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0章 完结+番外

作者:奥利奥冰冰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创世神?归位?

    林悦听得迷迷糊糊, 深觉莫名其妙。

    但是,她突然间又想起了之前在秘境之中的所见,那本画册, 还有那些似曾相识的奇异感受。

    一个大胆而诡异的想法在其心中慢慢升腾而起, 便似原本只有一点星火,但而后渐渐就要变成燎原之势。

    创世神……?

    漆黑水润的小鹿眼眨巴, 她专注的盯着那张几乎与从小陪伴在她身边,一直形影不离的发小的脸。

    这张脸看起来那么熟悉, 但无论是他说话的语气, 还是表情、动作, 却都是她不甚熟悉的。

    冉纤尘并不是她的发小。

    可是……在林悦的脑海之中, 潜意识里,却在告知她, 这个人,她定时认识的。

    而且还是无数熟悉的,就好似千百年前, 他们就曾相识相知过一般。

    漆黑的视线流转,林悦忽而见到了冉纤尘用僧袍遮住的手腕。

    在那里!

    在那处似乎有一道黑烟, 而那黑烟就便是让她产生这种奇怪感觉的由来。

    林悦早已不是第一次见过这道黑烟了。

    自她进入这若叶大陆之中, 与这道古怪的黑烟也打过了好几次的交道。

    她早已知道那个大BOSS黑袍人, 便是由那道黑烟组成。

    他可绝对算不得什么好人。

    只是这道黑烟, 如今又是什么时候与本文男主纠缠在了一起。

    冉纤尘小和尚原本应该是心系天下苍生、又为了最高修为境界不断修炼的热血青年, 又怎么会和这古怪诡异的黑烟同流合污呢!?

    而且, 他又为什么一直叫嚣着要让创世神归位呢?

    这小和尚难道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身份吗?!

    似是觉察到了林悦的视线, 冉纤尘眼眸收缩,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主人!主人你记起来了吗?是我!是我啊!”

    林悦狐疑的歪了歪小脑袋。

    先生,你哪位?

    可能林悦迷惑眼神, 让冉纤尘越发疯狂了起来。

    “主人!你为什么甘心把自己交给这条四脚蛇,却到了此时都还没有想起我来!?为什么?!为什么呢?!”

    看着冉纤尘就要像马教主一般咆哮了起来,林悦忍不住微微一缩头,越发露出了一副不忍直视的面容。

    这冉纤尘,或者是黑烟也真是搞笑。

    之前种种,他还想置她于死地。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叫她主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正如此想着,之前一直与林悦失去联系的随身空间,却是产生了一丝震动。

    林悦心念一动,缓缓摊开了小手。

    在其手中,倏然就出现一支漆黑无光、朴素无华的黑色铁簪子。

    这簪子尾端呈现出凤首的模样,乃是林悦自永生城中所得。

    她原本一直以为这不过是一支普通的发簪,却从中得到了极具灵气的永生泉。之后更是变成了她体内的水灵根。

    今日再次见到这根漆黑铁簪子,林悦却是眼眸猛然收缩了一下。

    这簪子……这簪子……

    她分明记得在一场离奇古怪的梦中,她也曾见过一支一模一样的簪子。

    那簪子似乎还可以幻化成一支铁笔。

    林悦如此想着,抬手微微一动。

    一股轻灵之气瞬间袭来,一下子便让四周污浊的空气都为之变得清澈了许多。

    而其手中的那支平平无奇的铁簪子,也在下一刻,倏然变成了一支闪烁着无边光华的神笔!

    “这是……?”

    林悦握着笔不断打量。

    这就是她在梦中所见的那支笔。

    只要心随影动,她可以用这支笔画下她想要的一切。

    而这一切,也会在下一刻变成实物。

    这一技能可以说是惊世骇俗、厉害无比了。

    简直堪比神笔马良一般的存在!

    林悦捏着神笔啧啧称奇。

    她原本以为那场梦只是白日做梦而已,却没想到此时居然成真了。

    如此看来,她、她、她可能真的还有她所不知道的身份啊?!

    面对眼前这玄妙的一幕,冉纤尘激动的搓了搓手,视线更是狂热的盯紧了林悦。

    最是干净澄澈的灵韵之中,倾城绝色的精灵少女,手持一支同样不断散发着光芒的玄天神笔。

    她是如此美好迷人,纯洁高贵,犹如这天上地下最最圣洁的神明。

    浅淡的一颦一笑,便是勾魂摄魄,让人甘心诚服在其脚下,只为能得其淡淡的一瞥。

    只是此时,神明似乎还有疑惑。

    绝色惊人的眉心轻蹙,此间那朵最美丽的芙蕖,也似困惑的皱起了花瓣。

    让人忍不住便想上前一步,伸出颤抖的手指,替其轻轻抚平那一处褶皱。

    冉纤尘忍不住就往前迈了一步。

    而大师兄如何肯让自己的珍宝如此被人觊觎,直接一侧身,便将她娇小身影,遮掩得一丝不露。

    “看到了吗?主人已经想到了!主人已经完全能够操控玄天神笔!”

    冉纤尘语气狂热,无比喜悦的情绪不断冲击,让他语气都开始不稳起来。

    “黑龙!你以为就凭你一人就可以独占主人!不可能的!我跟你说!主人是我的主人!”

    “待到一切都重新回到正轨,主人变回想起一切,也会知道当年之事本就是你的错!”

    “是你的错误,才会让主人如此痛苦,甚至于失去了神骨,变得如同混混沌沌的凡人一般,在这人世间浮沉!”

    “你只怕还知道主人到底是怎么回来!”

    冉纤尘全身都如患了痢疾一般不停的颤抖着,就连其嘴唇都不受控制。

    “她在现代,她是猝死的!你是工作太辛苦!太累了!猝死的!”

    冉纤尘大声道:“主人可是神明啊!是要被人供奉起来,好生保护的神明!她却是那么辛苦,夹着尾巴做人,为了那么一个小小的公寓,而被甲方爸爸压榨精力,而被累到猝死倒下的!她怎么可以如此窝囊!?”

    林悦:“……”

    我窝囊,我猝死,我丢脸。大兄弟,不用你提醒,谢谢!

