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篡国(完结)

作者:昔我晚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卫延自认为情真意切,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在阿洛这里只得到了一个字,“――滚!”

    清冷至极。

    碰了一鼻子灰还被打发出去的卫延满心懵逼,就是他那素来聪明至极的脑子也琢磨不明白郡主这态度,要说郡主不重视燕北大业,恐怕全军上下没有一个人相信。

    那听见因为似是而非的谣言而出现军心动摇,主公更是在柔嘉帝姬一事上屡屡失控这些事,郡主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卫延不得其解,也暂时没有回青州,那里不缺劝说主公燕临不要中了朝廷美人计的人,多他一个不多。可这种事从来不是人多势众就一定能起作用的,再者他们的大军全力开拔,不出意外半月内就能攻破帝都的城门,到时候就是主公燕临龙袍加身,登上那九五至尊的位置了,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真正敢刚正不阿的劝谏呢。

    有这样决断性情,实力地位又足够高的,除了燕羽郡主之外别无二想了。

    卫延准备再接再励,多游说郡主几回,可第二日再登门时被告知郡主不在,问去了哪里却无果。

    燕羽郡主在军中位高权重,行踪去向也是机密,卫延不好继续追问,他眉头紧皱,细细思量了几番,最后无奈只好先回了青州。

    青州自那位容色倾城的柔嘉帝姬到来后,就没消停过。原本以燕北军对大成朝廷的仇视程度,哪怕对方为了议和巴巴地将美人和络绎不绝的礼物送到城门口了,也只有碰壁的份。

    但谁让最后是他们的主公燕临亲自下了口谕,让人入城,还安排了住处。

    之后军民上下争议不断,如雪花般的折子递到燕临的桌上,却都被他按下不发。没过几日,他就将人接进了府邸,听闻还为此破了不少规矩。

    多少将领旧部捶胸顿足,大骂朝廷使出不要脸的美人计妄想拖延时间,动摇他们主公的意志。

    议和?那是不可能的,到嘴的肥肉谁会放过。

    ——

    燕临的心情也是复杂的很,一方面他因为楚水笙的到来而压抑不住心中的雀跃欢喜,一方面身边又不断有人提醒他勿要忘了大仇,不可沉湎美色。

    这是他杀父杀兄仇人的女儿,他与她再不可能回到从前。燕临内心挣扎,强忍着情思没有在一开始去见楚水笙,将她扔在一边当作不存在不去想。可当知道楚水笙来青州后的处境不好备受冷待,甚至燕北军中有人想暗害她时,燕临就出离愤怒再也忍不住了,将心上人接到了身边住,就像金丝雀似的娇养着。

    哪怕外面议论纷纷,被置于风口浪尖上的楚水笙在王府里依旧过着舒适而安全的日子,连带着过去半载受磋磨而孱弱的身子也好了许多,更加美了几分。

    “公主,这是青州最好的厨子做的金丝燕窝,虽然比不过宫里的,但也勉强可以入口了,听说这还是燕北王亲自吩咐的。”

    侍女柳儿带着笑道,“我看燕北王心中还是有公主的。”

    那些什么打仗的事情,她不懂,但这男女情爱的事,柳儿一眼便知道。依照着燕北王对公主的上心程度,哪怕碍于身份问题,等燕北王称帝了,一个贵妃头衔肯定是跑不了的。

    到时候她作为跟着公主的贴身侍女,也不用再吃苦受累了。

    比起侍女的一片欢喜,楚水笙心里却藏着事。

    新帝让她和离,摆脱镇国公府那样一个火坑,不过是将她作为一件礼物送给燕临。

    临行前还给她加上了重重的枷锁。

    若是她不能劝说燕临同意朝廷议和,便将她嫁给外族蛮王做妃子,朝廷便会与外族合作,到时候怜香惜玉的燕北王会为了她和外族拼命么。反正都要南逃,这偌大的北方给谁不是给。听到这些楚水笙被吓呆了了,无论是和亲还是出卖国土给外族的事,都超出了她不足二十年的见识之外。新帝又威胁她道她作为先帝爱女,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江山落入外族之手,变成史书上的红颜祸水千古罪人吧。

