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3章 番外,表白

作者:重楼三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刘跃般带着霍川去整修。

    他喝的太多了,想必也不愿意回家,离盛美莎太近的话,怕他受刺激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干脆就近在雷彻斯特的高档酒店给他开了个房间。

    凌九跟着过去,看没什么事了,也顺利要到了启明石,火烧眉毛一样就走了。

    刘跃般看着“咣当”甩上的房门,以及“大”字型摊在床上的青年,认命的去找湿毛巾,顺便下单醒酒药。

    霍川愣愣的看着房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候,智脑闪了起来,一款骚包的音乐……

    “你的脸皮厚过拐角的城墙”

    “你对每个搂在怀里的女孩承诺”

    “快把我哥带走……”

    刘跃般:……这一家子都什么品味,关键这洗脑神曲它还在循环播放。

    刘跃般乍着手搓着泡泡,隔着门吼了一嗓子:“求你了,做个人吧。”

    “要么接,要么静音,我受不了这歌了”

    霍川嘟囔了句什么,到底举起手来接通了。

    “二哥,什么事?”

    霍卅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股浓郁的颓废之气,忍不住用他超越常人的雷达试探了一波:“哟,这是失恋了?”

    霍川:……

    霍卅啧啧有声:“对方什么人?还有咱小弟摆不平的角色?”

    霍川:“你到底什么事?没事我挂了”

    霍卅连忙阻止:“哎别呀。你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哥哥的温暖,来,告诉我,是什么人,让咱小弟这么失魂落魄,我给你出主意。”

    霍川关上了视频通话,只剩下音频,不想搭理他。

    霍卅喋喋不休:“弟啊,你是知道我的,你哥别的不行,谈恋爱手到擒来,就没有我拿不下的城堡。你要告诉我,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

    霍川耳朵支棱了一下,终于犹豫着问:“那你说,为什么女人要喜欢年纪大的?”

    霍卅都不带打磕绊:“钱、权、要么结了婚直接继承遗产,无外乎那几样吧。”

    霍川:……顿生一股他爸才有的无力感。

    霍卅犹自跌跌不休:“我弟有才有貌有钱途,谁这么不开眼?告诉我,我替你摆平。”

    霍川:“你怎么摆平?”

    霍卅说:“好办,那男的谁?甩给他一张支票让他主动离开”

    刘跃般隔着门都能听到这欠抽的王八之气。

    合着霍少这脾性是遗传啊。

    他面色复杂,忍不住回了一嗓子:“那人不是钱能摆的平的。”

    霍卅似乎没想到他这里还有人,立刻收敛了语气,换上一副老学究一样的正经:“到底是谁啊,你不说也没办法解决不是吗?”

    霍川没吱声,刘跃般蹦到了床前,对着霍川手腕的智脑,小声的说了俩字:“云沫……”

    霍卅瞬间收声,然后空气里就是长达十秒钟的孤寂。

    就当刘跃般以为那边挂了以后,霍卅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弟啊,放弃吧。”

    霍川:……

    刘跃般:……

    霍卅说:“以我以我阅人无数的状态,你压不住她……你要当下面那个吗?”

    “弟啊,你不像个抖m啊……”

    “弟啊,容颜易老,荷尔蒙终将散去,永恒不变的是你的账户……”

    “弟啊,爸的亿万家产都准备好了,就等你退伍回家继承了……”

    刘跃般:……卧槽!你说的竟好有道理。

    本来还兄弟情深一派忧郁,这特么土豪的安慰方式让他现在好想也失恋一回。

    霍川把手捂在耳朵上,想了半天后,突然问刘跃般:“怎么才能增加功德?”

    刘跃般愣了一下,他不知道,但是凌九知道啊。

    得到多做善事之类的建议后,他猛的从床上坐起来,使劲儿拍了下大腿,仿若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我可以帮她积累功德,我的命就是她的命……”他一边说,一边红了眼圈。

    不想做兄弟,然而条件他不允许。。。

    连珠看到云沫的时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提溜圆,连连后退。

    什么情况?

    她最好的二哥和她最好的朋友背着她偷偷在一起了,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二楼,聂缑笙双手环胸,脸上带着你不厚道的表情看着连羿。

    “哥们儿,不带这样的啊。”

    连羿:……

    聂缑笙叼着烟,语音有点含糊:“你好歹给我打个招呼”,他指着下面的一群女孩子,“这特么本来该我们俩一起面对,你可倒好……”

    连羿斜觑一眼,漫不经心的说:“没事,我看过资料了,他们人品都不错,你也就剩一张脸了,只要聊上三句话,他们会主动放弃的。。。”

    聂缑笙:……卧槽!再也当不成兄弟了!

    他心里一堵,听到有细微的脚步声朝这边走来,本着佛门普度众生的美好追求,决定好兄弟还是共苦比较合适。

    聂缑笙扯了扯嘴角,略提高点音量:“你找云沫帮忙,什么条件啊?”

    连羿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背后的门刷的拉开,连妈妈和聂夫人出现在门口。

    连妈妈满脸的黑沉,那优雅的高跟鞋都踩出了哒哒的声响。

    她走到连羿面前,深吸一口气,大起大落的心情让她十分不愉快。

    连妈妈蹙眉:“连羿,你什么时候也学会骗人了。”

    聂夫人则笑容满面面,哎呀假的呀,好,好,还有机会。。。

    连羿狠狠瞪了眼聂缑笙,后者早已经将外套甩在箭头,哼着“开茶馆,盼兴旺,江湖义气第一桩”得意的朝楼下去了。

    连羿:……

    连妈妈瞪着他:“你今天,说什么都得给我定一个。”

    连羿:“不是,妈,咱是法治社会……”

    连妈妈已经掏出手绢,开始抹眼泪,“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你去了军部会遇到各种危险,我却不知道你还学会了骗我……

    “你关掉通讯执行任务的时候,你想过家里人几天睡不着觉的感觉吗?”