    听现在冉纤尘的大喊大叫,林悦倒是觉得他又变成了她的发小了。

    从小发小就占有欲极强,恨不得把林悦藏在他的翅膀下面,根本不让别人有机会碰到她。

    小时候一起长大,成年后,更是买了房子,就住在了林悦的隔壁。

    发小熟悉林悦的一举一动,一直陪伴着她,却并不太明白林悦的心理。

    其实,林悦对于她之前二十几年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抱怨。

    什么季节开什么花。

    小时候她努力茁壮成长,努力读书,学习成绩名列前茅。

    长大了,她凭着自己的努力进入了华国最好的建筑设计研究院。从事的是她最喜欢的工作。

    她的工作就是她的兴趣爱好,她的工作就是她的梦想。

    这一切都很完美,她并不觉得有什么窝囊的。

    自力更生,小小年纪就凭自己的努力买下了一间只属于自己的小公寓。

    虽然面积不大,每个月要还的按揭不少,但是她甘之如饴。

    没有什么,比认定了自己的目标,并为此努力,更美好的事情了。

    她是觉得生而为人,她很幸福。

    当然,意外猝死是她大意了。

    但是,如今看起来,她会猝死从而穿越到这若叶大陆来,只怕并不是她一开始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而那本发小在她的帮助提示,根据她小时候的梦境所在的梦,而写成的那本扑街文——《争霸之无上修真》,只怕也并不是一本小说那么简单。

    如果……她真的是若叶大陆的创世神,她手中所持的笔便是开天辟地的玄天神笔,大师兄便是创世神无意中捡到的那条小黑龙。

    那么,面前的男主小和尚、陪伴她成长的发小,又到底是何人呢?

    手中的玄天神笔缓缓的散发着令人舒适的光芒,冉纤尘也好似被安抚了下来。

    他眯起眼睛,深深呼吸。

    缠绕在其手腕之上的那道黑烟,其上污浊泥泞的光,也开始渐渐的散去。显露出了他原本空灵澄澈的气息。

    林悦眨巴了两下水润好看的大眼睛,忽而脱口而出:

    “你是……太初……元气……?”

    冉纤尘闻言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是欢愉又惊喜的展开了笑颜。

    “主人……”他控制不住,声音低沉而颤抖着,是那么小心翼翼地,又怕是一不小心戳破了美梦,才发现一切不过是梦一场。

    “主人,恢复了记忆,将我认出来了!?”

    林悦却是诚实的摇了摇头。

    她并不记得太过清晰,只是凭借着之前的记忆,与那日梦中的情景抽丝剥茧,条分缕析罢了。

    在古老的若叶大陆传说中,创世神自浮屠海而来,以一支玄天神笔,破一处太初元气,创造了这个世界。

    当她取出玄天神笔,冉纤尘便是如此激动。

    而随着玄天神笔的光芒闪动,净化作用开启,冉纤尘手腕上的污浊黑烟,变得越来越纯净,且给她的感觉也越来越熟悉。

    那么,唯一的解释,冉纤尘便是太初元气化身。

    相较于冉纤尘的激动与惊喜,大师兄时刻关注着林悦的表情,这一见之下,心头便突突跳动了两下。

    那股熟悉的、不受控制的感觉瞬间袭来。

    她就要记起一切了?

    那些美好的、痛苦的、纯洁的,或者是污秽不堪的记忆。

    大师兄也隐隐有着一丝激动与隐秘的欢愉,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极为强烈的不安。

    不可以。

    身为神明,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睥睨众生。

    当年他尚且年幼,只凭着满腔热血,将神谛拉下了凡尘,沾染了他的气息。

    若是神明再次归位,她的一切喜怒哀乐便会从此失去。

    从此在这世上,再没有林悦其人,也不会再有娇娇软软,遇事怂兮兮,可在关键时刻还会想出办法,让自己与他人都能脱离险境的小师弟。

    一开始,他的记忆被牢牢封印、消除,他根本没有将她认出来。

    可他就是这么不受控制被女扮男装的小师弟所吸引。

    不由自主的靠近,想要了解她更多。

    随着时间的推进,他自身的黑龙血脉不断觉醒,而他的记忆也开始不断的复苏。

    他终于渐渐想起了当年之事,当年他们住在浮屠海秘境之中,恬淡美好的田园生活。

    她虽然为神明,却没有什么架子。

    只是一如小师弟一般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就像个小宝宝一般,需要人时刻照顾着。

    他有时候看着她绝美笑容,都会觉得惊奇,这么漫长的千百年岁月,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而他原本乃是远古凶兽,性情残暴无情,天生就有破坏之力,恨不得将一切都尽数毁灭。

    可就在她的身边,他安心为她洗手作羹汤。

    每当他帮她收拾衣衫、清洗打理,为她做好吃的,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他都甘之如饴。

    甚至于心头的一股难以言表的喜悦,也无时无刻的冲淡了他本性中的戾气与残暴。

    只要能跟她在一起,他就永远变成一条小黑龙也没有关系。

    只是……

    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误会、失望、仇恨的情绪交织,让他感受到了被被迫的痛苦。

    原来,他看起来好似早已与她亲密无间。

    但是,事实上,主人还是主人,神明还是神明,他从来就不曾完完全全的得到过她!

    在被那些凡间修士丢入了开天鼎中,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期望,他总觉得她一定会来找他,一定会原谅他所作的一切。

    可是……一次次的失望袭来,他被抽经扒皮,被挫骨扬灰。

    记忆消散,血肉用作封印污秽之物。

    他心中的戾气痛苦早已达到了顶点。

    在上一世中,他虽然还顶着寂沉仙尊的名头,却从来不曾快乐。直到他终于以自身魂魄,让时光回溯,让他们回到了故事的原点。

    而原点……就是原本在他身边,毫不起眼的小师弟。

    因为这个小师弟,既定的命运被一点一点的改变。

    他背负着天下苍生的命运,忍受着无边的痛苦,也让他一点一点的发现了小师弟的秘密。

    小师弟原来是小师妹。

    小师弟的身份可不止是小师妹那么简单。

    小师弟……居然就是她!

