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新年计划

作者:桃禾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中午时分, 在警局的姚旭打了个电话给季乔。

    常宁远和陈格被警察带回了警局。

    陈格身为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在警察的询问下很快就招出了账户里一百万的由来。

    常宁远因为涉嫌非法拘禁行为,估计要拘留十几天。

    陈格作为共犯同时涉嫌卖.淫被一同拘留。

    得到消息, 季乔道了声谢,告诉他贺时礼已经醒了, 目前没有什么大碍。

    姚旭应好, 说自己过一会儿就从警局过来,其他事交给律师。

    季乔点点头,拜托道:“好, 那你过来的时候帮时礼带一套衣服吧,他之前的已经不能穿了。”

    白色衬衫沾着血污,早就被季乔扔掉了。

    “行,他的尺码我知道。”姚旭二话不说地答应了。

    季乔挂断电话, 将姚旭的话转述给贺时礼。

    贺时礼点点头,欲言又止。

    “怎么了?”季乔打了个哈欠。

    一夜没睡,眼下事情得到解决, 她的困意便上来了。

    贺时礼摇摇头, 将床让给季乔。

    “你睡吧。”

    姚旭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季乔在病床睡觉而贺时礼坐在一旁的场景。

    他眨了眨眼,要不是贺时礼身上这身病服, 他真怀疑自己看错了。

    “你——”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贺时礼用手指阻止了。

    贺时礼指了指门, 示意到外面说。

    “可以啊你。”姚旭瞥了眼门口,“小乔没睡好?”

    贺时礼摇摇头:“她一夜没睡。”

    姚旭叹口气:“她估计吓得不轻,也还好她提醒我报警了。”

    贺时礼垂下眼睫,有点懊恼:“是我大意了。”

    “说什么呢?”姚旭挥挥手,“哎说点开心的。”

    “你没看到常宁远在警局的那个龟样,失魂落魄地和什么似的。”

    姚旭大力歌颂了公安民警的秉公执法, 重点描述了常宁远在警局憔悴不堪的模样。

    “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像踏马个神经病似的。也亏他想得出来找陈格色.诱你。”

    “反正警局他蹲定了。等回去以后你再催催汇同那边,争取让他一直在里面出不来。”

    “我决定把他被拘留的消息散到网上去,让他体验一把什么叫社会性死亡。”

    姚旭吧嗒吧嗒说了好久才过瘾,看了看贺时礼:“你说呢?”

    贺时礼皱了皱眉:“他这次这么做,有部分原因就是我们在举报他的公司。”

    兜兜转转,常宁远最后的目的还是想报复自己。

    “切,也不看看现在网上舆论都成什么样了。”姚旭的表情不屑,“不管我们出不出手,关门都是迟早的事。”

    贺时礼静默片刻,弯唇笑了笑。

    “哎对了,你可以出院了吧?”姚旭将手上的衣袋塞给他,“小乔要我买的衣服。”

    贺时礼接过来,想了想道:“等乔乔醒了再办出院手续吧。”

    他对姚旭笑着解释:“让她多睡一会儿,反正没事。”

    姚旭翻了个白眼,不能忍。

    “你够了啊,我踏马吃饱了过来的,不想再吃狗粮了。”

    他做了什么孽要被这两人秀这么多年的恩爱?

    简直欲哭无泪。

    常宁远被拘留的消息很快就在汇同互联网的圈子里流传开来。

    至于原因则众说纷纭。

    听说是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一起被抓的后,这传言更是渐渐演变成了一个桃色新闻。

    常宁远原本在众人眼中是年轻有为洁身自好的青年企业家,因为帅气的外表尤其受到女生的崇拜和仰慕。

    这个新闻一出,他原本的黄金单身汉形象彻底崩塌了。

    与此同时,市检查院正式受理了橙化教育涉嫌行贿的案件。

    常宁远作为嫌疑人,被律师取保候审。

    经此一役,常宁远的公司元气大伤,基本人去楼空,看好他们的资本也很快撤了资。

    公司宛如一个空壳。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现实而无情。

    一个月过去,网上几乎再没有橙化教育的消息。

    原本被业内看好的新星还没有发光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坠落了。

    在那次之后,季乔再也没有见过常宁远。

    直到11月的一天,贺时礼打电话告诉她常宁远想见一见她。

    他的案子开庭在即,想在开庭前再见她一面。

    季乔一口回绝,认为他们已经没什么见面的必要了。

    贺时礼那边停顿良久,却是开口:“那陪我去见他一面吧,我有话想和他说。”

    季乔顿了几秒,答应下来。

    周六下午,季乔在家里给两人各自精心搭配了一套衣服,同样的黑白色系,简单和谐。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见他。”季乔抹着口红,从镜子里看向后方的贺时礼。

    贺时礼笑了笑:“男人之间的事。”

    季乔皱了皱眉:“和我有关吗?”

