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7章 . 097 大结局(二)

作者:韫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言万分尖利, 从纱帘之后传来,宛若一把刀,将整个明议殿划得寂静无声。

    是呀, 这苏尘也是明芷公主腹中孩子的父亲, 如今明芷公主当政,再怎么说, 他也不会去串通西圭来篡自家妻儿的位吧。

    一时间, 堂下众人心中又是各怀思量。

    叶云婀站在帘后,她的身前是高高的台阶,这使得她只一垂眼便能看到明议殿众里所有人的动作与神情。许是被她那样一喊, 堂下各文武皆是一默, 寂静片刻后, 顾朝蘅突然往前迈了一步。

    日光照射入户, 落在男子湛蓝色的官袍上, 他双手交叠, 对着殿上缓缓一揖。

    温和笑道:“公主,您误会了。”

    “臣并非要逼着您与提督大人分开, 只是如今正处关键时期, 这内鬼一日不除, 我大郦便危险一日。再说了,苏提督若是身正, 自然不畏影子斜,也不俱我们的搜查,”男子微微弯着身形, 态度是一派的恭敬,“臣也并非要将苏提督送进大理寺,只用去他的处所搜查搜查便是, 还了苏提督的清白,也堵住了这悠悠众生之口。”

    无论话说得多么委婉好听,可还是不离三个字——查苏尘。

    说来说去,他们就是要与苏尘作对,就是要给他难堪。

    就是要给她难堪。

    “好,”帘后,女子唇边荡漾起一抹清冷的弧度,“很好。”

    好极了。

    叶云婀不顾左右人的阻拦,“唰”地一下掀开身前的帷帘。少女面容暴露在众人眼前的那一霎那,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下一刻又不禁扬首——直往殿上。

    她面容美艳,面色泛白,直直站在那里,脊柱不曾弯下一分一毫。

    像一朵高傲的、艳丽的花。

    “好得很!”殿上之人抚掌,迎着文武微微惊愕的目光,“那便查!顾大人,本宫命你率人好好去查查苏尘,请务必将他搜得干干净净、蛛丝马迹全部落下——若是没搜出什么东西来,本宫便要亲自治你的罪!”

    达到意图,顾朝蘅满意勾唇,而后一揖,故作恭敬而道:

    “臣,遵命。”

    --

    顾朝蘅的行动十分迅速,还不等苏尘做出任何反应,就立马将其包了起来。

    月沉府上上下下,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叶云婀站在众臣之首,冷眼看着顾朝蘅指挥着左右侍卫进行搜查。

    苏尘似乎刚醒,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衣裳还没穿整齐就被人强行从屋里头给拽了出来。

    在院子里站稳了,男子整理了一下前衣襟。他的头发还未来得及梳,乌黑的长发就这般随意地披散着,一些臣子见状一愣,反应过来后又慌忙掩面。

    苏尘却是厚脸皮惯了,不以为然。

    他嘴上咬了根大红色的发带,两手在脑后慢吞吞地束着头发,一双眼环顾四周。

    “这是怎么了?”他朝叶云婀望来。

    宫中许多人一向都对他东厂苏尘避之不及。

    今日怎么这般热闹?

    不等叶云婀解释,顾朝蘅身侧一侍卫快步走上前,直视苏尘目光。

    他的声音冰冷冷的:“明芷公主怀疑提督大人暗中勾结西圭,现在要对大人进行搜查!苏提督,多有得罪了!”

    “明芷公主?”

    苏尘目光直接掠过叶云婀,落在她身侧的顾朝蘅身上。

    顾朝蘅一身蓝衣,身量挺拔如松,压根儿不理会他。

    苏尘轻轻嗤笑一声:“怕是有人在背后捣鬼罢。”

    如此弦外之音,在场之人都听着明白,可那侍从还是佯装糊涂。他猛一挥手,身后立马就有宫人上前,直接越过苏尘,奔向其寝室内。

    紧接着便是一阵叮铃咣铛的瓷器碰撞之声。

    叶云婀张了张嘴,还未出声阻止,就听见“刺”地一声,屋子里头不知什么东西被打碎了。她知晓苏尘喜欢那些瓷盏——果不其然,苏尘目中闪过一丝不悦,再次望向蓝衣男子。

    顾朝蘅还是不看他,唇边却挂着一抹得意的笑。

    苏尘一沉声:“顾朝蘅,你跟老子玩阴的?”

    “提督大人此言诧异!我们顾大人也是奉公行事。”那名侍从挤眉弄眼,似乎在刻意道,“我们大人可是奉了公主的命令行事呢。”

    “奉你妈.的狗屁!”微风拂动男子红衣,他转过头,“顾朝蘅,你怎么针对老子都可以,干什么把她也带上?明枪暗箭老子都接,可你难为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非要让她夹在中间,非要她左右为难?

