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0章

作者:漂泊有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子的碎碎念。

    今日, 贤妃来找朕吹枕头风,告时迁黑状,说时迁对太子不敬, 虐待太子,想叫朕治时迁对罪, 还想让朕准太子回宫, 叫朕黑着脸给拒了。

    呵,这女人溺爱孩子不舍得太子离开身边大可直说,竟还搞栽赃陷害那一套。

    她难道以为朕是傻子,她说什么朕都能信?

    陷害旁人朕要不了接许是就信了,可时迁是多端方俊朗的一人啊, 纵然……纵然有时候脾气上来许是要刻薄你几句, 但是,但是时迁他本质还是一个很温润的一人。

    这样的人来教导太子, 便是太子犯了错最多就受点言语攻击,受不了什么大罪, 他是再放心不过的了。

    天子掀开茶盖, 茶香扑鼻,他深吸一气,边品味边感叹: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太子可是一国储君, 吃点儿苦算什么?

    第二日一大清早, 朕就命人把熟睡的太子打包上车往时迁府上送了。

    瞧瞧,朕是个多么深明大义的皇帝。

    然而,一个月后,泪眼朦胧的太子可怜巴巴地拉着我的衣角,求我不要送他去太傅府、在太傅家里的日子太辛苦了的时候, 朕……朕也心疼了!

    朕居然有点儿后悔当初的决定了。

    然而,天子出口成旨,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地更改的,所以,朕觉得可以宣时迁进宫私下跟他商量商量。

    朕苦口婆心地劝他:“爱卿你看你对太子的教导是不是可以循序渐进些,叫他慢慢适应行不?太子叫朕宠娇了,可能有点儿受不住。”

    时迁没正面回应,反而扬着眉反问朕:“陛下心疼了?”

    “没有,怎么可能?”顶着时迁似笑非笑的眼神,朕的瞎话接不下去了:“好吧,是有点。”

    时迁泰然自若道:

    “既然不如,臣觉得那不如干脆陛下自己亲自教吧。臣能力微薄,不知该如何掌握其中分寸,伤了陛下的心是臣不对。”

    朕有些傻眼。

    虽然心疼太子,但是,不得不承认,太子在时迁家里的两个月明显有发生好的变化,时迁把他教得很好。

    要是朕自己来,要是再教出个老大、老三那样的,咋整?

    不行不行不行!

    朕睁开自己明亮而有神的大眼睛对着时迁拼命地使眼色:我眨我眨我再眨。

    然而,时迁跟个入定的老僧似的,窥然不动。

    朕苦着脸,摆出个跟儿子同款的苦瓜表情,积极认错道:

    “好吧,是朕错了,爱卿往后再如何教导太子朕都不再多言了。”

    时迁:“陛下确定,舍得?不心疼?”

    朕一阵摇头:“确定、舍得、不心疼。”

    时迁见我显然还是愿意把太子放他那,居然还拿起乔来:“臣觉得要不还是陛下亲自来吧?陛下英明,教导出的太子定然更符合陛下心意。”

    哎呦,朕这个暴脾气,忍不了了,忍不了了。

    然而,为了孩子的发展,朕能怎么办?

    只能继续忍啦。

    虽然要被时迁气死,但是朕也不敢发脾气,生怕时迁真的放手不管,朕只好妥协:

    “朕私库有一块极品的白玉,色泽莹润通透,极衬人肤色,一直摆在库房里倒是叫美玉蒙尘了,爱卿你教导太子辛苦了,就赏给你把玩吧!”

    朕晓得时迁正在替他媳妇挑生辰礼物,朕私库的极品玉石,就不信时迁能不心动。

    果然,时迁闻言眼睛一亮,跟着就点头道:

    “嗯,臣觉得陛下公务繁忙,臣愿意替陛下分忧。”

    朕:“……”

    一瞬间,朕真是不知道到底是该气还是该笑。

    时迁你个媳妇奴、耙耳朵,能不能有点儿骨气?敢不敢有点儿视金钱如粪土的气节?

    ***

    时迁四十二岁这年上了请求致仕的折子。

    此时,他的儿子才踏入官场,朕的太子也太开始接手一些政务,明明是正需要他的时候,他却要激流涌退,说什么要陪媳妇去看星辰大海。

    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朕不同意。

    朕坚决不同意。

    朕才不是嫉妒他能早早脱身潇洒,朕就是觉得这人太没责任感了,怎么可以就这么抛下孩子、学生、百姓……和自己呢?

    好吧,其实他女儿出嫁好些年了,孩子都有两个了,婚后生活十分美满。

    至于他儿子,承继了他的学识涵养,又跟太子兄弟相交,在京城里十分混的开。

    学生没了他还有别的老师,百姓就更不用说了,满京城最不缺的就是当官的。

    至于他父母,已故去有几年了。

    认真讲起来,似乎只有朕……是朕不想……

    朕扣下了他的致仕折子。

    然而,时迁还是那个时迁,倔脾气,一根筋,但凡下了决定便一定是思虑再三后的结果,鲜少有人能令他打小报告念头。

    不知道他媳妇可不可以,反正……我是不能的。

    时迁又连上了三条致仕的折子。

    朕扣下他也不生气,就再写,好似在说,不就是再写几个折子的事情吗?能有多难?

    他表现地这么云淡风轻的,倒衬得朕的行为幼稚低龄,不讲道理。

    朕生气了,朱笔一点,准了他的致仕请求。

    笔尖落下的一瞬间,朕眼睛进了沙子,酸酸的!

    ***

    很快,时迁就带着他媳妇溜了。

    听说,他先去了粤西,不知玩了多久后又转道去了闽浙一带。

    后来,两口子好像又往楚豫跑了。

    听京城的一些夫人闲话说这些地方都是从前时迁他夫人念叨过的心心念念想去的地方,可惜时迁一直很忙,谁能想到时迁居然肯为了他夫人在顶盛之际卸了官职丢下孩子陪夫人实现她的心愿?

    京城里的夫人们提起时迁的夫人魏氏,少有不羡慕的,那就是个老天爷的亲闺女,是个顶顶有福气的人!!!

    朕耳边时常能听到这样的话。

    每回听到,朕都要生上一遍气。

    尤其是面对着眼前的一堆奏折,再想到时迁的潇洒自在,朕就想骂他:

    “有异性没人性、有媳妇没义气的家伙,给朕等着!”

    等什么呢?

    两年后,朕传旨禅让皇位于太子,自此后在皇家别院荣养。

    面上,朕是在别院荣养天年,实际上,朕早带上侍从轻装简行溜出了京城,直奔时迁而去。

    想过二人世界?

    呵呵,朕来啦!!!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还想写一下小仙女的生活的,可是吧,小仙女的日子我也没过过,写出来可能还要破坏大家原有的想象力,就算了。还有,锦欢跟时迁两人后面的在第三人视角也就是天子的视角里面带出来了,就不再另外写了。

    好了,这本书就到这里啦。断断续续更了一年多,抱歉,但是最后还好有始有终了。现在,我要去填隔壁的坑,还另外一本的债了,以后有缘再见啦,拜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