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9章

作者:漂泊有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子的碎碎念。

    从明日起, 我就要正式搬出宫去太傅家里学习了。

    听说外面可好玩了,吃好喝好,还没有父皇压着我, 简直太幸福了,好激动呀!

    晚上, 我刚用完晚膳, 母妃就带着一堆宫女太监抬着许多箱笼过来了。

    “儿子,这个母妃临时给你准备的用度,也不多,就三四十抬,里头一半是才做的衣裳, 都是你穿惯了的料子。还有一些你爱喝的茶叶、点心吃食一类的。这些比较不耐放, 母妃准备的不多,你先将就用着。出宫后若是用完了就打发人进宫说一声, 母妃再叫人给你做好了送去。还有……”

    我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东西太多也不好搬, 有什么需要的我派小德子进宫来取。”

    母妃心道也是, 略略放下心来,只拉着我的手,目光满是不舍:“也不知陛下怎么想的, 好端端地叫你去什么时家?叫母妃说, 宫里多少学识渊博的师傅, 坐什么就要让时迁来教导你?”

    我侧头想了想我这些年在宫里见太傅的频率,多的两手两脚都数不过来。

    我跟母妃说,这大概就是原因了。

    父皇并不是一个昏聩的君主,相反,他勤政爱民、极受百姓爱戴, 是个顶顶有智慧的人。

    太傅既能得父皇这般另眼相待,那么,他身上一定有十分过人之处,才叫父皇下这么个决定。

    母妃面上仍旧不满,只是跟刚才比稍微要好一些:“便是如此,那也该叫他进宫来教你,作甚折腾你?”

    我心道,出宫多好啊,我很愿意的,并不想太傅来宫里。

    只是我知道,这话说出来母妃可能会伤心,我就没说。

    好在母妃只是粗粗抱怨几句,并没有要找父皇商量换太傅进宫的话。

    这令我着实松了口气。

    母妃走后,我爬上床,翻身打滚了好一阵子,一想到明日出宫后的自由生活,我就激动地不能自已,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第二日,我兴冲冲地带着人手车马箱笼往太傅家去,内心无比期待。

    只是,我似乎高兴地太早了,事情好似有些不对头。

    才到太傅家门口,端方如玉的太傅大人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迎接我,嘴上说着欢迎我的话,然而却当着我的面把跟着侍候我的人全部赶了回去。

    连带我母妃给我准备的衣物、吃食一并让内侍全都带回了宫,一点点点都没给我留。

    我傻眼了,问太傅:“那我吃什么用什么啊?”

    太傅拍拍我的肩膀,笑着道:“殿下不必忧心,这些微臣都替您准备好了。”

    我如释重负地点头:“那就多谢太傅了。”

    这个时候,我还年轻,不晓得太傅的黑心肠,居然真的放下了心。

    后来,每每想到这个时候的自己,我就恨不得拍拍自己的脑袋,是不是傻了,居然会相信太傅是个端方正直的好人?

    ***

    住进太傅府里的第一日:见到了年轻貌美、温柔可亲的太傅夫人,收获了一枚聪明机灵的太傅缩小版玩伴,开心。

    住进太傅府里的第二日:没有小德子、明霞他们侍候在旁,洗漱穿衣等等都得自己来,我有点儿不习惯,但是……感觉很新奇,还不错!

    住进太傅府里的第二十日:呜呜呜,我想回宫。

    太傅太坏太坏了。

    他给我穿粗糙的布衣,给我吃廉价的粗食,还有天天要我自己穿衣洗漱、铺床叠被,什么都要我自己来。

    连衣裳都要我自己洗,呜呜呜,我手都洗得发红了。

    我头一回知道原来洗衣裳这么辛苦,所以我决定等我回宫以后要对明霞她们再好一点才行。

    住进太傅府里的第三十日,今日我终于得到一日假期可以回宫休息下。

    太棒了!

    回宫的路上我一直在酝酿情绪,等到了母亲的长春宫,我眨巴眨巴眼睛,眼眶顿时涌出一股湿意,跟着我一路小跑扑向母妃,泪珠子一点点往下落。

    母妃心疼地摸着我的脸,问这问那,问我是不是受委屈了。

    我点点头,掰着手指头跟母妃细数太傅诸多的不良之举,简直句句是泪。

    这一通声势浩大的诉苦之举直置长春宫门外挂上灯笼才歇。母妃一直陪在我身边听我念叨,她脸上一会儿是心疼,一会儿又是气愤。

    我心中暗乐,面上却作害怕状,拉着母妃的手一遍遍地求母妃留我下来,不要再送我出宫了。

    母妃果然爽快应下。

    我终于放下一桩心头大事,于是,在母妃宫里痛快地大快朵颐一顿之后我美滋滋地入了眠。

    第二日清早,我是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上醒过来的。

    一睁开眼睛,我顿时就意识到不妙。

    轻轻掀开帘子一角,果然,我又再一次出现在了宫外。

    啊啊啊啊啊啊!!!

