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8章 我心慕你(罗钰番外一)

作者:温凉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番外:我心慕你(罗钰番外)

    “陛下, 齐小姐求见。”

    “不见!”

    “陛下, 齐小姐又来求见。”

    “不见!”

    ……

    如此对话发生在罗钰与內侍间,近些时日几乎每日都在发生。那位齐小姐锲而不舍日复一日地求见,而罗钰便果决无情一次又一次地拒绝。

    又一次说出“齐小姐求见”,然后得到又一个“不见”, 內侍第无数次一脸无奈地对守在宫门外的少女说道:“齐小姐,陛下国事忙碌,实在无暇分身, 您还是回去吧。”他可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儿啊, 哪里像他家陛下, 硬邦邦的“不见”两个字,多伤人家的少女心。

    齐小姐是位看着十□□岁的少女,眉目如画,鲜活生动,一身暖黄衫子活泼又亮眼,就像春天的黄鹂儿, 浑身都洋溢着美好青春的气息。

    啧啧,这样一位佳人, 他家陛下怎么就无动于衷呢!內侍心中感叹着。

    齐小姐听了內侍的话, 漂亮的脸蛋上却没有一丝郁闷, 反而扬起大大的笑容,对內侍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多谢公公, 那我明日再来。”

    浑然没发现自己被拒绝了似的。

    內侍心里叹息,不由劝道:“齐小姐,您……要不听小人一句劝,放弃吧。”

    齐小姐愣住了,灿烂的笑也忽然僵在脸上,看上去有些可怜巴巴的委屈。

    內侍又叹了一声:“陛下的心思……您也是知道的,您便是再来多少次,恐怕也不会变。您如今……小人斗胆说句不好听的——您如今已经十九,都快二十了,再耽搁下去……上次我还听见齐大人为了您的婚事唉声叹气。您便是不为自己想,也为齐大人齐夫人想想呀。”

    內侍一边说着一边叹息。

    这位齐小姐是朝中重臣之女,那重臣是皇上心腹,因而宫中宴饮游乐时有资格带女眷入宫,然后不知怎么的,这位齐小姐见了皇上,竟然一见倾心,从此一颗红心向陛下,从十七岁到如今十九岁,最好出嫁的年华,全都蹉跎在陛下身上。

    她的表现太过直白炽热,简直就像民间男子追求喜欢的姑娘一样,然而,她是高官嫡女,她追求的是九五之尊的天子,又怎能与民间凡夫俗妇相比?

    因为她这大胆炽热的追求攻势,京城与齐家门当户对的人家都没了跟齐家结亲的意愿,而她的名声,也多多少少受损。

    內侍虽不是内宅妇人,但他们这种人最要紧的就是要心眼儿灵活,消息灵通,因此他自然知道,这位齐小姐如今几乎已经成了京城众夫人小姐们的笑柄。

    她们嘲笑她不知羞耻地追求男人,没一点儿女儿家的矜持端庄。

    她们嘲笑她如此不知羞耻地追求了,却没得到帝王的一丝丝回应,简直就是热脸贴在人家冷屁股上,真是——哎呀,换了她们,臊都臊死了!她居然还有脸继续追求下去!

    其实起初并非是这样。

    皇帝迟迟不立后,甚至不封妃,不选秀,偌大的后宫一个人都没有,朝臣们操着老妈子的心,整天地劝皇帝为江山子嗣着想,为皇帝推荐了无数大家闺秀,然而皇帝心如顽石,岿然不动。

    于是久而久之,朝臣们死心了,本来有点儿心思的夫人以及她们的女儿也死心了。

    谁知突然冒出这么个齐小姐。

    居然堂而皇之,狗皮膏药似的追求起当今天子!

    胆子够大,脸皮够厚,然而也实在让人羡慕。那些觊觎皇后之位的夫人小姐们纷纷心动。

    虽说这齐小姐不知羞耻脸皮太厚,但俗话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纱,哪个男人能抵挡地了青春少女如此强烈的追求攻势?听说皇帝以前都没正经接触过什么像样儿的女人,说不定是还没开窍,而这个齐小姐一追,恰巧开了他那个窍,让他君心沦陷了怎么办?

    若真让这个姓齐的真的如了愿,那她们还不得后悔死!