    他跨越千年,耗尽心力,即使深思混沌,还依然努力探索寻找的那个人!

    他的神明!

    当他完全想起一切,就忍不住想要占有她的一切。

    从此就藏在自己的身后,再不让人觊觎一丝一毫。

    当年他曾得到过的,如今他好不容易才找回了她。他自然还应该再次得到她。

    可即使后来,他连哄带骗,终于得到了。不安的情绪却也越来越浓烈的席卷上心头。

    她是可是神明!

    是高高在上的神!

    即使被他拖入了凡尘之中,她依然是澄澈无垢的神明。

    偷来的欢愉与时光,总是会有尽头……

    大师兄下意识抬手便要拉住林悦的手,可在见到那张绝色容颜之时,还是坦然松开了手。

    这一次,他说好要将一切的决定权都放在她的手中,便绝不会食言。

    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恢复了记忆,归位成了那个高高在上、无悲无喜的神明;还是从此以后,她还与千百年前一样,睥睨着众生。

    他都会拼尽全力,站在她的身前,为她挡风遮雨,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永远的平安喜乐,舒心肆意。

    大师兄下定了决心,但冉纤尘如何肯就此善罢甘休,不断的提醒着往事。

    “黑龙,当年主人早已舍弃了你。就算你死在了主人面前,她也绝对不会多看你一眼。”

    “你这个龌龊的四脚蛇,别以为你就此就可以独占主人。主人也永远不会将你放在心上。”

    听到这话,倒是让林悦微眯起了双眼。

    在黑龙神殿之中,黑龙骨曾说到过当年黑龙神之事。

    世人都道乃是创世神救世,却不想被祭天的其实是远古神兽黑龙。

    看那壁画所示,黑龙被祭献,定是痛苦不堪。

    大师兄就是当年之黑龙,那么,他定会在心中耿耿于怀,成为他们二人之间不可解除的死结。

    林悦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在她的意识之中,她也绝不会是那种沽名钓誉,为了那一点点虚名,而让自己的好友、亲人……或者说是爱人,陷入如此痛苦又万劫不复的境地。

    当即,林悦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细声细气道:

    “当年之事到底是如何?你若真将我当做是你的主人。想必你也应该将一切细细道来。”

    这话一出,大师兄与冉纤尘俱都微微一愣。

    大师兄抬手便要拒绝:“当年之事过去便过去了,何必再要记起。小师弟,我根本没有在意。你又何必放在心上……”

    “啧啧!”大师兄之言尚未完全说完,立时便被冉纤尘打断,他大声道:

    “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当个好人!”

    “是!当年之事便是我一手所为。但是,我是为了主人好!我问心无愧!今日我就算将一切都告知主人,从此被主人厌弃,我也要把一切都说出来。”

    冉纤尘桃花眼迷离,纤长浓密的睫毛剧烈颤抖着。

    他望着林悦一字一顿道:

    “主人,当年您已经见过了人心叵测。若不是那些凡人贪婪且无知,这若叶大陆如何会破碎成那副样子!您又如何需要用全身修为填补崩塌的世界,导致自己元神俱灭……”

    林悦默不作声的听着冉纤尘的话,终于将当年之事缓缓拼凑了起来。

    原来,当年,人间界灾祸不断,邪魔丛生。那种吃人的妖物在整个若叶大陆横行,眼看着这世间便要化作一片焦土,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创世神原本居住在浮屠海秘境之中,与若叶大陆并不相连。

    待她发现世间异常时,若叶大陆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之中。

    与其一同居住于浮屠海秘境中的两位小神——远古神兽黑龙,与若叶大陆的第一道轻灵之气——太初元气凝结而成,也便是如今的冉纤尘。

    两人皆都自告奋勇,甘心入世,营救天下苍生。

    可没想到,此二人刚出了浮屠海秘境,情况便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当然这其中一开始也发生了许多事情,导致误会重重,黑龙神与太初元气嫌隙渐起。

    黑龙神靠自身之力,修建了宽广无垠的黑龙神殿,试图将所有人都接到此处,避过此次的灾祸。

    太初元气却深觉这世间众人界都是蝼蚁,属实犯不着花下那么多的精力,耗费自己那么多的修为,为这些卑微无知之人修建避难所。

    他们能活下来,就是他们的幸运。若是活不下来,便是他们的命运。

    每个人自一出生开始,命运之轮便开始运转。一切皆有命数,自然是无法更改。

    黑龙神与太初元气意见相左,自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在没过多久之后,便分道扬镳。

    黑龙神将自己化作了他们的主人——创世神的模样,也借创世神之名,以一己之力,逐步将混乱若叶大陆一点一点的救了回来。

    眼见着这世间逐渐太平,这也让太初元气越发的心生不满。

    主人神圣高洁,如何可以让世人窥见其点滴?

    更何况若叶大陆会陷入如此境地,皆都是世人贪婪无知、骨肉相残、阴谋诡计……是他们咎由自取,根本就没有相救的必要!

    于是,一个阴谋便在太初元气心中逐渐生成。

    既然你这个黑龙想要做个好人,要将这黑龙神殿变成世外桃源,还试图日后接了主人来此居住,其一人想要霸占主人之心,昭然若揭!

