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3章 四十回 归来初地团圆饭 迎临委托再启程

作者:欧阳墨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夏日蝉鸣轻云缕,桑叶油绿灿日晴;

    茶香荡烟绕海棠, 午后悠然闲日常。

    午后三刻, 乐安县桑丝巷内,一派安逸悠闲。

    顾桑嫂守着茶摊打盹,吕褔黎里里外外忙碌收拾小摊, 陈铁匠和肉铺王大哥纳凉下棋, 巷口五个小萝卜举着擀面杖舞得虎虎生风。

    “嘿、嘿、嘿——看到没, 这一招叫做饿虎扑食!” 已经窜出两个头高的梓儿在前方指导动作。

    身后四个开裆裤小孩孩步履蹒跚跟着梓儿咿咿呀呀。

    “呀唔呀唔——”

    “啊呜啊呜——”

    “姐姐啊呜——”

    “小牛、小花、小豆、小才,再看这一招, 敲山震虎——”梓儿正教的起劲, 突然, 有人横冲过来, 将擀面杖抢走了。

    “哎呦,小姑娘,你打到大爷了!”

    一个鼻歪口斜的地痞站在梓儿面前冷笑道。

    “啊——哇——”小牛惊叫一声,扑到了梓儿怀里。

    顾桑嫂、吕褔黎等人迅速奔了过来, 抱起了自家的娃子。

    “黄大柱,你又来作甚?”吕褔黎厉喝。

    “上个月你们把小爷送到了官府,可惜, 府衙里都是小爷的兄弟, 小爷也就是去吃了几日茶,这不, 还是一根汗毛都没少吗?”名为黄大柱的地痞呲出黄牙一笑, 一拍手, “兄弟们,都出来吧!”

    就听数声大叫,十几个混混从四方奔出,涌入了桑丝巷。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简直是无法无天!”

    铁匠铺的老陈和陈大嫂提着锤子,肉铺的王怀山和王家媳妇举着菜刀一拥而上,怒目而视。

    “桑丝巷的都给我听着,从今日起,每人每月需交一两银子做保护费!”黄大柱大吼。

    “做梦!”

    “放你的狗屁!”

    桑丝巷众人破口大骂。

    “哼,若是不从——”黄大柱向身后使了一个眼色,“给我砸!”

    “哦哦哦!”身后一众地痞顿时冲向了顾桑嫂的茶摊。

    “你们敢!”顾桑巷众人大怒,立刻也迎了上去,眼看两拨人就要白刃相接,岂料就在此时,半空中赫然传来一声大喝:

    “千树万树梨花开!”

    无数银色蜂针如喷泉呼啸而至,不过一瞬之间,那一众地痞无赖十几只刺猬,重重倒在了地上,只剩黄大柱一人站在原地全身发抖,大吼:“谁,是谁?!是人是鬼?!”

    “你小子胆不小啊,敢在桑丝巷撒野,也不去江湖上打听打听,这桑丝巷是谁罩的?”

    懒洋洋的嗓音从高处传来,黄大柱抬头一看,但见墙头上蹲着一人,紫衣飞舞,眼吊三白,肩上扛着一块金玉石板,一头银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桑丝巷众人豁然绷圆双目,一脸不可置信。

    “你、你是人是妖,你知不知道,小爷我是谁,你敢得罪我,我——”

    “唰——”

    清风拂叶掠空而来,黄大柱只觉脖颈一凉,咽喉处就多出了一道血口,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原地。

    紫衣人身侧,飘飘落下一人,青衫流云,手持长剑,头顶斗笠黑纱随风轻轻飘动,偶尔露出一个光洁完美的下巴和一缕银白的长发。

    “阿瑟,你要的桂花糕。”青衫剑客将手中纸包递给紫衣青年。

    “青衫、长剑、银发、黑纱斗笠——”黄大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你你是九天杀仙?!

    “诶?!”桑丝巷众人齐惊。

    “所以你、你就是千手色魔?!”

    “啊?!”桑丝巷众人震愕。

    “老子是巧夺千宫郝大侠!”郝瑟蹭一下跃下院墙,一把将黄大柱提了起来。

    “郝大侠,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您大人有大量——”

    “小子,这我可说了不算啊。”郝瑟咧嘴一笑,顺手将黄大柱一推。

    黄大柱咚咚咚后退几步,就听身后哗啦声响,一条铁索勒住了自己的脖子。

    “聚众闹事,寻衅滋事,抢劫百姓,全部收押!”

