刀锋利至极,“嗤”的一声直接捅破纸箱。

    江嘉荟一刀没捅到人,立马拔出,接着往洛栀捅去。

    她从疗养院溜出来的时候早已经做好了拉着洛栀一起死的准备。

    不,她甚至不用死,她现在是个精神病。

    所以,只要杀了她就好,杀了这个狐狸精,儿子才会乖乖听自己的话。

    带着这种疯狂的念头,江嘉荟又凶又狠地捅向洛栀。

    洛栀二十五年来头一回碰到这种被人拿刀捅的情况,难免有点慌乱,她心脏“砰砰砰”狂跳,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但她很快又镇定下来。

    诚然她丧到爆炸的时候老是感慨人生漫长活得太久,但是,她并不想死在这里。

    她还有孩子要养,她无法想象江白泽没了他会有多难过。

    甚至……还有江怀荆。

    生死一线,洛栀想了很多,等江嘉荟的刀再度捅过来她直接用纸箱挡住,然后高声求救:“来人啊,救命啊,救救我……”

    这个点,正是吃晚饭的时候,这种公寓一梯二十户,但凡哪个屋内有人出来帮个忙就好。

    与此同时,她一边躲一边往后逃。

    求生欲旺盛到爆炸。

    她就不信了,她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还躲不开一个五十多的老女人的攻击。

    她瑟缩着往后躲,这一躲就撞在一个坚硬的身体上。

    刚撞上去她吓得浑身冷汗,第一反应就是江嘉荟叫了人来堵她,她直觉今晚要凉在这里。

    直到……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传来,她才镇定下来。

    是江怀荆。

    这个坚硬强悍的男人在此刻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撞入他怀里的刹那洛栀知道自己得救了,她莫名其妙地开始流泪。

    果不其然,江嘉荟捅向洛栀的手被抓住,紧接着,那把水果刀“叮”的一声掉落在地。

    他身后的保镖也冲了过来,江怀荆疲惫又烦闷地命令道:“把她送回疗养院,此生,都不要让她再踏出疗养院一步。”

    然后,他搂着洛栀离开。

    身后,江嘉荟被保镖控制住了,还在那骂:“江怀荆,你可是我儿子,你怎么能被这种狐狸精迷了眼,我才是你的生母,你为了个狐狸精连妈妈都不要了吗?”

    江怀荆没有回头,只沉默着搂着洛栀往她的公寓走去。

    保镖押着江嘉荟离开,江嘉荟那高声的谩骂终究消散在转角。

    公寓门口,洛栀插上钥匙开门。

    江怀荆看着面前单薄娇小的女人,满心都是愧疚和自责。

    其实,不过谈个恋爱而已,但江怀荆每次谈个恋爱都会给对方带去灾难。

    他那控制欲爆棚的母亲不准他和未经过她考察过的女人接近,江嘉荟只接受那种严密控制在自己手里的儿媳妇,某种意义上,曾经的洛栀就是这种。

    江怀荆嗓音沉沉地道:“抱歉,我说过要护住你的,但还是失言了。”

    洛栀刚把门拧开,闻言,转身看向江怀荆,光线薄暗的过道里,她勾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故作轻松地道:“还是护住了的,我又没出事。”

    江怀荆怔了怔,因她久违的笑容,因她罕见的轻快语调。

    有多久了?他没见过这样的洛栀多久了?