    因此,一大堆贵女争相效仿,大胆热情地向皇帝发起追求攻势,狂蜂浪蝶般蜂拥着扑向皇帝这唯一的一朵娇花,什么御花园偶遇,什么情诗表白,什么宴席上悄悄抛媚眼儿……让保守顽固的腐儒们纷纷表示世风日下,大呼看不下去。

    然而偏偏主管礼制的礼部尚书渠尚书对此不仅不加阻拦,反而还暗暗有鼓励的意思。

    于是有意在后宫占据一席之地的贵女们更加积极了。

    大约长达半年的时间里,罗钰就像那盛放的香花,吸引地贵女们如痴如狂,争相想要把他这朵香花采下。

    然而,半年之后,罗钰大发雷霆,命人将一个见了他直接脱了衣服,试图生米煮成熟饭的贵女直接扔出宫门,并下诏给那贵女的父亲,命他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又分别斥责了其余几个行为太过火的贵女的父亲。

    之后,无论哪个贵女,只要再做什么稍有越矩的举动,罗钰立刻毫不犹豫地啪啪打脸。

    几次下来,狂蜂浪蝶退地一干二净。

    贵女们都是要脸的。

    可是,唯有一个人,却还在坚持不懈地追求着帝王,丝毫不怕打脸似的,一次次被拒绝,最后甚至被拒绝入宫,也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这个人自然是齐小姐。

    从开始,到结束,不管中间其余贵女们是何态度,她始终维持着自己的步调,大胆直白地追求,却不会像那些投怀送抱的贵女一样过分,追求,却不纠缠,只是直白地表达爱意。然而那些贵女的作为到底是牵累了她,即便她的行为不过分,也惹得罗钰反感不已,因为正是她的追求,才引来了那些狂蜂浪蝶。

    因此,她也被罗钰拒之门外。

    也因此,被拒绝却还不放弃,继续“倒贴”的她变成了几乎所有贵女们的笑柄。

    再说她如今已经快二十岁,这般情形下,可以说已经很难再嫁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了。

    说她被陛下耽误了也绝不为过。

    可是,陛下又有什么错呢?

    她喜欢陛下,但陛下又不喜欢她,拒绝她也是理所当然的啊。陛下总不能因为她喜欢他,就委屈自己接受不喜欢的人吧?

    內侍心里叹息着想着,心想这男男女女情情爱爱的,可真是麻烦哟,他这般阉人虽然不幸,倒也免了一番纠结。

    內侍说罢,齐小姐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是个脸庞丰润的美人儿,笑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有种如沐春风之感。只见她笑着,柔声对內侍道:“多谢公公相劝,我知道您是好意。”

    这话说地內侍心里熨帖。

    “可是,我心慕陛下啊。”她又说道。

    內侍不由捂着额头闭了眼。

    这般痴人,讲不通啊!

    齐小姐仍旧笑着,“公公,你知道么,当世我最佩服的人,其实不是陛下,也不是别的什么人,而是定国公,渠尚书。在她之前,我从不知道,女子也可以那般大胆,那般肆意,竟能跟男儿一般站立在朝堂之上。”

    “我是比不过渠尚书的。”

    “可是我钦佩她的勇气,钦佩她当年孤注一掷,放弃京城贵女的身份,反而帮助当时还是草莽的陛下,从无人能看起的反贼做起,最后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步。”

    “我学不到她治国的本事,但我可以学她的勇气。起码得为自个儿拼一次,将来老了也不留遗憾。”

    “陛下不回应我是陛下的事,我心慕陛下是我的事,我不会太打扰陛下,他若不想见我,尽可不见我,但我不会因此而退却。”

    ……

    如花的少女娓娓地说着心事,只可惜听她心事的人却是个不懂风情的阉人。

    內侍心里叹了一回又一回,哪怕少女如此说,却还是不懂她到底为何如此执着。

    “那齐小姐,你准备等到何时呢?”他问了个很实在的问题。

    女儿家的青春是有限的,她总不能这么一直等下去吧?如今十九岁还可以说不太大,及时停下,说不定还能觅个不错的夫君,但若再蹉跎几年下去……二十多岁的姑娘,那可就太老了。

    齐小姐摇摇头,仍旧笑着:“我也不知。”

    “我只是总觉着,要再试试,再试试才能不留遗憾。”

    內侍气馁,实在无话可劝,只得作罢,唉声叹气地进了宫,寻思着要不要跟陛下说说齐小姐的话,想想又摇头。

    算了,说了又怎样?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陛下的心思全拴在渠尚书身上,对旁的女人是一丝儿一点儿都看不进去,齐小姐再怎么痴心,陛下也不会心动,所以他说了又有什么用?齐小姐的痴心陛下又不是不知道,若是陛下会因为他几句话就改变主意,那他早就接受齐小姐了。

    所以,算了吧。

    內侍摇摇头作罢。

    只是想到齐小姐那句“我心慕陛下”,不知为何,竟然觉得眼睛酸酸的。

    痴男怨女哟,公公他真是不明白。

    ***

    看着內侍的背影逐渐远去,齐小姐也转身,慢慢上了马车,吩咐车夫送她回家。

    马车上,她怔怔地坐着,一会儿,拿出一方素帕。

    这素帕有些旧,本应素白的绢面竟有些泛黄,十分不符合她朝廷重臣之女的身份。

    她轻轻抚了抚素帕,动作轻缓温柔。

    她其实没有完全对內侍说实话。

    她最钦佩的人是渠尚书,不仅因为渠尚书有着不输于男人的才能和勇气,也因为——她俘获了那个人的心。

    她记得清清楚楚,那年宫中夜宴,她随母亲赴宴,玩闹心思一起,竟甩开丫头自己在御花园探索起来,谁知因不熟悉夜路,竟然先是跌倒,而后干脆落入假山旁的水池里。

    虽没受什么大伤,却狼狈极了,也丢人极了。

    彼时她身边无人,她身上又冷又湿,心里又怕又难过,想叫人来帮忙,却又怕人看到她这狼狈模样,不由抱着膝盖低声哭了起来。

    “你怎么了?”