    贺时礼笑而不语。

    季乔用棉签将多余的口红擦掉,抿了抿唇,嘀咕道:“神神秘秘的。”

    还说要和常宁远单独聊一会儿,那不就是有秘密不给自己听吗?

    化好妆,季乔同贺时礼一起去了约定好的会所。

    贺时礼说有话要单独和常宁远说,季乔只好先坐在大厅等。

    装修雅致幽静的包厢里,常宁远看到贺时礼一个人时怔了怔,眼睛下意识向门口看过去。

    “乔乔在外面,一会儿过来。”贺时礼知道他在想什么,率先开口。

    常宁远沉默片刻,抿了下唇:“没想到你们愿意来。”

    贺时礼在他对面坐下,为两人各倒上一杯茶。

    “乔乔不愿意,是我想来。”

    常宁远怔了怔,苦笑。

    “你已经赢了,来笑话我吗?”

    “来告诉你一件事。”贺时礼的声音淡淡。

    热气缭绕着从茶杯一路上升,将他的面容氤氲得模糊。

    “其实我特别后悔……”贺时礼顿了顿,在常宁远不解的目光中开口,“光天的那个项目,我当时就不该让你。”

    常宁远愣住:“光天的项目本来不就是——”

    他的声音一顿,陡然意识到贺时礼提的是前世之事。

    他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倒抽一口气:“那个项目是你让的?”

    贺时礼颔首。

    常宁远震惊:“为什么?!”

    “你说呢?总不会是对你做好事吧?”贺时礼说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常宁远皱眉沉思片刻,猝然靠向椅背。

    “原来是乔乔……”他的背佝着,神情落寞。

    他没想到,贺时礼上辈子就喜欢季乔。

    更没有想到,自己引以为傲并借此飞腾的项目是贺时礼让的!

    原来,他那时的意气风发、年少有为全是建立在贺时礼的退让上……

    常宁远垂在腿边的拳头紧了紧,颓然地低下头。

    他输了。

    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输得彻彻底底。

    贺时礼开口:“我叫乔乔来了。”

    话音落下,包厢的门被打开。

    季乔在贺时礼旁边坐下,看着对面的常宁远一时无言。

    几个月不见,常宁远瘦了很多,脸颊凹了进去,原本很亮的眼睛黯淡下来,整个人像没了精气神的老人一般。

    和大学那个在篮球场少年意气的人实在相距甚远。

    “我去下洗手间。”贺时礼起身。

    季乔连忙拉住他的手“哎!”了一声,抬头眼巴巴看着他。

    “没关系,有事叫我。”贺时礼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

    季乔只好点头,随贺时礼去了。

    很轻的关门声过后,包厢里沉默下来。

    半晌,常宁远低声开口:“我只是想和你告别,没别的意思。”

    到了末路,反倒是自己一直视为眼中钉的贺时礼更了解他在想什么。

    常宁远觉得讽刺无比,胸口因为季乔避之不及的态度微痛。

    季乔蹙眉,缓缓开口:“我们还有什么告别的必要吗?”

    “对不起。”常宁远道歉,表情诚恳,“不管是哪个我,都对不起。”

    季乔沉默片刻,发现自己对他的道歉已经没什么心情波动了。

    “常宁远,其实你本来可以有很好的前程和未来的。”

    假如他不是那么执着在自己身上。

    常宁远摇着头苦笑:“你不要我,前程有什么意思?”

    他深刻记得上辈子那些没有她的日日夜夜。

    他或许做错了很多,可他也是真的爱季乔。

    “你到现在都不知道错在哪里了。”季乔看着常宁远,摇着头嗤笑一声。

    “你一定在心里说,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我,都是因为爱我,对吗?”

    常宁远沉默不语。

    季乔脸色如常,声音清澈平静:“可是,爱一个人应该是让她快乐,而不是假借爱的名义一再伤害她。”

    “你总是说爱我,但你做的一切都是从自己出发。你爱的只是你自己。”

    常宁远张了张唇,想解释又说不出口。

    不管他说什么,好像都是在坐实季乔说的话。

    最后,他只能机械地重复道歉:“对不起。”

    季乔抿唇:“你知道我最恨你的是什么吗?”