    她理应是个明媚张扬、骄纵恣意的女人,却因着这场婚姻,变得死气沉沉。

    但很快他又回过神,想到江嘉荟偷跑出疗养院拿着刀对着洛栀,一阵后怕。

    江怀荆指尖颤抖,歉然地道:“但到底是一场无妄之灾,甚至是,要是我没及时赶到……”江怀荆无法想象。

    以江嘉荟的疯狂,绝对半点不介意做出杀人这种事情,她现在的精神病已经成为了她的护身符。

    洛栀抬眸,静静地注视着江怀荆,这个从来冷硬坚定的男人,此刻难掩的焦灼和暴戾,又满满的都是愧疚和自责,他额角的青筋突突狂跳着,显然现在状态很不好。

    一个近乎疯狂的母亲,一个差点被杀死的……前妻。

    洛栀几乎能猜到,江怀荆此刻的心情该有多坏。

    事实上,这些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吧,控制欲爆棚的母亲,不爱自己的妻子,别人的孩子,他可能每天都活得无比痛苦,却又只能无比坚定地走下去,挣扎着寻找那一点光明。

    洛栀控制不住地抬手,覆盖住江怀荆的脸颊。

    那一刹那的感觉很微妙,她像是想要去触碰一下他的灵魂,也确确实实触碰到了。

    江怀荆感受着停留在自己脸颊上的柔软指腹,有些错愕,有些不解,但那股子焦躁之感到底被镇压了下来,他目光探寻地望着她,似乎想要一个答案。

    洛栀嗓音温柔:“你及时赶到了的,所以不必自责。”

    每天都有无数的意外发生,洛栀断不至于把江嘉荟的错强加到江怀荆身上,那太不公平。

    而且,要不是江怀荆及时赶到,她就算保得住小命,也估摸着得被江嘉荟划上一两刀,关键江嘉荟现在是个神经病,你连寻求法律制裁都做不到。

    她是真的非常感谢江怀荆的到来。

    连日来,江怀荆艰难地维持着和洛栀的脆弱关系,江嘉荟突然跑出来闹这么一出,直接让他前功尽弃,江怀荆很难不丧到爆炸。

    但洛栀,似乎又不太介意的样子。

    是不在乎吗?还是……

    江怀荆真的看不出来。

    洛栀的手在江怀荆脸颊上停留片刻,又默默抽开。

    细软手指抽离,江怀荆怅然若失,几乎是本能地抓住她的手,握住。

    洛栀微愣,但到底没有抽出。

    是生死一线的顿悟也好,亦或者说是劫后余生的明悟也罢。

    看到江嘉荟无比疯狂地拿刀捅自己,洛栀那一刹那间,突然理解了江怀荆的全部所作所为。

    这么些年,江怀荆一直在以自己的手段保护自己,或许手段拙劣,或许让她蒙受了无数的委屈,但江怀荆确确实实护住她了的。

    不然,以江嘉荟的手段,她早已经被吃得渣都不剩。

    既然如此,既然他和她从来不过是误会重重,既然他和她从来都是相爱的……

    那可不可以……不要错过。

    洛栀反握住那只手,突然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她决定勇敢点往前迈出一步,在江怀荆向她迈出无数步之后。

    她嗓音轻柔又温和地开口,道:“江怀荆,我知道,在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说这个不太好,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我们……可不可以重新来过。”

    “或许还是会不太适合,也或许会面对一堆小问题,但我们可以试一下的。”

    “可以的话我们继续走下去,不可以的话……”

    洛栀后边的话还没说完,她的唇就被江怀荆吻住。

    以吻封缄。

    洛栀睁着大眼睛诧异地望他。

    江怀荆亦未曾闭眼,他的唇瓣停留在她唇上好几秒,并未加深,他的心脏跳得飞快,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和洛栀接吻了,甚至床上坦诚相见过无数回,但他像个毛头小子似的,为了这个纯情至极的吻,热血上涌。

    等到撤开,江怀荆耳根都有点红,他嗓音醇厚如酒,注视着洛栀的双眼亮如繁星:“不会不可以的,洛栀,相信我一次好嘛,我会把我的全世界都给你。”

    洛栀脸颊微红,她望着面前的男人,再度有了年少时那种一看到他心脏就“噗通”“噗通”的惊艳感。

    是的,他从来都是那个初见那般坚定又执着的少年。

    她突然笑了开来,明媚灿烂又澄澈如水,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清澈,又掷地有声:“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