    那么,他就要让这一切毁于一旦。

    让黑龙神殿变成犹如阿鼻地狱一般的所在,也让世人深深记住这次教训。

    也让主人认清楚黑龙觊觎神明的叵测居心,从此远离这脏污之人、远离这脏污人世。

    甚至于……主人能成为他唯一的主人。

    最熟悉之人,一旦定下了计谋,在毫无防备之下,更是容易一击即中。

    太初元气原本应该是这若叶大陆的第一道灵气,干净澄澈,灵动肆意。

    但自他内心开始变得污浊,没过多时便彻底黑化,只化作了那一团漆黑、阴森、空白的黑烟模样。

    他开始用创世神能够实现世人愿望的力量,不断引诱世人拿出最最宝贵的事物,与其交换愿望。

    甚至于还不断加深对方的贪欲,在其无法拿出交换之物时,引诱他们拿出自己的魂魄换得那些似是而非得之物。

    而太初元气也就如一只盘踞在黏腻蛛网之中的大蜘蛛,不断的收紧撒出去的大网,吞噬误入陷阱之中的猎物。

    就如此这般,太初元气已然占据了若叶大陆修真界掌门、宗主之类的头脑,暗自怂恿他们以下犯上,甚至于将“创世神”——也便是远古黑龙假扮的主人,投入到他们铸造的开天鼎之中。

    按照太初元气所画的大饼,主要按照他的计划,世人便可以封印百万妖魔鬼怪,换得若叶大陆一片太平和美。

    太初元气描绘的新世界实在太过迷人,几乎无人可以抗拒。

    世人本就愚昧,自然犹如没头苍蝇一般,任其摆布。

    太初元气见状更是洋洋自得,又凭着其与黑龙多年生活在一起的了解与熟悉,换了一副悔过自新的面孔,再次进入黑龙神殿,以主人之名接近黑龙。

    远古黑龙向来肆意妄为,但生性坦然,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兄弟居然早就包藏祸心,一心一意只想将他抽经扒皮、挫骨扬灰。

    黑龙热情的接待了他,还带着他参观了宏伟壮丽的黑龙神殿。

    最后还准备了一大桌精美美味的宴席,来款待他这个远道而来的老友。

    席间二人推杯换盏,气氛融洽。

    其实看着黑龙俊逸无匹的面容,与提及主人时唇边无可抑止的笑容,太初元气只觉得自己整个人、整个气都要炸了!

    为什么?!

    凭什么?!

    明明他才是主人开天辟地之后、这世间出现的第一道灵气。

    明明他才是最应该是与主人最最亲密之人。

    他日夜与主人相伴,陪她看过了日月星辰、东升西落,也看过了春夏秋冬、四季交替。他自认他是最有资格永永远远与主人亲密无间,生生世世在一起的人。

    可是没想到,主人游历了大江南北之后,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捡回了这一条受伤的小黑龙。

    若仅仅只是捡回来了一只灵宠玩一玩,倒还罢了。

    没曾想,主人居然对其细心照顾,不但治好了他的伤,还教导他修为,助其化形。

    还给他捏了一张她自己最是喜爱的脸。

    为什么?!

    他陪在主人的身边,日日萦绕,她却看不见他、听不见他。

    浮屠海秘境寂寞,就只有主人与那条黑龙。

    主人对着黑龙笑,笑得那么好看。

    凭什么?!

    明明他才是有资格享受这一切的人!

    太初元气心急如焚,却没有半点办法。

    而主人自从捡了黑龙之后,从此居然就捡上瘾了。

    在原本只有他们二人的浮屠海秘境之中,有了龙、又有了鸡、有了鸭,有了鸟,有了鱼,甚至连各种昆虫都有好多种。

    主人变得有血有肉,越来越有凡人的模样。

    有一天,她居然还吃上了黑龙做的饭菜,还只夸他做的菜好吃!

    眼看着主人就要被人抢走了,太初元气真是生可忍,孰不可忍!

    他只怪自己为什么还是一团气体的模样,还不能让主人发现他的存在。

    其实他已经陪伴了主人千千万万年,他才是主人的独一无二!……

    在黑龙神殿之中,太初元气与黑龙神碰杯,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心中犹如滔天巨浪一般翻涌着的怒气。

    这席间的吃食,绝大多数都是主人喜欢的。

    可是明明这一切都应该是他为主人做的。

    明明主人就应该只对他一人笑!

    之后,太初元气为了让主人发现他的存在,拼命修炼,就为了自己能够幻化出人形来。

    当然……还要是主人最喜欢的样子。

    太初元气耗费了无数心力,好不容易才有所成就。

    可就当他终于修炼成人,屁颠屁颠的跑去见他的主人,还满心幻想着当主人见到他英俊漂亮的面容之时,脸上露出的惊艳与欢喜的表情。

    他却见到了黑龙误食了那只无耻大公鸡,不知从何地叼回来的情果……

    自主人捡回来那条黑龙起,她还在浮屠海秘境之中住了各种各样的灵植。

    而那只大公鸡天性好色,娶了一大堆的小母鸡。

    他尤嫌不够,还让主人在其鸡舍旁种了一棵像是桃树一般的情果。

    主人生性豁达洒脱,从不拘泥于他人的眼色,在自己的地盘之中更是肆意妄为。

    只要有小母鸡下的鸡蛋吃,情果什么的,种就种呗,反正她自己不吃就好了。

    结果却没想到,那条黑龙外表看起来气质如兰、温润如玉,内里却是龌龊不堪。

    他偷食了情果之后,还厚颜无耻的找了主人解毒。

    于是,好不容易化作好看人形的太初元气,再见到主人之时,她正在帮黑龙解毒……

    太初元气永远忘不了当时所见的场面。

    这让他瞬间气血翻涌,当时就恨不得将缠绕在主人身上的黑龙用力撕扯下来,一脚将他踩在烂泥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对黑龙的敌意,可能早就在这时埋下。

    并且,在日后那些天长地久的时间里不断发酵,最终开出了一朵污秽羞耻又不可告人的花……

    在黑龙神殿之中,太初元气放下了手中的杯盏,对黑龙神道:

    “主人在浮屠海秘境之中,对你甚是想念,不知你何时可以与我同回浮屠海秘境。将这几年所行之事,一一告知。”

    黑龙听了他的话,脸上却是划过一丝不可抑制的笑意。

    太初元气一愣,还不明就里,可随即便迅速明白了过来。

    原来,主人与这黑龙一直都未曾断了联系。

    主人甚至于还在黑龙神殿中居住过了多日,还曾行过了不可告人之事!

    突然想通这事,让太初元气差点没有咬碎一口银牙。

    不患寡而患不均。

    他与黑龙一同出的浮屠海秘境,为何主人从来没有来找过他?!

    主人未免也太厚此薄彼!

