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番外1

作者:浣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轻盈的微风吹拂过树梢, 鸟雀在枝头叽叽喳喳地鸣叫,大臣们手持笏板,一边往宫外走, 一边讨论着今日上朝时陛下提出的迁都之事,纷纷的议论声, 比枝头上的鸟雀还要响。

    “陛下缘何忽然决意迁都?诸位大人有谁知道原由吗?”

    或老或少的大臣们纷纷摇头, 其中一个瘦瘦高高, 穿着锦鸡袍的官员道:“无论陛下为什么要迁都,乐州土地肥沃、易守难攻的优点, 都是有目共睹的。乐州周围的几个郡县,又都是人烟阜盛之地, 迁都之后, 无论是大秦的军事还是经济发展,都会更上一层楼。”

    这瘦高锦鸡袍的官员, 平日最爱吹捧陛下, 众人露出假笑,随意附和两句, 扯回话题,继续讨论为什么陛下要迁都。

    他们一点都不关心乐州有多完美好吗!这些好, 陛下在上朝时已经命人念过一遍, 他们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

    “或许陛下只是在秦都待腻了?从前没有选择的余地, 大秦才在此城定都。如今大秦统御天下,陛下放眼四海,重新择一宜居之都, 亦是无可厚非。”

    “国师说,乐州有龙气,或许陛下正是为了这龙气, 才执意迁都。”

    “可是,迁都劳民伤财,陛下自来节俭,怎么可能因为这些原因,就花费巨靡去迁都呢?”

    一个小小的声音冒出来,“你们还记得,陛下曾经数次去宛州城接皇后娘娘吗?”

    这是机密,但随着时间逐渐流逝,再机密的事情,也会无法挽回地泄露出来,传入位高权重之人耳中。

    几个大臣矜持而郑重地点头。得知这个机密,足以证明他们的地位比其它官员更高贵,更得陛下信重。

    说话之人小声道:“我听说——只是听说哈——皇后娘娘的母亲庄太后就居于宛州养病,当日皇后娘娘不愿回都,便是因庄太后病情加重,皇后娘娘生出雏鸟情节,流连于宛。后来,陛下带去的御医将庄太后医治好,皇后娘娘才愿随陛下回宫。这些都是当日随行的御医告诉我的。”他言之凿凿地道,露出得意神色。

    众人哗然。

    宛州正与乐州相邻,是乐州周围最繁华的城池。

    众人想明白了,“哄”的一下议论起来,七嘴八舌的嘈杂声音,几乎要远远地传到御花园里去。

    引路的太监们不敢得罪这些大臣,只好委婉提醒道:“陛下正与皇后娘娘在御花园中闲坐,诸位大人莫要打搅陛下雅兴。”

    众臣这才压低声音,纷纷吹捧抖出宛州之事的矮个子官员。

    矮个子官员受到众人注目,他拿着笏板,神采飞扬地道:“陛下为皇后娘娘迁都,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若是为旁的东西迁都,才值得惊讶呢。”

    他傲然道:“你们这些人,怕是忘了祝青山折戟之事。日后,诸位莫要得罪皇后娘娘,才是上策。”譬如他,就将皇后娘娘奉承得很好,但皇后娘娘是否有记住他,就不得而知了。

    众人纷纷附和,但他们神色各异的面孔,似乎写出了他们暗藏于深水之下的各种各样的心思。

    ……

    正是季春时节,御花园中春色撩人,绿柳成荫,姜鸾懒洋洋地坐在秋千上,李怀懿在一旁摆了张桌案,为她作画。

    柳枝垂落在姜鸾身后,她明媚的脸庞,却比春色更加动人。飞花似梦,春风在耳边低语,姜鸾的裙袂被风儿吹得飞扬,清雅的花香交缠萦绕在鼻尖,仿佛情人最浪漫的梦。

    “陛下,好了没呀?”她忍不住问道。

    “就快好了!”李怀懿抬眼看一眼姜鸾,复又低头作画。他穿着一件缁色常服,修长手指握住画笔,玉树临风,举止文雅,神色认真。

    方才,李怀懿下了早朝,见天气晴好,便撇下国事,回到承乾宫中,把姜鸾带出来,说要和她共赏春光。来到御花园中,姜鸾看见秋千架,兴起坐上去,李怀懿为她推了一会儿秋千,又说要为她作画。于是,姜鸾跟个木头桩子一样,在此处坐了快两柱香了。终于,她心中不耐,意图从秋千上跳下来。

    李怀懿察觉到她的动作,抬眸看了一眼,笑着摇头,“鸾鸾近日愈发没有耐心了。你先荡一会儿秋千吧,待朕画完后,你再从秋千上下来,好不好?”