    我悲愤、我咆哮,然而,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我见反抗无效,渐渐就不再那么抵触在太傅家里的日子了。

    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既然反抗不用,那不如试着去接受、甚至享受它。

    所以,我在太傅府里的生活逐渐步入了正轨,衣裳能自己穿得整齐、洗的干净了,对太傅的礼数渐渐周全了……

    我发现随着我身上出现的各种变化,太傅对我的态度也在一日日改善,只除了在吃饭时候因着我挑剔、时常碗里剩饭这一点令太傅有些不喜、经常皱眉外,其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运转。

    但是,不过是皱皱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太傅不会打我,也不会骂我,其余吃粗食、穿粗布这些我都习惯了,并不畏惧。

    所以,我对太傅在这方面的不喜采取了漠视态度。

    结果,我实在低估了太傅的坏心眼。

    他对我顿顿剩饭的行为不满,却不打我骂我,我就没上心,谁知他竟是在心里暗暗记着后账,单纯如我,全然不知。

    直到有一日,我做完早课,太傅忽然给我拿来一身粗布短衫让我换上。

    我不知所以,但还是识趣地换上,跟着我就被太傅领着出门,到了一处乡间地头。

    我脑袋缓缓打出一个:???

    不是吧,不是吧,不会是让小爷我下地吧?

    不可能的吧?

    然而,任凭我心中多少否决都阻拦不了太傅的意志,如果,我真的被迫跟着下地耕种了。

    整地、育苗、插秧……小爷我简直太惨了!

    中间,插秧的时候,我还被一只软趴趴的虫子给咬了,我吓得一阵哭嚎。

    太傅远远地瞥了一眼,给我科普这个虫子叫水蛭,会吸血,在稻田里遇见它是很稀松平常地一件事。

    太傅一边给我解释,一边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替我弄掉了它。

    我又累又怕,我想回家。

    头一次,我那般渴望能立刻回到太傅府里。

    可是,太傅会是那么通情达理的人吗?

    果然我被拒绝了。

    晨星理荒秽,待月荷锄归。从前在书中读到这句时候,我的理解是诗人的闲适、恬淡、乡野趣味。现在嘛,去他娘的闲适恬淡趣味,简直累死个人。

    小爷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

    又到了一月一日的休息时间。

    我几乎是逃离一般的速度跑出太傅府,直奔皇宫。

    我下定决心,说什么这次都要赖在宫里不出来,太傅家的日子……太苦了!

    这一次,我卖惨卖的更卖了了……呸呸呸,我才不是卖惨,我是真的惨好嘛!

    我泪眼朦胧地亲自找父皇说项,试图激起他曾经对我那么深刻的父爱。

    然而,我再一次低估了太傅,低估了太傅在父皇心中的地位。呜呜呜,父皇果然诚如大家所言,更偏爱太傅,为了讨太傅欢心连亲儿子都能牺牲。

    呜呜呜,我也太太太惨了吧!

    凄凄惨惨凄凄地再次回到太傅府,我学会了吃多少盛多少,碗里再不剩一粒米。

    不光是因为太傅的喜好,还有我是真的意识到了百姓耕种的不易,粮食收成的艰辛。

    往后的每一次,再读起那句人均蒙学时候学起的悯农诗,我都想流泪!

    好吧,我承认,太傅心是黑,手段是狠,但是……真的很有效。

    这在他对我后面的教导中常常体现。

    矫正了我身上太傅以为的矫情等等诸多缺点之后,太傅便开始常常带我出门去。

    常常都是没有目的地走,走到哪算哪,太傅也不多言,就让我自己多看、多思考。由此,我知道了实践出真知,有的时候书上写的不一定就是对的。

    我知道了原来一个人可以有很多幅面孔。

    好比你穿着打扮地富贵时候进门,店小二就显得特别热情好客,忙前忙后地招待你。但是你若换了身贫寒衣裳,呵呵,那待遇又是另外一个极端。

    若你在店里逛了一圈最后却两手空空地走了,少不得还要朝你背后翻白眼,说你穷酸小气……

    我第一次被太傅打扮地穷酸至级且还被没收了身家财务的时候,就面临过这样的窘境。

    当时那个店铺伙计那种赤裸裸的不屑、嘲讽的目光简直要令我发疯。

    明明不久前,我还见他待一个贵公子热情地好似冰山里的火种,等轮到我时,眼珠子一通上下打量,跟着火速变脸。

    就差没直接赶我出门了。

    原来,同一个人,能有这么多面。

    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很多。

    直至后来,我登上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最高位,俯视底下面色各异、神色百态的臣子们,我渐渐有些明白太傅了。

    认真说起来,其实太傅……也还不错。

    emmm……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居然也有称赞太傅的一天,真令人不敢置信(捂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