    “知道,”常宁远顿了顿,艰难地说出口,“我前世出轨,现在又想让贺时礼……做同样的事。”

    说出口的每个字都像是扇在自己脸上的巴掌,提醒他自己和贺时礼的差距有多大。

    季乔摇摇头:“不。”

    “是你让我觉得,我是一个不配得到爱的人。因为你,我很长时间内都没办法相信有人会永远爱我。”

    季乔吸了口气,继续道:“即使在很幸福的时候,我也觉得这幸福并不会持久。就像烟火一样,等爱情燃烧完了,幸福也就没了。”

    常宁远的表情愣怔,心口因为懊悔和自责剧烈地疼痛起来。

    他好像忽然就明白了,那天贺时礼为什么会将自己划成那样。

    不知道要有多大的信念,才能在那种时候也不忘考虑季乔的心情。

    “所以贺时礼让你相信了?”他低声问。

    想到贺时礼,季乔的嘴角弯了弯,郑重地点点头。

    她表面漂亮自信,骨子里却因为家庭和前世的事对感情一直抱着悲观态度。

    直到遇到贺时礼,她才发现,世界上可能真的存在这样坚定又包容的爱。

    季乔幸福的表情刺痛着常宁远,眼眶一点点红了。

    “也是,他爱了你那么久……”他低声喃喃。

    “什么?”季乔没有听清。

    常宁远看着她,再次道歉:“对不起。”

    他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出轨给季乔带来的心理阴影有多巨大。

    因为那时,她一直表现得非常坚强和独立。

    季乔抿唇:“你不用再和我说对不起了。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干嘛?”

    即使她现在能心平气和地谈这件事,也不代表她就原谅他了。

    常宁远有一瞬间的沉默,紧接着,他忽然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肉和肉之间发出巨大的声响,白皙的脸颊立刻多了个红色的掌印。

    季乔被吓了一跳。

    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对面又是重重地“啪”一声。

    包厢的门被人打开,听到动静的贺时礼匆忙进来。

    他搂住站起身的季乔肩膀,目光转向常宁远的脸。

    常宁远两边脸颊红肿,眼角低垂着,神色颓靡。

    季乔的目光闪了闪,拉住贺时礼的手臂,小声说:“我们走吧。”

    “好。”

    贺时礼最后看了常宁远一眼,和季乔一起离开了。

    常宁远一个人颓然坐在椅子上,眼泪缓缓流了下来。

    “我还你……”他喃喃自语。

    几天后,常宁远留下遗书在家中割腕自杀,被父母发现送到了医院。

    人经抢救及时救了回来,开庭时间也随之延迟。

    12月初,法院正式开庭。

    常宁远对自己的行贿行为供认不讳,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

    判决书下来,所有的同学都唏嘘不已。

    最近一段时间,两人身边的各种群都在议论这件事。

    季乔无心参与讨论,自顾自地做着来年计划。

    她窝在沙发,一边浏览行业新闻一边写写画画。

    冬天的午后,开着地暖的家里暖洋洋的。

    阳光从落地窗照在季乔的身上,困倦感渐渐袭来。

    季乔打了个哈欠,决定就地午休一会儿。

    她闭上眼睛,手指一松,pad便顺势落在了沙发缝里。

    片刻后,贺时礼从书房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他皱了皱眉,从卧室拿出一床较厚的毯子,俯身盖在季乔的身上。

    正要起身时,贺时礼的余光瞥到了惨被抛弃的pad。

    他笑了下,伸手将pad从缝里救出来。

    手指不小心解锁了屏幕,季乔的工作计划顿时映入眼帘。

    满满当当的工作计划,足足占了一个屏幕。

    而另外一页的标题则写着“新年生活计划”。

    贺时礼顿了几秒,忍不住好奇打开了生活计划的页面。

    本来以为会是旅游几次、看书几本之类的计划。

    没想到打开却只有五个字。

    ——和宝贝结婚。

    贺时礼的心脏一颤,目光在这几个字上停留许久。

    经过这么多年的时光,他终于成了她计划的一部分。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竟然有种令人想哭的魔力。

    贺时礼不是没有想过要将自己也重生的事情如实告诉季乔。

    可是思来想去,又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季乔如果知道了,只会为上辈子感到加倍的遗憾。