    十几名捕快大喝冲来,将一众倒地的刺猬们五花大绑拖走。

    “官差总算来及时了一次啊。”郝瑟朝领队之人一笑。

    为首的捕头,浓眉大眼,精神奕奕,正是陈铁匠的小舅子崔正,闻声扭头看到郝瑟,顿时双眼一亮:“郝少侠!”

    “听小冬子说,崔兄十日前才升职做了捕头。”郝瑟抱拳,扫了一圈卖力工作的捕快,“看来新来的县老爷很敬业啊。”

    “可不,累死我们了。”崔正虽然口中抱怨,脸上却是藏不住笑意,“崔某还有公务在身,就不多聊了,改日来家里喝酒!”

    “好嘞!”

    “告辞。”

    “那个——”身后顾桑嫂慢慢上前,小心问道,“小郝,你真的是小郝?”

    “怎么,顾桑嫂,我换了个新造型是不是帅的你都不敢认啦?”郝瑟一撩刘海。

    “哇,是小郝!”

    “真的是小郝!”

    “郝哥哥!”

    众人欢呼震天,围着郝瑟七嘴八舌嘘寒问暖。

    “小郝,你真跟小冬子说的一样,变成江湖上的大侠啦!”

    “哎呦呦,瞧这身装扮,太牛了!”

    “这腰带是金子的吧,真豪气!”

    “郝哥哥,快看,这是我弟弟小牛!”

    “啊呜哇呜——”

    “小郝,小尸呢?”

    吕褔黎突然冒出一句。

    “尸兄,一直都在这啊。”郝瑟顺手一指旁边的青衫剑客。

    众人目光唰一下射了过来。

    但见那青衫剑客抬手,摘下了头顶的斗笠。

    白发皎洁,剑眉飞鬓,笔秀唇薄,肌肤如玉,长睫藏眸,清澈如水,荡起层层笑意。

    众人顿时傻眼。

    “你,你说这是尸哥哥?!”梓儿拔着嗓门尖叫。

    尸天清颔首淡笑,哑音出口,是最熟悉的温柔:“顾桑嫂,诸位,久违了——”

    “哇!”

    整座桑丝巷顿时沸腾了。

    黄昏暮色,白鸟归林,桑丝巷顾家茶摊的小院内饭香四溢,众人齐聚一堂,正为郝瑟和尸天清接风洗尘,只是,这接风的晚宴主厨,依然是尸天清。

    “哎呦,太香了,小尸做的饭了,实在是太香了!”王怀山边吃边流口水,俨然有水漫金山的架势。

    “瞧你那点出息。”王家媳妇反手一巴掌。

    “小尸这柄剑,真是好,太好了!”陈铁匠摸着尸天清的鹤吟剑,满眼放光。

    “小心点,别给小尸弄坏了。”陈大嫂嘀咕。

    “怎么能,我恨不得能把这柄剑供起来呢!”

    “啊呜,啊呜——”

    “漂漂——”

    “美美、美美——”

    尸天清旁边,顾桑嫂的二儿子小牛,王怀山的大姑娘小花,陈铁匠的双胞胎小豆和小才,都穿着开裆裤围着尸天清团团乱转,口中咿咿呀呀叫着不明所以的音节,看那表情,都很想爬到尸天清的身上。

    尸天清坐得笔直,紧紧靠着郝瑟,看那造型,似乎随时都要夺路而逃,看得顾桑嫂和吕褔黎一旁是忍俊不禁。

    “对了,怎么没看到周大娘和云娘还有傅老板?”郝瑟一边啃着猪头肉一边问道。

    “傅老板家的生意做大了,去年年底就全家搬到了京城,说是在全国都开了分号呢。”王家媳妇笑道,“云娘去年生了个大胖小子,和小牛他们差不多大。”

    郝瑟连连点头:“咩哈哈哈,果然是我做的媒,这亲事,没得挑!”

    “小郝你还是老样子啊。”顾桑嫂笑了起来。

    “小尸倒是变化挺大啊,”吕褔黎道,“虽然听小冬子说过,可见到真人,还真是吓了一大跳。”

    “没错没错!”

    众人纷纷点头。

    “啊,这是不是就叫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梓儿叫道。

    “噗——咳咳咳——”尸天清差点被茶水呛死。

    “哈哈哈哈,梓儿,小尸是男的啦!”

    “这句话不能这么用的!”