    太初元气也知晓,晚了就是晚了。

    他非但不是主人的第一个,当他以冉纤尘的模样出现在主人身边之时,主人虽然也是笑眯眯的就让他在浮屠海秘境住下了。

    但是,他知道,一切都太晚了。

    在主人的心里,他根本比不上黑龙的份量。

    可能连那只大公鸡、那群老母鸡与小鸡都不如。

    ——毕竟在主人的画册之中,她画过了那么多鸟兽鱼虫、林间走兽,却从来没有为他画过一笔。

    而那条黑龙却时常是主人最好的画画对象。

    主人的画册之中,画过黑龙微笑的模样、皱眉的模样。

    原型也罢,人形也罢。

    主人细心临摹描绘,从中都可以看出她满怀的爱意。

    迟了就是迟了。

    但是,太初元气绝不认输!

    是他的,就该是他的!

    之前千百年的岁月都是他陪着她度过的。

    他宁可看着她高高在上、无悲无喜,无欲无求,也不要看着她被世俗所沾染!

    心口翻腾如海,一口老血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又被太初元气硬生生的吞咽了下去。

    这一次,不止是这令人厌恶的红尘俗世,还是面前这恨不得挫骨扬灰的黑龙。他都要一一尽数毁灭,从此只能让主人眼中只有一人。

    那便只有他一人!

    太初元气不动声色的饮下杯中苦酒,告知黑龙,主人不日便要降临人间,更是会净化凡间一切污浊。他们二人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总算不负之人所托。

    黑龙闻言笑容浅淡,倒是与之前她与他所说之言相差无几。

    太初元气当即便请黑龙出世,一同见证主人降临世间之神迹。

    黑龙自然欣然前往。

    于是,一切的阴谋开始运转,也将所有人都拖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开始,果然都与太初元气计划的一般无二,只是后来,人心叵测,太初元气发现一切居然都渐渐的脱离了他的掌控。

    这世间的妖魔鬼怪越来越多,天破之灾居然也同时发生。

    天地颠倒、日月无光,整个世界都开始崩塌。

    黑龙虽然已经被他欺骗投进了开天鼎之中。

    但是,黑龙神之力是何等的厉害。

    非但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将一切妖魔鬼怪消除,整个黑龙神殿、甚至于黑龙城,都尽数陷入了东海海底。

    在那一瞬间,海水倒灌,万事万物只在一夕之间便要烟消云散。

    就连太初元气自身,都犹如一道日间烟云晨曦,只在太阳出现的瞬间,便会消散一空。

    这时,太初元气终于知道自己是做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主人当年辛苦所创立的世界,都要在这一息之间崩塌。

    从此之后,什么爱恨情仇,什么人间欢愉与疾苦,都不复存在。

    而他这股世间的轻灵之气,也终究会隐没在天地之间,再也无处寻觅起踪影!

    太初元气怕了。

    他不怕自己消散一空,他只怕从此以后主人更加不会想起他,甚至还要憎恨他。

    他望着不断崩塌下来的世界,望着无数凡人在滔天浊浪之中无助的喊叫哭泣。

    他也想大声喊叫哭泣,也想下跪讨饶。

    他搞糟了一切!

    可是他不敢,他只能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末日的来临。

    主人乃是神明,即使这个世界消散,对她来说,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这一切,大抵只会是她的一场梦而已。

    更何况,为了主人不怪罪他,他找来了世间最美味甘醇的美酒,哄骗着主人,将其灌醉。

    待到主人醒来,若叶大陆的一切都会消失,她……应该不会伤心,顶多再次创建一个世界便好了。

    那就这样罢……

    太初元气如此想着,颓然的张开双臂,只等着一切痛苦来临。

    结果,在那混沌天际,骤然出现了一道明亮的光芒。

    那光芒时如此清澈纯净,仿佛能将一切污浊都在一瞬间净化。

    而在这片光芒之中,他也终于见到那道令他魂牵梦萦、绝不敢忘的人影。

    只是往日总是笑嘻嘻的面容,此时变得无悲无喜。

    她神情漠然的看了他片刻,转头就开始化大法力修复整个破碎的世界。

    “不!不要……”

    太初元气声嘶力竭,试图阻止接下来就要发生的一切。

    众所周知,创世对于神明来说且算容易。

    但是,要将那即将崩塌、支离破碎的世界修补,却是万分艰难。

    主人虽然修为高深,能力无限,但是修补、净化、将一切回归原路,又谈何容易?!

    只怕待到世界修补完成,创世神也会因此力量消耗干净而陨落。

    太初元气大声喊叫,可回应他的不过是主人淡淡的一瞥。

    原来主人知道了这一切,根本没有空暇来指责、惩罚他,只是尽力弥补一切。

    于是,太初元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净化、修补……甚至于直到这世界的以无立足之地,只能将整个世界拖拽进了主人的本命法器——《太初元气净世书》中。

    “不要!主人不要啊!这样子主人,你会死的!”

    太初元气趴伏在地,早已涕泪横流,没有了一丝力气。

    主人终究还是看了他一眼,低声道:

    “自这世界被创造出来之时起,世间万物都早已有了生命。无论是否是神明,都没有权力绝对他人的生死。”

    “我创造出来的,便要对其负责。无论好坏,都要有一个结局。”

    太初元气紧紧盯着处在光晕之中的神明,喃喃道:“主人,主人不要离开我。”

    主人笑了笑,却道:“你啊,实在是太顽皮了。也对这世间生命缺乏应有的敬畏之心。看看你做下的好事。不过,还好我聪明,想到了弥补之法。”

    主人的笑容恬淡,一如往日万事不赢于心的神谛模样。

    太初元气内心的恐怖感却越来越甚,看起来主人并不予惩罚他,但那接下来的后果,却极可能是他最为恐怖的、也是万万承受不起的!

    他正如此想着,随即便见光芒越来越甚,就犹如明亮的太阳光下,再无一点阴影存在。

    而那本还在半空之中旋转着,吸收一切浑浊之气的《太初元气净世书》,其封面之上的书名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争霸之无上修真》!

    “主人!”太初元气拼命嘶吼,主人居然用本命法器作为这个世界的载体!

    如此一来,她便会失去神骨,从此以后混混沌沌,变得犹如凡人一般,再无通天彻地之本领。也会如凡人一般生老病死,痛苦不堪!

    就为了区区世间、区区凡人,这么做值得吗?!