    软硬兼施之下,楚水笙还能怎么样,喏喏应下了。

    她心里充满了迷茫,许是这天下局势变得太快,而她一个弱女子,又能做得了什么,只能任其摆布。

    待在燕临身边的日子还是很好的,久违的安心和快乐,燕临保护着她不让她面对外界的任何恶意,也会重惩任何一个对她不敬的人。楚水笙偶尔恍惚间仿佛感觉自己还回到了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公主殿下的时候。

    直到楚水笙见到了她。

    燕羽。

    全天下没有人会不知道她,包括楚水笙,她不会忘记燕羽砍下了她父皇的头颅。无论她的父皇做了多么残暴的事,对她却是万分宠爱的,若不是父皇骤然离世,她的命运又怎么会变得票飘零无依,受尽欺凌。连她那龙椅上的皇兄都带着傲慢憎恨地要求她,议和之中,燕羽必须死。

    朝廷最后的脸面就是不允许弑君者还活着。

    可那满腔的恨意在真正见到燕羽的那一瞬间,唯余下了畏惧害怕。

    银甲戎装,还带些血痕。

    她仿佛面上杀气甚重,双眸犹如碎冰,寒意渗人,就这么走进了会事堂。不止是躲在厚重屏风后的楚水笙瑟瑟发抖,满堂都寂静了一瞬,

    “阿羽,你怎么来了?”高坐在上位的燕临面色微僵,语气也有些不自然。

    燕北军的重要将领此时都在这里,就在方才,还在为关于柔嘉帝姬的事争论不休,但不满声音较之先前淡了许多。毕竟军中不缺向往从龙之功的人,在这个关键时候为了一个女人与主公对着干,难免得不偿失。唯有秦礼等老将还不肯退让,但燕临心意已决,无论是处死楚水笙,还是将她送回去,都不是他愿意接受的。

    这些日子他已经想明白了,江山他要,美人他更要。

    想到这仿佛刚才见到燕羽那一瞬间的心虚气短都是不存在的,燕临恢复了自信又坚定的神情,居高临下地看着燕羽的声音微沉道,“你也是来劝我的么?”

    周遭不少人向阿洛投来了希冀的目光,连屏风后的楚水笙也紧张了起来。

    “当然不是。”阿洛的回答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按理说最反对燕临与大成公主在一起的应该是她啊,

    众将领中的卫延忽然感到了些许不安,也许是燕羽郡主身上的气势太过凛然锋利了,他安慰着自己,但下一刻他就瞪大了眼,脸色也骤然变得苍白。

    “我只是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阿洛缓缓将剑锋从鞘中抽出,冰寒的剑光映照出着她冷漠的黑眸。

    同一时间外面兵戈厮杀声响起,光是听着就让人心惊胆战,但只维持了短短片刻,便恢复了安静。但室内众人心中的惊涛骇浪更加无法休止,谁都知道这些动静意味着什么――

    兵变夺权。

    而且无人进来便更表示此事成功了。

    “燕羽,你疯了,你在做什么,”燕临浑身颤抖,目光死死盯着她咬牙切齿道。

    阿洛淡淡道,“我只是在做当初金銮殿上一样的事。”

    她的意思是目的都是为了完成任务,但她这话却让众人想起了那件震惊天下的事,弑君血洗朝堂的事她都干了,那么兵变夺权似乎也不奇怪。

    原本满心震惊不安的众将领竟莫名其妙安心了起来,似乎是找准了逻辑因果。

    燕羽郡主本来就是这样一个狠人。

    阿洛手中雪亮的剑锋直指燕临,“你可以选择战,还是认输。”

    这话对燕临来说是羞辱无疑,但他四下扫过众将领,他们竟然齐齐陷入了一片尴尬的沉默,连不久前还在恭贺他即将夺下大成江山的人也低下了头,连直视燕羽都不敢,更不用挡在他面前护主了。

    燕临忍不住气血上涌,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秦老将军重重叹了一口气,神情黯然。郡主的武力与他们的差距犹如天堑,真动起手来,便是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挡不住郡主,更别说外面已经被郡主的人控制住了,局势已经明显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其实燕羽郡主夺权也不是不能接受,怎么说都是燕氏血脉。

    在场的人不说有多偏向谁,但没人会想死,燕羽一不高兴起来连至亲兄长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他们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呢。

    “好、好,”燕临双目赤红,冷笑几声,“我就不信我比你差。”