    众人哄笑。

    “梓儿,你也该好好读读书了。”郝瑟一本正经道,“应该说——美人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阿瑟!”

    “哈哈哈哈哈!”

    “说的好,就小尸这样貌,当得起美人二字!”

    “那当然,尸兄可是江湖上公认的天下第一美人!”

    “哇,真的假的!”

    “哎呦呦,这可不得了了!”

    “就冲这个,咱们要多喝几杯。”

    众人起哄。

    “小郝啊——”顾桑嫂趁众人不注意,凑近郝瑟,低声问道,“那个——小狐狸呢?”

    “你说文书生啊?”

    “该不会又犯事了被抓起来了吧?”

    “噗,没有没有,文书生现在可不得了了,八成是做了大官——”

    “咚咚咚——”

    突然,院外传来了敲门声。

    院内倏然一静。

    “谁啊,这个时辰?”顾桑嫂纳闷。

    “我去开!”梓儿一溜烟起身冲向门口,身后还跟着四个跌跌撞撞的萝卜头,待一帮小的拉开门板,不禁哇的一声。

    “美人、美人!外面有个好漂亮的美人!”梓儿张牙舞爪冲进院子大叫,四个萝卜头也争先恐后跑进来,嘴里“啊呜哇呜”大叫,跑得最慢的小牛脚下一个不稳,吧唧趴在了地上。

    藕白衣袖飘然而至,一双洁白如玉的手将小牛扶起,轻轻拍了拍小牛衣衫上的土。

    “哇哦——”众人看着来人,同时呆了。

    霞光中,藕衣公子温润如玉,笑若梨花,当真是美得令人眼晕。

    “舒公子?”

    “琭言!”

    郝瑟和尸天清大喜,忙将舒珞迎过来落座。

    “琭言怎么来了?”尸天清递给舒珞筷子问道。

    舒珞微微一笑:“舒某此来,是受人所托,有要事相求。”

    “舒公子的委托,老子接了!”郝瑟一拍胸脯。

    舒珞眨了眨,挑眉:“郝兄,你难道不先听听是何事委托与你——”

    “舒公子的委托,刀山火海,都不是问题!”郝瑟拍胸脯,

    尸天清一旁轻笑颔首。

    舒珞顿时笑出了花。

    “小郝,不知这位公子是?”桑丝巷众人一脸好奇。

    “在下舒珞。”舒珞彬彬有礼道。

    “舒公子是敛风楼的少楼主。”郝瑟补充。

    “敛风楼?!”

    “那不就是小冬子的东家?!”

    “哎呀,原来是一家人啊,来来来,多吃点!”

    三四双筷子顿将舒珞的碗里垒成了一座小山,速度之快,势头之猛,甚至连尸天清都没有发挥的余地。

    “琭言,到底是什么委托?”尸天清只能插空给舒珞端了一杯茶。

    “是——”

    “咚咚咚!咚咚咚!”院门外又传来敲门声,这次声音和气势都大了不少。

    “想必是委托人到了。”舒珞道。

    “我去开门!”梓儿自告奋勇,身后拖着一串小尾巴跑奔到门前,吱呀拉开门板——

    “诶?!”

    “狐狸狐狸——”

    “怕怕——”

    “哇哇哇——”

    四个小萝卜头泪奔着跑了回来。

    一笔碧绿长衫携着风尘和怒火,气势汹汹冲进大院,狐眸泛绿,凛凛一扫:“郝、瑟!尸、天、清!”

    “噗——”

    “咳咳咳——”

    郝瑟和尸天清同时喷饭。

    “诶?这不是小文吗?!”桑丝巷众人惊呼。

    “舒公子,你说的委托人不会是——”郝瑟和尸天清僵硬。

    岂料舒珞也是一脸诧异:“千竹兄,你怎么也来了?”

    “江湖上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你以为能瞒得过小生?!”文京墨两步挤过来,一屁股坐在尸天清旁边,手掌一伸,“拿来!”

    尸天清眨了眨眼。

    “你从小生房里偷走的二十五万三千四百七十三两四分白银!”

    尸天清摸了摸鼻子,看了郝瑟一眼。

    郝瑟把脑袋埋到了饭碗里。

    尸天清长睫抖了抖,从怀里掏出银票递给文京墨。

    文京墨接过唰唰唰数了一遍,顿时七窍生烟:“才两个月,郝瑟你居然花了两千两银子!”

    “老子那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咔!”