    索性什么都不说,这种遗憾他一个人来承受就可以了。

    也或许,他会在婚后的某一天告诉她。

    那时的他们可能在看书,可能在散步,可能在陪孩子玩,也可能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起晒太阳……

    总之,那应该是个风平浪静的寻常日子。

    他说起自己的暗恋不会苦涩,她听了也不会太难过。

    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幸福美满的生活,而那只是青春回忆的一部分。

    贺时礼退出页面,小心翼翼地将pad放在茶几。

    然后俯身,低头吻上季乔的唇。

    季乔睡得迷迷糊糊,自发地伸手抱住他的脖颈。

    她闭着眼睛,撒娇般地哼唧两声。

    “你工作做完啦?”

    她的声音带着微睡醒的微哑,沙沙的,很好听。

    贺时礼的心脏顿时酥了一片,索性坐在沙发将人抱上自己的腿。

    季乔睁开眼睛,黑色的瞳仁看起来有些懵懂。

    “怎么了?”

    贺时礼并不打算告诉季乔自己看到了她的计划。

    可高兴和愉悦却是藏不住的,他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目光柔软带笑。

    他亲了亲她的鼻尖,笑着说:“没什么,就是觉得最近天气都很好。”

    天气晴好,心情明朗,万物可爱。

    季乔怔了怔,轻声嘀咕:“什么呀?”

    她双手捧住贺时礼的脸,一本正经地说:“贺先生,你又开始神神秘秘的了。”

    话音落下,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好的爱情是什么呢?

    对季乔来说,就是对方即使神神秘秘,自己也不会疑神疑鬼。

    这很难,可是她现在有了。

    一直以来,贺时礼理解她的不安,包容她的敏感,竭尽全力地给她安全感。

    在这样安稳妥帖的感情里,她似乎不用担心和惧怕任何人和事。

    他让自己相信——

    这世界纷扰杂乱,总有人会温柔坚定地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到这里,男女主的心结都打开,其实已经圆满啦。其他的环节放在番外吧。(明天更)

    这篇文其中一个暗线是常的记忆觉醒,所以可能很多读者会觉得他烦。但他是大纲里的一部分,我就是想写不同的人在面对相似的事情时做出的反应差别呀。

    世界上有常那样可恶的人,也会有贺这样可爱的人。

    最后我想说,现实中可能也有很多女孩子因为自身性格、原生家庭、感情受伤等原因,在感情里比较敏感。希望每个这样的女生都可以遇到男主这样的人,包容你的敏感,理解你的不安,给你非常多超级多无敌多的安全感!让你无时无刻都感觉到自己在被爱着^_^

    还有一个抽奖回馈全订读者,一共20000jj币,全订的姑娘可以碰碰运气,10号开奖,系统自动抽

    ——————

    下本应该开《暗里着迷》,感兴趣的仙女们可以去专栏收藏一下

    陆家大小姐20岁生日那天,陆家大摆宴席,邀请各路名流参加。

    有人玩笑道,这恐怕不是生日宴,而是选婿宴。

    生日宴上,秦家公子秦孝则没有看上明艳的陆佳钰,反而对陆家娇弱的小小姐陆佳恩一见钟情。

    两人很快就陷入了热恋。

    陆佳恩从小体弱多病,身体娇贵,讲话轻柔,是个楚楚可人的佳人。

    谈恋爱时,秦孝则对女友也是极尽宠爱,万般疼爱。要什么给什么,从不手软。

    两人一起度过了蜜里调油的两年。

    两年后,秦孝则的朋友打趣地问他准备时候发喜糖结婚。

    没想到,秦孝则却是沉默片刻,轻嗤出声:“结什么婚?我不过是在补偿她罢了。”

    当天晚上,秦孝则收到了女友发来的分手短信。

    不仅如此,他还无意中发现了两个事实。

    一,陆佳恩心里一直有个白月光,自己不过是个相似的替身而已

    二,那个传说中的白月光,即将回国。

    后来,两人重逢在陆佳钰的订婚宴上。

    秦孝则死死盯着作为伴娘的陆佳恩,在角落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宴散后,他控制不住内心的妒意,拉住陆佳恩细弱的手腕。

    陆佳恩抬眸莞尔,声音清淡:“秦先生有事吗?”

    秦孝则强撑的面具一点点崩塌,近乎崩溃地质问——

    你口中的”宝贝“,到底踏马的在叫谁???

    ☆、日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