    接着拔出他的配剑向阿洛冲来,众人避让,似乎是不愿看到着手足相残的一幕。

    不过瞬息,燕临一声惨叫,竟是被斩断了右臂。

    配剑掉落在一旁,燕临捂着汩汩冒着血流的断口,脸色惨白倒在台阶上,仿佛天旋地转一般。

    这时忽然屏风后冲出来一人,正是楚水笙,她扑在燕临身上,身上华丽的宫裙也染上了鲜血,她抬起头,面色仓惶楚楚可怜,看向阿洛的眼神里满是惊恐畏惧。

    在她心中,燕羽就像是一个疯子,不然怎么能做出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举动来。

    可是现在她和燕临的命都在这个疯子手上,楚水笙不得不向她乞求,“求求你,放过他吧,他是你兄长啊,一切……一切都是我的错。”

    她以为燕临只是会受到一些刁难压力,但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阿洛淡淡道,“的确与你有些关系。”

    “我不是很想看到你二人在一起,就只好这样做了。”

    遭受着断臂之痛的燕临听到这话也愣住了,阿洛冷冷道,“他一次又一次的愚蠢和妄为,已经让我无法忍受了。”

    除极少数人之外,阿洛其实内心是十分冷漠的,也缺乏容忍。燕临也没有优秀到能入她的眼,所以要阿洛一次次为他的事而受到打扰,可以说是相当不耐烦的。

    为此阿洛决定一次性解决任务。

    她神色冷漠,“我给你们一个选择,一生一死,活下的那个人无论是谁,我都会保她他一生平安富贵。”

    共赴黄泉,生同穴死同寝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说完阿洛不再看他们,这时一身染血铁甲戎装的秦钰快步走了进来,向阿洛拱手,其他人都以为他是要汇报兵变夺权的事,却不想竟是一句,“卫英传讯,他已率军一鼓作气攻下了皇城,楚氏皇族和满朝文武也已捉拿,随时听候郡主之令。”

    室内众人心中猛地一震,

    原来燕羽不声不响就已经派人攻城了。

    秦老将军忍不住狠狠瞪了自家那正乖顺效忠郡主的儿子一眼,干这种事居然都不提前支会一下他亲爹,吓死他了。

    旁边的卫将军心中也松了口气,他儿子立下这么大功劳,想必在这场兵变夺权中,他卫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即便事后郡主要卸了他的兵权,卫将军也会乐意奉上,毕竟儿子已经出了头。

    而秦钰闻见室内的血腥味,看燕临的眼神都是轻蔑的,就像在说‘这样的你,怎么配做我们的主公。’

    燕临被这样的目光深深刺激到,“你――”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剑刃已没入他的胸口。就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楚水笙已经拿了他的配剑,做出了选择。燕临脸上布满了震惊,似是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他爱了多年,小心翼翼放在心尖上的女人,会杀了她。

    楚水笙那娇弱美丽的脸上也是一片茫然,怔怔的,但她手上身上的鲜血却做不得假,双眸很快盈满,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掉落,鲜血跟眼泪混杂在一起,打湿了她面孔,既狼狈又不堪。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她只是下意识做了保护自己的事,她想活下去。

    “是我错了。”燕临望着她惨笑着,残缺的独臂也做不了什么,他终究是在最大的痛苦和绝望不甘中死去的。见到这一幕在场不少人对楚水笙投去了厌恶憎恨的目光,吓得她又是一缩。

    尽管燕临之前有多少错失,可他毕竟做了他们这么久的主公,却被一个女人害得这般惨。只是有阿洛先前的话在,没人敢对楚水笙做什么。

    ——

    卫延也没有想到,燕羽郡主履行了她的话,没有要了楚水笙的性命,而是真的放其平安隐姓埋名富贵一生。

    可能让这个杀了燕临以求生的女人活在这世上,也是燕羽郡主对她兄长的惩罚,杀人诛心,连死也不快活。

    现在不该称呼她为郡主了,她已经是女帝了,大燕的开国之君。后来卫延才知道就在那段离开的时日,燕羽做了许多事,比如收拢军中势力兵马,比如与东宁侯达成约定,后者抵御关外蛮族,可保其一脉十世富贵平安。东宁侯为何答应这个条件不得而知,但作为对照组的定南侯下场就不怎么好了。在攻下帝都后,仅仅用了两年时间,燕羽便一统天下,结束了乱世。