    “否则,画至一半,多可惜呀。”他声音温和地哄道。

    姜鸾心中挣扎了一会儿,遣宫女去看。宫女唇角抿着笑意,去桌案边看了一会儿,回来禀道:“娘娘,陛下确实快画完了,只差脸颊未画了。”

    “好吧,”姜鸾道,“那你在后头推秋千吧。”

    宫女应是,走至她身后,轻轻推着秋千,春风穿过姜鸾的发间,轻盈地拂过她的脸颊,温和得像是烛光之下,李怀懿满怀情意的目光。

    不久之后,李怀懿停下手中画笔。他立在原地,等待墨迹干涸后,才命宫人将画托起,举至姜鸾面前,“鸾鸾,朕画好了。”他柔声道。

    姜鸾脚尖轻点地面,秋千慢悠悠地停下,她抬眸看去。

    画卷中刻画了盎然春色,鸟雀飞鸣,花枝初绽,柳条垂落,而最引人注目的是秋千架上的美人儿,风儿灌进她宽大的衣袖,扬起她的裙角,让她看起来飘然欲仙,如同流淌的月华一般美丽。

    平心而论,李怀懿的画技并不算顶尖,但他确实费尽心力,仔细雕琢了姜鸾的脸庞,在这幅画中,姜鸾云髻峨峨,螓首蛾眉,说是一貌倾城,亦不为过。

    “喜欢吗,鸾鸾?”李怀懿期待地望着她。

    姜鸾的脸上漾起笑意,“喜欢。”她从秋千架上跳下来,却不知是因动作太急太快,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捂着肚子,露出痛苦的神色。

    “鸾鸾?”李怀懿脸都吓白了。周围的宫女们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大步上前,托住姜鸾的手臂,“你怎么了?”

    姜鸾摇摇头,“我感觉有些不舒服。”她抬眸,望进李怀懿的眼睛里,“陛下,我们回承乾宫吧?”

    “好,回宫。”李怀懿沉声下令。

    他扶着姜鸾走了两步,见她面色苍白,额上冒出虚汗,不忍她继续痛苦地行走,便干脆将她打横抱起,走至停在宫道边的步辇上。

    “鸾鸾,你先坐好,马上就要到承乾宫了。”他把姜鸾放到步辇上,姜鸾抬眼,瞥见他的下颚线条流畅优美,鼻子挺拔,眸中盛满担忧。

    姜鸾轻轻地“嗯”了一声,勉力在步辇上坐好。

    李怀懿坐在她身旁,托着她的手臂,对太监们吩咐道:“回承乾宫。”

    太监们应是,步辇平稳地抬起,缓慢往承乾宫去。入了宫门,李怀懿将姜鸾抱回寝宫,又命人去传御医,给姜鸾看身子。

    御医很快便到。自宛州之事后,太医院人人皆知,陛下将皇后娘娘放到了心尖尖上,因而但凡是承乾宫来传,他们都抢着去。这回,是太医院院正,抢到了为皇后娘娘诊病的资格。

    他入寝宫行礼,隔着朦胧纱帐,为姜鸾诊脉。

    “把纱帘撤了吧。”姜鸾声音虚弱,“本宫感觉身体不太舒服,隔着纱帘,恐太医诊断不清。”

    李怀懿坐在床头的锦凳上,犹豫一会儿,虽然心中仍惦记着曾有太医盯着姜鸾挪不开眼之事,但到底不愿违背他的鸾鸾的意愿,便对宫女道:“撤了。”

    宫女应是,将纱帘撩起,挂于金钩之上。院正一眼瞥见姜鸾的面庞,只觉如同瞥见一抹最灿烂的霞光。他心神恍惚了一下,随即心跳剧烈加速,在胸膛中跳个不停。

    院正连忙低下头,用心诊断姜鸾脉搏,又打量一番姜鸾的面色,看了她的舌苔,最后,他定了定神,恭敬道:“回禀陛下,皇后娘娘有喜了!”

    李怀懿站起身,险些将身后的锦凳踢倒。

    “果真?”他声音如往日一般平稳低沉,但细细分辨,可闻其间气息微颤。

    “自然是真的,微臣不敢妄言。”院正道,“只是皇后娘娘动了胎气,应以静养为上,但也不可一味卧床,每日适当走动些许,可避免生产艰难。”他絮絮说了一些生产的注意事宜。

    姜鸾一一记下,让宫女给了院正赏银。院正并不敢接,连连摆手道:“为皇后娘娘诊出喜脉,是微臣的福气。”

    至今,他仍不敢抬首,细看卧于龙床之上的女子。他想,这样端丽冠绝的美人,若非为陛下所佑,定要于乱世中辗转,不知落于多少枭雄之手,导致过早地凋零。

    李怀懿似乎这才回过神来,他摆了摆手,把院正和宫女们挥退,走至姜鸾身边,俯下身子,轻轻在她额上覆下一吻。

    “鸾鸾,朕听说,生产很苦,谢谢你为朕诞育子嗣。”

    “朕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他的柔软薄唇像春天的细雪一样,轻轻停在姜鸾的脸颊。姜鸾翘起唇角,拉着李怀懿的袖子,轻声道:“既然谢我,那陛下都要听我的。”

    “好。”

    “不许纳美。”

    “好。”

    “也不许在我怀孕的时候宠幸宫女。”

    李怀懿有些冤枉,“朕何时宠幸过宫女?”

    姜鸾眨眨眼睛,“他国有前车之鉴。”

    从上国建国开始,各国皇帝就有在皇后怀孕之时宠幸她身边宫女的传统。一般而言,皇后并不会将此事视为皇帝不忠,反而认为是一种恩宠——因为皇帝宁愿宠幸她身边的宫女,也没有去宠幸宫中的妃嫔。

    但显然,姜鸾的要求和她们似乎不太一样。

    “朕自然和他们不同。”李怀懿的手指修长白皙,温柔地把姜鸾的乌发拢好,“鸾鸾,朕心悦于你。”

    他拢好了头发,把手指收回来,轻轻抚摸着姜鸾的脸颊。

    “因为心悦于你,便不忍你伤心。你不喜什么,朕便不做什么。”李怀懿的声音低沉温雅,不急不缓地诉说着他的诺言。

    亘古不变的诺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