    “这次又是这么危险,我怕了,但是我还是尊重了你的选择,没有非让你退役,你就是这么……这么……连我这点愿望都不能满足吗?”

    连羿手足无措汗都快下来了,他妈要是疾言厉色那还是可以商量的。

    但是不,这女人可太厉害了,她跟聂夫人一样,动辄就哭啊。你永远劝不好一个装哭的女人。关键她身体还不太好……

    “哎,妈,你别哭了,我真没骗你……”

    连妈妈用手绢揉着眼角,略微使了使力,又红了一圈。

    她举起手臂,指着楼下:“没骗我?”

    连羿认真的点头:“真没骗你”

    云沫与刘跃般打完通讯后,也顺着这边溜达,正好看到了他们,顺便捕捉到了连妈妈的对话。

    “楼下的节目你们可以不参加的,让我信你也行,你和云沫,下去玩儿通关了,我就放弃今天的安排,否则……”

    云沫:……藏还不让人藏了吗?不是,关键你这游戏也……

    先前她作为局外人看了一会儿,什么真假难辨,瞎子背瘸子,踩气球,一干年轻人笑闹着还挺有意思的。

    但是让她去?她其实不想相亲啊。

    连羿已经走到她面前,微低下头:“帮个忙,送佛送到西啊?有什么条件,晚些你随便开……”

    云沫:……

    浑浑噩噩就走到了场地中央,现场呼啦啦围了一圈,无他,这俩颜值有点过高。

    再加上这里还有不少军部的人,还都是熟人,起哄吹口哨的到处都是。

    贺郝的小眼睛滴溜溜转了好几圈,在两人身上审视着,搜索着蛛丝马迹。

    “连队……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快闭嘴吧你……”连羿横了他一眼。

    贺郝给了个“我懂我懂”的表情,就开始刷屏军官群。

    “猜猜,我今天看见什么了?”

    “惊天秘闻,你们绝对会后悔今天抛弃兄弟一个人来这里”

    “切——……是不是又被甩了?”

    “贺大校不是我黑你,别一惊一乍的,有什么快点儿说”

    贺郝故意就不说了,引得更多人怒骂刷屏。

    连羿和云沫站在边缘位置,还有十来对青年男女也面对面站着。

    主持人对着话筒:“下面,我们就来玩,史上最有趣的破冰游戏……二龙戏珠!”

    随着他话音落下,一个相当有分量,篮球大小弹力十足的球体掉落在连羿手上。

    主持人不怀好意的说:“双方用头顶着球……看到没?三十米之外的终点线,冲过去,前三名有神秘奖品哦,后三名有神秘惩罚啊……”

    顶气球这点儿小事儿,对于连开机甲都不在话下的人来说,简直太小case了。

    然而,顶上去才发现,他们错了。

    这球滑不溜丢,还极重,最关键的是,他重心不定,随时都在变。

    也就意味着,两人必须用力挤压增大摩擦力才能保证球不掉下去,且还得随着重心的变化调整角度。

    在这种情况下,这三十米,别说跑了,一般人远地不动都掉了好几次球。

    云沫用脸顶着球,寻找最优的着力点,感叹果然是军方的活动,实在是出其不意。这说不好又是哪个制定的新训练计划,拿他们练手。

    连羿比她高一头左右,为了配合,还双腿微弯微微低着头,也跟着调整角度。

    旁观者发出了一阵阵的哄笑。

    见过狗狗蹭电线杆挠痒痒吗?从远处看去,一群人的脸蹭着球,形象大约就是这样的。

    贺郝忙着拍视频,艾玛,这第一手资料,实在是太难得了,一会儿就让那个群里cue他的人炸个锅。

    云沫专心的调整角度,还没往前迈步,连羿也在适应重力的多变,两人还得往中间使力避免气球滑下去……

    聂缑笙倚靠在不远的墙边,露出一抹坏笑,然后从兜里摸出个迷你弹壳,单手用力,甩了出去。

    就听到“咄”一声,云沫面前的球,破了……

    那球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还是空心,破了之后碎屑洒了一地。

    当然了,这个时候,就不要去关心什么碎屑了。

    云沫的头朝上使力,连羿的脸朝下调整,中间的气球破了之后,哪怕反应再快,也只能是稍微收了下惯性。

    云沫的嘴巴,正正印在了连羿的唇上,他为了防止人跌倒,还搂了她的腰。

    两人大眼瞪小眼,连羿嘴唇上面酥酥麻麻的,脑中一片空白,瞳孔都跟着大了一圈。

    这个姿势,持续了好几秒,他们才反应过来。

    阳刚的味道铺面而来,云沫有点慌,她右手推着连羿的胸膛:“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连羿愣了很长时间,拥抱的感觉太好,他不想放手。

    连羿低下头,眸光中带着浓郁的情谊,在云沫耳中说:“我真的喜欢你,可以给我个机会吗?”

    云沫眼睛高频率的眨巴着,菱唇微企,她有点儿蒙,需要冷静。

    连羿的头慢慢的靠近:“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贺郝在群里已经快要安静的死去时,直接发了个朋友圈,上视频。

    标题:“世纪头条,铁血冰山连队被强推了,原因竟是这个……”

    于是,在那一天,据说72军和猎豹的义务室,接诊了好几个掉下巴的同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