    正在那时,她忽然听到有人开口,声音清朗,是个年轻男子。

    她慌忙后退,就见朦胧的树影后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夜色晦暝,看不清男人的衣着长相,她嗫嚅着说不出话。男人递过一张帕子,说道:“先擦擦泪。你是哪家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齐小姐不知对方身份,有些犹豫,但听他的声音,不知为何,莫名就觉得他不会是坏人。因此她哽咽着,说了父亲的姓氏官职。

    “原来是齐之恒的女儿啊。”

    她听到男人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又道,“你且等等。”

    然后,男人就抛下她走了。

    然后就此一去不回了!

    直到丫鬟急匆匆地找来,带着换洗衣物哭哭啼啼地自责自己没跟好小姐让小姐受了罪,直到她换了衣服回到宴席上,男人也没回来。

    齐小姐就有些生气。

    不是说让她等等么?怎么就不回来了呢!

    她闷闷不乐,听着丫鬟念念叨叨,正想让她闭嘴,忽然又听她道,“还好有位好心的公公告诉奴婢,奴婢才找到您,小姐啊,您下次可别再乱跑了!”

    她的心猛一跳,急忙问丫鬟那公公什么样子,“是不是很高大?声音很好听?”

    丫鬟皱着眉回忆,“唔,是挺高大的……声音——的确没一般公公那般刺耳。”

    齐小姐一颗心,顿时就跟那打翻了的调味瓶似的。

    又酸,又甜,却又苦。

    原来……他是公公啊。

    不知为何,之后的日子里,她总是想起那位公公。他给她的帕子被她好好收起,他的声音被她刻在心里,他对她说的寥寥几句话,总是时不时在脑海里响起。

    后来她又进了几次宫,特别留意身材高大的內侍,想找到他说声谢谢,却总没有找到,一开口,她便知道不是他。

    直到又有一次,宫中再次设宴,却不再只是夫人小姐们的聚会。朝臣们带着女眷,皇帝也露面敬酒,讲了几句话。

    隔着远远的人群,她看着那个脸上有着狰狞的疤痕,却身材伟岸,卓尔不群的男子,正想着从父亲那里听来的关于他的传奇故事,却猛然听到他开口。

    声音正是在她脑海中反复了无数遍的那一个。

    她登时愣了。

    ***

    少女的心最是不可捉摸。

    自从确定了那位好心的“公公”不是公公,而是当今天子后,齐小姐便不由自主地越发关注起天子的事来。

    明明往常当做故事听的,比如天子当年曾被囚为虎奴,被人关在铁笼中与猛虎搏斗,再听一次,她就不禁想到他的样子,心里就不可抑制地涌起心疼。

    听得多了,想得多了,芳心沦陷也是自然而然的。

    可是,身为齐之恒的女儿,她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感情有多么无望。

    她的父亲齐之恒,正是当初劝诫新帝选秀立后,充实后宫,却被告知对方已经心有所属的几位大臣之一。

    旁人都以为皇帝与女尚书的事不过是传言附会,然而她们这些靠近皇权的人却知道,那不是传言,是真实。

    虽然不知为何陛下没有与渠尚书在一起,也没有另娶他人,但他喜欢渠尚书,这是毋庸置疑的。

    齐小姐不知自己是以什么心情继续喜欢着陛下。

    她不敢做什么,甚至不敢跟母亲说自己的心事,只是像个偷窥者,小心翼翼地关注着陛下的一举一动,同时还关注着渠尚书。

    越关注,她便越发觉自己与渠尚书的差距。

    她想,怪不得陛下喜欢渠尚书,渠尚书比她强多了啊,起码,比她勇敢多了。

    然而,这样勇敢的渠尚书,这样得陛下真心相付的渠尚书,却似乎对陛下并没有别的心思——关注渠尚书许久后,齐小姐得出了这个结论。

    是的,她那么喜欢的陛下,那么喜欢着渠尚书,甘愿为渠尚书不立后不封妃甚至完全不近女色的陛下,竟然并没有得到渠尚书的青眼。

    齐小姐不明白他们之间是怎么回事,但是,得出这个结论后,她的心忽然有些蠢蠢欲动。

    若是陛下与他爱的人心心相映,彼/此/相/爱,那么她绝不会去打扰他们。

    可是,现在事实是,陛下只是单相思。

    像她一样的单相思。

    那么,为什么她不能努力一下呢?

    毕竟,她是那么地心慕陛下。

    就像陛下心慕渠尚书一样。

    我心慕你,她多想亲口对着陛下说出这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番外,来地是不是很快XD

    本书由 羽澜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