    对于燕羽发动的兵变夺权,东宁侯一点也不意外。

    像燕羽这样的狠人,即便是女子之身,也不会屈居他人之下的。

    而燕羽派人来找他的时候,他思虑了一阵便做出了这个重要的决定。失去兵权部曲还有领地,做个太平侯自然比不上在大成皇朝时期。只是此时此刻东宁侯不敢赌,怕输的结局是失去所有,血脉断绝。如果他的嫡子或者说所有儿女中有一人能及得上燕羽一般,他也敢争一争。

    可惜他没这个运气,他也不再是当年驰骋沙场的东宁侯,他已经老了,斗不过燕羽的。

    不过最可惜的还是当初他生过的联姻念头没成,否则说不定这新朝也有他姚氏的一份。

    听闻女帝一统天下之后,尚未充盈后宫,厚脸皮的东宁侯还上过折子,想在他儿子中挑一个合适的送到女帝身边,结果被驳回后东宁侯还唉声叹气了许久。

    关于纳后宫一事,自燕羽登基之后,就没少有人提。连任右相的卫延也希望女帝留有子嗣,以保国本稳固,延续燕氏血脉。谁料燕羽给出了一个人,燕临的某位怀孕的妾侍。

    她指着那妾侍隆起的小腹,直接对众朝臣道,“这便是太子人选了。”

    相当的随意儿戏。

    燕临虽钟情于楚水笙,但却不是守身如玉,单在燕北的时候,就有几名妾侍了,还是宗老给他安排的。

    卫延也没想到燕羽在发动兵变夺权的时候,连这些事情也早早算好了。只是她难道不担心将来的太子会心生怨恨,卫延提出担忧,而阿洛只漫不经心道,“若是有能力,皇位便是她/他的了,若像她/他父亲那样愚蠢又任性,那就换个太子吧。”

    可以说,她的一句话便让新朝的文武百官都盯着那名妾侍的肚子。

    十月瓜熟蒂落,所有人都惊呆了,唯有阿洛看着那襁褓中的婴孩笑了,悠悠道,“看来天命在你身上啊。”

    这是个女孩。

    而且一出生便被封为皇太女,拥有着无数的荣耀,以及长达二十多年的巨大压力。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燕羽册封时谏言,希望能让她改变主意,之后多年更是频频劝她广纳后宫,诞育子嗣。

    见无法改变女帝的态度后,他们便只能将关注投向了皇太女殿下,希望并要求她足够优秀。

    燕羽能成为女帝,那是因为她有足够的实力,数十万燕北军对她忠心耿耿,她在短短几年里便结束了乱世一统天下。即便之后她并不勤勉,甚至下放权力,但依旧无人敢挑衅她的帝威。

    而这个幼小的皇太女殿下有什么呢。大概唯一能让众朝臣看在眼里的便只有她身上的燕氏血脉,但这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卫相说了,若是皇太女不够出色,那太子之位就另选他人。

    燕北老臣如何能让胜利成果落入他人手中,所以哪怕对皇太女抱有偏见,也必许悉心加倍的教导培养她,让她成为下一代贤明圣君。

    ——

    在后世看来燕辞不仅是开创了景宏之治的千古一帝,就是细数她为太女时,履历就可以说是相当优秀了。

    五岁开蒙始教授她的师长皆是朝野内外有德有才之士。

    十三岁开始监国,施政有方,勤政爱民,广纳谏言。

    十六岁代天子巡阅各地,断冤案平叛乱,诛妖言惑众欺骗百姓的巫教等等。

    十七岁之后数年里带兵征伐四夷,为大燕开疆拓土。这些累累功绩令天下人对其心悦诚服,所以顺利继承皇位,成为大燕朝第二位女帝。

    也因为这两代女帝,奠定了大燕朝开明包容的国风,女子地位普遍提升。

    且不说前面那位开国之君有多传奇了,从罪臣之女到弑君者再到夺兄权自己称帝,简直就是天选之女。就是让人疑惑不解的是,在皇太女燕辞有能力监国处理政务后,女帝便开始了求仙问道,寻遍天下道佛典籍,广邀道士和尚讲经。

    待燕辞继位后,女帝便离开皇宫不知所终了,传闻她是真的飞升成仙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