    太初元气站起了身来,不可以,不可以!

    主人不可以是凡人!

    不可以!——

    若叶大陆崩塌,他作为这世间的第一道轻灵之气,也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甚至于连站立在世间的力量都没有。

    但是,他不能失去主人之心,还是促使他在主人、在《争霸之无上修真》一书消失的瞬间,他也一头扎了进去!

    要死就一起死,要活才能一起活!

    “陪着你千万年的人是我!陪着你在凡尘从小长大的人也是我!为你写下那本书的人更是我!”冉纤尘双眸赤红,“为什么你就从来不肯多看我一眼!?明明我才是能够跟你永永远远在一起的那个人!”

    因为与创世神一起稳定住了若叶大陆,存活在一本书中不被崩塌消散。太初元气也因此失去了记忆。

    直到受到了林悦突破修为的第三道天雷之时,才逐渐恢复记忆。

    “明明是我第一个想起来这一切的人。明明这次我没有迟到。为什么……”冉纤尘用力的指了指站在林悦面前的大师兄,“为什么你还是跟他在了一起?!”

    “呃……”这个问题有点难?

    玄天神笔在林悦的手中滴溜溜的转动,《太初元气净世书》与《争霸之无上修真》在半空中不断的变换着封面。

    林悦忽而察觉到在自己的掌心中央,似乎还多了一件东西。

    黑色的,充满了力量与灵气。

    这、这是……

    大师兄专注的盯着她,那双赤红蛇眸不知道在何时变成了迷离清浅的灰眸。

    大师兄的眸色好看,似乎漫天星光都敌不过他的轻轻一瞥。

    原来,就与当年一样,黑龙从来就未曾怀疑过她,也未曾埋怨过她。

    他要的只不过是让她开心快乐而已。

    即使他被抽经剥皮、挫骨扬灰,但他知道她的想法,他甘之如饴。

    而如今,他也把决定权交到了她的手中,只要她想要做的,他都会鼎力支持……

    “主人!你不要看他!你看看我!看看我啊!我才是将你带回来的人啊!”

    冉纤尘声嘶力竭,额头青筋暴绽,他多么想冲过去,将主人搂进自己怀中。

    但是,他不敢。

    “主人……你若是再不看我,我就将这世界再次毁灭!所有的人都会死!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最终,冉纤尘闭上了眼睛,无助的狂笑了起来。

    “你不理我,我就将一切都毁了!”

    如今的若叶大陆,再次面临灭世的危机。

    一切都已经被太初元气搞砸了。

    又与当年相似,妖魔横行,海水倒灌,天地即将毁灭。

    水润漂亮的小鹿眼缓缓的划过四周,林悦低声道:

    “你其实早就应该明白了我的决定,对吗?”

    这轻轻柔软的声音在寒风之中悄然响起:“你早就知道这一切都是错误,你也知道你会后悔的。”

    “不!”冉纤尘倏然抬头。

    而此时,林悦已经快速的飞身到了半空之中。

    她的周身光芒四溢,就犹如炙热燃烧的太阳。

    哈!没想到她一个加班狗,居然真的还有与太阳肩并肩的一天!

    林悦悄咪咪的想着,那趴伏在尘埃之中的魔域鬼婆的头顶,那一片息壤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之中。

    太初元气那家伙实在是太恶心了,居然将她的东西污染成了这个样子。

    素手一挥,息壤已然恢复了光洁澄澈。

    又是一道光芒闪过,在她的丹田之中,那道黄色的土灵根也越来越快速的茁长成长。

    “大师兄。”

    林悦内窥自身,便见到大师兄给的土灵力。

    果然最明白她的人,还是大师兄。

    他早就算准了,她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崩塌的。

    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加班狗,怕冷怕热怕苦,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能够养活自己都实属艰难。

    要创立这么个世界可真是强人所难了。

    但是,一旦做了,便要负责到底。

    林悦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她消失了,伤心的大抵只有大师兄一人。而整个世界消散,那么多人……

    还在苦苦挣扎的师尊、二师兄、三师兄,还有全身叮当作响的瑞瑞、和她的熊出没哥哥……

    罢了罢了。

    林悦自己都没有想到,到了那样的紧要关头,她居然也能做出那样的决定。

    大师兄,算我对你不起。

    息壤的光芒混合体内的其他四条灵根。

    金、木、水、火、土五灵根汇聚,五行之力,幻化万象。

    光芒四射,照耀整个大地。

    只要被其光芒照到,一切污秽便尽数消散,世间万物依然呈现出其本来的面貌。

    “不——”

    冉纤尘一跃而起,向着那道炙热光芒努力冲去。

    就算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也在所不辞。

    他要去阻止她的决定,他绝不允许这一切发生!

    可就在他的身后,突然想起了一道惊天动地的龙吟声。

    倏然回头,便可见一条漆黑神龙出现在了云雾之间。

    全身龙鳞闪烁,光华四溢,炫耀夺目,几乎可与半空中的神明比肩。

    冉纤尘突然回过了神来,大声道:“主人就要死了!你就忍心看着她死去吗?!你、你、你快去阻止她啊!”

    黑龙残暴,戾气深重,绝不会善罢甘休!

    可是,完全出乎了冉纤尘的预计,黑龙只是在神明的身旁拱卫,却不曾打断干涉她的决定。

    “为什么?!为什么?!”

    冉纤尘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

    他只能抱着必死之心冲将了上去,却离奇的察觉到了自身体内传来的一丝阻力。

    “怎么回事?!”冉纤尘牙呲剧烈,桃花眼中甚至还留下了两行血泪。

    他的身体动不了!

    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怎么会这样?!

    “你觉得你才是陪着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这时,黑龙低沉的声音,在重重叠叠的云层之中缓缓传来:

    “你大概忘记了,当年你从本座身上拿走的那一缕魂魄。”

    什么?!

    听到这话,冉纤尘犹如身被雷劈,整个人都倏然变得僵硬无比。

    他、他想起来了,当年主人消失在天际之时,突然划过的一道黑色光线。

    “是你?!居然是你?!”