    碧玉珠盘将郝瑟平平怼趴在了饭桌上。

    “……”众人愕然。

    “咳,千竹,流曦、莲心和南烛他们呢?”尸天清赶忙转移话题。

    “宛姑娘怀孕了,流曦和南烛护送她回悠然居养胎。”文京墨瞪了郝瑟一眼,“若非某人乱跑,她一个孕妇也不至于在江湖上奔波。”

    “卧槽,这么快就怀了?”郝瑟噌一下又坐直身,“二十一这家伙不是夜夜日/不休吧——”

    “阿瑟!”尸天清脸皮涨得通红,一把捂住郝瑟的嘴。

    众人哄笑一片,忙将一帮萝卜头赶到了一边。

    “琭言,到底是何人委托——”尸天清挣扎着转移话题。

    舒珞忍住笑意,清了清嗓子:“是——”

    “咚咚咚咚——”

    院外第三次传来敲门声,这次,声音简直如鼓声一般,震得整座院子扑啦啦乱晃。

    “哎呦,今天晚上可真热闹,我去吧。”顾桑嫂来到门前,拉开门板,“谁啊?”

    “舒楼主说的就是这!”

    “乐安镇,桑丝巷,桑家茶摊!”

    “舒公子,我们到了!”

    “尸大侠!”

    “郝大侠!”

    一帮人呼呼啦啦涌了进来。

    “诶?!”

    郝瑟和尸天清同时惊诧起身。

    桑丝巷的众人也是一脸愕然。

    新来的这一帮人,皆是武林打扮的江湖人,个个风尘仆仆,双眼放光,放眼看去,还都是熟人。

    四方镖局舞江岚、神武山庄昊申,长天盟盟主伍予知、九青掌门薛槿之、龙行掌门徐泓,蓬莱派紫灵,齐刷刷站了一排,数目灼灼看着尸天清和郝瑟二人。

    “喂喂,这么大阵势到底要干嘛?”郝瑟撞了撞舒珞的胳膊。

    舒珞含笑看向郝瑟:“他们就是委托人,或者说,整个江湖都是委托人。”

    “诶?!”

    “我等特来恭请武林盟主!”舞江岚、昊申等人抱拳齐喝。

    “哇哦!”郝瑟顿时激动了,扯着尸天清的袖子乱抖,“尸兄尸兄,老子的预言又实现了,你真的用厨艺征服了武林啊!”

    “阿瑟——”尸天清回头,叹笑道,“他们请的,不是天清。”

    “哈?”郝瑟一怔,再次转目看去,这才发现,原来所有人的目光的终点竟然是自己。

    “敛风楼——”舒珞抬臂抱拳,凝气提声,“恭请郝瑟大侠接任武林盟主之位!”

    “神武山庄/四方镖局/九青派/龙行派/蓬莱派/长天盟,恭请郝瑟大侠接任武林盟主之位!”

    齐声高喝,直冲云霄。

    郝瑟眨了眨眼,呆住半晌,又眨了眨眼,表情渐渐变幻,绽出一个灿烂炫目的笑脸:“好,有眼光,这个委托,老子接了!咩哈哈哈哈!”

    “唉——”旁侧的文京墨,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

    “文先生,以后怕是更辛苦了啊。”舞江岚凑到文京墨身侧,低声道。

    “总要有人看着她才行。”

    “四方镖局隔壁有一所大宅挂售许久,价格公道,风水极佳,舞某以为用来做武林盟主的宅邸最好不过。”

    文京墨转眸看了舞江岚一眼,敛目一笑:“甚好。”

    “哇,武林盟主啊,郝哥哥好厉害!”

    “哎呦呦,咱们桑丝巷可出了大人物了!”

    桑丝巷众人高呼。

    “恭贺郝盟主!” 昊申等人也齐向郝瑟抱拳祝贺。

    一片恭贺声中,郝瑟回头,明亮眸光望向身后之人,抬臂伸掌:“尸兄,保护江湖,保护朋友,要一起吗?”

    银发剑客绽出温柔笑意,上前一步,紧紧握住了那一双温暖如火的手,凝声道:

    “天清必伴阿瑟身侧,永不相负!”

    碧桑叶影之下,绝美青年清皎如月,紫衣天人笑如朝日,就如那一日,心意如初。

    ————

    此正是:

    少年匣中剑,锐气如阳,意气风发唱英雄;

    月中仙,挚友盟,携手同行江湖远,初心永固,共谱风华录。

    THE END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