    苏尘冷笑:“顾朝蘅,你他.妈真是个孬种。”

    顾朝蘅知道苏尘脸皮厚,可没料到他脸皮这么厚——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对对方破口大骂,他顿时一噎,脸上也青一块白一块的。

    面色很是不好看。

    不等他回应,苏尘直接踢了了侍从一脚,“滚去屋子里给本督查,没找到本督私通西圭的证据,本督把你的头拧下来。”

    这一脚蹬得,那人直接往前踉跄了好几步,灰溜溜地跑到屋子里头去了。

    苏尘索性直接坐在院子中间,悠哉游哉地看着那些人查找自己的“罪证”,如此闲适,倒是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一炷香后,东边那头屋子里的人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两柱香后,西边屋子的宫人也是一无所获。

    三柱香后......

    苏尘翘着二郎腿,挑眉望向顾朝蘅,“顾小将军办事不利呀,查了半天怎么还没查出本督通敌卖国的证据。”

    顾朝蘅也不服软,“虽然暂未查到,但苏提督毕竟也是有过前科的人。如今有内鬼暗中勾结西圭,怀疑到苏提督身上也是应该的。”

    不光是他,朝中许多大臣也怀疑苏尘就是那个内鬼。

    “那如何才能洗脱嫌疑?”

    苏尘的院子被顾朝蘅带来的人翻得乱糟糟的,更不要想房屋内又是怎样一番场景。光是想想,叶云婀就觉得心中有隐隐怒火燃烧。然而此时此刻,苏尘却十分好脾气地望向顾朝蘅。

    后者略一沉吟:“嫌疑也好洗清。如今西圭来犯,苏提督带兵前去平乱便是。”

    什么?!!

    叶云婀猛一蹙眉——顾朝蘅竟让苏尘带兵去平定西圭?!!

    他可是从未上过战场的啊!

    她方欲阻止,谁想,苏尘竟一扬唇,温和吐出一字:“好。”

    绛衣之人从座上站起,风拂过他的乌发,连同发带一齐扬到他的眉骨。叶云婀惊愕望去,恰见男子抬手将额前碎发理到耳边,露出一双明亮坚毅的眼。

    顾朝蘅回之一笑。

    --

    苏尘是两天后走的。

    西圭来犯得突然,苏尘临别得也是十分仓促。他带兵离开那日,叶云婀站在人群最前端,看着男子穿上银白的甲胄,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她从来都未见过这样的苏尘。

    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褪去自己最喜欢的红衣,换上一身沉重的盔甲,带领重兵去边疆,替她守卫大郦河山。

    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也一天比一天容易犯困。冷凝每天用完晚膳后都会陪她去后花园里散散步,偶尔也会提到关于苏尘的事。

    “公主担心千岁大人吗?”

    经历了一连串的事,冷凝对苏尘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她开始慢慢接受苏尘、慢慢接纳苏尘。

    再怎么说,苏尘也是公主肚子里宝宝的爹爹。

    一听到“苏尘”这两个字,叶云婀的心还是会猛地一跳。她拖着肚子,看着满园开得正好的花簇,缓缓展颜。

    “不担心,他那么厉害,定会凯旋归来。”

    到时候,她便名正言顺地为他加官进爵,去好好弥补之前他在宫中受过的各种白眼、遭过的各种委屈。

    去后花园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宫人已备好了热腾腾的安胎汤。汤羹的方子是韩池给的,得知她怀了身孕后,他便特意根据她的体质写了一份安神养胎的方子。有了这份方子,叶云婀每晚都睡得特别踏实。

    今夜也不例外。

    大郦已经许久都未下雨了,今夜的月光清澈而明亮,叶云婀躺在床上,安神汤的劲头缓缓涌上来,一下子便冲去了她所有的神思。

    馨甜的香气漫过床帐,叶云婀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苏尘归来那日,满城飞花。她站在人群最前头,迫不及待地朝城门外望去。苏尘一身银白的甲胄坐在高高的马背上,耀眼的金光洒下,映得他整个人夺目而温柔。

    ......

    不知沉睡了多久,突然听到一阵纷杂的脚步声——那串脚步声极急、极乱。平躺在床榻上的女子缓缓蹙眉,还未来得及揉眼,有人猛地在外面叩动房门。

    冷凝急急忙忙地跑进来。

    “怎么了?”

    月色清澈,她一下子就看到了这小丫头面上的慌乱之色。

    “公、公主,前线来报了......”

    叶云婀快速从床上弹起,接过那战报。

    “唰”地一下,她面如死灰。

    --

    前线来报,苏尘所率军队遭遇西圭伏兵,正是岌岌可危!

    明芷公主连忙赶去明议殿,连夜急召朝中大臣。

    如今苏尘遭遇不测,计上之计便是让顾朝蘅率领顾家军前去支援,尽量减少伤亡、救回苏尘。

    而顾朝蘅正站在群臣之首,仍是那身湛蓝色的官服。

    身量笔直,面色泰然。

    此事商议了一整晚。

    第二日清晨,叶云婀才从明议殿走出来。冷凝在殿外候了公主一夜,见公主出来便连忙上前去迎。却见其失魂落魄,面色更是白得骇然。

    “公主——”

    叶云婀身子一斜,险些摔于殿门之外。冷凝焦急唤了一声,她这才似乎有了反应,抬了抬沉甸甸的眼皮。

    双眸沉寂如一滩死水,

    “快...快传韩巫正。”

    “来给本宫把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