    难怪,当年他能如此轻易就引诱着黑龙转世的修心宗大弟子,祭献了魂魄,从而逆转了时空。

    难怪,他能轻而易举的陪伴着主人,还能一如黑龙一般的照顾着主人的生活起居。

    难怪,他能如此轻易的将猝死的主人的魂魄,带回到若叶大陆之中。

    难怪,无论在现代,还是在若叶大陆,他总能感受到一丝牵扯的感觉。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给别人做嫁衣裳。

    上一世便是如此,这一世更是如此!

    冉纤尘——太初元气气的全身发抖,五内俱焚,简直就要昏死了过去。

    “你、你……你就是我,你的思维也影响了我!”太初元气几乎就要分不清楚,他所在的那些计划,到底哪些是自己的意愿,哪一些又是面前这条黑龙所做的!

    不过……

    太初元气大怒之后,又古怪的平静了下来。

    他仰望天空,四周已然是一片干净澄澈,污浊已经尽数被净化。世间万物都恢复了生机,就连那些陷入烂泥之中,被他吸收了精力的正道修士,也俱都渐渐觉醒了过来。

    天空之上那道光芒越来越明亮。

    而在其光芒散尽的瞬间,神明也将会陨落。

    “来不及了,如果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成全她。那我也便成全你!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下一刻,那开天辟地的第一道灵气,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冲将了上去。

    “砰——”

    光芒倏然扩大了千百万倍,天地之间气势磅礴,半空之中犹如蒸腾了一团硕大无朋的蘑菇云,而后又迅速的收缩了回去。

    “砰!”

    清脆犹如玉盏被击破的声音响起,无数光华散落四方,一片一片,晶莹透亮,犹如最美好的冬日露珠。

    被强烈的日光一晒,终究散落在天地之间,消散不见了。

    “吼——”

    在云雾中穿梭的漆黑巨龙,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嘶吼之声。

    四翼扑闪如风,八爪更是狠厉无比。

    他试图将所有的露珠都收集起来。

    但是,太多了,散落的无边无际,再也拼凑不回来了。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陪伴在主人身边的,我是第一个。与主人一同死去的,我也是第一个……”

    喃喃犹如魔鬼的低语,终究还是如阴霾一般散去,若叶大陆从此灵气四溢,生机盎然。

    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闽瑞瑞,被强烈的阳光所照耀,下意识抬头望向了天空,却只见一道漆黑龙影迅速划过天际。

    “雏墨哥哥,那……那是黑龙神吗?”她揉了揉眼睛,“我眼花了?”

    熊雏墨也是木木愣愣:“大抵是吧。”

    他看了看四周,原先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尽数不见了,他们一众人等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送回了海外闽家。

    几乎无一人伤亡。

    “阿爹!”闽瑞瑞见到了她爹海外闽家家主,与修心宗独秀峰峰主辛天隐互相搀扶着朝着他们走来。

    “我们都没事!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就好似做了一场长长的噩梦,梦中整个若叶大陆即将崩塌,他们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画面又是一转,他们都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再看整个若叶大陆,一切都恢复了太平安宁,仿若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小殿下呢!?”

    这时,闽瑞瑞突然就想起了阴幽国的小皇子,他去救他的大师兄,他人呢?!

    闽瑞瑞拉着她的雏墨哥哥,跌跌撞撞的奔向了季星泽的房间。

    “吱嘎——”

    房门被推了开来,一名修长挺拔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

    几十年后,修心宗山脚下,鞭炮铜锣齐鸣,十里红妆,敲敲打打,热闹非凡。

    “接新娘啦!接新娘啦!新娘子来啦!”

    小孩追着花轿跑,叽叽喳喳的要糖吃。

    一名高大男子身披红袍,胸口还带着一朵碗大的大红花,摇头晃脑的坐在高头大马上。满脸笑容的往修心宗走去。

    “二叔,快别笑了!”跟在其身后的闽瑞瑞实在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你从家里出来笑了一路了。这嘴角都要裂到耳朵根了。可真恐怖……”

    听见闽瑞瑞这么没大没小的话,闽二当家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继续乐呵呵的:

    “等下见了你二婶,可要乖乖的,少没大没小的。”

    “呵!二婶?”闽瑞瑞更是要把眼珠子都翻到天上去了,“秦家大小姐那破脾气,就只有你受得了了!”

    闽二当家不以为意,反而笑着对一旁的熊雏墨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把她拿下?看起来,你还要是来请教请教你二叔,我啊!”

    熊雏墨看了闽瑞瑞一眼,瓮声瓮气道:“瑞瑞专一,她要等到小殿下回来,我便一起等到他回来。”

    闽二当家闻言,终究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当年天下大乱,若叶大陆眼看着就要崩塌,是身怀创世神血脉的阴幽国小皇子林悦小殿下,力挽狂澜,救世天下,拯救苍生。

    可因此,小殿下也消失在天地之间,再不见其踪影。

    闽瑞瑞与秦宓真都心悦小殿下,从不曾有一刻的放弃。

    而他与熊雏墨都只能在背后默默守护。

    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秦宓真终于被其打动,松开愿意嫁给他。而闽瑞瑞这个死心眼,还是不肯有半点的松动。

    哎……

    斯人已矣,再无复活之可能。

    “贤侄,可真是辛苦你了。”闽二当家想着,拍了拍熊雏墨的背。

    熊雏墨却是嘿嘿一笑:“没关系,瑞瑞很快就会明白的。”

    “嗯?”

    闽二当家自是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迎亲的一众人马,已然出现在了修心宗的山门之中。

    如今的修心宗,在掌门辛天隐的带领之下,已然变成了若叶大陆第一修真门派。

    门内气象一新,弟子修为高深,不容小觑。

    可能仅仅一个在山门外洒扫的灰衣小弟子,也有可能便是一名金丹大能。

    真没有人可以想到,修心宗居然可以发展到如此强大的地步。

    而随着修心宗越来越壮大,若叶大陆也在其的维持之下,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世上也再无妖魔横行。

    几十年前的那些恐怖景象,早已似一场噩梦一般烟消云散。

    “是、是寂沉仙尊诶!”

    为表诚心与重视,闽二当家请来了辈分极高的仙门宗主为主婚人,还有一起同伴他来迎亲的,也都是修为大能,他们在山门站定,便要让弟子通传。

    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便倏然出现在了山门之内。

    “是寂沉仙尊!”

    “见过寂沉仙尊!”

    众人齐声高呼。

    寂沉仙尊,墨发披肩,只用一根木簪别住。

    一身月白衣衫,被夜风吹鼓,好似随时会乘风归去一般。

    和光同尘,清隽俊秀,温润如玉、宛若谪仙。

    “没想到居然是寂沉仙尊来迎接,我闽二真是何德何能!?何德何能啊!”

    闽二当家一骨碌的就从高头大马上滚落了下来。

    在其身后的其他人也是受宠若惊,与有荣焉。

    当年,修心宗的小师弟失去了踪影,大师兄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

    他一边不断增加自身修为,成为了当世修为最为高强的寂沉仙尊——无人知其修为境界到底已经到了何种地步,一边走遍了若叶大陆的角角落落。

    日月星辰,东升西落。山川江河,奔流不息。

    他循着当年她的足迹,看着她当年看过的风景,也体会着那一份寂寞。

    若是神明,是否就应该是无悲无喜、无欲无求,高高在上、睥睨众生。

    大师兄昂起头,看着漆黑之中闪烁的星辰,他收集这她的点点滴滴,她是否知晓?

    他即使已经完全觉醒了黑龙血脉,足以破碎虚空,翱翔九霄。

    但是,他还是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他总觉得她从未曾离去。

    有时,他会觉得她就在他的身边,偷偷摸摸的观察着他,带着一点好奇。

    有时,他又会觉得她离他那么那么的远,简直遥不可及。

    但是,他又预感,她一定会回来的。

    毕竟这里有她爱的一切。

    寂沉仙尊季星泽抬手向众人致意,随即,便广袖一挥,众人便立时来到了修心宗掌门大殿之中。

    朝晖峰峰主秦宓真出嫁,其又是东海青璃宫之独女,身份高贵,自然非比寻常。连掌门辛天隐都出来主持。

    其实,闽瑞瑞有些想不明白,一般修士结为道侣,都是举行道侣大典。鲜少有修士会选择如何凡人一般的八抬大轿、十里红妆。

    她总觉得二叔如此行事,定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是那秦宓真作死做活、古里古怪。

    可随即,她却又听见寂沉仙尊悄悄的谢过了二叔,愿意举行如此的婚礼,似乎是为了引出什么人来。

    到底是什么人呢?!

    正在闽瑞瑞苦思冥想之际,只听得一阵环佩叮当,是新娘子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这凡人新娘的新娘服可真是好看。

    闽瑞瑞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新娘子看,忽而视线一转,在新娘子之后,她似乎见到了一道窈窕又熟悉的人影。

    那人影娇小漂亮,惊鸿一瞥之下,还能见到其眉心处一朵微微绽放的芙蕖。

    她、她是谁?!

    “咣当——”

    闽瑞瑞手中的茶盏落地,再急急看去,那人影却早已失去了踪迹。

    难道是她眼花了?!

    可是,她、她、她明明见到了那个人!

    闽瑞瑞魂不守舍,她不停向四处张望,这时,她也奇怪的发现,那寂沉仙尊也突然不见了踪影。

    她、她、她不会就是……?!

    ***

    “悦儿,新娘子好看吗?”

    修心宗的星辰阁中,一名掌心大的小孩儿,闪动着透明的翅膀,喋喋不休的跟在一名绝色少女的身边。

    少女面容精致无匹,犹如冰雪一般白皙,又长着如同林间小鹿一般水润漆黑的大眼睛。

    她是那般美好、纤细,只怕人说话声稍大一些,她就会似雪花一般,被热气吹得融化了。

    此时,少女手中拿着一本小册子,用一支黑漆漆的笔,在上面勾勾画画:

    “原来结婚应该是这样子的啊。看一次修士成亲,get!”

    黑笔在画册上打上了一个勾勾。

    “接下来该去干什么呢?”

    少女无聊的把画册跟笔都藏进了自己的空间里,随手又拿出了一颗黑色的珠子把玩了起来。

    小孩儿一看到那个珠子,就忍不住悄咪咪的离它远了一点。

    “悦儿,你好变态啊。你知道你在玩的是什么?”

    悦儿跟他扮了个鬼脸:“我怎么知道,你又不肯告诉我。”

    每次都这样,每次说她变态,让她不要玩那颗黑珠子,可每次问他为什么,他又不说。

    不止是这株玉红草玉琅,那黑漆漆的黑龙骨也是,一看她把玩这个,就恨不得用四个翅膀,把自己的小脑袋给包裹起来。

    悦儿却很是喜欢这颗黑珠子,她抱着他,总会看到一些很是奇特的画面。让她忍不住想要去探究。

    而这颗黑珠子也有神奇的作用,能让她破碎的魂魄逐渐变得完整起来。

    “既然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那我们就走吧。”

    悦儿看了那星辰阁半晌,收起了黑珠子,便要离开。

    这时,那已经藏进了她兜兜里的黑珠子,突然就凌空飞了起来。

    “诶!?”

    悦儿心急,转头就去抢。

    而后,微风骤然吹起,有大片大片的花瓣落下。光影迷离,氤氲成一滩一滩绚烂的光芒。而在那片光芒之中,有一人悄悄行来。

    他皮肤苍白如雪,眼眉却是漆黑如墨,单薄猩红的唇紧抿着,似乎一开口就会泄露出他激动的情绪。

    所以,此时他只能抿紧了唇,而那黑珠子更是被他紧紧攥在了手中。

    林悦一见他,心里忍不住就咯噔了一下。

    这犹如深藏在古墓之中的艳鬼……

    但是,她好喜欢他的长相啊,哪哪哪都是按照她的喜好长的,完全就是她的菜!

    嘿嘿!

    林悦坏笑着,突然对玉琅道:“我决定不走了,我要留这里了。”

    玉琅:“……”

    随即,他就见到他的小主人悦儿,忽而原地就显出了身形,并且,朝着向他们走过来的男人伸出了手去:

    “喂,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